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五章 诸念相争凿天壁

第三十五章 诸念相争凿天壁

  那妖魔气机早已被张衍等三人先后盯住了,如今无论其身在何方,只要不是躲入了布须天内,那么对他们来说都是可以轻易找到的。

  但只是如此的话,也仅仅是找到其化身而已,便被毁去,正身却不会受得半分影响,至多折去一些元气罢了,若是此辈需要,则随时能够起得意念,凭空再行造出,若是不怕日后受得反吞,纵百千之数亦不难为。、

  真阳修士之正身若是躲藏在元气大海之中不出,那么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东西可谓极少。

  但并不是真的无有办法,譬如张衍能够算定同辈正身所在,旦易最初在知晓此事时,也是极为惊讶,而乙道人在得知之后,更是觉得惊怖。

  真阳同辈之间本来是会相互避开,可有了这等神通,只要捉摄到气机或者分身,那却是可以随时随地杀上门来,他自然不会觉得心安。

  张衍倒没有觉得如何,便能找到同辈真正驻留所在,还需将其元气耗尽,方能真正斩杀,是以终究还是要看双方底蕴实力。

  法诀就算再是厉害,还要看那运使之人,世上没有不破之法,就如那些先天妖魔,在他试探时,就自回避过去了,尽管他也未曾尽全力,可相信其等也不会那么简单。

  此中关键,是这秘法却是给点开了一条明路,令他可以由此前行,等到他摸熟其中关窍之后,或许可以使神通更上一层也说不定。

  而除了找寻正身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把真阳修士逼入绝境,那就是从其等化身之上做文章。

  这也是真阳修士在不动用至宝情形下,彼此争斗最常动用的手段,看去这里无有什么激烈争杀,可实际一样凶险,甚至因为这是埋在底下的手段,有些时候发作出来后,当事人还未必能立刻到底是谁人算计了自己。

  三人如今就选择动用此策。按照商量好的办法,准备先是鼓动此妖分身作乱,假设化身吞去了正身,那其便有一个从生到死,由死转生的元气生灭过程,此般情形中,这妖物将是毫无还手之力,到那时张衍再祭动秘法,找到其所在之地,就可以将之彻底剿杀。

  便是这算计不成,正身终是将化身压倒,那么他们也等于多了一替他们消耗对手元气的帮手,怎么样都不会吃亏。

  乙道人闭目感受了一下,立刻便找到了一个目标,神情变得无比严肃起来,道:“两位,乙某这便动手了。”

  此是真阳之争,在未曾结束之前,谁也不知究竟会波及多少界空,甚至因无意识调动灵机元气,无论哪一方败亡,许多其气机所涵布的界天都可能因灵机绝尽而衰败下去,亦不知多少生灵会败亡。

  旦易言道:“在下早已看过,此妖气机所在界天,生人早被灭尽,亦无有了人身修士,而且此僚还在四处吞夺灵机,显然准备未来遁去布须天,不想再留在虚空元海之中了,道友不必顾虑太多。”

  张衍负袖而立,没有说话,真阳本为万界之宰主,既然决定动手,那有些事就是难以避免的。

  乙道人没有再等下去,他念头一转,就将一丝一缕元气送渡入那具感应到的化身之内。

  要想挑动化身作乱,不是说只把元气送渡入进去便就可以了,那样太过粗糙,而且那妖物也很容易发现是有人在算计自己,不能一上来就做得太过明显。

  他的做法,是先加以引导,令这分身自己去元气之海中摄夺元气。

  化身虽独立于正身之外,是一个独立个体,但因同源而出,却与正身同享大利,这般作为,实际就是窃取本来当属正身的东西。

  某一处界天之中,一头羊首人身的妖物正在酣睡,虽是正身乃是一头赤鼠,可真阳大妖每一个化身都是不一样的,可以说是形态万千,要是化身成了主宰,那么其非会是原来模样,从里到外都会是另外一人了。

  其本在躺在那里,可忽然之间,身躯一震,猛然惊醒了过来,随后警惕无比地察看四周乃至天地过往,这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只是它却觉得,自身元气似比往日更为活泼,法身也是因此强盛了一些。

  这些改变,令它心中泛起一股强烈*,要摄夺更多元气充实自身,以往有所忌惮,只是一点一点偷取,但是今日这个念头却是怎么压不住,于是索性抛开一切,贪婪无比的吸摄起来。

  乙道人见此,知晓已没有再在这里继续关注下去,十分果断得撤去感应,又立刻去找寻下一个目标。而就在他撤走的片刻之后,有一股意念降临下来,在化身之上来回一扫。

  所幸他本来就是针对真阳分身的法宝,暗中动手时外人很难察觉,又退得很是及时,这才没有被抓到任何行迹。

  那妖物冷冷看了那正拼命吞吸元气化身一眼,却并没有去将之斩杀,这是因为针对此辈的杀念越多,反而越容易生出更多化身,那只会是因小失大。何况现下他因派遣化身疯狂侵略界空,导致化身数目大增,接连壮大起来好几个,要是他忽然针对其中某一个下手,那只会使情况更为糟糕。唯有挑拨化身之间相互争斗,那才不会什么留下隐患,也不会引起其等警惕。

  看有一会儿之后,它便收回了目光。

  这些化身如今已是积重难返,令它颇有些焦头烂额,若不布须天中那些先天妖魔承诺将来会助他解决此事,却又哪敢如此做,至于目前,在局面没有彻底崩坏之前,那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乙道人下来辗转数个界天,接连对四个妖物化身动了手脚,到此一步,他便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收了意识回来,并道:“接下来需得等待了。”

  张衍与旦易都是点头,他们也是大致清楚这里步骤。

  待这四头化身吸纳元气足够之后,必会四处掠杀其余同辈,随后其等会乙道人所作手段之下再度互相吞杀,直至化作一头,并向那眼下最为强横的化身发起挑战。

  这其实也是那妖物乐意看到的,但其绝然想不到,乙道人届时会令那化身主动融入其中,如此造就出来的化身实力就会攀升至正身不得不压制的地步,两者之前必会产生争杀,那时就是他们动手的良机了。

  三人在此看着,无有多久,那四具化身都是动了起来,并按照他们所想一般四处杀戮其余化身,吞吸其身上灵机元气,用以壮大自身。

  旦易言寻思片刻,道:“此果是上策,惟愿当中不出得纰漏。”

  要是这个计策一切顺利,那么就能最大程度上削弱这个敌人,还能以最小代价将之斩杀。

  乙道人道:“未到最后关头,谁也难以说清,不过乙某盯了此妖十余万载,布置下了不少手段,便是这个不成,也可用他策替代,”顿了下,他又言,“此回若不能诛除此僚,那么今后也无处去找到这般上好机会了。”

  旦易点头同意,而今有乙道人布置在前,他们这里人数上又占便宜,可以说是拥有绝对优势,何况以有心算无心,要是这样还不能斩杀此妖,哪怕只是令其逃遁了,那都是失败。

  乙道人转首看向张衍,见他似在思索,以为后者发现了什么不妥,心下不敢轻忽,郑重问道:“张道友,可是乙某这里有什么考虑不周么?”

  张衍摇头一笑,道:“非是如此,只是贫道在想,我等手中可以借力之物仍是稀少,若有机会,是否可以将这妖物炼化成一件宝器?“”

  乙道人一怔,随后考虑了一下,摇头道:“若是这妖物能被我等镇压住,收其元气,这确实是可行的,只可惜万难做到啊。”

  他语气之中也是透着一股遗憾,以一名真阳修士全数元气炼成法器,那也将不逊一些至宝,但与他说得一般,能斩杀一名真阳修士已是不易,更何况将其镇压。

  张衍目光变得幽深了几分,他也是知道这个道理,实际若是筹谋得当,三人合力,也未必不能做到此事,只是他知道,就算真得拿下了这妖物,要炼成法宝,也不是朝夕可成,在这里面耗用的时日或许是数万乃至数十万载。

  距离先天妖魔脱困只有两三百载,那时就需攻入布须天,这点时间万万来不及的,故是他在此之前也没有提到这件事。但就在方才,他心下却有种莫名感应,似是这里面有什么转机。

  但这未必真会应验,或许稍微忽略了某事,此等机会便就错过了,眼下能做得也只有等待。

  三人在外默默观望,大约有五载之后,那四具被乙道人做了手脚的化身因为杀戮了不少同源而出的化身,却是渐渐变得强横起来,所吞吸的元气比原先多了不知多少。

  但那妖物则一直在忍耐着,并不出手干涉,显然其是希望此辈能够自相残杀,最后统统败亡了才是干净。

  乙道人这时忽然目光凝注过去,言道:“快了,若是这一步能成功,那我等谋议便就成了大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