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六章 举首天上无二日

第三十六章 举首天上无二日

  张衍等三人在外观望一载有余后,那四头妖物化身拼杀渐渐激烈,很快将要分出胜负了,在这期间,其等却是不断从元气之海

  这等行径,其实是盗取正身资粮,给那赤鼠妖造成了极大负担,除非将之斩杀才能避免,但为了不生出更多化身来,它也只好选择视而不见。

  不久之后,只见一头鸟翼兽的化身将其余三头逐个撕烂,并将其所有残留下来的元气俱是吞下,就渐渐收了翅翼回来,只是留下双臂双腿,虽仍是顶着一个兽头,但却是更类人身。

  乙道人见此,神情却微显凝重,他于心中默算了一下,却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言道:“此化身之内还有乙某少许念识灌入,只需对其稍加引导,就能成事。”

  吞并同类,这并非是简简单单的气机补充,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力量叠加,而更似是自身层次的跃进,此是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如此具兽化身,其已是能够知晓一些吉凶祸福了,对危机感应极其敏锐,若不是乙道人在其弱小时就把手段加诸其上,那么此刻休想再对其有所影响,或许外气一来,就会被其有所察觉。

  旦易略作察看,问道:“道友是现在便把此化身送去争斗么?”

  乙道人道:“那却无需我来做,那赤鼠妖久受化身之祸的困扰,其中最为厉害的化身尚还胜过眼前这头,且皆是在那里无所顾忌汲吸元气,它怎会给其慢慢壮大的机会?定会想办法挑动其等内斗,下来我等只需看着就是了。”

  因他没有特意驱动,这化身也就没有急着动作,若说之前那些化身行事只循本能,那么眼下随着力量大增,却也是变得灵慧了许多,知道自己对比强敌还稍显弱小,还需蛰伏等待,积蓄实力。

  在接下来整整一年之中,这化身都有是在那里吸摄元气,除此之外毫无动静,看那模样,若无人来搅乱,或许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虽又等了不少时候,可张衍与旦易对此都没有出声,也没有不耐之色,既然此事交由乙道人来处置此事,那么他们就应当给予信任。

  好在乙道人判断并不差,在第二载时,那赤鼠妖就先是有些按捺不住了,虚空元海之内,某处气机骤然转动,这股力量若是宣泄出来,足以破灭万界。

  三人一直在盯着此妖气机,故是第一时间便是察觉到了,目光投去,便见一团黄烟自无数界天之外倏尔跃至,陡然出现在了那兽化身之前,还未待后者反应过来,就一口将其吞下。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那一瞬间,那赤鼠居然能把一具与自己差距已然不大的化身送来此地,这其余驾驭元气的本事可谓相当了得。不止如此,这里面转运之妙颇有可取之处。

  他把那具体过程都是看在眼中,并暗暗记下,心中则忖道:“虽然这赤鼠妖元气并不雄厚,似也不懂得回避气机之法,可毕竟成就真阳已久,自有其可取之处。”

  乙道人精神一振,笑道:“两位,其已是忍不住动手了,且看那团黄烟,这便是搅扰得那赤鼠妖不得安宁的化身了,也是其众多化身之中最为强势的一头。”

  张衍稍作凝注,那一团黄烟表面看去无有形状,但若细细一观,可见得那是一条粗大长虫,浑身满布有细密触须,那些细烟正是自上喷涌而出,前端有数张大口正在那里开合不定,状貌可谓异常狞恶,不过此刻其虽是将那兽化身吞了,但却并不能将之镇压下来。

  两具化身之间虽有差距,可已然是在同一层次上,便是原来弱势一方也不是可以被轻易消杀的。

  旦易心中一转念,按照计议,此刻该是那两具化身化合唯一的时候了,只是见乙道人迟迟不动手,便问道:“道友准备在何时动?”

  乙道人考虑了一下,言道:“再等上一等,两者相斗,也需自元气之海中抽取元气,此刻距离其等分出胜负还早,正可借此多耗一下此妖实力。”

  旦易道:“就怕那赤鼠妖也有什么手段反制。”

  乙道人言道:“道友考虑不无道理,此刻那赤鼠妖就在旁处窥伺,不过其所能做得手段,无非是助弱攻强,否则强者愈强,反而是自陷死局,只是在乙某布置之下,那化身结局都是早已注定,是以不管它如何做都无用处。”

  旦易见他信心十足,便道:“道友有数就好。”

  乙道人笑言道:“道友放心便是,到此一步,此妖已是很难翻盘了,真要提防的,是此妖忽然心有所感,去窥望那未来天机,不过其真要是如此做了,那元气必有所耗,我若有察觉,那自会提前动手。”

  此刻场中,两具化身气机碰撞激烈,在缠斗了百余天后,终究是那兽化身根底稍弱,渐渐显露出不支之状。

  就在这等时候,在旁窥伺的赤鼠妖却是出手了,其暗中送渡了一些元气过去,兽化身得此补益,又稍稍振作了起来。

  对赤鼠妖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后来化身将前者吞了,此便如那以蛇吞象,需要很长一段时日方能将夺来元气消化了去,只要拖延个数百年,布须天再无禁阵,届时它就能躲入其中,那么这些问题便再不是问题了。

  又是数十天后,这期间赤鼠妖连续送渡了三回元气过去,动作虽不明显,可终究让那长虫现不妥了。它此刻也是知晓瞒不住了,故是一气从元气之海中抽来大团元气灌入那兽化身之中,后者在接纳之后,气机暴涨,节节攀升,只是片刻之间,就几乎与那长虫持平了。

  乙道人神情一凝,道:“便是此时!”

  他拿一个法诀,那兽化身在气势到达顶点之时,身躯猛然一震,随后轰然爆开,化为无数元气,竟是主动往长虫化身之中融入,后者自不会有所犹豫,身上一瞬间裂开数十张大口,全力吞吸起来。

  赤鼠妖原本指望兽化身能反败为胜,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这等情形出现,也是大惊,哪还不明白是被人算计了,但还没有意识到会有人杀上门来,只以为是背后弄鬼。

  他也是果决,当即调用起庞大元气,随后便见长虫化身所在天地之内染上了一片深红之色。

  这一刹之间,此处界天好似成了一个薄薄气泡,好似轻轻一戳,便能破开,却是其在作弄神通,准备将这里与那化身一并抹去。

  只是要诛杀这等强大化身,那可谓后患无穷,就在一瞬之间,随它杀意涌起,气机所在之地,又有一个接一个化身生出,且还个个强盛无比。

  这就如荣寻常人要试图忘却一物,但越是试图这般做,却越是忘不掉,这里面情形虽有不同,可道理却是一般。

  赤鼠妖明知如此,可要是这头化身顺利吞下这些元气,那立成气候,下来定会挑战正身,是以它已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乙道人这时言道:“还请张道友出手!”

  张衍微微颌,他手掌一托,一刹那间,那“藏空玉膜”的虚影却是显现手上,此宝只是一闪,那深红之色尽皆退去,好似从来未曾出现一般。

  却是他借得那一线未来祭动此宝,将那赤鼠袭来所有法力挪去了不知名处,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他所付出的元气定是比对方还要多,不过他元气雄厚无比,远胜此妖,只这些损折并不用在意。

  而有了这一线缓解,那长虫化身将那场中所有元气吞尽,立时便成了气数,把身一晃,却是变作一个翩翩少年,只是脸色苍白,双目赤红,略显妖异。

  赤鼠妖一怔,这时才是知道大敌一直埋伏在一旁,但还没有等到他把对手找寻出来,那少年眼神闪烁了一下,却是纵身一跃,已然到了元气大海之中,与正身正面相对,仰天大笑道:“今朝该当我成事也。”

  元气之海上光芒一闪,走出来一个神情阴郁,墨袍赤带的中年修士,正是那赤鼠妖正身,他沉声言道:“大敌在外,你却来与我为难?”

  少年大笑不止,道:“纪宴公,那是你惹来的敌手,又非我之对头,与我何干?”

  纪宴公哼了一声,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不过我化身而已,有人要来杀我,又岂会将你放过?”

  少年脸上突然浮出狠戾之色,道:“我不知这些,只知你方才便要杀我,便我退去,日后也不会放过我,既是这样,那还不如让我先将你除了,那说不定还有几分生机,你若真想顾全大局,那便乖乖让我吞了,我自会替你将外面那些人料理了。”

  纪宴公没奈何,这些化身本是杂念所生,各种欲念心思俱皆含备,和其等说道理,那是绝然说不通的,只能将之杀死方才罢休,于是不再言语,法力一转,周遭元气源源不断汇入身躯之中。

  那少年哈哈一笑,“正等着你呢。”笑声之中,同样有无数元气往身上涌来!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