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八章 斩断气海杀神意

第三十八章 斩断气海杀神意

  旦易与乙道人本来就随时准备与那赤鼠妖交手,此刻一听到招呼,没有丝毫迟疑,立便有所动作。

  他们并没有张衍可以随时找寻到同辈正身所在的本事,故只能按照寻常路数,凝神存意,于心中寻想其下落所在。

  纪宴公原本已是想好,先把化身暂且制住,随后全神回避,就算斗不过,也能耗下去,要能拖延个一二百载,等到布须天禁阵一开,那就能逃得活路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反过来杀戮对手。

  可就在他这般寻思之时,忽然之间,又有两个宏大气机降下,看这模样,分明也是在找寻他,心下顿时大惊,本来应付张衍一个就已是拼尽全力了,可哪想到今朝要对付自己的,绝非是之前以为的一个人,而是足足三个!

  这一刻,他几乎要破口大骂了。那几个先天妖魔明明说过,人道修士都是躲藏了起来,没有一个在外间,叫他尽管放心行事,可现下出现在这里,他却是一个都不认识,这些人又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以一敌三,要他在气机完满之时,那还有信心纠缠下去,哪怕千年万年,也可奉陪到底,总能叫来人感觉折损太过,得不偿失,从而自行退去,可眼下不同,他这里有化身作乱乱,元气又耗去极多,哪里可能再同时应付三名同辈?这是有输无胜之局。

  在这个时候,他心底还泛起了一股深深的不安之感。

  明明涉及到生死之争,之前他却没有任何感应,这里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天机被对方遮蔽了去;一个是对方占据了绝对优势,是以天兆不显,因为他无论怎样挣扎,都是注定败亡的,到了这一步,就是天已认定你要死,便有感应也属多余了。

  他自是不想是后一种,只期望是天机被蔽,脑海中念头连转,拼命在盘算脱身之策。

  张衍在外敏锐感觉到,在旦易和乙道人接连出手后,此妖本来尚算可以的气势骤然弱去,这是因其斗志全无,并且还生出了悲观之念,这才在现实之中有所映照。

  当然,正常情形下,只要修士谨守心神,外人自也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感觉到,这分明是其已乱了章法。

  窥到这个破绽,他立刻全神推算,试图杀入对方元气之海中,此举本来是顺利,但方才一动,却是感觉有一股阻力,居然未得功成。

  纪宴公虽是慌了一下,但终究还记得这是生死之战,便没有刻意去施为,可心神转动之间,却是本能运持起此前先天妖魔所授之法。

  不过对方也提醒过他,驾驭这等神通,需得有一定道法为依凭,以他本事强行施为,那便是等若透支未来,哪怕眼前逃过一难,将来也必会有劫数应下,是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去用。只是生死就在眼前,他哪里去考虑这么多,那将来之事,要能过去此劫,那还可想法化解。

  张衍目光微闪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这是被神通秘法所阻。可或许此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因为心象外显,双方气机交缠之故,其所演法门之秘的居然有三四分暴露在了他面前,立时就记了下来,这般下次再若遇上,就可试着寻到其中破绽。甚至回去之后,再反复推演,或可能把此法还原出来。

  而场中他继续以法力压迫,自己这边乃是三人,这一次不成,下一次仍有机会,对方只要有没有至宝在身,也不过拖延一时而已,终究是无法躲过去的。

  纪宴公尽管躲过一劫,可也知晓危险未去,正想着补救之法,这时却见那元气大海之上一阵鼓动,却是方才只顾着自身,另一边有所疏忽,致那少年法身又有再次聚集出来之势,他连忙再拿捏法诀,将之再度镇压下去。

  此刻他就如同时坐于两座火口之上,这边方才费力压灭,那一边又是发作起来,以他之能也是吃力无比,只是一会儿,便就疲惫不堪,元气可谓补入远远低于消耗。

  张衍看出来他已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只此刻应还有一些余力,他有心一窥那法诀,故是再度往敌手身上施加压力。

  旦易和乙道人二人亦是察觉到这妖魔气机有变,这却不用商量,亦是一齐发力。

  纪宴公顿感压力倍增,也是心急不已,感觉自己若不加以阻止,三人就要闯进来了,他如张衍所料一般,慌忙之间,再度将那神通祭出,好歹又撑了过去。

  张衍这次早有留神,又得以见识了那神通一回,暗地里便稍作推演,片刻之后,心下已然有数。

  此法或许很是高明,但这赤鼠妖用起来却粗糙异常,显然未得其中精妙,如今他已是从中窥得一二破绽,对方下次若再用出,他便能寻隙而入。

  纪宴公这里才应付过去,却忽觉警兆,把意念一转,将袭上身来的法力挡在外间,目光一撇,却见是那化身回复了过来,

  他心中也是愤恨不已,怒极而言道:“你若再与我纠缠,那就是你我死期!”

  那少年却是两目放光,叫嚣道:“只有你亡了,我才可取而代之。”他非但不停,反而攻势更疾。

  纪宴公心中憋闷无比,他现在才知,为何有许多同辈视化身如劫数,怎么也不肯轻易放任,可要不是先天妖魔有所承诺,他也是会加以提防的,哪会到如今这等境地。

  他与化身又斗了几合,找到一个破绽,又将其法身轰散。

  可这般情形,终究是无法长久的。

  张衍能够感觉到,此妖的气息越来越弱,也越来越是混乱,这说明其不但元气折损严重,而且愈发力不从心了,当已是到了强弩之末了。

  他考虑了一下,言道:“两位,稍候贫道将会找寻一个妥当时机冲入其元气之海内,到时此妖必然无法分心他顾,两位可随后跟来,务求不令其逃脱。”

  旦易知道他有秘法在身,若说他们三人之中有谁能第一个杀入进去,那也只能是张衍了,于是回道:“好,便按道友之法行事。”

  张衍得了回应后,便凝神以待,很快又是找到一个机会,不过他料定对方垂死挣扎,定会再度祭出那秘法,果不其然,稍稍一试之后,又是遇到了一股莫名阻碍,不过这一次,他却早已知晓其中漏洞,只心意一转,就避了过去,随后轰然一声,他已是杀到了对方元气之海中!

  纪宴公只觉自身法身神魂似都是震荡起来,恍惚之间,便见一个玄袍着身,背映五光的年轻道人踏步而来,哪还不知是被外人闯入进来了,心下大骇不已,可他却没有退缩,而是咬牙迎上,这里终究是他主场,在来人立足未稳之前,未必不能再驱逐了出去。

  于是倾尽全力调运法力,霎时间,整个元气之海都翻腾起来,聚集起前所未有之势向着张衍所在涌来。

  张衍正身虽入此间,可神意仍是沟通自身元气大海,战力并未因此减弱半分。他见此景,神情不变,只是伸手一压,化一只倾天巨掌向下一落,竟是轻描淡写之间,就将这股法力大潮镇压下了去。

  纪宴公双目瞪大,似不能相信自己攻势就这么轻易被化解了去,但他此刻没有退路了,正准备再度聚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道庞大气机闯入进来,却是乙道人和旦易此刻见得机会,先后跃入了此间。

  纪宴公神情大变,知道今次在劫难逃了,立刻而是放开了对化身制束,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又一次掀动元气,朝着张衍杀来。

  就是不能得活,他也要将尽力削弱敌人,那等到先天妖魔破开禁阵出来,说不定就能将此人杀死。

  因他放开了生死挂念,反而攻势比上次更是猛烈。

  张衍负袖站在不动,他意念一转,背后一道金光飞起,由一生二,由二生三,顷刻间化变为无穷之数,并兜空一转。

  纪宴公只觉那金光无处不在,却是避无可避,法身顿被斩爆成点点星屑,不止如此,剑芒余波却是连带他那方才聚合起来的化身也是一并破散。

  但下一刻,下方元气之海一个震动,他法身又是在上方重聚出来。

  旦易与乙道人此刻已是站稳了脚跟,见得此景,也是一起出手,再度把此妖法身轰散。可只一晃眼,其又再度浮现而出,与方才一般无二,似乎并未受得任何损伤。

  张衍对此并无意外,他十分清楚,只要那一点阳火不灭,元气不绝,那此妖怎么也无法杀死的,通常争斗到这一步,就是彼此消磨元气了,什么时候将其耗尽,什么时候就可赢下此战。

  不过他却不必如此,有祖师所授秘法,在找寻到同辈正身所在,并杀入元气之海后,就可设法斩断元气源头,如此就可轻松将之斩杀。

  他心下一转法诀,身上倏尔光芒大放,将元气之海亦是遮入进去,纪宴公一见之下,只觉天旋地转,他有种莫名感觉,这一刻,好似万事万物都是破碎开来,身上竟已是感应不到半分元气,正骇然间,却惊闻雷声一震,随后便陷入了一片寂然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