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章 首尾聚元天合环

第四十章 首尾聚元天合环

  张衍运法片刻,那象龙金炉就是轻轻震颤,传出阵阵嗡鸣之声,而后就见那八个炉口之中有一缕缕氤氲烟气冒出,望来似如洗玉,待到得天上时,就化聚成一个华盖模样。网  

  他知是此刻火候已足,大致可以祭炼了,就将那宝胎取来手中,此物乃是一个有翼飞鼠,此时双眼紧闭,身躯四肢蜷缩如一团,似在酣睡之中,捧在手中,其只拳头大小,看着极为精致,甚至肚腹微微起伏,似在呼吸,宛如还有生机一般。

  实则其中的确蕴有一点灵性,不全然算是一件死物。

  他猜测,这或许就是此妖用自身蜕去得肉身所炼,并在其手中当已是祭炼了长久年月,由此看来,这倒也算得上是一件上好宝材了。

  按常理说,这等物事除这妖物之外,他人无法染指的,因为宝胎与其早已是心神意通,混融为一了,即便其已亡了,只要气机不合,便无法取用。可是香龙金炉却是个例外,此宝可以洗练内外,再造灵真,使得这一切都是有了可能。

  他甩手一扔,就将这宝胎投入了进去,这个时候,却隐约听见一声凄厉惨叫,那是其中灵性被炉火烧灼之故,不过只要稍加锻炼,就可以将之磨灭重塑了。

  在这里差不多祭炼有数月之后,他再次一望,透过那泊泊炉火,却是不见那飞鼠踪影了,此刻只有一道白气在里盘旋游动。

  他心下明白,这看来应已是有所成效了,用香炉金炉最大的好处,就是原来有宝胎或早已造好法器的话,那用不了多少时日便可得成,至多是转炼一番,无需再重头来过。

  又再是半年过去,随着炉火渐旺,却见那白气气息凝成一股,且越灵动,几是要透炉而出。

  张衍不觉点头,这宝胎来历不凡,稍加祭炼便已是生就奇能,不过只是如此,却还远不到结束之时。

  按眼下情形来看,其用与真阳修士斗战之中,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故是还需加以祭炼,并需以他自身意识凝注其上,方能再生变化。

  他闭目寻思片刻,随后睁开,前回在祖师洞府之中得来不少祭宝炼阵之法,今次却是正好用上。

  于是伸手一拨,将那妖物留下的宝材全数取来。

  之前曾他从傅青名和摩苍等人处看过许多先辈留下的记述玉简,是以认得这些东西,并还知晓其等用途,此刻稍作挑拣,就将一对斑驳龙角取出,这是从真龙身上取得的,应是在其性命还存时生生斩落下来的。只看角上分叉褶皱,便知此乃是一头老龙了,可惜,其纵是神通广大,在真阳大能面前,也与寻常蚁虫无甚区别。

  他随后又接连取了数十件不亚于龙角的宝材,这才收手,这里大约只占了其中所有的三分之一,至于剩下一些,则准备交由乙道人和旦易处置。

  此回斩妖,乃是三人合力,他不当独取,不过仅是手中这些,用来炼宝也是绰绰有余了。

  此刻他神情一肃,将宝材逐个放入炉中,随后就把心神沉入其间,同时身上元气也是飞流逝,不过有元气之海补入,这几乎是随消随生。

  真阳修士虽可转虚为实,可因为宝胎宝材自有其限碍所在,最后祭炼出来的物事,是不可能随心而变的,他所能做得,只是尽可能做到出其所能承载的上限。

  这般全神专注,祭炼有两年之后,却见炉上烟云华盖凝如实质,最后徐徐往下一落,竟与炉中之宝合二为一。

  张衍见此,不禁一挑眉,这是难得的气灵同润,化合之象,从象龙近路的意识中可以看出,此虽不是十分稀奇,但也算得上是少见了,通常百余回炼宝,方可见得一次。

  此时炉中动静不止,清脆之声叮咚连响,似仙乐奏鸣。等了大约有数个时候之后,这等声息方才渐渐有所收敛,但是转而响起的,却是笃笃叩壁之声,声轻而微,好似有一生灵即将诞入人世,欲要破壳而出。

  他微微一笑。把袖一挥,就开了那炉盖,忽然,那炉中青光一闪,已然是飞落到了他手中,便抬了起来,目光落去,却见一条双翼蛟蛇正在他指尖绕旋不已。

  其通体如同晶玉雕琢而成,润泽莹亮,略泛青色,身长而细,头上有一对微微凸显的短角,脊背则是长有一对小巧翼翅,透着几分精致,不过两只眼眸之中有熠熠芒光闪烁,竟是蕴有一股威严,此刻见他望过来,却是敛翅伏,做恭顺之状。

  细观一下,现其身躯之中经络骨骼,乃至气血筋膜无一不备,几若那真正生灵一般。

  这是因为他在这里不仅用了上祖师所传秘法,还试着加入自家理解的活炼之术,如今这不仅仅是一件法器,同样也是主仆。

  他试着把元气灌入,这双翼蛟蛇察觉到他用意,立时团蜷成环,身上微微泛光,看去如同一枚青色美玉。

  法宝之用,各人理解都是不同。

  他认为持宝在手,需得能尽量挥出自己的优势,回避自己的短处。

  而较之其余同辈,无疑他的元气最为雄厚,但有得时候,未必能够完全挥出来。

  譬如与赤鼠妖斗战时,他以法诀找寻其到正身所在,其却能设法回避,无法立时跃入那元气之海中。

  这里原因,主要是在于他纵然元气胜过对手,可找寻之时,却并无法全数挥出来,甚至自身驾驭元气便是臻至了第二个阶段,也未必能做到此事,盖因为对方气机神意游转不定,这就好若一人在前遁走,而另一人则在后追逐,只有对方元气损耗过多后,逐渐无力,才能将之捉摄到。

  不止如此,守御一方天然便占便宜,只需耗用少许元气就可躲了过去。

  就只言这次斗战,要是没有旦易和乙道人同时力,就算最后他能赢,恐怕至少也要落到几百年后去,假设这妖物意志再坚定一些,斗上个千载也是有可能的。

  他认为这是自身一个短板,就算有秘法在手,恐怕也难以真正挥威能出来,故是针对这一点,试着祭炼了这件宝物,如今看来,结果却是让他较为欣慰。

  此宝之能,可以在他施展任一神通乃至秘法的时候,将所能够承受的最大元气调转出来,有此相助,将来在算定对手正身所在时,对方若想回避,则必须调运出至少可以抵挡他侵略的法力来。

  也就是说,这一瞬之间他可强逼对手与自己比拼元气,假设对方不敌,那他立时可能冲入进去,进而斩断那元气之源,于瞬息之间就可决定胜负。

  当然,这里定是也有破绽缺陷的。

  先,此宝无法重复承受元气,故短时内他只能用的一回,第二次就不见得管用了,不过只如此也是足够了。

  还有一个,假设对手驾驭元气已到了极精微的地步,调聚起来的法力正好可以将他抵挡下来,那也就无有用处了。

  但这终归是一个手段,用在合适时候,说不定就能逆转局面。

  张衍低头看了一眼蛟蛇,沉吟一下,于意念之中给其取了一个“天合蛇环”的宝名,此宝得名,气息亦是微微上扬了几分,他一抖袖,将之收了起来。

  下来还有一事需为。

  此回他能于短时之内解开赤鼠妖那回避之法,自是因为神通秘法高于对手,可他相信要是换了那些先天妖魔来用,便是同一法门,也绝然不会轻易被破。

  故是战后便想着精研道法,不过做这等事,这并非仅仅坐着闭关就能功成的,通常需得与同辈切磋印记,若无法做到,那就只能行那开天辟地之法,自己造得一方宏伟天地,则自然而然能从中得悟些许大道玄妙。

  他此刻一念之下,就可开辟一处界天,不过这只是随意而生,并不会损去多少气力,但要体察乾坤之妙,则需把全副心神投入其中。

  只是在做之前,却需得有一番准备,想到这里,他便先是于心中先是存意观想,只是过去没多久,心下却生出一股感应,目光一闪,就从定中退出,并往某一处界天之中看去,

  却见他那分身正立于布须天前那处界空之中,而有几股满是恶意的气息正与其对峙。

  他心念一转,已是知晓了原委。

  这化身受得他谕令之后,便到处追杀那妖物化身,只是其中有一具,却是往布须天逃去,只是那里有禁阵所阻,出来容易,想要进去可就难了,最后被他分身及时追上,并被诛灭在了那里。

  可与此同时,这分身又把再次聚集在那里的妖魔部族又屠杀了一遍,这等举动,却为布须天内的先天妖魔所察觉,似有灭杀这化身的意图,只是此刻随着他意识及时投来,其等似知讨不了什么便宜,很快就又自行退去了。

  他略作思索,便就传念过去,让那化身离了那处。

  他知道,这事当不算完,这些妖魔三番两次被他坏事,恐不会白白吃亏,此刻无法与他正战,或许会在背后弄鬼。

  果然,他才起得这念头,就感觉到余寰诸天那里有了些许动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