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六章 奇潭水孕天生莲

第四十六章 奇潭水孕天生莲

  二人把旦易送走之后,就开始准备祭炼奇气。

  张衍道:“这宝气不凡,需我正身前来方能祭炼,寻常地界恐容存不小,乙道友可有合适之地么?”

  乙道人想了想,言道:“倒有这么一处地界,道友请随我来。”

  他一转身,前方已是浮现出一处幽谷,好似将另一处地界挪转到了面前,随后抬手做了个相请手势,就转身往那里走去。

  张衍随他踏步入里,眼前是一个爬满藤蔓的土坡,有一个丈许宽的台阶出现在山梁上,目光顺其一路延伸,渐渐抬起,一直到天穹之内。

  不过两人都是身具神通,沿着往上走了几步,就到了那厚重云幕之上。

  张衍目光往下一落,却见整个地6都是一个巨大天炉,望来有如一个火口,下方深不见底,只有边缘有飘渺云雾环绕,看去只是丝丝缕缕,可若凑近,就可见里间有庞大的无比的游鲸游动来去。

  乙道人感慨言道:“乙某在成就真阳境后,因躁动元气无法压下,便就塑造了此界,并在此地修炼数十万载方才出关,那时四处拜访同道,好不惬意,想想当年之景,却如近在眼前一般。”

  说到这里,他语声不胜唏嘘。

  张衍看了片刻,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机,道:“这里有一处大阵,可是道友所布么?”

  乙道人道:“正是,这周围立下得乃是布须天中用来固束我辈法力的弦空之阵,足可容得霞我二人合力施为。”

  张衍眼神微动,道:“原来这便是弦空之阵。”

  摩苍等人所收藏的玉简上有过此阵的记载,按照正路来走,真阳修士在成就后,未免一不小心对自身治下诸界造成绝大破坏,甚便以此拘束正身,待得御使如意后,才会出关。

  但也可以不做此选择,只躲藏在元气之海中,不过后一种选择通常会造成无数生灵灭亡,他不懂此阵如何布置,但所幸还有连真碑,后又得藏空玉膜,这才避免这等了结果。

  乙道人言:“此阵有些繁复,道友若有兴趣,稍候给那一份去观览。”

  张衍颌致谢道:“那便多谢道友了。”

  下来两人为如何祭炼奇气商量了好一会儿,待所有该是想到的都是讨论过后,乙道人就伸手朝上一指,一道灵光飞去,顶上穹幕顿时豁开,他转过头来言道:“天地关门已开,道友当可过来了。”

  张衍一抬手,所有奇气都是飞腾起来,从陈蟾等人那里取来的奇气,大约有十一道,而旦易本来也有一道在手,故如今合计是一十一道。

  乙道人望着赞叹言:“此物本为先天而生的至宝,此刻虽是败落分散,也仍是极为的上乘天地精宝。”

  张衍道:“还请道友代为照看片刻。”

  乙道人应下,一抬袖,将之尽数接来。

  张衍道一声稍待,随后整个身躯便如轻烟一般,忽然消散而去,只片刻之后,整个天地猛然震动了一下,便见一道煌煌光芒照来,霎时放出无尽光明,却是他正身从元气之海中穿渡至此间。

  要是放在数十年前,恐怕他到来时引的动静能令的底下那弦空之阵,好在如今他元气收束自如,这时并没有引什么太大动静。

  待到了下方,他心意一动,将流散出去的气机完全收敛起来,并落在了乙道人身侧,只是那股浩大气机仍使得底下无数浮鲸僵硬不敢动。

  乙道人正身本就与这片天地密不可分,转至此间也不过只是一个念头之事,这刻也早已是稳妥了,他道:“那法门乙某已是看过,大致无有什么疑问,随时可以开始祭炼,道友这里还有什么关照么?”

  张衍言道:“旦易道友那祭炼法门当已是推演了许久,贫道这里无有什么要交代了,便就照此来吧。”

  奇气厉害之处在于,可以将过去存在或者心想之中的至宝还照入世,不过这里观想之物旦易已先是落照其中,所以不必再去施为,下来他们只需要按部就班继续下去便可。

  乙道人听他这么说,就不再耽搁,一翻掌,将十一道奇气送入底下那天坑之中。

  张衍与他则同时按照那法门催动元气。

  十一道奇气本来是彼此分明,各自相安无事互不相扰,然而得了他们催动,却是飞快转动起来,随后像是感应到了彼此同出一源,又相融到了一处。

  这个时候,其先是变幻出一阵厚重之意,转而又有泊泊流淌之声传来,随后一派生机勃勃,再是阵阵炽热,最后变得锐利坚实。

  张衍不难看出来,这里却是在化变五行,其最后偏向于哪处,那就是偏向于哪一属类的宝物。

  不过可此气绽现五行之时,层次分明无比,却极可能是有人为手段在其中。

  想到此气原来是某位大能采摘祭炼过,不由心下微微一动。只这时尚在祭炼之中,他也无暇多想。

  那气机在五行之中变动来去,最后却是化为忽然一声雷响,有无数霹雳闪动,随后有白气蒸腾云上,再化无数甘霖落下,便见天坑之中有清水逐渐抬升起,最后将之整个填满,甚至满溢出来,周沿都有壮阔无比的瀑布巨流淌而下,轰轰之声震荡界天。

  张衍见第一步很是顺利,与乙道人稍作商量,就又同时把意念一注,按照旦易所言之法,开始观想一枚黑色种子。

  他们这时还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物,唯有等完全催出来,方可见得其全貌。

  但是随着如此施为,两人元气也是在不断流逝之中,且是愈来愈多。

  乙道人却是不惊欣喜,这里所用元气越多,说明那未来宝物的威能越大,只是这势头这么下去,也不知他们能否撑住,便道:“张道友,没想到要损去如此多的元气,如今那宝胎还未生成,照这么下去,以我二人之力怕是未必能将之观照出来,我等不如先撤一人下来恢复元机,由一人先是撑住,轮替施为,道友以为可好?”

  张衍考虑了一下,这是他们先前就讨论过的应对之法,不过此刻再是一想,却道:“不妥,我观那气机如浪推坝,只可一鼓作气,不可有半途中断,若我等之中有人撤手,或许稍有些许动荡,或者就会引意外变故。”

  乙道人言道:“那依道友之见呢?”

  张衍目中光芒微动,言道:“不必用什么手段,我二人就已是足够了。”

  他并没有动用全部实力,那是因为现在神意之中还维持有三座界天,此刻心下一动,将那方才生成出来的第三处界空撤去,猛然之间,他气机暴涨了一大截,但元气仍是稳稳驾驭住,不曾生乱。

  乙道人感受了这一点,略微吃惊,本来张衍所显露出来的元气已然雄厚无匹了,没想到还有未曾挥出来的,而且他这时有感,只是这位眼下所表现出来的,或许还远还未到那极限。

  天坑之内此刻已是变成了一个无比广大的湖泊,而在那最深之处,在两人用功之下,水中有一枚黑色种子由无到有生成出来。

  再过许久,有一截绿色嫩芽自里破开壳衣而出,便徐徐生长延伸,随着这一条长茎逐渐探升到水面之上,就有一朵宽阔浮叶铺开。

  两人此刻能够看见,似有一个无法窥看清楚的界空在随之在孕育而出。

  水面之上浮叶逐渐增多,很快占去了三分之一,最后有一朵金莲却是一众青碧之内悄然钻出,不过却迟迟不见打开。

  其自生长由始,便在不断汲取外在元气,但到了这阶段之后,已无有先前需求那么多,二人能感觉到,此物似在主动勾动什么东西到来。

  乙道人这时忽然言道:“天外有气机过来了。”

  张衍也是感觉到了,点道:“看来与此宝莲有关。”

  乙道人表示同意,也就没有出手阻拦,任得其落来。

  说话之间,却见一道清气自外而来,直直射落在水泊之中。

  两人都是现,这居然又是一道奇气,其原本也不知落在何方,今回却是被这朵金莲主动吸引来了。

  有了这一道气机,似乎补足了什么,那花苞竟是绽放出来,霎时金光夺目,明透水天,而一观那花瓣数目,上瓣有三十二,下瓣有七十六,合起来正好有一百零八之数。

  只是尤为奇异的,似乎每一花瓣之中都蕴藏有一处天地,还在里不断演化生灭轮还之道。

  乙道人啧啧称奇道:“内蕴天地,外演乾坤,便在布须天中,这等宝物也不多见,况且眼前所见,也不过只是一个宝胎,这般看来,其要是等炼成之后,神通之威,恐怕当不在那些至宝之下了。”

  张衍笑了一笑,言道:“这莫非不是好事么?”

  乙道人承认道:“是好事,乙某可不会因噎废食、”

  有那些先天妖魔在前,现在根本不用担心这宝物是否会威能太过强横,即便要忧虑这些,也是在斗战之后,前提是他能够存活下来。要是失败,那也轮不到他们来想这些了。

  张衍看着下方那朵金莲,却是露出些许思索之色,此物当有些来历,或许不是凭空观想出来的那么简单,只是要等旦易回来,才能知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