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八章 夺御妖身探真形

第四十八章 夺御妖身探真形

  张衍边是稳固界天,边是推演功法,因近来道法增进不少,他所负责的这部并无什么难度,很快便就演化出来。

  此刻其余人仍未完成,不过随着众人气机转动,这处界天也是震动不已,虽无大碍,可他也没有掉以轻心,施力维护住,

  不知过去多久,诸人一个个都是完成了自己那负责的那部法诀。

  这一步其实是很容易的完成的,最为关键的还是下来要为之事,就是七人同时施法,将元气浑合如一。

  这里要是出错,那就要重新推演,因为因果一种,假设在此之上继续用力,导致天机变动过大,那无疑就会增加给妖魔发现的机会。

  旦易道:“张道友,可有不妥么?”

  他们身下这片界空首先不能出得任何差错,否则只要有些许波动,就有可能搅乱原先定序。

  张衍从容言道:“诸位道友可以放心,有贫道在此维持,绝不会出得纰漏。”

  乙道人言道:“张道友修为比之前大有增进,护持天地当不是什么难事。”

  旦易对二人都很是信任,道:“那诸位便开始吧。”

  七人都准备好后,便同时转运起那门法诀,这里不能有丝毫疏忽,最好是能够同时成就,且尽量缩小所用元气的差别,这样才方便最后汇聚。

  张衍能感觉到整个天地似乎一沉,不过他方才显然也没有夸言,还是元气轻举,就将之承受了下来,同时他还分心兼顾,运持那法诀。

  不久之后,虚空中就浮现出一点光芒来,这是心象外显所致,也是代表着他这里完成了应为之事。

  几乎在同一时刻,有六点光芒也是一齐现出,并逐渐往一处挨近。

  然而这个时候,众人却是感觉到这些光亮齐齐一疾,急骤转了起来,并开始疯狂吸吸取外气。

  旦易神情一凝,因为诸人元气肯定不会完全一致,到了一处后,难免会相互碰撞,若不能很快镇压来,并达至平稳,那就会演变一场毁天灭地的大劫。

  这虽也在事先推演之中有所预想,可没想到这刻动荡来得这般剧烈。

  他急忙提醒道:“诸位要小心了。”

  乙道人言道:“道友,有变数方才是好事,因为有变,用了出去后,先天妖魔才无法凭籍感应测断天机。”

  旦易略显忧心,道:“可是这般,几乎负担全是落在此片天地之间,那就只能依靠张道友自身之力来承当了。”

  这个时候,他们都无法出手帮忙,因为原本只是稍稍一点元气落差就导致这般情形,要是再加一分力上去,那定会使状况变得更为糟糕。

  张衍此却是十分镇定,他知道这里危机只能由自己这个立造天地的人独自来解决,外人并不能插手。

  这里可以有两个作法,一是由得那些气机碰撞,等激涌过去,两面各自达到一个平衡后,自会平静下来,只是这般做可能要等极长时间,而且结果也不确定,因为气机最终自相矛盾,导致自行崩灭也是有可能,到时还可能顺势拆毁了这片天地。

  至于另一个,就是出手调和,因为他是此方界空之主,这里一切都是沉浸在他元气之内,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做得此事,当然,能否真正完成,就看那驾驭元气的水准的如何了。

  被动承受向来不是他的作风,因此他果断出手,立起神意观想,只瞬息之间就洞悉了其中任何细微之处的变化。

  不仅如此,因为这里每一分气机都是背后之人用心运持而出的,其中还包含有自身的心念以及对道法的少许领悟,对此他也是同样看在了眼中,只此刻并无机会再慢慢细观,只是将之记下,随后他轻轻几个拨弄,就将七道不同气机分别梳理了一遍,并使之从原来暴动的状态中摆脱了出来。

  这一番动作十分利落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此中不但展示出了十分高妙的道法修为,而且也尽显胜人一筹的元气底蕴。

  诸人见到此景,都是自神意中传出了赞叹。

  那七道气机此因为彼此之间达成了真正平衡,立刻转成一环,随后渐渐向着一处靠拢,在经过漫长时间后,终是变成为一枚方圆不定的金箔。

  旦易精神大振,道:“成了。”

  乙道人也是连连点头,感叹道:“不想真是成了,”顿了下,又言:“还请张道友稍作检视,看其中有无什么缺漏需得弥补。”

  张衍道一声好,他一运法,那小小一片金箔飞了过来,在他指尖之上来回旋飘。

  此中汇聚了七名真阳修士之力,按理说,气机本该杂乱不堪,但是因为最后由他疏导了一番,反而是将其余气机压了下去,看去变得更为纯粹了一些。

  不过这不见得就能瞒过先天妖魔,只不过是潜入布须天的可能更高一些。

  他看过之后,言道:“几位道友,这里并无任何问题。”

  旦易至此放松下来,他对着天中一揖,道:“多谢几位道友前来相助。”

  吕霖等人的意识都是客气回言,既已是完成此事,他们也不愿在多留,与张衍等人打一个招呼,便都是退去了,似乎是不想与界外牵连太过。

  乙道人言道:“看来那几位是当真不愿掺和进来了。”

  旦易言道:“等把布须天探明情形之后,若是局面果如在下所料,在下当会再去那里拜访一番的。”

  乙道人道:“法诀已成,如今我等却是要找一个妖魔化身种了上去,两位可有目标么?”

  旦易言道:“此前在下找到了几个合用化身,不过似在外已久,元气损去了不少。”

  张衍考虑一下,言道:“此事便交由贫道吧。”

  先前因为在余寰诸天的那一番接触,他特地取摄来了一些气机,凭借这些,他能够感觉到那妖魔所有落在虚空元海之内的化身所在,要找出一具十分合适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旦易看了那金箔一眼,道:“这中气机以张道友为主,由道友出手那是最为稳妥不过。”

  张衍道:“两位道友请等待片刻,此法能否功成,稍候便能见得分晓。”

  他一凝神,算定那些气机所在,便循着追去。

  这一番受损,发现大约有十余头妖魔化身落在外间,其中大多数都是气机消损严重,并不符合要求。

  不过有两头倒是合适,他稍作挑选,便选定了其中气机稍欠的一头,因为通常气机最盛的化身也是正身最为关注,或许身上会有这么布置,这般选择可以稳妥一些。

  这妖魔化身此刻正沉睡在一处荒界之内,其外形有如一只狸猫,身后盘有两尾,一左一右足可将身躯盖住,通过过往之影观其先前之为,却是不断在四处找寻有灵机存驻的界天,并将之吞夺殆尽。

  化身壮大,一般从元气之海中收取元气,但若不可,那便通过吞夺界天了,不过若正身控制尚严,那么第一个方法就不会那么容易达成,通常就只能走第二条路了。

  张衍起指在那金箔之上一点,此物霎时穿透无数界空,或者是越过一切,上一刻还在眼前,下一刻就进入了那具化身之中。

  那头狸猫却无丝毫察觉,仍是在那里酣睡,或者说是转运躯体之内方才吞下的灵机。

  他稍稍感应了一下,发现自己若此刻催运法诀,那就可用自身之念取代这妖魔意识,令其完全成为听凭与他调遣的傀儡。

  但他却没有选择这般做,因为如此施为十分冒险,有可能还未真正入到布须天,就会给那背后妖魔察觉到不妥,唯有润物无声,方可最大限度发挥其应有作用,故他只是灌输给了其一个意识之后,就不再动作了。

  过去没有多久,狸猫化身一个激灵,忽然醒了过来。只是它心下深处有些躁动不安,并还浮起一个想法,似乎自己出来这般久,还未有回去过一次?而且破坏了如此多的人道界天,也当回去邀功了,说不定还能求得正身允准,从元气之海内摄取元气。

  这一念升起,它就再也抑制不住,回头就一个纵跃,就已然出现在布须天外那处界空之中。

  张衍在那里静静看着,本来他可以慢慢等待,但是这么做,只是徒然增加给那妖魔发现的机会,故是越快行动越好,只要入得布须天,与那正身气机接触一瞬,就足够他了解情况了。

  那狸猫在外徘徊片刻,就向内一个纵跃,就入到界天之内,几乎就在同时,其与一股气机勾连到了一处,此气浩瀚无比,仿若那深渊星空,但转瞬之间,其却变得充满了恶意,下一瞬,所有一切都是变得一片空白。

  张衍目光微闪了一下,那化身只是进入的一刹那,就被消杀了,说明此妖有秘法或是宝物再身,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化身下手,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也借由此,探明了所需要知晓的东西。

  “道友,如何了?”

  旦易见他久久不言,却是忍不住动问。

  张衍抬目看来,望着二人,沉声言道:“贫道方才接触了一头先天妖魔,只观其气机,却是元气饱满,并无丝毫损折之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