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四章 非是缘法是心算

第五十四章 非是缘法是心算

  张衍与寰同别过之后,心意一起,这具化身已是出现在了那缕妖物气机所去之地。

  这里乃是一处灵机低弱的界天,底下山峦倾颓,地陆开裂,水气腾腾,到处是被蒸干的湖泊大泽,焦木烂叶之间,可见无数残瓦废墟,只从半未曾倒塌的墙柱来看,原本应也一处处壮丽宫阙。

  这里应该不久之前经历了一场恶战,只从表面痕迹上来看,当是在十数载内。

  他凝注片刻,就有一幕幕过往景象从眼前飘过,登时就把这里情况了解的大半。

  这里本也是一处人道占据了主流的界空,虽灵机不兴,可懂得修持之法的人却是不少,且大多都是偏向于炼器一道,这里修士很是注意调理天地,奉行取一物则补一物的行事规法,尽管从天地取用甚多,却很有节制,如此下去,便再维系百万年也无什么大问题。

  此辈运用手中有限外物,却能做出种种超出自身所能的大事来,或许已是认识到天地灵机终有彻底消亡一日,这里在未出变故之前,不知从何处寻来一截通体黝黑的怪木,准备用此打造一件法器,其目的却是为了打破天地界关,去到虚空之外遨游。

  张衍发现自己无法观望到那株大木的过往,看来那就是那无羁木了,只是此物看去只有万丈长短,对于传说中的通天之木来说,却也太过于短小了,或许这一根只是其中一部分。

  本来没有什么意外变故,那么此界之人很可能不再拘束这片天地之内,但是这一场期望却在成千上万天外妖物到来之后,便完全破灭了。

  他留意到,侵入此地的妖物领头人乃是一个头戴牛角盔的大妖,修为约莫是在力道五重之境之中,其在毁去了这里之后,找到了那截巨木,并运用了某一法器,穿渡去了另一地界,只有一些小妖留了下来,因都是一些灵智初开的妖物,所以一开始也没有也未曾引起他的注意。

  他心念一转,这些妖物尽数化为飞灰,随后抓了一缕气机过来,虽寰同所赠气机只是到此为止,但既已经找了线索,只要其等没有回到布须天,那就可一路追寻下去。稍作找寻之后,发现其又去到了另一处界天之内,一到此间,便见得无数妖魔正与一些异类乃至人身修士交战。

  这片界域内,显然人道修士与一些异类共存,此刻正在携手抵御妖魔入侵,不过这里修道人去比方才那处界空之人强横了不少,双方打得有来有往。

  他很是清楚,那些妖魔找到这里来,那总是有原因的,很可能那无羁木残干就有残干落在这里。于是目光一扫,很快就在一处地下宫阙之中找到了类似存在,周围有重重保护,显然此界之人十分重视此物。

  此刻那头戴牛角盔的妖魔首领正手拿一枚黑叶,乘渡一驾法筏往那处飞驰而去。

  显然其就是凭借此物才得以找寻到那目标下落的,这妖修很是厉害,途中虽有不少修士前来阻止,甚至布下了不少阵势,但都是被他仗着强横身躯一一打破,几是如入无人之境。

  张衍无心观看后续,目光一注,那妖魔身躯一僵,随后便崩裂开来,任其再是如何了得,只要未曾攀登到真阳之境,那在他面前,也与虫蚁无甚两样。

  处置了此妖之后,他又心意一引,已是将那黑叶与其身上一截残木一同摄拿了过来。

  底下那些妖魔感应得此事,不由大惊,抬头一望,却见一名玄袍道人立在天宇之上,周身似有无穷光华流转,便连日月星辰之光也被遮盖了去,他们都是有见识的,俱神情一恐,道:“元尊化身?”

  所有侵入此界的妖物顷刻间丧失斗志,俱是一个个从天落下,趴伏在那里瑟瑟发抖,甚至一些被袭来法器打得脑颅迸裂,也不曾有所躲避。

  这等景象,看得此界修士震撼不已。

  此刻天穹之中,有一座浮空飞岛,上有两名道人和一名异类站在一处,各自背后都是站在不少弟子族人,其等乃是此界修为最高的三人,方才也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与那妖魔对战才能一直不落下风,其等见此,也是惊撼莫名,彼此紧张商议之后,便从中推出一名青袍道人,由其就往天中前来交涉。

  此人出了浮岛之后,就往天中来,就令他心下震动的是,明明看去相距不远,可无论怎么走,却都是无法靠近半分。

  张衍手持那黑叶默默感应片刻,就察觉出其有一股股相似气机落在不同地界,点了点头,就把此物收起,往下一望,见一名道人正向自己行来,便就起神通一转,将之挪到了自身面前。

  那道人发现自己一瞬间就到了近处,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来的,不由暗暗惊叹这等神通伟力,收定心神,双掌合起,用礼一拜,道:“小道列治,见过这位上真。”

  张衍言道:“列道友是这里主事之人?”

  列治一欠身,道:“是,承蒙诸位同道抬举,忝为主持。”

  他此刻感觉不到张衍身上任何气机,好似对面站着的只是一个虚影,若是细想,这好若彼此分立在不同界域之中,是以根本无法米按这一位判断境界为何,而越是这等莫测难明之事,就越发令他感到敬畏。吸了口气,缓缓抬头,试着问道:“上真到来,可是为追剿那些妖物么?

  张衍摇头道:“只此辈还不值得贫道如此做,我到此处是为过来取拿一物。”

  列治心下一震,道:“不知上真需要何物?”

  张衍没有遮掩,直接道:“列道友在地宫之下摆放的那截残木。”

  列治犹疑道:“原来上真是说那株神木?”

  张衍点首道:“此木唤名无羁木,若是用来炼宝,也是颇有用处,说神木也并无不可,那些妖物今回便是为此为来,贫道不会容许此物落入此辈之手,故来取走,不过不会白拿你等之物,自会予诸位补偿。”

  列治在短短片刻之间,却已是下了决断,道:“不敢,这等物事若是放在这里,只会给我辈带来更多麻烦,还请上真带走便是,至于偿补……”他顿了下,“这本也不是我等之物,也不敢妄自窃据。”

  张衍笑道:“此物本无主,既落此间,那便是与你等有缘,”他伸手一指,一道法符飞下,“我观界中之法,到道友之境,已至尽头,此中有上进法门三数,可以拿去观览。”

  列治一听,露出惊喜之色,心下激动不已,神木再是玄奇,又能比得上指人向道的功法?他身躯一躬,连连拜谢。

  张衍无意多留,一挥衣袖,将那残木摄拿了过来,随后便一转身,已是遁破天地而去。

  列治再抬头时,发现面前已然是空空一片,不觉心头怅然,将那袖中法符紧了紧,就回身遁去,下方还有许多妖物等着他们来处置。

  张衍出了这一界之后,就依着那叶上气机逐一寻去,这回却是没有再碰到任何妖物,没有多久,就将余下残木都是找全。

  下来他本该携此物遁回山海界,然而这个时候,却是停顿下来,他却是觉得,今朝之事好像太过顺利了,这无羁木好像是等着自己来拿一般。

  这并非是他生出了什么感应,而是单纯察觉到了某些地方不妥。

  在他看来,这无羁木也算得上是少有的宝材了,可这回居然完全交给了下面那些妖修,而是不派遣分身来取,怎么看也是有些轻率了。

  想到这里,他一甩袖,将那些黑叶与所有残木都是祭了出来,随后细细审视,在反复查看之下,他终于找出了问题,这无羁木当还有一部分残缺在外,非是残木枝干,而是与那黑叶类似之物,那源头所去,却是直指布须天!

  他目光微闪了一下,这意味着那些妖魔若还有此类物事在手,说不定就能循此找到自己乃至山海界的下落。

  若无差错,这一次很可能是这些妖魔有意做出的布置,目的就是为了赚他入彀。

  只是这计策略微有些粗糙,所以还是让他发现了破绽。

  其实这也平常,先天妖魔虽天生具备大神通,除了真阳大能,无论什么事只要以力相压就是了,而到上境,多是算定天机,而在人心算计方面,却未必能把握的那么准了。

  当然,到了真阳层次,任何事只要加以推演,总能做到完满乃至无有疏漏的地步,只要此辈用心,也可以做到细节之上无一丝差错的地步。

  可这里却有一个问题,因为真眼修士彼此谋算,要是一方推演过多,那么另一方定是有会有所感应的,哪怕天机也不可能全然遮去,是以要对付同辈,通常都是直来直往,反复推演算计,反易让对手有所察觉。

  他冷哂一声,这次之事虽被他看穿,但还是颇为凶险,大能修士虽能趋吉避凶,但太多时候是依靠自身感应,也就是他成道真阳未久,对许多事判断的并不完全寄托感应之上,而是是否合乎情理,否则一个不慎,真可能中了其等暗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