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四章 外劫加身见道缘

第六十四章 外劫加身见道缘

  鲲府,一处高岩洞府之内,孟至德面朝大海,正坐在一个蒲团之上,面前则漂浮着一卷展开有丈许宽的竹书。

  自入此地之后,他便找到了不少关于修行之上秘册。

  不过收获最大的却是不这些,而是看到了以后所行之路,自觉眼前一片开阔,而非是以往那般模糊晦涩。

  待手中这卷书册参研完后,他就将之妥善收了起来,随后站起身来,却已是决定今日离开这里,回返门中。

  说来这里还有不少密册,不过他却没有再去多看,认为只得了这些,便已足够眼下取用,多观无益,那反是扰了自身修持。

  出了这座洞府后,他略略一感,只觉有数股气机尚在,知晓秦掌门等人当尚在参悟玄机,没有前去搅扰,心意一起,便就见虹光飞来,他迈步其上,一个恍惚间,却已是到了界关之前。

  他返身对玉鲲瀛昭打个稽首,就踏入进去,再出来时,已是到了山海界内,于是往下一沉,化清光落去虚海。

  方至门内,却见一团气海游来,瞬息又合到一处,孙至言现身出来,抬手对他一礼,道:“师兄此去可好?”

  孟至德问道:“门中如何?”

  孙至言道:“外无大敌,内无忧患,自是一切安顺。”

  孟至德沉声道:“非是无有大敌,而是渡真殿主在上这遮挡大劫,不曾加诸我身,此若压下,必然粉身碎骨。”

  孙至言却是洒脱道:“此非我所能左右,既如此,何必萦挂于心,徒增烦恼。”

  孟至德看他一眼,叹道:“师弟却是真性情。此回为兄在鲲府之中得了不少机缘,门中下来由为兄照应,师弟若无事,可前往一行,莫要错过。”

  孙至言饶有兴趣道:“师兄可是见得祖师所遗之物了么?”

  孟至德道:“此些为兄难以明述,只能言在那洞府之中,各人有各人之缘法,师弟可自行探究。”

  孙至言一个点头,道:“那便先与师兄别过了。”他再是一拱手,就一甩袖,就施施然往界门中去了。

  孟至德正要回山,他忽有所觉,发现比自己离去之时,世间多出了一股宏大清气,于是顺着却气机方向望去,却发现此气直透云顶,隐现雷光寂灭,最为正气不过,道:“当又有一位道友入到上境,看这处地界,当是应在灌云洲,看来是还真观的同道了。”

  他稍稍一思,便知晓这一位身份,有人成道,出于礼数,当是派人前去恭贺,不过考虑到这位因与渡真殿主关系匪浅,这等事也就不用自己来越俎代庖了,于是一转身,就往自身殿宇遁去了。

  此时虚空深处,旦易等人猜测到可能有一位道友折损,故也是愈发感到紧迫,原本在战力对比上,吕霖等人就是不及妖魔,若再折去一人,那本来维持起来的战局可能会崩塌得更快。

  旦易沉声道:“诸位,看来一应枝节都可不为了,我辈只能快些先把眼前之事做好了。”

  乙道人道:“那这里之事就先交予三位。”言罢,他没做耽搁,打一个稽首,就带着象龙金炉先行离去了。

  张衍一思,这刻有两件重要之事需先为之,一个是神意之中存驻第九座界天,如今他虽摸到了一些头绪,可尚欠缺一个机缘,这无法强求,只能先放在一边,还有一个,就是布置阵法,于是建言道:“两位道友,我等可先合力将那御守阵势布下,便妖魔到来,也可先有个缓阻,若是可以,还能在坚守之中再做更多布置。”

  旦易道:“此正合在下之意。”

  傅青名此刻也无不同之见,这刻局势又与先前不同,他方才提议显然是行不通了。

  张衍见两人俱是同意,把神意一转,遁入莫名之地,开始布演阵势。

  少顷,旦易、傅青名两人亦是一同遁至此间,并在旁观摩。

  在真阳修士伟力之下,神意与现世并无明显界限,待在这里布设好之后,便可照显入现世之中。

  这般做虽是会消耗消耗了大量元气,可在眼下,却不得不如此做,或许几日之后,妖魔就会找了过来,虽真正情形未必会如此,可这个时候,必须做坏的打算。

  未有多久,一座大阵便已是显现出来。

  张衍指着言道:“此为九连绝阳大阵,此阵虽有一个绝字,可却是对敌而绝,照己而生,用来阻敌当是最好。”

  傅青名赞道:“张道友带来的这几座大阵都是极为了得,尤其这一座,可攀附在虚空元海之上,任何外力倾加过来,都可转落去虚空之中,若不懂其中玄妙,几是无物可破,这却可为我争取到更多时日。”

  张衍道:“虽是如此,可那些妖魔原本也是在人道之下修持,当也精通阵理,若其找到关窍,便就不难破开,是以当要再立一个阵基,并对稍稍加以改换,以惑其心。”

  他知道,这阵法虽是说寄托虚空,但实际不是这样,受得承载的其实是各处荒恶之界,这里真正优势便在于就算这些寄托所在被打坏了,也与他们无有半点损伤,因为这样的界空要多少有多少。

  只要那些妖魔将这阵势罩定于一界之内,那就可以断绝此阵之基,但是此辈完全确定这一点之前,多半是不会这么做得,因为这里面需耗费的元气不亚于与一名同辈大战一场。

  傅青名思忖一下,道:“道友若要改换,这里还是用法器镇压最为合适。”

  法器可以随御主行走,而且不通常能为真阳修士所用的宝物都自具伟力,承载一个阵势完全不在话下,且宝物威能不同,还能使得阵法生出一些更为神异的变化。

  旦易言道:“祭炼宝物不是一时半刻可成,现在金炉乙道友尚在用,依在下看来,我等也不必放弃这座阵法。”

  张衍道:“道友之见为何?”

  旦易道:“此阵本是道友师门所传,我与傅道友对于内里认知皆不及道友,不妨这般,我等先行将此阵在外布置了出来,道友则另行改演,如此两不耽搁。”

  张衍考虑了一下,道:“也好,只是要辛苦两位道友了。”

  旦易道:“只是折损些元气而已。”

  布置大阵也需宝材,不过这些他们大可以观照出来,所耗去的,也仅是元气。更何况有了张衍此间详细演示,内中大小变化无不涵备,他们也只需照搬便可。

  两人将此阵所有内外变化悉数记下之后,打个稽首,就各自退去。

  张衍则是留此推演,他手中有三座大阵最是适合眼下,不过最后确定先拿出来,就是方才那一座,此阵便是破去,也可大耗来袭之人法力。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就算加以改换,他也不准备放弃这其中的长处。

  在旦易等三人都是熟悉此阵布置之后,那待妖魔杀过来后,只要无法一气破去大阵,那么他们就可以层层设阻,相互轮替抵挡。如此就可以以小换大,要是在正常情形下,甚至能以此逼得妖魔不停空耗元气。

  只是可惜,先天妖魔或许掌握了那先天至宝“太一金珠”,要是以此宝破阵,那他们就没有办法了。

  不过按照先前推断,妖魔祭用此物不可能没有丝毫限碍,要能迫其先一步祭了出来,那他们能掌握些许胜机。

  待思绪理正之后,他把心神一沉,便就以此阵为根基,加以推演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后,随着他动作一停,面前出现了又一座大阵,

  阵法变化,全看布设之人对阵理的精通,此如修为一般,几乎是没有尽头的,只越是繁难,布置起来用时也是越长,对镇压大阵的宝物要求越便越高,是以他这回其实是将尽量保持大阵威能下将之削减,这般布置既是容易,用来镇压阵势的也无需是那等上乘宝物了,更重要是方便诸人排布。

  就在这时,他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

  先前他一直无法观想出那第九座界天,每次总是差得一点,在那最后一刻无法凝化出来,他曾推断,这或许是自身元气乃至道法修为不足,可现在看来,这很有可能是应在阵禁之上。

  或许九座界空大阵的变化一出,当是威能更上一层,他虽已是推演出了后面一应变化,可神意毕竟非是现世,这里或许还有某些不谐地方未曾发现,以至于无法完满统合到一处,这个碍难不解决,那么神意之中也自无法演化出来。

  可九座界空不成,只眼前八座,就算搬入现世之中,问题也是无法找到,这又是一个矛盾之处。

  但现下一想,这可从寄托之物上想办法,这第九座阵禁大可不去寄托虚空,而是寄于法宝之上,先前那些宝物不行,如今手中有琉璃净莲,那足可以承载了。

  这一念冒出之后,他心思霍然贯通,当即起意,把那琉璃莲花盏调入神意之中,随刻定压阵势之上,随即观想起来,这一回却是再无任何滞碍,只霎时间,那第九座界天便于神意之中开辟出来!

  此法一成,他立刻睁开双目,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而后动念观照,轰然之间,九座大天一一落照在虚空元海之内,并彼此结成一个玄妙大阵。

  此时此刻,他又把那琉璃莲花盏收回,任由最后一座阵势再度寄托去虚空,随后来回仔细详查,用不了多久,便知晓那些细微疏漏之所在。

  在看完之后这些,他却是隐隐明悟了什么,神意之中的道法修为在不知不觉中又精进了一层。

  在发现这等变化后,他微微点头,心中思忖道:“外魔可以炼心,劫数亦是机缘,此番与妖魔之争,虽是凶险,可若能过去,想来又是一番天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