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四章 神通已非昔日名

第七十四章 神通已非昔日名

  阵中四人此刻也是听到了钟声响起,感觉那声音仿自九天之上传来,便是隔着大阵,也是清晰无比。

  张衍抬眼看去,便见一口金钟挂在天顶,上承青天,下罩玄空,钟壁之上篆有万物象形,诸始由来,口沿周围,更有庆云堆积,瑞霭纷呈。

  旦易一见此物,立即出声提醒道:“诸位,此是那吕元金钟,钟声一响,我等气机需顺合其动,若是违逆,则立刻会被其捉到气机,镇压下来,千万要小心了。”

  这法宝之能早他是与众人说过,不过他也只是听闻这法宝大致威能,今次也是头次领教,出于谨慎,还是特意提醒了一句。

  张衍把心神持定,可以感受到,随那声音响起,这宝物气机绽发,同时就有一种独特韵律出现,更于数息之间变动十数次,忽是平和,忽是柔顺,忽是宏大,忽是激荡,忽而高扬,忽而低落,种种不一而足,这犹如曲调一般,但其中却是暗藏无限杀机。

  他运转自身气机,顺其而转,尽管此中变化极多,可他并无一丝差错。

  可他知道,现下是能够忍受,可要在斗战之时,那就不同了。

  试想一下,你明明在采取攻势,这钟声却要你守静,不得妄动,那就只能忍受下来,你明明要设法守御,钟声却要你暴起攻敌,就不得不搏命相拼,这便陷在极度被动之中。

  所幸这声音并不分敌我,御主同样也要随其而转,否则会被此宝反过来镇压,可有一点,御主会提先知晓此中会是如何变化,这实际是在随其心意而动,能先一步做好准备,总能占据主动。

  此时他一观别处,见旦易三人都是神色严肃。

  若只单独面对一件法宝,只要凝神守定,这对真阳修士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可需知道,此刻他们还在“乾坤颠倒葫芦”笼罩之下,既要不使元气被那葫芦牵动,又要顺合金钟之声,那便有些困难了。

  更何况对方当还未把这法宝威能完全催发出来,可以想见,要这般长久支撑下去,还不能出得一丝差错,这对他们来说,无疑也是一个考验。

  傅青名在支撑许久后,却是皱眉不已,他是道神之身,其他宝物大多不惧,可要一个不慎,与这钟声不合,那就可能被镇压下去,故是对此宝尤是忌惮。

  旦易一边调转元气,一边言道:“那背后御使之人不曾出现,只是这般攻势,我等暂时还可承受,就怕这里再多得什么变数。”

  乙道人拿着盘喉一算,摇了摇头,道:“如今乾坤颠倒,天机晦暗不明,未来已是难以推算,不过我等也不是无有办法应付,乙某可将彩莲杯祭出相助,若是还不成,还可以动用那灵寰如意如何。”

  张衍思索了一下,却不赞成,言道:“不妥,对面当知灵寰如意在我手中,不可能不做准备,其等许正等着我将这道器祭了出来,对手欲求之事,我等绝不可为。”

  乙道人问道:“张道友可有什么主意?”

  张衍再是一转念,过得片刻,他便言道:“诸位稍待,贫道或可一试。”

  他于心中转动法诀,将琉璃莲花盏内浊气缓缓洗去,他没有去管那吕元金钟,而是专以承托乾坤颠倒葫芦之力,因为此宝至多同时承托一件法宝的威压,否则那浊气定是来不及洗去的。

  除了此物之外,这里还有两件法器不可忽略,先元敕印可以化去不利,荡神天旌更是能削弱御主与法宝之间的感应,只要利用起来,就能挽回颓势。

  按理说他们这里有四人,正好可以分而执掌。

  可这里有个碍难,这几件宝物一直在他手里,数十年运使下来,早已是熟悉非常了,还知晓其中诸多转运关窍,要是这时送去旦易等人手中,放在平常,当无问题,但此刻在钟声影响之下,还要发挥出这些法宝的威能,那未必见得不出岔子。

  他思索下来,决定还是由自己单独来做得此事,于是念头一转,霎时化出数个数个法力化身来,每一个分身都是执拿一件宝物,却是同时驾驭三件宝物。

  如此做对元气的消耗着实不小,好在他根底深厚,足可承受得住,。

  这里要说问题,也还是有的,道器不是由正身直接掌驭,那么妖魔若是出手,是有机会将之夺走的。

  但这个破绽,却是他故意摆在这里的,只要此辈敢现身出来,那气机必会暴露出来,那么他就可以直接祭动秘法,试着将之斩杀。

  但见三件法宝同时凌驾天宇之上,层层清光布荡,遮挡音鸣,摇撼灵机,立将这紧迫局面缓和了下来。

  旦易等人顿觉身上压力一轻,凝神一看,见张衍分掌三宝,每一具分身气机都是跟随钟声而变,展现出了十分精妙的驾驭元气之能,也是暗暗赞叹,将各自手中法宝暂且放下,略作调息,准备危机时刻再作接应。

  这里变化,那三名妖魔同样也是察觉到了。

  戴恭遥遥一望,玩味言道:“广胜天尊,对面似借了数件法宝抵挡,但看去灵光浑浊,似是御主只浅浅着了一层力,这般模样,莫非不怕我等夺了过来么?”

  白微言道:“许此辈正是期望我如此做。”

  戴恭也是点头,在未曾试探出那莫测手段之前,他是绝然不会轻易上前的。

  白微目光片刻,道:“看情形,此辈当虽非竭尽所能,但也不见得轻松,妙行天尊,承安天尊,我等可再施几分力上去,在此逼压之下,其等当是再无法顾忌他处,如此至观天尊那里便好动作了。”

  千罗和戴恭都是应了一声,相继使力,生生将法宝又拔升了一层上去。

  陆离在双方开始碰撞后,却始终留在阵中不曾出去,只是乾坤颠倒葫芦虽可在千罗指使之下避开他,吕元金钟却也同样需以承受,也需时时调拨元气,但总体来说,他所受的压力比之旦易等人还是稍小一些。

  这时他得了白微传告,却是要他试着闯入阵中深处,最好是与四人直接交手上,使此辈泄露气机,那么法宝之威就可直接着落到其等身上。

  他心思一动,就试着往阵中深处前行。

  张衍这时忽感顶上压力又是变大了许久,正要再添一分法力上去时,乙道人言道:“张道友,乙某前来助你。”说话之间,其将祭炼许久,一直未曾动用的“七回彩莲杯”祭起,将那威能稍稍削弱了一层。

  张衍微微点头,眼下虽还能维持,可那几头妖魔见无法压下他们,应当很快就又会动用出其他手段,此刻必须考虑破局之法了。

  他考虑了一下,这里的确有一个可以利用的突破口。

  当年他成就真阳之后,曾有一位先天妖魔曾借化身与他相斗,他故意将之引入进赤陆之中,顺势消去了这一段识忆,后来就趁其不备,捉得此妖一具化身进入布须天探明情况,

  这妖魔气机他是记下了,其先前躲在布须天中,他无从接触,如今出来,要是再能寻着一缕,并加以推演,不定就可以找到此人正身所在。

  只是此辈躲藏了起来,他不可能主动出阵去寻,这般只有诱敌深入了。

  他心里明白,此辈隐匿不出,无非是忌惮自己斩杀之法,可他要是将这秘法主动暴露出来,那么这些妖魔在见得之后,在推演出回避之法后,那就有极大可能会合力杀来。

  需知如今他这秘法,与最早之时研习的已然大大不同了,可以说是完全是两个法诀了,他可先祭动那早先秘法,假意将之泄露出去,等众妖魔杀上门来时,再以如今领悟的秘法动手,若有机会杀得一人,那么剩下三人就好对付许多了。

  想到这里,他转目看到陆离身上,此人便是一个契机,这些妖魔故意将之留在这里,其实也就是一个诱饵,那他可以来一个顺水推舟。

  陆离在阵中兜转了数十载,说不上对阵势十分熟悉,可在大阵没有主动变化的情形下,他却不难寻到入门路,因为大阵无人主持,这一次闯阵很是顺利,很快连过三阵,又是回到了第五阵中,到了这里,他能感觉到与敌手近在咫尺了。

  张衍一直留神着他动作,见机会已至,言道:“诸位道友,贫道需分神片刻了。”

  旦易闻言,知他必定打算,言道:“道友有若有谋划,可先去为之,此处我等可以支撑。“”

  张衍一点头,祭起了那早先法诀,堪堪算定了陆离正身所在,与此同时,那天合蛇环也是嗡然一动,这数十年下来,此宝已是可以再度御使了,与此同时,他携带一股无量伟力轰然破入此人元气之海内,随一道金光闪过,却是又一次将之斩杀!

  先天妖魔彼此神意相通,陆离这一被斩,白微等人那处立刻得了感应,并知晓了此中原因,他神情微振,目显奇光,道:“原来是这般妙法,与我先前推断相差无几,那张道人只要寻着修士正身后,就可将之斩杀,虽不知其中玄妙,但若只需回避正身,却也不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