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七章 难掩一暇不得真

第七十七章 难掩一暇不得真

  张衍本在阵中,忽然觉得神意一沉,似要入得浑噩之中,但他心神坚稳,霎时又觉醒过来,只是讶然发现,周围所处之地已然与方才不同。

  这是在一个车厢之内,自己身上披着狐裘大氅,正倚靠在锦绣软垫之上,手中则捧着一只暖炉,耳畔是车马辚辚之声。

  他感受了一下,现自己一身伟力似乎潜藏了起来,无法挪动半分,外间这时响起一个熟悉声音道:“郎君,再有几十里路,便是苍梧山了,都说这山上有仙人居住,可真是有么?””

  他心思一转,便起手掀帘一看,顿觉一股寒气透入进来,将车厢内的暖意驱散了不少,车外天青明净,视野敞亮,道途泥泞,两旁还有融雪,好在脚下是石板路,尚算平整,故是并不感觉颠簸,前方驾车的却是忠仆张喜,一转念,就知此是自己前身带着仆人最早上溟沧派拜师那一年。

  他寻思一下,立知这多半是阴阳纯阳的作用,当是陷入了过往忆识之中,只是这么做到底有何意义?

  要说让人沉浸过往,从而撼动心神,的确有这等神通手段,只是能修炼到他这般地步的,多是心性坚定,渡得诸劫之辈,又岂是区区过往之事所能动摇的?

  他再是一思,却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张喜听得后面久久没有回声,回头关切问了一句,“郎君?”

  张衍对他微微一笑,道:“仙人么,自是有的。”说着,他便放下了帘子。

  张喜喃喃道:“有便好,有便好啊。”

  张衍坐了回来,眼前一切,现在包括对答言语,都是前身所历一般无二,不过他知道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便看看对方究竟想弄什么手段。

  马车再行不远,就到了山脚之下,这里有一处山亭,自有下院执事拦路问话,不过这些人也只是懂得浅显炼气之术,并非什么修道人。

  张喜来之前已是打听过了,这里递上名碟,给些财货就能过去,故是下车与之答话,只是过去半晌,他却略显担忧的回来禀告道:“郎君,守山之人不让我等上山。”

  张衍一挑眉,在前身印象之中,这里是顺利过去的,并无什么波折,这无疑是那法宝所为,他笑了笑,关照了张喜几句,令其再去疏通,许久之后,后者回来,言那守亭之人始终不肯通融。

  张衍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下了车,打发张喜自去找寻附近客栈住下,自己则是抄起防身宝剑和一把竹筹,一辨方向,便往另一处山头走去。

  他在下院三载,可是明白,上山之路可不止一条,至少十几条山径,至少无为外人所知罢了,既然此路有阻,那大可从别处上去,却也难不倒他。当然,既然知道这是一场空幻,那么上山已非是他本来目的,他只是想看看这宝物到底又会有何反应。

  只是多用了两天时间,他便由一条山间小道到达了山巅,这当中也是经历一番波折,虎豹熊虫都是冒了出来,本来他识得这里每一处修道人布置的凉亭,只要进去歇脚,自不会有事,可此回却是不管用,不过他可不是当年上山时的少年,手中一把竹筹,就可化用山间灵机布置幻阵,另山间野兽不得近身。

  虽其中总有一些意外,譬如竹筹被狂风卷开,又如宝剑滑手卷刃,可还是被他无惊无险地避过去了。

  然而就在他方才登上山巅的那一刻,眼前景物一换,自己却是出现在了当年修炼三载的那座洞府之内,此时他缺衣少食,气脉迟迟不得突破,宿住洞府也将要被下院收回,即将要陷入绝境。

  他想了一想,却是直接转身下山。

  而这一次却是没有任何外力加以阻止,甚至十分顺利,故他猜测,这宝物很可能要让自己陷入逆境之中,可是若能限制住他话,那便是笑话了。

  需知他虽陷在自身忆识之中,可终究是一念兴灭天地的真阳大能,就算这里法力无法调用,可心中还有无数秘法神通,要是真的再来一遍,又何须投拜门派?

  何况他成就洞天时就自行开创了一门道传,哪怕无有外物亦能开脉破关,此后飞天遁地,自能再去别处找寻修道所用诸物,一样可以修持下去。

  这一念生出,仿佛触动了什么,眼前景物又是一变,这回他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一处森幽地界之中,这里正是那海眼魔穴,外间魔影幢幢,似正陷入无数魔头包围之中,他笑了一笑,掐起一个回避之法,从容自重围之中走了出去,随他如此做时,这景象再度破碎。

  下来他接连渡过了十几个场景,每一回都是置身于险局或是逆境之中,可俱是被他凭借超人一等的经验和见识轻易应付了过去。

  到了这等时候,他差不多已能明白那法宝目的了。

  每一次只要他稍占胜势,有可能击败对手时,这阴阳剑印便会有所感应,立时会将他挪转到另一幕忆识印痕中,而一旦遭受挫折,就会持续下去,进而变本加厉地打压,这似是想让修士自我否定自己,只是这里转运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因为这般做最好是蔽去他本身意识,可这宝物却没能做到。

  其实阴阳纯印阴法一动,那被落中修士,是不会觉悟过往乃至以后的任何忆识的,所能利用的,不过是当时手段。

  这就等若将你人生过往一切有利于自己的事物都是剔除干净,那么留下的自然就只有阴暗失败的一面了,而真阳修士自身伟力还在,有那心想事成之能,每当陷入绝境,以为自己无能反抗之时,那无形之中就会削弱自己,

  可这里问题仍旧与方才相同,张衍肉身尚在赤陆之内,此宝无法将他整个人完全罩入进来,这便有了一个漏洞,这就如同那做梦人知晓了自家是在梦境之中一般。

  张衍此时是明白,因为忆识完全,他心神不受得任何影响,就算自己不作为,其实也无有大碍,可他却不愿如此。

  转运法宝是要元气的,只要他成功渡过危局,或者扭转劣势,那么每过去一次,就可多耗一些御主的法力元气,若是对面不退,那么他大可以奉陪下去。

  大阵另一端,白微本是运转阴阳敕印,可是一瞬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元气骤然下跌,霎时耗去十之八九,不禁神情微变。他也算反应及时,忙又将此法停下。

  阴法之转因落在修士过往忆识之中,无论御主或者法宝本身,都无法辨明到底里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内里纵是经历无穷岁月演变,外间却只有一瞬,故是才会这般出现情形。

  可若是能达成所愿,这点付出倒也值得,然而他此时一察,却发现张衍仍是安然完好,不觉大皱眉头,暗忖道:“未想此人如此难缠,好在我亦不是没了手段。”

  以往也不是无有那等心性坚定,丝毫不为外物所动之辈,尤其是那些走无情道之人,那更是个个如此,所以要这般还是无法降伏敌手,那就还有最后一个变化。

  阴阳纯印明明是剑,可之所以唤作“印”,那因为其可将修士封镇在内,使之不得脱出,是以他这回就算杀不了这名对手,只要找到机会,也可令其无法立足于现世之中。

  但要这般做,所需动用元气无疑更多,方才那阵亏空,令他也是元气大伤,他暂时无力施为,故只能停了下来,将九转青樽运转起来,在那里调养元气,准备在回复之后,再一鼓将对手拿下。

  张衍这刻因他收手,也是从过往之中脱出,但发现此宝仍是盘踞在身,可气势大不如前,显然他目的已然达成了,只这时还却仍有一股危机之感萦绕不去,猜测对方当还有什么厉害手段,他心下一思,也是暗暗做好了防备。

  而在外间,旦易在把千罗制住十来呼吸之后,见那天生金莲之上金光闪烁不定,花苞也是接连颤动,他神情一沉,知是对方快要脱困,好在他与傅青名此刻已然撤入了早前布置好的一处大阵之中,便是此女冲了出来,也可将之暂时困于此间,以此继续拖延。

  而在另一处阵势之中,陆离因为白微也是借用九转青樽的缘故,自身气机不可避免的有些减弱,他心中一震,知道这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他本想设法遮掩,但是一转念头,认为这反而是欲盖弥彰,索性便听之任之。

  乙道人与他同处一座大阵之内,自也是察觉到了,先前妖魔元气几乎无尽,他就有所猜测,此辈可能从别处获得补益,但现下出得这等状况,许就是那里出了问题了,可也不排除对方这是故意引他出手,

  他想了一想,决定不动,因为就算对方真有不妥,他也没有瞬息间斩杀敌手的手段,短时内是分不得胜负的,他现下所要做得只是将之困住,只要张衍那里成功得手,等到回来之后,那一切都可以解决。不过这并不妨碍给对手施加压力,心中一作观想,无数气虹凭空生出,将陆离围裹在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