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九章 两域壁破合天地 乾坤正反今全一

第七十九章 两域壁破合天地 乾坤正反今全一

  白微这一言道出,霎时天外一点灵光绽放,虚空之中顿时泛起阵阵涟漪,有如那水波泛动,同时又有一种恒而凝止之象。

  此光既缓又疾,既静又动,可谓矛盾无比,随着其逐渐荡开,所有人都生出一种感觉,好似诸物的存世根本在这刹那间都被动摇了。

  张衍在灵光现出那一瞬,心中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顿时意识到这当是妖魔见局势不对,祭动那先天至宝了,知道不可在阵中停留,闪身一避,已然到了外间。

  这时候感得一阵莫大震动,目光投去,却见这一刻,无论是他布置的那九界大阵,还是的旦易等三人费尽无数心力排布的诸多阵势,都是齐齐破碎,一切俱被打回原形!

  同时也可以察觉到,那几名妖魔气机也是猛然跌落了不少,显然请动这等宝物也不是没有代价,他目光一闪,此刻若是起秘法斩杀,不准可以杀死一人。

  然而这时望去,却见天中那一道灵光未退,当中有一物,难辨形状,知是此中之物就是那太一金珠,若是他上前动手,此辈抵挡一旦不住,那也很可能会不顾一切再度祭动此物,那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他沉吟一下,觉得随着此宝出现,正战已无胜算,故是一挥袖,斗胜天舟已然化一道虹光飞去,并传神意言道:“三位道友请先走一步。”

  傅青名怔道:“张道友,这……”

  他为道神之身,本就决定,万一有变,就由自己留下断后,未想张衍却是主动揽去了此事。

  张衍言道:“贫道自有脱身之策,诸位道友无须担忧。”

  旦易知道撤走机会稍纵即逝,此刻不是纠缠这些的时候,否则谁都走不了,而且他也十分信任张衍,故是没有半分拖延,道一声:“速走。”便招呼了三人挪转入到了天舟之内,随即虹光飞射,瞬息不见。

  三名先天妖魔却并没有出手阻拦,而是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去。

  张衍见其不动手,这看去不像是无力施为,而似是有了什么成算,他目光微闪一下,也便没有做多停留,下一刻,身影同样消失无踪。

  白微这时道:“妙行天尊,如何?”

  千罗笃定言道:“广胜天尊放心,这四名人道元尊已然被我用法宝困住,纵然有那无羁木所造天舟,我等一时找不到他们所在,可此辈也休想去到别处。”

  没了阵法遮掩之后,她手中道器威能立时显现了出来,不过并没有用来攻敌,而是立时用其造出了一片无边界域,并在无声无息间将四人罩了进去,这里乾坤颠倒,无远无近,虽因那无羁木舟,她也无法凭此找到四人所在,可其等被困在这一片空域内,也无法轻易脱出,去不了其他任何地界,下来他们大可以慢慢找办法收拾。

  白微关照道:“要尽快了结此事,其余三位人道元尊倒还罢了,那张道人手段莫测,若此人还在世上,对我辈威胁委实太大。”

  千罗深以为然,方才大阵被破后,她感觉张衍有一瞬间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是要祭秘法斩杀于她,当时也心惊不已。

  而太一金珠只余最后一次机会,只是数十载内接连请动两次,耗损着实不少,元气损去只是小事,根本都差点有所动摇了,不到必要时候,他们是不会再轻易拿出来了,

  但实际也无需动用了此物了,此辈已是没有大阵遮护,他们仅凭手中道器,就不难赢下此战

  正如吕霖等四人一般,就算苦撑许久,最后还不是一样败亡在了他们手中?

  陆离这时忽有所感,对着虚空伸手一拿,将灵寰如意接了过来,不由笑了一笑,在他看来,破开那些大阵之后,胜负其实已无悬念,下来不过是追剿残敌罢了,他高声言道:“两位天尊,只消扫灭这最后几人,我辈就当为那天地之主宰了!”

  斗胜天舟之上,张衍一现身出来,旦易等人便就察觉,上来关切问道:“张道友可曾受损么?”

  张衍一摇头,道:“妖魔未作阻拦,”他略略一顿,抬目言道:“贫道以为,其等若不是别有意图,那便是不怕我等走脱。”

  乙道人一想,便拿着盘喉推算,久久之后,他神色一凝,道:“不对,我等似是总在某处空域之中打转,果然是中了妖魔手段了。”

  旦易想了一想,皱眉道:“这么看来,妖魔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那乾坤颠倒葫芦,我等许是被此宝困住了,无法去到其他界天之中。”

  傅青名与乙道人的神色也是凝重起来,他们起法力试了一试,却是发现万事万物都是颠倒混乱,不但连阵法都无法排布,甚至连观想外物也是十分困难,不由心头一沉,虽然无羁木可避外因,短时间倒不怕妖魔找到,可只要出不去此处,实难言未来会是如何。

  傅青名沉声道:“若无法找到办法,那也不过等妖魔找来,再与之一战罢了!”

  乙道人却不看好,叹道:“此辈那件先天至宝在手,实难胜过,此一战,我等许已是败了。”

  实际便无太一金珠,妖魔还有道器在手,没了阵法遮护,如吕霖等人一般,正战无论如何他们是打不赢对手的。

  旦易神情黯然,到此一步,他们已然是手段用尽,他此时想到的是神意之中看到的人道遭劫那一幕,不由沉沉一叹。

  张衍则是走到一边,负袖站在那里,望着外间浑黯虚空,半晌,他才言道:“或许还有机会。”

  旦易猛一抬头,微显激动道:“张道友,你可是还有什么手段未出么?”

  张衍回转身来,肃容道:“非是什么手段,贫道若做得一事,或能以此对付妖魔,但亦可能带来更多后患,在座诸位,恐怕俱需承受,一个也摆脱不了。”

  三人不禁有些讶异。

  旦易想了一想,道:“”恕在下冒昧,道友可方便透露一二?”

  张衍却是摇头,道:“现下贫道尚有几分把握,可若此时若是言明,那天机泄露,后来之事究竟会如何,便非我所能预料了。“

  傅青名断然言道:“只要能击败妖魔,便有什么后患,傅某愿与道友一同承担。”

  乙道人一笑,道:“就算局面再坏,还能坏过眼前不成?”

  旦易低头一思,随后一抬头,神情坚定道:“道友要做什么,尽可放手去做,只要能不使人道覆亡,便有什么后患,我辈也也可竭力补救。”

  张衍点了点头,他正容打个稽首,随后身躯便从斗胜天舟之内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然遁行到了赤陆之内,而他位于此间的肉身也是睁开双眼,他目光幽深道:“终究还是要走这一步。”

  上次来此找寻参神契七重秘法之时,他已是知晓,在这天地之反内,实际存在着无数域外天魔。

  所谓魔无常性,这些魔头一瞬即灭,一刹万千,覆及过去未来。

  可在这等情形下,此中却是凝聚出来数个沦而不亡强横意识,其每时每刻都在兴灭之中,好如那漠上沙堆,虽表面看去一般,可内里总是有无数砂砾在不停涌聚变换。

  在又经历无数次生灭之后,使得这些意念愈发纯粹唯一,其等却是渐渐察觉到了虚空元海的所在,并意识到,赤陆对他们来说只是拘束,唯有打破这天地壁障,连通两界,方能打破这层枷锁。

  可正如他们相对现世而言是不存在的一般,现世对他们来说也等若是凝固的,彼此都无法直接影响到对方。

  只是后来似在某一种伟力推动之下,有了那魔藏出现,并落于虚空元海之中,目的就是寻得一人,为它们打开这层壁障。

  张衍于那诸多过去未来之中击败所有习得参神契之人,而今现世之内,只有他一人最后成就此功六转之境,也只有他一人可做得此事。

  而一旦轰开两界壁障,那时他自身将会得到莫大好处,甚至无数莫名之物可直接推他入力道七重境中。

  而且舍去气道法身不提,这具力道之身亦将会成为两界璧合之后的第一位魔主,后来之域外天魔,要想存于现世之中,则必须以他为参鉴。

  他身为人道修士,本来是不想轻易开此关门的。

  可他能察觉到,那天地之反内的莫名之物在不断运转,已然积蓄出了一股难以想象的伟力,哪怕自己不去做此事,其与现世之间的壁障也迟早也会是承受不住的。

  而两界一旦贯通,那时候无数域外天魔将以一种最为粗暴的方式冲入虚空元海,那无疑将是一场极为剧烈的碰撞和冲突,必会引发一场莫大浩劫。

  反而他若能主动施为,不令那壁障完全崩塌,缓缓疏泄其力,则或可以缓和此势。

  他本来打算待修为更深之时再试着来解决此事,可现下看来,却不得不为了。

  一旦力道之躯成就七转,就可对那些本来无善无恶的域外天魔加以引导,令其主动找上白微等人,便可借得此辈之能抵御这股洪潮,如此不但可以最大程度的消弭浩劫,也能借用无数魔头之力淹没那些先天妖魔。

  想到这里,他便不再犹豫,横臂一敲,轰隆一声,整座赤陆,瞬间崩塌!

  一拳打破天地障,亿万天魔跨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