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二章 舍去执念问虚空

第八十二章 舍去执念问虚空

  千罗一听,凝思片刻,却是抬眸言道:“广胜天尊,那却是不得已而为之,眼下困局是我等久战疲敝,九转青樽连续取用,不得停歇所至,便不退入布须天,我等何妨稍作拖延,未必不能耗过这些域外物类。”

  “稍作拖延……”陆离心思一动,也是想到了什么,道:“妙行天尊之意,是用我手中这灵寰如意么?”

  千罗道:“正是,有得此宝,或可令我暂作休歇。”

  白微一向懂得取舍,要是知道事不可为,不会死死抓住不放,他能感觉到那魔潮源源不断,便可以用如意灵寰托愿,他们也一样无法应付过去,但是两人既然都不愿意轻易放弃,想要再试上一试,他也不便反驳,便道:“也好。”

  陆离见他同意,便将灵寰如意持起,这回托愿,却是要让外间域外天魔无法挨近过来,好让他们得以片刻安稳。

  他心思往上一注,然而却未想到,这次这法宝索要的元气极多,本来便已是有些虚弱,这一下却是差点抽空,令他再去还生。

  白离和千罗本有准备,此刻一见,立刻渡送元气给他,总算让他支撑了下来。

  陆离只觉手中灵光一闪,这法宝脱手飞去,顿知已是成功,不禁稍稍轻松几分,只要能以应愿,那么这些付出也还是值得的。

  旦易等人一直关注战局,见得这一幕,不难看出妖魔此刻窘境,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妄动,一来是此辈尚有一拼之力,不管是手中道器还是那太一金珠,都不宜正面对抗,二来域外天魔来势比方才更胜,那更不能轻易入至场中。

  乙道人感叹言道:“这些天外魔物厉害之处便在于无穷无尽,也难怪能弄得这些先天妖魔如此狼狈。”

  傅青名神情仍是严肃,道:“也只是如此而已,那些妖魔还有先天至宝未曾请动,说不得还能借此脱困。”

  乙道人摇头言道:“便有至宝,也不过解一时之危,此辈便能躲入布须天去,也未必见得可以避开。”

  他早已看得清楚,这域外天魔在那三个意识带领之下也可任意挪转,就算白微等辈遁入布须天,恐怕也会被缠上,就算能借助阵法稍加抵御,可奈何这些东西委实数目太多,任凭你什么阵法,用不了多时怕就会被填满淹没了,这不过也只是多拖延片刻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就算真到了那一步,他们也不会继续坐视,在旁推上一把,设法使那阵法破坏的更快,那也不是什么太难之事。

  旦易沉吟一下,神意传言道:“张道友,不知那魔潮之势会持续多久?”

  张衍一思,道:“据贫道推算,魔潮之势还远远未到歇止之时,这也仅只是开始而已,很难言什么时候才会停下,便如眼前这等涌烈之局,至少也要持续数十载。”

  旦易估算了一下,推断道:“依妖魔眼下气机而论,其等如无特殊情形,当是撑不了这许久的。”

  张衍笑了一笑,道:“我辈不能指望纯凭这些魔物磨死此辈,若得合适机会,仍是要及时出手,否则不定会出什么变故。”

  旦易深以为然,先天妖魔看着处在下风,可实际上仍很是沉稳,显是有一定底气的,说不定除了太一金珠之外,还有什么厉害手段,此刻域外天魔冲杀在前,他们的确不必急着下场,可一旦有机会,那也当果断出手。

  此刻场中,随那灵寰如意祭出,就有一团灵幕铺开,将白微三人及那些归附天魔都是一同罩定,随后仿若分**浪,徐徐往外而来。

  大多数域外天魔似被什么所阻碍,虽不断涌上,仍是无法挨近,只那几道魔主意识不曾受得妨碍,可其等冲上却也无用,白微三人身影一时间仿若虚幻,并无法真正碰触到,似这一刻,已然超脱于天地之外。

  三名妖魔也不知晓这如意能遮护自身多少时候,故是加紧时机念诵根本上乘经,以此调理元气,同时顶上飞出一物,其宛如一块青玉雕琢而成,璧上龙盘凤栖,口沿处清气腾腾,并有叮咚之响,有若那幽谷泉流之声。

  这便是那九转青樽,此宝与他们根本经文相契,只念诵咒文,就可自行回复,只是与吕霖等人交手时便就一直在运使,连续交战下来,其中积蓄已然不多,现下得此机会,却可使其得以续接。

  而旁侧那些渡化过来的天魔,却是无形中受得更多益处,只是无论它们修为提升多高,在此场真阳斗战之中,却也无有太大用处,不过此辈这一战得以存活下来,那无疑将是三人最为虔心的徒众。

  不过在无数天魔冲击之下,灵寰如意也未能支撑多长时候,不到百来呼吸,便见那灵光一敛,倏忽消去,

  张衍本在观战,就在这时,他心中忽生感应,目光一瞥,却见那如意朝着自己这处而来。

  此物一方用过之后,就会落去对手那处,方才此辈是朝着那些域外天魔祭出,自便朝着他这里来了。

  他一抬手,便将之接了下来,却未想到此物走过一圈,最后仍是落到了自己这里,略略一思,将之收入了袖中,此宝玄异,此时结果未定,说不定还有用到之时。

  他回过头来,又把目光投向场中,暗暗运转秘法。

  他从一开始便在找寻斩杀机会,三头先天妖魔之中,以白微道法最深,行事最是果断,极难一气杀死,陆离有玄始鉴阳图,只要提供给这法器的元气不尽,那么杀得几次都是无用,既这两者都不取,那么剩下目标,便就只有一个了。

  而先天妖魔这里,三人却未曾想到灵寰如意如此之快便就退去,陡然无了遮掩,只能依靠自身之力再度对抗压迫上来的诸多天魔,凭借着方才恢复过来的元气,继续支撑下去。

  千罗却是渐渐感觉很是不妥,如今场中,面对域外天魔这等无形无质,又不被剿杀之物,也就是她手中这乾坤颠倒葫芦尚能起到几分作用,可是这一场斗战下来,却发现这法宝效用渐渐不及原来,好似受得什么搅扰。

  她先前只以为是自己元气不足所致,可现下仍有这等感觉,便知这里定有问题,周围好似有一种古怪物事,能不断削减道器之威。

  这其实是被莫名之物及天魔反复冲刷所致,真阳大能外劫难磨,不管外界如何变动,自身都不会受得影响,可是道器便就不同了,正反天地交汇,乾坤因此变动,纵然坏不得,可也需御主重作一番祭炼,方能再度发挥原来威能,似如方才灵寰如意,也是这般,才支持了短短片刻便就遁去。

  本来她想着,稍作回复之后,便能继续坚持下去,说不定就能将这些物类耗尽,可现下看来,非但此愿不能实现,甚至所面对的情形将会比先前更是恶劣,到了这时,她纵是再不甘心,也只能放弃原来坚持,于是幽幽一叹,言道:“广胜天尊,事到如今,看来唯有做那等选择了。”

  白微对此似早有预料,点了点头,又问道:“至观天尊不知道是何意思?”

  陆离言道:“广胜天尊拿主意便是。”

  白微肃然道:“如此,我稍候需祭动道法,请两位为我护法,虽此只是一瞬而已,但也不可大意。”

  陆离、千罗二人忙是答应。

  白微把气机收敛,把阴阳纯阳祭在顶上,这个时候,若有外敌过来,此宝一感气机,自会斩杀过去,便把双目闭上,

  就在这刻,陆离忽感有一股气机落在自己身上,不由神色一变。这分明是对手那斩杀神通祭即将发动的征兆,他方才猜测张衍可能趁隙对白微出手,可没想却是又一次对准了自己,纵然有玄始图在手,可他也不愿白白耗损灵机,忙是持定心神,设法回避。

  三人神意相通,陆离这里一感受到威胁,千罗也是有所察觉,忙是一祭乾坤颠倒葫芦,设法为二人做个遮护。

  他们这里一退缩,外间那三个魔主意识此时似也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攻势一疾,她以敌三,顿时略显不支,急忙催动元气,总算勉强抵挡下来。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心中忽有一股警兆升起,不由心头一震,先前有过白微和陆离传意,立时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忙是祭祀起法诀回避,只是一方仓促回应,一方积蓄已久,她却是未能成功避去,但见一道金光自眼前闪过,轰然一震,整个人已是化作虚无,只余一只黄皮葫芦飘荡在虚空之中。

  陆离骇然道:“妙行天尊?”

  白微方才行功完毕,见得此景,也是神情一沉,他重重一叹,道:“还是晚了一步。”

  张衍一举斩杀千罗,把气机一收,缓缓调理元气,四名妖魔,如今已被斩杀两个,其等又被魔物困住,他们这一边已是胜算大增,若是下来行事顺利,就不难将此辈尽数杀灭。

  正思忖之时,他心觉有异,不觉一挑眉,往一处望去。

  旦易三人这一边,这时心中也是生出异样感应,不由抬头看去,却是从见一个此前从未见过的金袍道人出现在那里,其人气机晦涩,难见深浅。

  旦易戒备问道:“不知尊驾何人?”

  那金袍道人卓立虚空,目光俯视下来,看了看诸人,言道,“我名太一,说来与诸位道友也是打过一次交道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