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七章 参神观法驻世形

第八十七章 参神观法驻世形

  张衍看着那些魔物冲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霎时万物扭转,那莫名之物自源源不绝自周外涌现,并被不断扯入身躯之中,霎时之间,无数天魔在此伟力之下被还归虚空,唯有三道意识难以消磨而去,紧随而至的,便是那层层涌来的压力,但他却视若不见,握紧一拳,轰然朝着虚空一个砸落,就在这一刹那,好似万物破碎,那三个意识突兀消失不见,但是不久之后,其却又再度浮现出来。壹看

  他能感觉到,自己方才那一拳,其实已然是将其等都是杀死了,但这些魔主意识乃是真正寄托莫名,便就是被他打散了,也会自天地之反中重又生出。

  而真阳层次的大能,都是挪转无碍,随时可去天地任何一物,故看去似并不曾消失过,而又因其生灭无度,是否被杀死,对它们而言无关紧要,那些寻常生死之限早已无法套用在它们身上了。

  张衍同样也是知晓这个道理,而且这些魔物一旦盯上了他,是不会轻易退去,唯有将之不断击败,在这一遍又一遍的过程中促使其自身发生变化,才可能止住此势。

  三头魔主意识在进攻中屡屡失败,被反复杀灭入天地之反中,若还是先前两空壁障方才打破之时,那会一直这么互耗下去,不会有任何改换,直至对手承受不住为止。

  可随着正反天地交汇,其也是慢慢生出了某种变化,本来其内里是由无数生死轮转的魔物堆砌起来的,这刻却在这般磨砺对抗之中渐渐生出了本我,而非是那先前那等众我。

  随着这一意识诞出,就很快扩张蔓延,逐渐凌驾在了所有魔物之上,并稳固坚守,同化诸魔,而也是被轻易替代了去。这只是一点微小不同,却是使得这三个意识能够辨明,只要自身无法在虚空元海之内久驻,就无法对对手造成威胁,在察觉到这一点后,终于开始某转变。

  而这变化,一开始便照着张衍而来。

  自然,这里所参鉴的是非是他的外相,而是那驻世之形,因为外相只是示人,而本来却是存己。他此刻这力道之身,既可以接受莫名之物,又无需依靠于此就可在虚空元海久驻,这等若是为这些大魔开辟出了可以成功借鉴的道路,这也是其等最为容易做到的。?  壹??看书要·C?OM

  张衍察觉这三头大魔的自我意识越来越是明晰,也就没有再上前进攻,而是停了下来,等着其自我蜕变。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此刻他只要离去或是做出攻袭动作,那么这些魔物定又会对他发动攻势,虽他无惧,可既然完全无法杀死对手,反而还会把这一过程无限延长,那也不必要去做这等多余事,只需在旁看着就好。

  随着那莫名之物涌入,同时再有自诸天万界接引而来灵华填补进来,三头大魔的驻世之躯渐渐也是诞生出来,又是十载之后,虚空之中出现了三个身具大神通的生灵,分别为两男一女,男子头插玉簪,道袍着身,大袖飘扬,那女子则是幽眸乌发,肤如玉瓷。

  魔物并无阴阳男女之念,但是成就之后,意识扫遍诸天万界,自然而然知晓了这一切。

  张衍望有一眼,此辈因是参鉴于他,故而此刻同样也是力道之身,不过他力道之躯乃是后天修行得来,其等却是一步生成,利用的本来就是属于自身的伟力,看去相似,但本质却是不同,尤其他现下仍可积蓄本元,提升修为,而此辈若寻不到上乘道法,那么自身之能此后却并不会有所增长。

  这时他心中一动念,倏尔起得神通,观望这三头大魔。

  顷刻间,在他眼中,万物又一次陷入静固之中,而这些天魔同样也是保持不动,但在感应之中,其等却是与自己不在一处,好似身在另一个界空之中,可以望见,却无法碰到。而在这时,三个魔主这时也似是有所察觉,身影渐渐模糊淡去,好似要从此中消失不见。

  张衍对这等情形并不意外,此前他曾试着以此观察其余真阳大能,同样也是如此,这是因为双方属于同一层次,早是超脱天地之外,此法就是着落在其身上,至多也只能削去一些根本,而无法一气杀死,但他这神通是可以反复施展的,所消耗无非是自身本元,故是当真争斗起来的话,纵然难以杀死对方,也可以将之压制住。

  这等时候,三头大魔之中,一个发垂至踵的俊美男子站了出来,抬手一礼,言道:“赤周魔主有礼了。”

  张衍打破赤陆,成得力道七重,此身又是寄托莫名之上,自然在天地之反中刻下了印痕,外间之人是无从知晓这些,但是同样身外魔主,却可由此来确认彼此身份。

  赤周乃是他诸魔之中的称谓,此意是指他替代了赤陆,成了那两界壁障,他自身在何处,这屏障就落在哪里,他若不放关门,那么诸魔就无法大举而入现世,不过反过来,这也同样是护住了天地之反不被现世所侵染。

  张衍这刻心中一感,也是观得三人在天地之反内所留印痕,立时知晓了此辈名讳,分别为迟尧、素、恒景,此刻先一步出来说话的,便是迟尧,只是其等方才化身入世,故还未曾取得尊号,于是他还得一礼,道:“三位魔主有礼。”

  其实双方俱是寄托在莫名之物上,彼此交流并无需言语神意,可以说是心传即到,只是几头魔主方才化身出来,为示与以往不同,故才宣诸于口。

  迟尧言道:“托借赤周魔主之手,破开界障,我等才得以入世显身,有得今朝这般造化,当受我等一拜。”说着,三人对他又是一礼。

  张衍淡言道:“此只小事,天地需合会,万物终将全,便无我为之,诸位也能得以入世。”

  他心中清楚,这三人看去虽是对他尚算客气有礼,可这只是表象。

  天魔只要见到比自己势弱,却隐有威胁之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此刻没有对他如何,那是因为知道根本无法将他杀死,所以不去做这等无用之事,可反过来,其等要是掌握了能以镇压他的秘法,那便会是另一种态度了。

  迟尧言语诚恳道:“赤周魔主谦言了,若无尊驾为鉴,我当未必能如此顺利得成这驻世之身,此事我辈承情,自会记下,日后当有回报。”言毕,又是抬了抬手,三人一晃,就此隐去无踪。

  张衍看着三人消失所在,不由深思起来,下来人道所面临的敌手,首先便是此辈,其次才是那太一金珠与那先天妖魔,虚空元海显然会变成双方斗战之所在,可谓无有一处安稳,等布须天那里妖魔阵法一撤,便该是考虑将九洲修士迁入其中安顿了。

  三头大魔遁去之后,也是开辟了一处天地暂以落脚,并自外不断将散落在四方的魔物唤引过来。

  恒景言道:“迟尧,赤周魔主似与我并非同心,你方才为何对他如此恭敬?”

  迟尧笑道:“赤周魔主打破两界壁障,我等以他参鉴,方得这驻世之躯,也算结下了因果,敬他几分又有何妨?况且这位乃是天地之间第一位魔主,成道在我之前,神通浩大,威能莫测,难知深浅,虽与我并不同心,可毕竟还是出自一源,如今我方才入世,说不得还有仰赖借托之时。”

  说到这里,他见两人若有所思,便又言道:“我等本被赤陆阻隔,浑噩不明,不识天数大道,故而两界璧合之时,有几位同辈便有劫力消磨而去,而今虽得此身,可也不见得可保万全,还要寻那上法正道,方能超脱于外。”

  三人回想当时之景,也是心有戚戚,那劫力消磨,可谓来去无由,也就是天数使然,才未曾落得他们身上,可要是道法护持,就算将来再是遇到,也未必不能避过。

  可就算没有此劫,外间也不是没有威胁,似那些阻拦他们的六名元尊,神通法力就不在他们之下,虽说不见得可以将他们杀死,但却有手段将他们镇压起来。

  素出言问道:“该如何寻?”

  迟尧仔细想了一想,道:“现世两分,乃是虚空元海与布须天,布须天乃是世之祖洲,法藏所在,要得大道,则唯有取下此处,只那六名元尊皆是着意于此,我等现下过去,定会与其等起了争执,此却难以胜过,我等去处,当就是这在虚空元海之中,先在此占住地界,收蓄门人弟子,立门兴教,再与妖、人两道相争,进而再谋入主布须。”

  素、恒景两人一思,也是认为此举最为妥当。他们俱是凌驾在过去未来之上,只要愿意,过去经种种,都能观望到,只那涉及同辈大能之事,却无法清晰得见,但对大势却不难知晓。

  恒景道:“可我辈毕竟自域外而来,想要立足于世,此间大能定然不许,那六人如今合力御我,恐难如意。”

  迟尧笑道:“先不必与其相争,此乃下策,不若找得此辈谈上一谈,若是顺利,不定不用任何争斗,就可划来一片地界用以存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