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八章 谋定虚空叙和言

第八十八章 谋定虚空叙和言

  白微二人把妙空界定落后,又接连开辟了数个大天,并把诸多离衡界天的妖部挪来此间,也是令其持咒修法,不过此辈因根基已固,灵慧不足,故今后也只堪做那些天魔门人的仆奴随从了。

  两人做完这些事后,正准备返至布须天之时,心中却是有所感应,陆离神色微变,道:“广胜天尊,那几头域外物类似有了什么变化。”

  白微感应半晌,沉吟道:“那三道气机与原来已是大有不同……”他拿了一个咒决一算,稍过片刻,才言:“若我推算不差,此辈应是重塑了法身,以此换取长驻现世之中。”

  陆离一听,心里却觉不妥,皱眉道:“域外天魔所过之地,可谓灵机绝尽,天地浑黯,要是其等能久存现世,虚空元海诸天万界恐难保全,此却不利于我下来行事。”

  不管人道修行,还是他们所开辟根本上乘经,要想修持入道,皆是需要依凭灵机,可域外天魔一至,必将那莫名之物亦是引来,其所过处,却是天入晦暗,万星俱灭,灵机难存,这也非是他们可以容忍的,哪怕没有与人道约议,他也不会准许这等事发生。

  白微摇头道:“却不见得,先前我辈所接触的魔物,无善无恶,无欲无思,遇上只能一味消杀,无有他法可为,若其化身入世,则必然有了本我,那便可用意语相通,道理以服,若其不主动侵占虚空,我也可以暂且不动。”

  陆离考虑一下,道:“若是如此,可要设法先与之接触一二么?”

  白微道:“不必如此,其要有意,那自会找上门来,而且此事那几位人道元尊恐怕会比我更为急切。”说到这里,他声音略沉,”此事无论战合,我等都要接下,至观天尊莫要忘了,按照约议,要接引妙行天尊和承安天尊回来,则我等必要斩杀大魔,其既显身于世,那便有了镇杀可能,这或许还是一个机会。”

  两人本来准备下一步去往布须天撤去原先排布的阵法禁制,可域外天魔这一变动,却是怕自己离开之后,这几处新近开辟的妙空遭得侵害,故又耐心做下了一番布置,同时诵念大咒环护,如此可以稍加阻碍,只要一有异动,他们立便会有所察觉,并及时赶回。

  张衍这一边,在迟尧等大魔离去后,他觉得虚空元海之内日后必然多事,故是考虑下来后,决定在此间布下一些棋子。

  先前与妖魔斗战时,他曾以九界为阵,都被太一金珠轰破,可以说一切都是不存,不过这本存于他神意之中,随时可以观望出来,里间本有无数生灵,虽此刻已重还虚空,但那本就是他神意所塑,此刻只需再度观想,则仍可生出,还回原来模样,而此辈与他有因果渊源,正适合在此驻守。

  想到这里,他起意将之照落现世,不久之后,那九处界天逐一生出,随后降下一具法身,将以往指点过道法的生灵俱是召聚起来,言明外界有大魔肆虐,要他们小心护持,若有余力,还可出外扫荡魔物,以保诸天安稳。

  待做完这一切后,他又把意识一转,就落在了那斗胜天舟之上。

  旦易等人此刻显然也是发现了魔物变动,正在讨论之时,见他到来,俱是起身相迎。

  待见过礼后,旦易问道:“那魔物有变,张道友可是知晓缘由么?”

  张衍直言道:“此是那些域外天魔已然化形入世,不再是原来那无形无质之物了。”

  三人听了,都是神色一肃,先前魔物虽然无形无质,难以杀死,可一应行止,都是可以预料得到,也就是威胁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有所准备,那其实可以提前避开。可要是有了智慧,那却是难以对付了,因为你根本难以知晓,其等下一步会是如何做,又会造成何等危害。

  旦易皱眉言道:“这些域外物类如此变化,分明是要长驻世间,此辈修持所用,于我截然不同,无论落在哪里,都是天地生灵之劫。”

  傅青名语声沉凝道:“其等所去之地,诸空皆为污秽,绝不可容得此辈如此四处游走。”

  四人先前为阻遏天魔,曾联手塑造了一处天地,可待天魔离去之后,却是发现此间都是被一种古怪气机所染,其与清浊之气彼此互不相容,且极难驱逐干净,便是将天地散去,也难以彻底抹除,唯有留得化身在那里将之消磨炼化了去。

  这可是连他们这等真阳修士都觉棘手之物,要是那些天魔把诸天万界变得皆是如此,那定再无有生灵存身的余地了。

  旦易坚定言道:“我等不可容得此辈在外久驻,便无法将之赶了回去,也要设法将之困阻在某处地界之内。”

  傅青名道:“傅某赞同旦易道友之言,此辈现下是在虚空元海,可若去到布须天呢?若连布须天也遭此污秽,世上哪还有生灵全身之所在?此时必须出手镇压了。”

  旦易转首言道:“张道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衍略作思索,他是知晓的,人道这边生怕域外天魔污秽现世,而迟尧等魔主同样不想见到自己被他们再度找上,故是行事绝然不会肆无忌惮,不过这也不可置之不理,其等要使得见无人过来约束,那定会逐步放开手脚,届时便将是一场灾劫了。故他言道:“贫道以为,必要令这些魔物有所束缚,不可放任。”

  旦易点头道:“确实这般,只我等眼下,需先找寻到此辈。”

  乙道人言道:“此事交由乙某便可。”

  他一翻腕,就将那“御宇黄天镜”取了出来,这十载一来,他一直是在祭炼此宝,虽还不能完全发挥此宝之能,可只要敌手气机不层刻意遮掩,那找寻起来也是不难。

  拿此镜照有许久之后,他目光一转,盯去某一处,并道:“寻到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四人骤然从原处消失,下一刻,便就出现在了迟尧等人面前,而与他们一同现身的,还有白微二人,按照先前约议,每有对抗域外天魔之事,他们必须出力。故在被传告此事后,也是一并赶了出来。

  迟尧三人在众人到来之前就有预兆,可并没有因此刻意回避,因为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找要现世之中这些大能好好谈上一谈。

  迟尧望着立定虚空的六大元尊,面露浅笑,打一个稽首,道:“诸位道友,在下有礼了。”

  他并未认出张衍,因为后者法身与力道之身不说相貌有所差异,便连气机根本也不一样,故在他眼中,那便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旦易见他现下与先前大不一样,已是可以彼此交流,也就没有一上来便要动手,与诸人商量了一下,就言道:“尔等本是域外生灵,却为何要到我等地界中来?”

  迟尧则是回言道:“为寻大道,为识真妙!”他说得无比诚恳,因为他的确是这般想的。

  旦易一皱眉,看了他半晌,才道:“可我等不可能任凭尔等在诸天肆意行走,秽我界域!”

  迟尧点头道:“在下知晓此事若不解决,恐怕一场斗战难以避免,实则诸位若不寻过来,我等也会来找寻诸位的。”

  他稍稍一顿,提声道:“不若如此,贵我两方定下一约,我辈言诺,只在一处界域之内游走,而若不曾出得此间,诸位也不可前来干涉,不知可否?”

  旦易寻思了一下,神意传言道:“诸位道友以为如何?”

  傅青名道:“既然无法驱赶这些魔物,这倒也不失唯一个办法。”

  乙道人言:“其等定有谋划,不过我辈现下也无力灭杀这些域外魔物,待下来大可以慢慢找寻办法,待有了成算之后,再来剿杀此辈不迟。”

  张衍微微点首,他是知道的,域外天魔寄托莫名,除非将之镇压起来,否则与他力道之身一般,怎么斩杀都是不会败亡的。

  这里能起到作用的,也唯有道器了。

  诸宝之中,只有阴阳纯印可以做到这等事,可他才得此宝,还未曾开始祭炼,无法发挥出此中威能,至于交由白微运使,那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此物到了他手里时候,此人种在其内的气机就已然被抹去了,就算再拿了回去,也不可能为其所用了。

  何况就算这宝物就算运使无碍,也不过是镇压一位魔主已,而不能一气将三头魔主全数解决,反可能迫使余下之人不顾一切行事。

  而若能天魔先行稳住,他们就有足够时间来采摄宝材,祭炼那镇压之宝,或是推演那封禁神通,故他言道:“贫道以为,可以应下,如此暂可保得诸天不失。”

  这番商量下来后,旦易便言道:“我等可以答应此事,但诸位所驻地界,不可是存有生灵之所在。”

  迟尧笑了一笑,应了下来,随后打个稽首,三人便一同凭空隐去了。

  白微二人见此,打了声招呼,也便转身离去。

  旦易却是神情一点也不见轻松,起神意道:“内有妖邪,外有天魔,当快些入得布须天,方能早日寻到对付此辈的手段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