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九章 辟立幽天演全法

第八十九章 辟立幽天演全法

  张衍见天魔退去,也是与旦易三人一同回至斗胜天舟之上。

  域外天魔虽是一个大麻烦,可不管如何说,此回事情终未朝那最糟糕的方向行去,人道这边也是争取到了足够时间用以积蓄力量。

  到了舟殿之内,四人各是坐下,旦易感叹言:“以往人道全盛之时,便是妖邪天魔俱在,也可一齐镇压了,而今终究是我等实力稍显薄弱了。”

  乙道人这时想到一事,言道:“吕霖等道友虽经大劫,可难保没有后手,若是布置得当,或还可以还生回来,若得那般,我辈还可多几分助力。”

  傅青名寻思了片刻,摇头道:“此事有些碍难,那几位道友当是有后手的,只我等不知此中到底是如何安排的,却也难以伸手帮衬。”

  真阳修士虽是身具伟力,可世上也不是无有威胁到他们的物事,似如同辈意见不合,互起争斗,又如那有情道无情道之争,故是以往在布须天时,一些大能哪怕自身安然无事,也会提前安排好还生之路,为得就是以备万一。

  所以吕霖等人有极大可能是会安排好后路的,当然,这前提是人道未曾覆亡,而如今妖魔已退,那当是无碍了。

  只是道神是否还生回来,这也很是难言。虽多数真阳修士在做此事前都会有一番深研,以确保无碍,可最后真正能得以成功的,古往今来却也不多。

  这里一是需要有信得过的护法之人,似傅青名也是拜托了张衍护法,方得以保得不失,可涉及修士生死大关,通常并不会告诉旁人。

  还有一个,你便是成了道神,也需有所借托,这便是一个软肋,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若护持的好,那可以长存下去,可一旦泄露根本为何,又被人坏去,那么任你有再大本事也要消散,事实过往那些道神,一个也没有能够延续至今的。

  旦易也不看好,道:“傅道友还生,耗费近乎百万年,那几位道友便要作法回来,也不知要用去多少载了,我辈不能于此有所指望,唯有早些找寻到克制那些外道的手段。”

  张衍建言道:“这里不外道宝神通,祭炼道宝需用宝材,这唯有入主布须天后才可采摄,但那神通秘术,倒可先作推演。”

  三人听到此言,都是思索起来。

  好一会儿,旦易才道:“此事并无法急在一时,且要兴复人道,还需夺来周还元玉,虚空元海而今既有妖邪,又有魔物,已不是安宁之地,待布须天中阵法被化去,诸位该当把门人弟子都迁入进来。”

  张衍和傅青名都是欣然点首,这也正是他们下来准备做得事情之一。

  乙道人并未收得弟子,身边至多只有一些仆奴,可因那日后元玉之争无法亲身下场,故他也是在考虑收纳弟子。

  三名魔主在与人道元尊定约之后,便就来到了虚空元海深处,在此寻到一处恶界,并以此为基,开辟出一处天域。

  并非他们不能凭空塑造天地,不过那样却非是经由自然演化而来,如今他们虽是神通伟力不小,可道法修为却是不足,要是依托于此,短时还好,长久必有所缺漏,那也很可能被人道元尊利用渗透。

  待此界初定之后,迟尧伸指一点,便有一丝本元精气运出,霎时化作一滴玄血,自指尖滴落下来,轰然砸落在下方地表面上,霎时化聚为一个幽深大池,浑黯昏沉,吞尽星光。

  恒景则是一挥袖,便有一截手指断落下来,在这大池之畔化作一座大碑,上面有无数古怪篆纹。

  素则是起纤手一拿法诀,催动法力,身外顿有海潮般的莫名之物涌动,并渐渐将此方界域化渗透填满,并化合一同,自此之后,此间不会任何灵机诞生,只会持续不断将散失在现世内的莫名之物汇聚过来。

  三人做完这些之后,便就起意洞开天地关门,少顷,就有无边无际的魔物朝里涌入进来。

  魔潮虽是消退,可两界壁障已是打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域外天魔外冲入这现世。但无有魔主带领,其等要想越过天地关门也无有那么容易,只要用以寄托的莫名之物一消,自也无法存生,很快就会消弭不见。

  故是他们三人认为,寻常魔物不经蜕变,也难在虚空元海往来自如,而他们日后要争夺布须天,也不可能事事亲为,索性召得一些过来,起**力将之改换一番,好为自己所用。

  那些魔物本来是无形无质,瞬生即死,可待投入那幽池之后,却是被定住了生机,由一滴精血孕育,生出骨骼筋膜,脏腑血肉,此辈凡是身躯一经生成,就好若得了呼应,一个个自池水中爬了出来,跌跌撞撞朝着那大碑行去,到了近处,便坐了下来凝神观看。

  随着观法之人越来越多,这大碑之上渐渐有幽光泛出。

  碑中所载,乃是天魔一道入世修行之法。只是三人驻世之躯乃是参鉴张衍而来,他们自身虽是知晓该如何变化,可却无法述道以传,故是恒景斩下一指化作此碑,此因是他身躯一部,故是内中自然包含了种种玄妙变化,那些新生魔类若能参悟通透,自能修成神通**。

  恒景道:“此中若得有灵性之辈,则可收归我等门下。”

  素站在那里一边不言,只用幽眸凝望着碑下那些生灵。

  许久之后,有一个生灵浑身一震,从眼耳口鼻之中冒出滚滚黑烟,而后浑身血肉焦枯,哀嚎着躺倒在地,再化一道黑烟飘起,直至不见,而随其倒下,场中越来越多的生灵也是一个个步上后尘,这是因为无法从碑上悟出修持道法,故是耗尽气机而亡。

  恒景见那些生灵一个个血肉枯干,倒伏当场,可却无有一个成功入道,神色也是渐渐有些不好看了。

  便就这时,忽然一个生灵身上绽放幽光,头颅上有眉发生出,眼眸也是变得清明起来,只是一动念,就有化得一件道衣罩身,随后把发一系,取一簪插得其上,便就行云飘渡,来至三人之前,伏拜下来,道:“拜见三位魔主。”

  恒景看他几眼,颌首道:“你便是我门下第一名弟子了,今赐你名首,日后凡得参道,可列于座前。”

  首再是一个叩拜,就束手立在了一旁。

  迟尧这时却是摇头一叹。

  恒景诧异道:“迟尧魔主何故叹息?”

  迟尧道:“我是叹赤周魔主乃是第一个入世魔主,对道法之领悟远在我三人之上,若能得他传法,或许今朝便就无有任何碍难了。”

  素道:“赤周魔主虽与我未必同心,可三人要是诚意去请,这位看在同源份上,也未必不会答应。”

  迟尧语气更为惋惜,道:“是如此,可正也是因为这般,我却更不能做得此事。”

  恒景问道:“这是为何?”

  他伸手指了指下方方,道:“此辈是由我三人精气孕生而成,故不论入道与否,皆可算作我门人弟子,赤周魔主道法胜我太多,他若到此,则我必尊他,那日后所立教门,却难为我辈所用了。”

  恒景一想,道:“还是迟尧魔主顾虑长远,这事的确不能让赤周魔主插手,不然长久之后,我等就只能奉从于他了。”

  素道:“左右不用争这一时,待把筑牢根基,再将那道法推演完全,再与现世那些修道士相争不迟。”

  张衍与旦易三人把诸事议毕,便就告辞出来,此时他心底生出一丝感应,就往某一处看去,有魔主这一层身份,凡有莫名之物所在之地,皆能望见,而迟尧三人又未曾刻意对他遮瞒,故是把三人所谓都是看得清清楚,也是明白了此辈用意。

  他目光微闪,此辈现下所为,应是为了未来与人道相争,不过明显是因方才入驻现世,那道法不得完全,故是想把根基扎稳后,再作行事。

  站在天魔立场上,此般做法是无疑是极对的,可他乃是人道修士,此刻既然见得,却不能容许此辈如此顺利进行下去。但是直接干涉却也不妥,心念一转,只是一抬手,顿有一枚玄色玉简浮现在虚空之内,随后一挥袖,就将之掷入三魔所在界域之中。

  这里所载,称得上是上乘道法,并且与天魔极是契合,可到得真阳这一层次中,要想再进窥上境,却要走出自己道途来,譬如妖魔那根本上乘经就是如此。迟尧等人见得此简后要是放弃自身之路,转而深研此道,短时内或许可以得了些好处,但长久来看,却是得不偿失的,甚至有可能会断绝大道之门。

  其等会如何选择,他暂时无法左右,故下这玉简后,便不再准备多管了,可这时一眼撇过,却发现迟尧等大魔固然安于一地,可外间还有无数魔物徘徊,甚至有不少虚空生灵已被污秽,要是一旦破入某处界天之内,对那里生灵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灾难,这却要想一个办法解决。

  他思索了一下,心里顿时有了一个计较,暗忖道:“或该回得山海界一回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