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五章 欲入争局借护法

第九十五章 欲入争局借护法

  迟尧三魔对于此次魔物侵界之事很是看重,因这极有可能试探出妖魔的底细,故一直在加以留意,只是不久之后,却是察觉到一头魔物莫名消亡,却不曾望见那背后之人,这疑似有大能插手,便作法查看缘由,就在这时,却感一股浩大意念陡然浮现在那处。?  壹????看书

  迟尧心下一转念,便就起意与之接触,霎时间,眼前有种种景物轮转而过,这里面却是描绘了人道与先天妖魔之间过往种种恩怨。他看过之后,笑了一笑,道:“原来如此。”

  若是无错,这些应是先天妖魔有意透漏给他们的,其中意思,无非是想告诉他们,双方彼此之间不必斗的你死我活,因为妖魔本与人道也并不对付,若是争斗过甚,那平白便宜了人道修士。

  三魔之间心神相同,恒景这刻也是一样见到了这些,他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般曲折,那我等可要把动作缓下么?”

  迟尧呵了一声,道:“为何要缓下?妖魔之言不尽然全是实言,其中定还有隐瞒之处,而且这里情形与我先前猜测仿佛,其既与人道如此不对付,那我等针对此辈,反而更不怕人道修士出手相帮了。”

  说话间,他正要收回意识,忽然咦了一声,却发现这里面还有一缕险些被忽略的气机,同样也是捉来一观,待看了下来,神情却是慎重起来,低言道:“元玉之争么……”

  这里面所提及的,竟然是布须天周还元玉之争的前因后果,虽仍有不少细节被刻意隐瞒,不过大致经过却是由此了解了。

  恒景诧异道:“元玉之争,竟然还有这等事?这倒是奇了,先天妖魔为何要将这些告诉我等?多一人插手,岂不是多一分变数?”

  迟尧琢磨道:“我观此气机被掩盖在后,这许非是妖魔所透露的,而当另有其人。”

  恒景皱眉道:“这当会是谁,难不成会是人道修士不成?”

  迟尧沉吟一下,道:“这便不得而知了。”他难知到底是谁人透露出了这些,但是心兆之中却有感觉,这绝非人道修士所为。

  素思忖一下,神情坚决道:“不去管他是何人,这周还元玉可助人成就真阳,若能得来,我门下弟子也可借此成就,故此局我等也要设法插手进去,不可让那现世之人将我甩开。一看书  ”

  迟尧同意道:“不错,修道人多得一枚元玉,就可能多一位元尊出来,这对我极为不利,故就算此物对我等无用,也要设法坏去此事,不令其落入那两家之手。”

  恒景言道:“这元玉乃是在布须天昆始陆洲之中生出,那处立在万界之内,虚无之间,就算我等此刻不受约束,来去无碍,法身也是难入其中,这又如何掺和入内?”

  迟尧道:“那元玉之争,并非只看实力,而是更实看重机缘,我等可先派遣门下弟子前往落驻,以图将来。”

  恒景道:“此举不易为,凭我之能,极可能方才把弟子送入布须天,就被人道修士所察觉,更休说入至那昆始陆洲了。”

  迟尧点、头,他也是承认这一点,虽然他们自认伟力不在现世任何一位真阳大能之下,可是道法之上却是欠缺许多,要想无声无息的进入布须天,这几乎是无法办到的。

  素凝神一思,提议道:“赤周魔主道法精深,此事或可请他相助。”

  迟尧眸光一亮,考虑片刻,抬头道:“此议不错,或可一试。”

  玄简之中的道法他们不愿去观,可说到底他们都是域外魔主,根本利益一致,此事极有可能做成。

  三人稍作商量,认为此事不宜拖延,因先前约议,他们正身无法离开此界,故是分出三具化身,撞破天地,就朝着两界壁障所在而来。

  不久之后,三人便见一雄伟身影立于天地关门前,齐齐一礼,言道:“赤周魔主有礼。”

  张衍这力道之身霍然睁开双目,霎时天地似被两道幽光占据,他朝下看了一眼,道:“三位来此,是为何事?”

  迟尧站了出来,到:“今有一事为难,欲请赤周魔主伸手相助。”

  张衍道:“请言。”

  迟尧便将元玉之争说有一遍,他对此倒也没有任何隐瞒,说完之后,他诚恳言道:“我三人道法修为不够,自忖入那布须天,定会被人道元尊发现踪迹,故来求得赤周魔主相助。”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他心中清楚,人道与妖魔之间到底是如何一回事情,如无人告知,这些域外天魔是绝然不可能知晓的。要说这是先天妖魔有意泄露出来的消息,也不无可能,可他在这里,却发现了一个细节。

  迟尧描述之中,关于人道与妖魔之争,大多物事都有所提及,可却独独忽略了一物,那便是太一金珠。

  若是先天妖魔有意泄露消息,目的不外是为了威慑对手,这般厉害的至宝不可能不提,所以迟尧等人要是不曾有所遮掩的话,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作祟,已是不难看出了。

  他思索了一下,太一金珠本就是自昆始陆洲上孕生而出,自身又有破界之能,若是其有意令这些天外魔物入界,那么此事定然是阻拦不住的,也即是说,不管他是否设法相帮迟尧等人,最后结果都无甚区别。倒是他先一步提供了帮助,却可能坏去此僚一步布置。

  有了这番判断之后,他缓声言道:“我可相助三位,不过却有一条件。”

  迟尧道:“赤周魔主请言。”

  张衍道:“我观三位魔主,近日却是在那幽界之中开辟道传,招纳弟子?”

  迟尧回道:“不错,此是为与现世元尊相争,日后好入得布须,寻那上境之法,赤周魔主问起此事,莫非也是有意传法么?”

  张衍淡声道:“我非为传法,只三位魔主日若是开立教门,则那供奉之中,需得有我一席。”

  他要是也成为了供奉之祖,那么无论其等把道法推演了哪个地步,他都可以得以知晓。

  迟尧听到这个条件,却是迟疑一下,要是如此做了,那么今后他们三人一旦开立教门,那些后辈弟子也需承认张衍地位,奉其为祖师之一,这到底是好是坏,他一时也拿不准,并起神意道:“两位道友如何看?”

  恒景对此并不是太过在意,想了一想,道:“赤周魔主本是天地间第一位魔主,我教门弟子若供奉他,也是理所当然,左右他也无法插手我门下之事。”

  素幽幽道:“此事长远看,必会落下一些手尾,可此回既来求助,自也当付出些许代价,这条件也不算太过。”

  迟尧再是考虑片刻,便抬首道:“我等应下了。”

  张衍道了声好,他目光一注,霎时有一道法符生成,落去三人面前,道:“凭得此物,三位魔主可以顺利跃渡入布须天中,绝然不会引得人道元尊出来阻拦。”

  迟尧伸手接过,看有一眼,只觉其中透显出诸多玄妙,但深怕自己被此所吸引,故也没有去多看,收了起来,打个稽首,道:“多谢赤周魔主相助。”

  张衍一点头,道:“若再无事,三位便请回吧。”

  三人再是一礼,就遁空离去了。

  张衍立在原处,却是思索了起来。太一金珠此举,目的究竟是要设法与妖魔结个缘法,还是要搅浑这团水?现下还难以看出,只是眼下人道好无有对付此僚的办法,只能任凭其施为,他暗忖道:“或许修为到那第三层次之中,可以与其有一较之力,只此中门径还能寻见,唯有等功行增进,再去鲲府一行了。”

  三名大魔等人得了法符后,不多时,又是回得幽界之中。

  只是回来之后,迟尧总感觉自己好似忽略了什么,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面色也是神情沉凝无比。

  恒景也是感觉到了,问道:“迟尧魔主?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迟尧摇了摇头,道:“赤周魔主深不可测,我等难知他到底要做何事,日后若是无有必要,还是不要与他打交道了。”

  恒景讶道:“迟尧魔主是否多虑了?”

  素这时也道:“迟尧魔主并未说错,今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下回再是遇得难事,还是依靠自身为好,否则易受他人之制。”

  迟尧因怕多提此事,会被张衍感应到,故不再多言,自袖中将法符拿出,并将首唤到面前,关照道:“你是我等门下第一个观摩道法,炼成法身之人,今便遣你去往布须天中传道,记着现世修道人对我都是欲除之而后快,你需得小心行事了。”说着,他将袍袖一挥袖,将那枚法符抛下,并道:“此一法符你且拿去,可助你平安入得布须天中。”

  首恭敬接过。

  恒景道:“我辈来自域外,既无道法,亦无法器,今可赐你一枚心种,此中有我三人渡去一口气机,任你去往何处,都可借得莫名御使。”说着,伸指一点,一道幽光就落入其身躯之中。

  首身为三人座下一名弟子,对道法领悟最深,只要有莫名之物可以寄托,他法身便不会消亡,虽这其中只是三位魔主一缕气机,可他修为也远远无法和三人相比,此物足可护持此行不失,他明白此中道理,于是躬身一拜,沉稳言道:“多谢三位尊主。”

  下来再听得几句交代后,他便与迟尧三人拜别,随后出得天地关,化为一缕无形之气,便往那布须天中落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