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九章 诛尽情心换天平

第一百零九章 诛尽情心换天平

  由于三名无情道众随时可能袭来,旦易邀得张衍三人一同来至穹霄天中商议对策。

  待诸人入座之后,他便又将所有过往留存下来的典籍密册取出,看能否从中找到关于这三人道法神通、乃至所用法宝的详细载录。

  只是查看下来,却发现关于此三人的记载着实不多。这其实后来修士为了尽力消弭无情道法的影响,所以刻意对其进行回避。

  但三人毕竟是真阳大能,而且不曾真正身亡,故是一些细略记述还是有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与人斗法。

  纵观其等所有经历,除却修持,几乎都是在与同辈斗战。

  这也不奇怪,第一纪历时,无情有情之争最为激烈,几乎每隔数千上万载双方就有一场争斗,只是大小不同而已,双方矛盾也是越积越深,直第一纪末,方才完全爆发出来。

  傅青名看完这些记叙之后,沉声道:“诸位道友,这三人恐比先天妖魔更难对付。”

  邓章三人,不说斗战经验,只言其自身道法,当已是磨练极为精熟了,而更需注意的是,这三人斗战这许多次,其中也有多次落败,可偏偏每次都败而不亡,还总能卷土重来,显见得有十分厉害的护道手段。

  乙道人言:“此辈有些门道,可我辈也非是此前可比了。”

  而今将人道流传下来的七件道器都在他们手中,虽然祭炼得不算纯熟,可毕竟数目不少,若俱都用了出来,威能也是不小。

  旦易言道:“乙道友此言极是,布须天乃我主场,外间布置有诸多禁阵,足以与此辈一战了。”

  四人入主布须之后,也没忘记外间还有妖魔邪怪的威胁,故平日一直在排布阵法,这也可为斗战之时的得力倚仗,总体来说,胜算也是不小。

  张衍在旁没有出言,他以往与人斗战,都是偏向于出动进击,不过如今情形不同,他们坐拥布须天,天时地利俱都占有,若当年妖魔在此时一般,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是有利,大可坐等此辈上门。

  说来他那太玄真经也已是观想许久,但还未曾真正与同辈有过切磋印证,这回倒是正好借此一试神通。

  而另一边,魔主迟尧离了修持之地,再一次来到天地屏障之所在,只是比之上回来时,张衍给他感觉更是渊深莫测。

  他心下明白,这当是这位魔主道法高深,不像他们未得完全,所以进境奇快,不谈斗战之能,只言功行修为,恐怕已是远远在己方三人之上,除非他们将将自身道法演化完全,才能得享这般妙果。

  他把心思收定,上前打个稽首,道:“赤周魔主可在否?“

  张衍这力道之身一直在此炼化莫名,法力在不停增进之中,因为他不曾刻意变化,这身躯已是变得无比巨大,此刻闻得呼唤,立时将意识转挪出来。

  只见幽深界空之中,忽有一双眼目睁开,几乎撑满了整个空宇,随后一阵宏大声音传出,道:“迟尧魔主来此有何事?”

  迟尧再是一礼,道:“方才现世之中有气机变动,经我等查证,却是有三位原本遁入虚地的真阳元尊开解封禁,重回现世,此辈看去乃是人修,只气机奇特,不同于如今任何家数,我等知晓赤周魔主比我早入现世,识见甚广,故来请教,我等该以何等态度面对此辈?”

  张衍一听,便明白是这位魔主能感得无情道众对自己有所威胁,但因不知其目的底细,故是拿不定主意下来该是如何选择。

  他心下一转念,这里最为理想的,其实就是鼓动这三头魔主找上邓章三人,可此辈并非无智,只有符合自身利益的事才会去,却不可能受他摆布。

  他心下推断,无情道众第一个目标当就是布须天,恐怕用不了多久,其就可能会杀上门来,只要这些魔主到时能够在旁安坐不动,便就已是足够了。

  考虑下来后,他便言道:“此辈乃是无情道众,修炼的乃是无情道法,而现世之中元尊,修炼得皆为无情道法,这两方不合,由来已久。”

  迟尧请教道:“可为有情?何又为无情?”

  无情有情之争,最为激烈的乃是第一纪历时,以他们法力,还无法观望到如此久远的过去,何况这里还涉及到诸多大能,更难得知详情,至于第二纪历时,两方矛盾虽也仍是存在,可在真阳之下,却是牵扯不多。

  张衍心中明白,只要迟尧等辈肯化气力认真探究,那不难弄清楚里面来由过去,所以也没有隐瞒,就将此中分别简略一说。

  迟尧听过之后,沉思半晌,道:“这般说,我辈所为,在那无情道众眼中,也在必得铲除之列了?”

  张衍淡淡言道:“却也不见得,若是三位魔主从自安忍不动,不再完善道法,其自不会来寻诸位麻烦。”

  迟尧点点头,道:“多谢赤周魔主释疑。”他一个打个稽首,又言:”只若是那些现世元尊合力找上门来欲图灭我,不知赤周魔主能否出力相助?”

  张衍没有回答,只淡声道:“迟尧魔主请回吧。”

  迟尧不曾得到明确回言,他略略一顿,倒也没有再问下去,再是一礼,就无声无息退去了。

  张衍看着其离去,又望向布须天方向,有他这力道在此坐镇,等若就是两界屏障,阻碍了莫名之物入得现世,使得迟尧三人实力不会因此而暴涨,故通常情形下,他是不会轻动的,可要是邓章三人手段厉害,那却要破一次例了。

  殷平离开布须天,瞬时又回到原来三人所驻之地。

  萧穆看他一眼,道:“看来结果已是分明了。”

  殷平铿声道:“此辈固执己见,丝毫无有改悔之心,我等唯有施展法力,一正天纲了。”

  邓章问道:“殷道尊,此四人实力如何,可能看出来此辈承继的是哪一派道传?”

  他之所以问及这个,那是因为有熟悉道传的话,他们也从窥知一些路数,对付起来也能有的放矢。

  殷平回想了一下,道:“这四人各具奇异,为首与我言语那人,身份来历我亦看之不透,一人似是宝灵成就,另一人乃是道神之身,而这人路数,倒是似长阳一脉道传,只对其而言,如今用什么道法都是一般,这其中尤需注意的,倒是那最后一人……”

  他语声顿了一下,微显凝重道:“此人予我感觉,最是凶险不过,迄今为止,我还从未法力如此深厚之人。”

  邓章等人听他如此,神情微肃,也是心中极为重视。

  萧穆问道:“殷道尊,那你以为,合我三人之力,可能拿下此辈么?”

  殷平道:“来时我曾想过此事,若以我观得情形来看,可谓甚难。”

  萧穆道:“甚难,也即是说,不是无有机会。”

  殷平回道:“机会是有,可是萧道尊,我所面对的,尚不止这四人。”

  身为无情道众,以往经历的诸多斗战,几乎都是在以弱对强,以少敌多,他们的道法神通,是丝毫不惧围攻的,并且还有极为上乘的脱身之法,

  殷平敢一人前往布须天,就是因为有这等底气。

  可这并不是说他们当真可以毫无顾忌了,否则当年也无需自行封禁。

  眼下他们就算能一举扫平了旦易等四人,那却还需面对先天妖魔与那域外天魔。

  其实这里最好办法,就是先与某一势力联手,平灭一方,然而下来事情就容易应付许多了。

  可他们也不难看到,如今虚空元海及布须天内,三方实力能保持表面上的平稳,很可能彼此间是有定约的,在那约议未除之前,或者重新定立之前,他们是插不进手去的。

  而且就真是要联手,怎么看也是他们这些无情道众威胁最大,那此辈还不如先联起手来把他们这些新近出现变数收拾掉,那还能维持原来格局。

  邓章忽然问道:“殷道友既是去了布须天,可曾感得当年成昌子留下的手段?”

  殷平回想了一下,道:“确有少许感应,但不曾亲去看过,究竟还能否为我所用,还是难以真正确定。”

  邓章一思,道:“哪怕只是少许,也当是存在,既这般,我等原议不变,就看那四人下来是何反应了,若其静守不动,那我等就找上门去。”

  殷平、萧穆二人都言:“正该如此。”

  这说话之间,三人忽然感觉了什么异样,转目观去,就见一道金光透过虚空,直直落在他们三人面前,并自里面走了出来一个金袍道人,对他们一个稽首,道:“三位道友有礼了。”

  三人神情都没有变化,邓章冷眼望来,皱眉道:“尊驾是何人?”

  金袍道人言道:“贫道太一。”

  邓章再是打量了他一下,目中露出一丝异色,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此前不曾见得,尊驾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太一道人目光自三人面上一一转过,随后笑两人一下,道:“无他,只是想与诸位道友讲一个条件罢了,若几位愿意答应,那么于你于我皆有好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