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摆列神位自有度

第一百一十五章 摆列神位自有度

  张衍自穹霄天告辞出来,并未回去玄渊天,而后心意一转,霎时已是落在了山海界内。

  他先是来至天青殿内,如今长居清寰宫,这一处少至,但作为曾经道所之一,倒也不必荒弃,此前这里他曾稍作改换,不复原来格局,已是可往来各天,不过现下看来,尚且不够。

  他伸手一指,清气漫漫,此处霎时化为一处庞大界天,并暂寄于山海界内,但若有意挪动,一念之见,就可落在玄渊天中。

  与此同时,他忽然眼前飘过一幅幅景象,却是看到无数未来因此生成变演出来。

  见此一幕,他不禁想及那无情道法。

  所谓无情之法,若是真正事事皆在掌中,倒也罢了,可实际上这只是虚妄而已,人力又岂能算尽天机?

  要当真如此辈所愿,斩却万千未来,只留一线,看则尽在掌中,实则万物皆固,不复有变,借此登得上境,那道途也是至此尽矣。

  这里关键,还是在于无情、有情两道的道念有异。

  两者相争,要么一方将另一方彻底消灭,要么一方彻底屈从于另一方,但这并不容易做到,除非其中一方实力远胜,要是下来能夺得周还元玉,并且获此物之人能成功修至真阳境内,那或许可有这等机会。

  这些念头一一转过后,他便起意往外一观,此刻秦掌门在鲲府内闭关修持,正在深沉定坐之中,倒是不宜惊动,不过神位之事并不关系到宗门安危,也非是什么隐秘之事,倒也无需特意告知,他略略一思,就分出一道法力化身,就令其去往浮游天宫。

  上极殿内,齐云天早早处理完俗务,此刻正在殿中修持,忽然感得外间气机动静,神情一动,当即起得身来,亲自行至殿门之前,仰首望去,但见一道金光泄下,他便打个稽首,道:“渡真殿主有礼了。”

  张衍自走光虹之中步出,也是还得一礼,道:“齐殿主有礼。”

  礼毕之后,齐云天就将他请入殿中安坐,待宾主落后,他郑重问道:“渡真殿主今番至此,可是有要事嘱咐?”

  张衍笑了一笑,道:“非是什么要事,前些时日,我与几位道友在昆始洲陆之上造得十万外神,用以扶持人道,抵御妖邪魔怪,只此洲陆广大,妖魔无数,此辈尚是势弱,仍需得从他处填补人手,故欲从外招揽。”他将一枚玉简拿出,递了过来,“详细皆是载录其中。”

  齐云天接过,神意入内一转,已知此中详情,便道:“此事我记下了,渡真殿主可还有什么交代?”

  张衍笑道:“此只小事,由得齐殿主自决便可,便是不成,也无妨碍。”因此回这化身降下还另行有事,故他再与齐云天言说几句,就告辞离去了。

  齐云天则是在殿中稍作思索,就关照下面值守道:“来人,唤瀛岳与诸易到此。”

  少时,门下弟子关瀛岳与诸易一起到来,躬身一礼,“见过恩师。”

  齐云天起法力将玉简抛下,道:“你二人拿去一观。”

  关瀛岳上前接过,看过一遍下来,微微动容,他思索了一会儿,方才将玉简转手交给诸易,并道:“师弟请看。“

  诸易十分好奇,因他功行远不及关瀛岳,拿来之后,将法力渡入进去十数息,方才见得内中所录,待看过后,十分惊讶道:‘一百八十神位?若得补入,则得永寿?”这一刹那间,他也是有些许心动。

  关瀛岳转头看着他,提醒道:“师弟,虽得长生,可却不得超脱,仍是虚妄而已。”

  诸易一听此言,仿若耳畔有钟声敲响,他也是道基深厚,立把心中方才冒起的一丝异念掐去,郑重点头道:“师兄说得是,我辈求得是逍遥自在,入此道中,虽是得了长生,但同样受那外力拘束,对那一心向道之人而言,恐不屑为此法,不过……”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若是对于那些碍于资质,上进无望之人,这却也不失为一个出路。”

  齐云天在座上听了,缓缓点首,他认同此言,世上修道人千千万万,可能真正成得上乘功果之人,却却根本无有多少。

  不谈其他,就说溟沧派中,能登上十大弟子之位的已可算是人中俊杰,可最后能成就洞天的又有多少?更休说蜕去躯壳,斩去凡身了,可就算能到这一步,也需得紫清灵机不绝,方能得以驻世不灭,除非入得真阳之门,才能享无穷寿数,这却更是一道几乎无法跨越过去的关口。

  而神位之选,却是另给了一条出路。

  对那些渴慕长生的修道人来说,这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他沉声言道:“因这一百八十神位,不可随意许人,今唤你二人来,便要定一个章法。”

  关瀛岳沉思一下,道:“弟子以为,这些选入神位之人,需得抵御昆始洲陆上那些妖魔邪怪,这非是轻松之事,非有坚心毅力不可。”

  他见得那玉简上有言说,昆始洲陆人道方兴,到处都有妖魔邪怪,就知登上神位,也不见得就可高枕无忧了,此中也自有规矩,若是屡屡犯过,或是懈怠职责,那就会被开革出来。

  这可不是失了神位那么简单,连之前修习来的法力也会消散的干干净净,彻底沦为一介凡夫,所以不是随随便便一人就可胜任的,首先选择之人,就是一些心性过关,但因为资质外药等因由,迟迟不得入门的弟子。

  诸易道:“只是这等弟子,道心甚坚,也为师长同辈所看重,怕是宁愿转生重修,怕是不愿投入神道,小弟以为,不如就令门中长老荐举,再从中择选出合适之人,只是需提前言明,似那等贪图富贵安乐之人,不可入得此门。”

  有不少修士修道,只为长生享乐,但是抱有此念,往往也只得数百载安乐,到得寿终前,却又惶恐,又拼命求取上境之法,此辈都是无望大道的,如今神位一开,此辈看到了另一条道路,定是挤破头皮也要进来,但越是此辈,却越不可取。

  关瀛岳道:“只从那些外神所需作为来看,东荒诸国玄士,倒是十分适合此位。”

  诸易一想,觉得倒的确如此,此辈寿数不长,而且玄士本就不是为了修炼长生,其重要职责之一就是负责征战杀伐,其实用其等为神,是一个好选择。只他心思活络,却是想得更多,便道:“东荒诸国与我毕竟只是两家,不可一视同仁,但也不可不作理会,弟子以为倒是可以为分去一些,但万不可平白给予,需令其拿上好之物来换,这里代价越重越好。”

  关瀛岳道:“这神位共一百八十数,我山门留下百数,余下可与予派外之人。”

  齐云天颌首道:“此中具体如何拟定,我便交予你二人,稍候呈我过目便可。”

  关瀛岳、诸易连忙一揖,道:“弟子领命。”

  齐云天又对殿中执事言道:“你稍候持我信符,派遣使者去往各派,言我溟沧派有事与之商议。”

  那执事也是一拜,道:“弟子记下了。”

  张衍这化身离了浮游天宫之后,就一路往北而去,这回他到此,是感得一名弟子此世与道有缘,故亲自前来接引其回得门下。

  当年他门下几名弟子虽是转生,可并不见得每一世得有入道之缘,虽他以法力足以扭转不利,可天缘一事,有时却也紧要,循缘而入,修行路上,也能少去许多波折。

  不久之后,见得一座连绵青山,在那山隘之中,却有一座被清气笼罩的雄关大城。

  自溟沧派占据北天寒渊之后,在这广袤地界上立百余座大城,并将当初九城人种都是安顿在此,而门中修道人若是转生,则多是落在此间。

  这些人自在九洲始,便开始沐浴灵机,如今又是到了山海界这灵兴之地,许多代下来,几乎人人都是资质不凡,远不是寻常地界上的凡人可比。

  他心意一转,已是落在一处湖滩之上。便见不少孩童在几个稍大一点的少年带领下在那里堆泥捉蟹,追逐嬉闹,唯独一个五六岁的小童,衣衫干净,却是安安静静坐在一枚大石上,托着腮看着他人。

  他看有一眼,微微一笑,便就缓步而过来,很快到了近前。

  小童无意撇见,立刻自石上站起,恭恭敬敬一揖,道:“道长有礼。”

  张衍见他颇有礼数,点了点头,他一指前方,笑道:“你为何不去与他们一同玩乐?”

  小童一撇嘴,道:“太无趣了。”

  张衍笑道:“那要如何才是有趣?”

  小童听他问起,小脸透出无限向外羡慕,道:“驾剑御空,飞天遁地,出入青冥,斩妖除魔,那方才算是有趣!”

  张衍笑了一笑,道:“这却不难,我教你如何?”

  小童眼前一亮,一下抓住他衣角,道:“当真?”

  张衍见得他这个的举动,心下微微感叹,却是忆起了那过往之事,而这小童似与那时身影重合一处,他伸出手来,轻抚其首,迎着那一双期盼目光,温声道:“当真。”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