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另起奉祭乱天机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另起奉祭乱天机

  张衍到来之后,先是检视了下岑骁气机,知晓这弟子这些时日来非但未曾懈怠,反而很是努力,他欣然点首道:“修行之道,一张一弛,徒儿不必急于求成,如今筑好根基方是紧要,你需记在心中了。要?看??书W?W?W?·”

  岑骁认真回道:“徒儿记住了。”

  他现在修行之时,会有前世记忆浮现出来相辅,有这等好处,修行起来已是凌驾于同辈之上了。

  只是碍于这副身体尚是年幼,有许多东西却不是这个年纪可以去探究的,譬如一些玄妙法诀只要转上一念,就会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显然这就是根基不足,精气消耗过甚之故,故而眼下只能一步步来过,若不将之打牢,那么往后修行也休想快得起来。

  张衍再交代了几句后,就由得分身在这里教授弟子,自己意识则是转回正身之中。

  大约一月之后,那将各门各派拟定的神位人选却是呈送了上来。

  张衍翻看看了下来,绝大多数门派都是从门中荐举了弟子上来,唯有少清派不曾如此做。这却不出他预料,少清派每一名弟子都是千挑万选出来,且除却手中之剑,他们也从来不在乎什么身外之物,神位这等无望道途的物事他们是断然不会选择的,不过即便如此,这里名额也有他派填补,并未缺得一个。

  他见无有什么疏漏,就一挥袖,就将此名册送去穹霄天中,自己则是至入定中,继续观想太玄真法。

  忽忽一晃,就是十载过去。

  昆始洲陆上,人道各部落经过二十余载生息繁衍,已是逐渐壮大起来。

  强盛部落开始逐渐吞并周围弱小部族,而由于周外异类妖魔太多,残酷的厮杀内耗都不为诸方所接受,所以多是通过礼战来压服对手。

  通常而言,双方约定时辰及交战之地,而后部落首领选中壮卒千人摆开阵势,此一战下来,输者献上刀弓长矛及五谷之种,并削去原来部落名号,表示恭顺归附。赢者赐下一领甲胄、一套旗帜华服,以示庇护接纳。

  通过这等方式,人道疆域之内,渐渐涌现出了百余个强盛部落。这些部落并非不想继续壮大,然而昆始洲陆疆域太过广大,彼此之间又相距极远,如今这等规模,已是扩展到了极点。

  这等时候,一些修行之法也是逐渐流传起来,不过也只是最为粗浅的吐纳之术,所以作用也仅只限于让人身强力壮,并无什么神通异象,且因其中需要用不到不少珍贵草药,是以只有部落上层才能长期不断的维持下去。?一看书?  ·COM

  对于人道这里诸般变化,同在布须天的白微、陆离二妖一直在留意观察,但是越看,越觉得不能容许人道这么顺利繁衍下去。

  白微言道:“人道逐渐兴盛,我料用不了许久,便有王朝兴立,到时人道天尊遣弟子下界传法,修道之人必定会源源不断涌现出来,我辈愈加没有机会,故需得想办法稍作阻遏了。”

  陆离道:“不知广胜天尊有何办法,按那约议,凡人道所在,我等皆需回避,恐无法插手其中。况且现在域外天魔步步紧逼,我也无有余力顾及这里。”

  白微道:“以往却也无从下手,不过如今天赐良机,”他伸手一指。“至观天尊且看那一处。”

  陆离望了过去,见其所指对象,却是一些类人栖居之地。

  此辈乃是生人与异类所生,但并不认为自己是人,反还时不时侵入生人部族之中掳掠妇孺为食。

  人道诸部在逐渐复振同时,有感此辈威胁,便对这些类人部族发起了征战,因有诸神守御,便算是败战也能很快重整旗鼓,

  而类人部族便就不同了,只要败得一次,就是伤筋动骨,在吃了不少亏后,多是不得不迁徙离开,还有一些则是投靠了一些异类妖魔。

  但有小部分不被接纳的,竟是转而效仿膜拜神明,只是以肇恒为首的神受人道供奉,自不会去理睬,虚空之中多数真阳大能残余气机早被转挪而去,便残留一些,也非是他们可以触及的,故是并无任何回应。

  陆离在见得这些之后,若有所思道:“广胜天尊是想从此辈身上下手么?”

  白微道:“人道天尊设那外神之法扶植人道,那我辈也可加以利用。”

  他伸手一拿,自虚空之中摄来一股气机,照着那类人部族思所想,霎时筑就一尊神明出来,并往昆始洲陆上投入了进去,此尊神明现下还是无觉无识,唯有得人呼喊膜拜才会醒觉过来,而他未曾去主动指使这些神明做什么,所以此神便与人道为敌,也算不到他头上来。

  陆离一察就知,眼下昆始洲陆上除了人道疆域周围部族外,再无人膜拜神了,而人道部落自有信奉,所以方才投下去这一尊十有**会被某一个类人部族唤醒。

  他低头一思,道:“可是人道十万神明相护,我就算投下去一二神尊,又能如何?”

  白微一笑,稍作观想,就有一只小鼎出现,他伸手上去,将之托住,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要此辈有得此物,收取强横生灵精魄,那便可以生造出神明。”

  说完之后,他一振衣袖,这小鼎轰然破碎,化作千千万万,往布须天中投了进去。

  陆离目光随之看了去,见那碎块在穿过虚宇时如受撞击,再是碎裂一次,但每一枚碎片,哪怕是变成了最为细小的碎砾,到了最后,都会单独变化为一个小鼎。

  这法等器因是沾染了他们二人的气机,一旦落在土著生灵处,只要持拿一尊在手,就可借此接引一些异类死后的精魄,并用以之聚炼为念想之中的神明。

  这虽无法与那些以真阳残落气机塑造的神明相比,至多只能称之为草头神,但胜在可以源源不断造了出来,甚至可以吞纳其余生灵精魄提升神通威能,这却足够给人道找些麻烦,拖累其前行势头了。

  他想了一想,觉得这其中似还缺了什么,便道:“我等还可人道疆域传下造神渡神之法,这便是流传了过去,人道元尊也抓拿不到我等把柄。”说话之间,他也是朝下一指,便有一道符诏飞下,随后隐没于布须天内。

  白微点首道:“如此可将人道兴复之势稍稍阻碍了。”

  虚空元海,无空荒界。

  自邓章、殷平二人占据了此地之后,这里便成了无情道众居所,只是与别处仙家居处不同,此间望去一片荒芜,寸草不生,地表之上只有光秃秃的岩石,天上则是高挂一盏刺目烈阳,此界天本是一片昏暗空寂,这天日乃是二人到来之后方才施以一点真火点亮。

  只是此物这并未使得这里情形好上半分,反而还更为恶劣,白日酷热能化金融铁,夜晚幽冷可冻裂山石。其中还有有磨尽血肉的狂风时不时袭来。可便是这般酷烈的地界,平原之上却是端坐着上千名修士,努力从地底之下艰难汲取出一丝丝灵机打磨锻炼自身。

  这时天空突然一黯,忽有一枚铁牌落下。

  为首一个道人目光如电,立刻拿入手中,望了一望,就转头看去,对着一个样貌年轻道者言道:“袁上真,道尊相唤,你可速去。”

  那年轻道者一听,沉稳站起,对其一拜,随后遁光往天中一处陨星飞去,而其余诸人俱雕塑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对此都是视若未见。

  袁姓真人飞入虚天之后,便见四处有一串串漂浮陨星,在其上方,无数形如力士的金人在那里堆石垒土,修筑宫观,此是在为将来收录进来的弟子筑造洞府宫室,只是若无必要,无情道众从来不用仆役,日常俗事,全是交由由以这些金石塑造的巨人。

  他很快将这些甩在身后,并朝着一个方向穿渡,在经行亿万里虚空后,突然身躯一震,仿佛撞破一层气膜,随后便来至一处空旷界天之内。

  这里头顶无尽晦暗,下面乃是平整光滑的石板,一直铺伸到视界尽头,到了这里,似一身功行都不能动用,他只能举步向前。

  不知走了多久之后,便见两名道人坐于蒲团之上,他忙是一拜,弟子袁震,拜见两位道尊。”

  邓章道:“袁震,今朝唤你来此,是要委你一事,无情道众妄动天机,如今愈发肆无忌惮,需你去往布须天扭转变数。”

  袁震听了心头一跳,忙是一躬身,道:“非弟子推诿,只恐力不能及。”

  殷平道:“此回非要你有情道众相争,而是设法坏了此辈外神之法。”

  方才白微二人演化外神,也是让他们察觉到了,这令他们十分厌恶,在他们看来,有情道众只会一味造出无端因果,却根本不会去想办法收拾,到了无数因果纠缠在一起时,连他们也会被一并卷入,原来该有的机缘也会消失不见,这怎么也无法忍耐下去,故是要想办法将之破坏肃清。

  袁震听得不是直接对抗有情道众,这才觉得几分把握,便道:“弟子领命。”

  殷平这时道:“记得你当年也是随我等见过成昌子的?”

  袁震小心回道:“弟子当年随三位道尊出行,有幸见过成昌道尊一面。”

  邓章投下一面牌符,道:“这位成昌曾在布须天中留下些许物事,对我辈极为有用,你去到此处之后,凭此物设法将之取出,不必急着交来,留在身侧便可,我等若见机会,自会前来取拿。”顿了一顿,他又言:“那周还元玉你也需设法留意,若见线索,速来报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