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复收故原世清平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复收故原世清平

  张衍在玄渊天中见得异类诸部败退后,知是人道之势已成。此战过后,人道诸部可谓从随时覆灭的边缘中挣脱了出来,想来距离那真正浑一之日已然不远了。

  他目光又往别处一扫,各方布下的棋子,莫不在落在眼中。

  可他没有阻止之意。

  先前不放得此辈进来,是因人道诸部尚是孱弱,根本难以承受太大风浪,一不小心可能就要族灭,而待得人道兴盛起来后,就无有这等顾虑了。

  且此一回并未见得周还元玉入世,显然这一隅之争还不足以引动此物,要想得见,恐还有需有更多因果纠缠,到时恐怕免不了一场杀劫。

  而入得布须天之人,除了真阳修士,恐怕人人都会牵扯其内。

  他沉思了一下,在他们四人推算之中,百数载后,当可就遣人下去传法,不过考虑未有许多变数,此刻倒已是可以开始着手布置了。

  溟沧派之法,不可随意传授,故他准备传下另一门法诀。

  在洞天之时,他曾造得一门不用灵机便可修持的功法,可以往因道法所限,只能修炼到开脉为止,下来若要攀登上境,仍需依靠灵机。

  自入真阳之后,他也曾试法完善,可几番推演,发现这一门功法似都只能到得洞天为止,到斩却凡蜕这一关,却是无法顺利过去。

  可他分明能感觉到,这里前路实际并未曾断绝,只是差得一丝缘法,所以未能真正完善,或许唯有人道中有人藉此功法修炼到这等地步,方能窥见天机。

  有了这般考虑后,他便起指一点,两枚玉符凝聚凭空凝聚出来,再一挥袖,两道灵光霎时飞去,一道落去虚空元海,还有一道,则往布须天人道部落所在坠去。

  昆始洲陆之上,在远逐异类部族之后,人道诸部落便占据了脚下这片万里沃野,并且还一直把势力推进到了平原最西端。

  这里有一座山脉名唤穹山,乃是南北走向,蜿蜒曲折,有如一条长蛇,最南端深入荒漠,而在北端,山势到了堪堪要入海时倏尔断裂,形成一个百丈落差的大崖,下方留得一个通道,只容十人并行,却是一处天然隘口。

  只要把这出入口守住,那等若关上了一扇门户,后方整个平原都可在其拢抱之内。

  实则这处在千年前还是人道疆土,不过后来被异类部族打了进来,不得不让了出去,玉部原来计议之中,就是打算重新夺回此地,只是本以为要用上几十年时间才能推进到此,可却没想到,最后竟是一战而定。

  在后续诸事处置完毕之后,玉部便召集诸部,祭拜天地及四位道尊,这时恰好天边金光照下,映在祭台之上,众皆认为此乃是吉兆,故定诸部共名为“昭”,而脚下这片平原亦是易名为昭原。

  诸部占据了数倍于之前的疆域,自是需要一定时间消化。不过这些部族从第二纪历存活到如今,明白异类虽是退去,可这片荒陆之中,仍有许多不可预知的危险,故是首先一事,不是耕种放牧,而是分出足够人手,沿着着穹山山势兴建城墙烽燧,好牢牢扼守住这处地界。

  当然,世上有许多妖魔异怪是会飞遁的,一些侵扰自是免不了的,当总比原先无险可守、随时随地会被打进腹地来得好。

  而下来一段时日内,随着这一战结果流传出去,有不少弱小的类人部族都是举族过来投靠,其中最为庞大的是逐部,其图腾极为独特,乃是一只血线金虫。

  此部先前也是无意得了一只小鼎,可不知为何,其余部落在膜拜之后,俱有神明显世,可偏偏此部无有,因是迟迟不得神明回应,故是拒绝了异类部族的共击人道诸部的邀请。

  本来异类部族听其回绝之后,是想将此部吞并了,可巫祭占卜之后,却认为攻伐不祥,恐致祸端,这才使得其等逃脱了一劫,但也是因此,并没有参与这一战,所以人道部落之间并不存在任何过节。

  人道诸部落如今人口奇缺,如此多的部落愿意投效,他们也乐得接纳了过来,并将逐部安置在了北方挨近辰海的一处地界上,用其防备水中异族。

  逐部在安顿下来后,依照先前惯例供奉上神,不过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不单单宰杀牲口,亦是献祭不少异类部族的俘虏奴隶。

  昆始洲陆某处,张蝉正在飞驰之中。

  这些年里,他始终在追寻先天至宝的下落,可一直寻不不见此宝踪迹,因不久前听闻人道诸部与异类部落大战,便就往回赶来,看能否助战,。

  就在这个时候,他咦了一声,似是能感觉有人呼喊自己,忙是停了下来,拿了一块玉石出来,掐了一法诀,并循着那感应观去。

  少时,那玉石光滑表面现出一副景象,却是见得一个异类部落膜拜祭祀的场面,而对象却是一用陨星雕琢出来金虫,他一见之下,神色不禁有些古怪。随即揉了揉下巴,自语道:“此辈居然膜拜小爷?也罢,看你等有些眼力,小爷也赐你等一场造化。”

  言毕,他运功片刻,喷出一口精血,洒落半空后,顿时化作无数精致金虫,皆往那处逐部所在之地飞去,随即他仰首一个拔身,就往天中遁走了。

  另一边,某处荒山脚下,随着灿灿清光落下,一头半人半蛛的土著神灵便在哀嚎之中化作飞灰。

  袁震一招手,面无表情的将那道清光收入袖中。

  他一路尾随败退的异类而去,半途之上不断施展手段,竟是接连被他覆灭了数个部落,因信众不存,此辈供奉的土著神明无了根基,俱是被他轻易斩杀。

  这时目光下落,见地上留下了一只小鼎,不由眉关一凝。

  这些时日来,几乎每一个土著神明被杀,都会留下此物,因其上有强横气机留存,他极度怀疑这很可能是出自妖魔道尊之手,但他根本不去确认,要是判断为真,那就是惹上了一场大麻烦。

  颇是忌惮地看了此物几眼,他就远远避去了。

  再是搜索半月,发现所有异类部族都是远远遁逃,难以追觅,也就不再继续,便在一处山头停了下来。

  前些时日,他认为想要解决外神,还要从人道诸部着手,这几天在反复考虑后,脑海中却是有了一个可行思路,便于心中默念,请两位道尊决断。

  然而过去许久,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叹了一口气,知道两位道尊虽没有明确表态,可但实际上是持了默许之态,

  若是此事未能做成,那么两位道尊必然会放弃他,或是找他人来做此事,或是直接把他开革出门,同时他也会忘却与无情道众相关一切,实际上就是变作另外一人了。

  无情道众门下虽都自称弟子,可却没有一个是两人直传徒弟,只是传下修炼法门而已,这就是为了方便日后斩断因果,对此他也是十分清楚的。可不管如何,既已下定决定,那便不能退缩了,

  他正准备按计行事,目光一瞥,却是无意发现一个巨大身影倒伏在那里,正是那嶂生。

  此刻其看去奄奄一息,因是在与人道主神交战中受了重创。

  他心下一转念,这巨怪实则本事不小,只是修行日短,并不会运用法力罢了,若是将之收服,将来倒也是一个帮手。

  想到这里,他便来至此人身前,查看片刻,便自袖中取出一枚丹药,往下一投,任其化作清气,自其口鼻之中钻入进去。

  过得片刻,嶂生晃了晃脑袋,半坐了起来,见到袁震在旁,惊喜道:“可是袁法主救了我么?”

  袁震道:“正是。”

  嶂生郑重拜谢道:“多谢法主,我欠你一条性命。”

  袁震道:“言重了,不知道友下来欲去何处?“

  嶂生道:“并无去处。”

  袁震道:“既如此,不如随我来如何?”

  嶂生不好意思道:“法主救了我性命,叫我去何处,我便去何处,只是我每日所需血食不少,若不得饱腹,恐没有力气效命。”

  袁震笑道:“我自不会亏待了道友。”

  收服嶂生之后,他先是找了一处地界,布下禁阵,随后让其在此等待,自己则去四面搜索流散在洲陆之上的生人。

  自第二纪历倾天大变之后,人道便一直遭受异类妖物侵害,到了乾兴天历,整个洲陆之上的人口数目合计起来也不过千余万,几近灭亡边缘,。

  而今残存在外的,一般都是藏在深山地穴之中苟延残喘,由于此辈无法和那些凶授精怪抗衡,族群根本无法壮大的,若是再这么下去,那么最终都会无声无息消亡在这片洲陆之上。

  袁震这一次用了大半载时日,挪转亿万里地界,所有搜找出来的生人居然还不到千数,这令他很是失望。

  这期间,他也曾打过柎部的主意,毕竟此部落乃是穹山之外最大的人道部落,只可惜这里亦有神祇守护,只要一动手,那必被诸神察觉,故只能无奈放弃,最后只带着身边这千余人往原先定好的驻地返回。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