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甘露洗玉含清丹,天河流裳仙影从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甘露洗玉含清丹,天河流裳仙影从

  北天寒渊,昭幽洞府,凌波小界。

  刘雁依银环束发,一身白衣,眸光收敛,端坐于玉莲之上,座下乃是一泓平净清池。

  她在此闭关已近五百载。

  因得上法传授,再兼自身心性根底皆属上乘,如此长久修行下来,无论功行气机,早已是打磨得玉润完满,毫无瑕疵。

  此时此刻,她距离上境,也只差根果未曾寻得罢了。

  如何寻得根果,玄元一脉对此虽有秘法传下,可这一关终究还需依靠自身,要知过往也不乏资质超凡之辈,明明了得上乘秘法,可却始终徘徊重关之前,不得其门而入。

  此一步虽不似寻常破境那般凶险莫测,可若心神稍有不定,或便无缘窥见真果,要是因受挫而气沮,那么道途可能就自此行尽了。

  她凭着自身坚心毅力,运法许久之后,终将那重重天关逐一以气机驻守,而在那识意之中,原本飘忽莫测的根果已是渐渐显露出来,

  她明白,这刻不得丝毫犹豫迟疑,否则再想找到根果,就算重头再来,也未必可成,于是果断起得心意,骤然上去一迎!

  霎时间,心神中之中轰然一响,随后便觉心中极静至虚,恍恍惚仿若于天地合一,下一刻,便觉一股清泉自心间流淌而过,那以往纠缠难明之因果,俱被冲刷带走,灵台亦觉清明无比,仿若一切已是焕然新生。

  她双眸缓缓睁开,气机缓缓放出,周围清水受得牵动,微微荡漾起来,随后中有一滴又一滴水珠自那池中飘悬而起,好如玉珠串联,越聚越多,渐渐抬升至洞府之上,远远望去,似那雨帘挂下,并有悦耳之声传来,而池中,也是一朵朵白莲绽放,清香沁心,华光满室。

  此刻稍一动念,就感觉到那法力如潮涌而来,洞府似如舟楫,乘波而动,随浪而晃,把手轻抬,一时间,感觉似天地之力亦在掌中,可随心意而动,哪还不知自己此刻已然成功斩去凡身,自此寿逾万载。

  她心思一转,不觉轻吟道:“玄波瑶台服灵种,凝光映霄见明空。甘露洗玉含清丹,天河流裳仙影从!”

  她一晃衣袖,自清池之中出来,稍一动意,就已是到了小界之外。

  修士入得凡蜕后,法力气机圆融完满,故是她虽行步到外,可小界内外,依旧不见得半点动静。

  那些弟子更是不知,自家师长已然无声无息之间步入此境之中。

  她站在这一处昭幽山上往下望去,此刻世间在眼中仿佛变作了另一幅模样,一切事物好似都非以往所见那般亘古长在,而是时时变化之中。

  正在此刻,她心中忽生感应,不觉仰首望向天穹,却是感觉到,那里有一股气机凌驾于一切事物之上,若说自身已然是从世之江浪中跳脱出来,那么气机背后之人就是天上大日,俯瞰诸天万界。

  只与此同时,她却又觉那气机尤为熟悉,美眸中泛出惊喜,“恩师?”这时哪还不明白,就在自己闭关之时,自家恩师当已然去到了那难以描述的境界,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由衷喜悦。当下心意一起,脚下腾起清光,迎着那无边银河,就往虚空中来。

  不久之后,见那天宇之上显出一座庞大宫宇,她先前曾有来过,知此地乃天青殿所在,可此刻观去,却又有所不同,随着前行,忽感身躯稍稍一滞,待再看时,发现这处已非是原来之天地,分明是进入了另一处界天之中。

  她知这当是自己恩师所用手段,便循着那宏大气机而去,不久之后,落在一处宏伟宫宇之前,往里走来,须臾到了正殿之上,抬眸注目,却见一个玄袍道人坐于法台之上,顶上有玄气华盖,映现万空万界,背后五色真光如轮流转,身旁还侍立着一个青年道人。

  她按下激荡心绪,上来执礼一拜,道:“弟子拜见恩师,并祝恩师功成上境。”

  张衍微笑颌首,道:“徒儿不必拘礼,你能斩去凡身,为师也甚觉欣慰。”他身旁那青年道人容色一正,躬身执礼,道:“见过大师姐。

  刘雁依稍作凝思,轻声问道:“可是傅师弟么?”

  青年道人言道:“我如今唤名岑晓。”

  张衍笑言道:“我已为你师弟点开过往真识,只他如今功行不满,俗缘未尽,故仍沿用今世之名。”

  刘雁依露出关切之色,问道:“恩师,不知两位师妹和韩师弟可是也回得山门了么?

  张衍道:“他们缘法未至,何况下来另有事端,便勉强入道,也是徒惹灾劫。”

  刘雁依闭关数百载,方才出关未久,并不知这段时间内界外之事,此刻听得灾劫二字,不觉神容微凝。

  张衍道:“外间所历诸事,你回去之后,便不难知晓,为师便不在此一一言说了,如今你既已出关,下来可有打算么?”

  刘雁依稍作思索,才言道:“恩师当日以玄元一脉托付弟子,然则二三代之下,门下弟子却是少有成就者,此是徒儿之过,今后愿督促门人弟子勤加修持。”

  张衍微微摇头,道:“天机大势,不是人力所能违逆,却非你之过。”

  实际这些年来,不止玄元一脉没有什么很是出色的人物,便整个溟沧派,乃至扩大到九洲诸派,都是如此,反观张衍这一辈前后,却着实出了少了得人物。

  若只从表面上来看,原因却是不难找出,当年九洲灵机渐衰,外争内争俱是激烈异常,人人皆知不进则退,能在门中得一席者,资质心性,无不是远迈同辈。

  而今灵机丰沛,修道外物不缺,看去对修行十分有利,可在于心性之上而言,却是多了一分懈怠,少了一分勇猛精进。

  可要是真正细究起来,此般情形其实也属平常。

  世间之事,如浪潮起伏,总是有盛有衰,而今诸虽派之势虽稍显低落,可不过也只是这一二千载罢了,若万千年之后回头再看,这短短时间,也只是奔涌长河之中的一小团浪花而已,实是算不得什么。

  要是山海界如余寰诸天那本经历百万年,其中所涌现出来的俊秀人物当不难胜过后者。

  只是说到此事,他也是知晓,随着天机运转,周还元玉现世日近,在那大势推动之下,英秀人物亦会不断涌现,而随之到来的,亦是因果杀劫,除了真阳修士,每一人都会被卷入其中,就算你闭关避世,也无用处,唯有顺势而动,方有可能躲了过去。

  他言道:“门下弟子之事,你不必太过着紧,各人自有缘法,只是未来天数有变,真阳之下,可谓人人皆在其内,要想躲过,十分不易,你为我门下大弟子,却是不容有失。”

  言及此处,他神意一转,传了一缕识念过去,道:“下来你可按为师所言行事,你根器深厚,下来只要谨言慎行,当能在这一劫中脱身而出。”

  刘雁得了那识念后,略略一观,才知这里事机,她认真言道:“弟子谨遵师谕。”

  张衍伸指一点,一枚玉简凭空生出,再是言道:“凡蜕境后,又是一番天地,此是为师一点修行心得,你可拿去观看。”

  她这弟子修行的乃是溟沧派五功三经之一,亦是一门上法,藉此修炼,功候一到,不难斩得过去未来之身,只是非是掌门嫡传,此中有许多难关难以勘破。

  所幸以他之修为,一眼可见这弟子未来可能遭遇之难关,而这里却是载录了如何渡去的种种秘法。

  刘雁依郑重接过,口中道:“多谢恩师此法。”

  张衍道:“天青殿由为师开辟之后,已成另一方天地,在出得山门之前,你可现在此处修持,若有不明,也可前来问我。”

  刘雁依欣喜应下,自诸弟子修为提升以来,张衍便是指点功行,也通常以传法方式,少有当面传法之举了,而若得时时请益,那收获绝非平日自行修持可比。

  张衍再着重关照几句,就令她先下去巩固功行了。

  岑骁一想,问道:“师父,你老人家方才言到大劫一至,人人皆在其中,那弟子也当逃不过了?”

  张衍一笑,点首道:“确实如此,不过为师也言,需顺大势而为。”

  岑晓不解道:“那何为大势?”

  张衍笑了一笑,道:“你如今无需忧心此事,只需修持功行便可,”

  岑骁一躬身,道了声是、

  其实他对此倒是并不如何畏惧,他知自己乃是真阳大能弟子,要是连他都保全不住性命,那天下众生恐怕无人可以幸免了。

  张衍此时往布须天往去,目光深邃,在他所见未来劫数之中,自己几名弟子都有可能被牵扯进去。

  这其实只是未来有这一分可能而已,却不见得定会发生,但他绝然却不可小视,若能设法将牵扯到此等未来的因果消弭,或是将那大势引偏,那就可从容避过了。

  可他也是知道,自己如此做,那其余大能亦会如此做,甚至妖魔及域外天魔会千方百计加以算计,这便会使诸多天机搅乱到一处,这就愈发难以推算清楚,是以此间仍是存在许多凶险。

  不过真阳修士若是强行出手维护弟子,那自是少有人可以奈何得了,可天机转运,并非只在一时,而在长远,今回能以避过,不见得次次可以这般,故是唯有入世历练,设法将当前之劫斩断消弭,那般才是上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