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渊水海斩因果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渊水海斩因果

  昭原王京,通向泰长宫的车马道之上,有两名道人在那里旁若无人地行走着,而高台之上守卒却似什么都未曾望到。

  这两人一名祁武,一名艾商,皆是余寰诸天奕胥天散修。

  通常来说,因为修道艰难,无论功法还是外药都是获取不易,功行高深的散修极难出现的,但是余寰诸天有善功之制,哪怕你不入山门,只要立下善功,就能获得自己想要一切,故是有不少在宗门不得志之人或是觉得深受拘束之人,索性都是破门而出。

  而这两人,皆是如此。似他们这般人,如今入至昆始洲陆的,却有不少。

  祁武打量着四周景物,一脸嫌弃,道:“地此便是昭国王京?余寰诸天之内,哪怕凡人界域,也比此间兴盛百倍。”

  艾商笑道:“可灵机便就远远不如了,何况这里许多天材地宝,余寰诸天可寻不到。”

  祁武道:“听闻国公子被妖风卷去,而王宫之中,收藏有诸多好物,以我二人推算之能,只要要是能将这一位找了回来,想来那国主也是不吝珍材。”

  艾商深以为然。

  正说话时,忽见一阵黑气自天上压来,往那泰长宫中落去。

  两人神情骤然凝重,从那气机上不难看出,来者乃是一头颇有道行的妖物,要是放在余寰诸天,怎也能与炼就元婴法身的修士一战了,他们两人可不是对手。

  可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锁链响,却见天中出现一尊神人,手中大杵一落,便听得一声惨嚎,而后便见一头长着肉翅的飞豹跌下云头。

  两人对视一眼,连忙纵至半空往下望去,见那妖物已被那神人锁链套上,浑身无力地躺在那里。

  祁武看到这副景象,心有戚戚道:“早听闻这些凡人部落之中有神灵镇守,却是不可胡来啊。”

  艾商嘴角一抽,道:“如此看来,我等也不必再去泰长宫了吧。”

  祁武连连点头,连这等大妖都被轻易捉住了,那么当年能将国公子轻易带走之人要么是连神明也拿其无法,要么就是有另有因果牵扯,所以放任不管,要是这样,那绝非他们可以掺和的。

  两人此刻不但把先前那念头掐灭,甚至不在这里再多停留片刻,转身就往别处遁走了。

  此刻不只是他们,凡是见得这一幕的修道人,也是看出这里水太深,一个个都是远离或是退去了。

  而此刻在穹山西北之地,一道湛湛清光如天河泄下,到了地陆之上,在十丈高处不悬住不坠,只听得泊泊之声,所有水潮聚到一处,霎时化如一团琥珀晶玉。

  少时,自里泛起涟漪,刘雁依一身白衣,拨开如水光华,自里现身出来,她稍作推算,确定好了方位之后,就往东向遁走。

  可未去多远,天上大日一闪,一道精气落下,随即有一个驾驭龙车的金甲神人出现在她身侧不远处,并恭敬一礼,道:“值日星官朱祝见过璇霄上真,不知上真可有吩咐需小神?”

  昆始洲陆上除却尚未孕育而出的晷阳神君,在其之下,有三十六位值日神,彼此互不统属,而这一片地域,则是由这位朱祝值守。

  若是其余修道人下界,他不会多作理会,但是刘雁依不同,乃是玄元道尊大弟子,自身又蜕去凡身的上真人,便是神主肇恒见了,都需以平礼相待,而如今却出现在他值辖之地,那便不得不主动现身招呼了,否则有怠慢之嫌。

  刘雁依见了此人,心下一思,觉得对方常年往来地陆,当比自己更为熟悉,于是她客气言道:“有劳星官动问,我欲在履丘之后寻一处地界辟立道场,不知星官可知哪里有合适地界?”

  履丘在昭原之东,原来人道诸部被从昭原赶出来后,一路向东迁徙,就是背倚履丘而存,不过再往东去,就是一片蔽日参天的古木林,可谓凶兽妖物遍地,怪山奇岭无数,少有智慧生灵存在。

  朱祝不敢随意道出一处地界,谨慎想过后,才道:“上真若要找寻道场,东去后一百八十万里,有神主赐名白茫山,乃是合适所在。”

  刘雁依道:“既有神主赐名,可是有山水之灵孕育其内?”

  朱祝正要说话时,微微一滞,随即面露喜色,道:“上真,方才神主传言,上真若是看中那处,那山灵可任得上真处置,为奴为仆,或驱或灭,都是可以。”

  刘雁依略作思索,道:“还请星官前面带路。”

  朱祝一抱拳,道:“璇霄上真请随我小神来。”

  他一拨车前两条蛟龙,身形骤然化金光掠去,身为值日星官,只要自身光华所及之地,就可瞬息而至。

  刘雁依身为凡蜕修士,此刻感得那气机所在,当即也是挪遁至那处。

  朱祝道:“璇霄上真请观,主上所言,便是这处地界了。”

  刘雁依往下望去,这里乃是一处盆地,周围点缀一座座玉山,这里山作素色,水如晶泉,难称壮丽,却格外精美。

  她能感觉山体有之中孕有一灵胎,内中一女子抱膝蜷缩,似如沉眠,当就是白茫山灵了。

  她考虑了一下,言道:“此处甚是合适,多谢星官指引了。”

  朱祝得她相谢,受宠若惊,慌忙道:“哪里,上真满意便好。”他也是知趣,道:“若无事,小神便先告辞了。”

  刘雁依轻轻点首。

  朱祝一礼之后,一转车前蛟龙,顿化金光一道,重又回得天中大日之上。

  刘雁依对着下方再看有片刻,轻引法力,俄而有水河自天上而来,往下方涌去。

  此处地界虽是合适,可毕竟是天生生成,灵机被山川树木占去极多,是以需稍作改换,并设下阵盘,将更多灵机汇聚到此。

  在她施为之下,不过数日之内,这片盆地就彻底变化为一片万里清湖,下方则是开辟出一座晶玉宫阙、

  因那山灵还孕育出来,她也没有去多做理会,步入宫阙之中,便就趺坐下来。

  因为张衍所交代的第一件事就在半载之内,所面对的敌手之前从未接触过,故是此前他要尽量保持气机完满。

  这一番入定,就是百余天过去,可待她退出定坐后,却是忽然感觉到不妥,竟发觉自身心神之中,似有外来异物寄入,其好似凭空出现一般。

  她神色微凝,当即拿起一个法诀,只是气机一转,便将这异物镇灭,待确认已将之除去外,心中思忖道:“这当便当是肆虐虚空元海诸界的心魔了,确实防不胜防,幸好有恩师所传法诀,不然很难压制。”

  先天妖魔与域外魔物也是争斗了百多年,可对心魔之法并没有太多办法,只能念诵宝灵咒及定心咒加以护持回避,

  至于辟魔之咒,也不是无有,可唯有功行上乘之人才能使得,所以目前一直被迫采取守势。

  张衍所传秘法却是不同,他本就赤周魔主,所有魔物一举一动,乃至道法变化都在眼里,无有半分隐秘可言,自能做出相应秘法加以克制。

  刘雁依推算过后,知自己已是到了动身之时了,为防她不在时就人闯入此地,就转动禁阵,将这一片地域周围俱是笼入迷雾之中,这才腾空纵去。

  在人道诸部的舆图之上,昭原之北是一片宽广海域,无穷无尽,诸部称其为辰海。

  可若由天空俯瞰,实则北面有大小上百个湖海,辰海只是恰巧挨在昭原之边,可若往极北而去,在那无边汪洋之中,有一处海渊,无以计量的海水到此往下沉陷,似有一张巨口将之吞去。

  这一日,却见水中巨渊之下气机一涌,一条金龙有窜升上来,眨眼化作一个老道,外表看去与生人仿佛,但下颌却是垂着根根苍白肉须。

  其目光阴沉,面孔之上满是凶狞戾气,他望南方看去,正要动身,

  却听天中有一清润悦耳的声音传来,“尊驾止步。”

  老者悚然一惊,望天中看去,却见一个女仙站在那里,脚下一朵玉莲,一道剑光,似若银虹,旋身而转,

  他沉声道:“你是何人?”

  刘雁依淡声道:“尊驾不必问我身份,如今纪历转变,尊驾若避而不出,还能保全性命,若是执意上岸,却是难保性命。”

  那老者神情更为阴沉,道:“你知我是谁?”

  刘雁依微一点首,道:“尊驾曾是丹辰元尊座下护法,正是知晓这一层身份,这才来劝说尊驾回去,”

  眼前这一位,乃是从上一纪历便就存活至今的老龙,其背后那位丹辰元尊,在第一纪历人道未稳之时,曾侥幸得一枚周还元玉,虽最后得以成就,可还是被人道大能打灭,其最后一丝精气便落于水渊之中,可若能再寻得一枚周还元玉,便就有可能复还回来。

  不过在张衍推算之中,丹辰若得还生,那未来之中,将有无数生灵因其而亡,而刘雁依,也将是其中之一,故此令她前来,亲手除却这个隐患。

  老者目光闪烁了一下,似是听了劝说,转头往水渊之中走去。

  刘雁依只是默默看着,然而就在此人即将沉入水中之时,忽然身影一闪,却已是遁去不见。

  刘雁依轻叹了一声,一道剑光斩去,也是霎时遁入虚空,

  那老者方才在另一处遁现出来,还未来得及庆幸,忽然一道剑光也是跃遁而出,只是绕空一转,顿将他头颅斩下,随后身躯一炸,化作无数血肉崩洒下来。

  刘雁依手心之中,一张法符骤然化作青烟飞去,借托张衍赐下的一张法符,她瞬息之间就将对方根果算定,轻而易举斩杀了一名同辈。

  此时此刻,她觉得心神之中轻松了几分,好似解脱了一些什么,顿时明白,这当是自己斩落了一些未来因果牵累,只是自己就能将之尽数洗尽,从劫数中摆脱出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