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丹入神窍化浑淤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丹入神窍化浑淤

  率公子见前方原本断崖之地,忽然显露出一条山路,他也是从没见过这等手段,此刻见了,不觉颇为惊奇,身旁一个侍从似还不信,上去狠踏了几脚,见确实是坚牢实地,才道:“公子,可行。”

  率公子点点头,他以此便能确认,山上这位是真有本事的。

  一行人沿着那山道上行,不一刻,转过一块大石,面前便露出有一个五亩大小的平地,此处背靠着一个山壁,上方一条山瀑流淌而下,到了下方汇聚成一个池潭,旁处不远有一个可以驻足避雨的小亭,右侧百来步,有一处高崖,树木遮掩之间,隐约可以见有一庐舍。

  率公子到了这里,环顾一圈,只觉此地气息格外清爽,呼吸几口,顿觉神清气宁,不由赞一声道:“果是仙家之地。”

  他变得兴致盎然,当先疾步而走,往那高崖方向行去,沿着山道小径转了上去,便到了那庐舍之前,可看了几眼,发现此处已至山巅,似再无去处,便抱拳问过一声,“主人可是在么?”

  片刻之后,里面有声传出道:“率公子请入内说话。”

  率公子听得这就是那仙人声音,不禁有些奇怪,左右看了看,不想传闻中的仙人竟住在这等简陋地界,他迟疑了一下,认为庐舍看来狭小,可能容不下这太多人,于是回头关照一声,除了一名侍从跟随外,其余卫侍尽数留在了外间,随后掀帘而入,可方才到得里间,却不由一个失神。

  外间明明是一个草庐,可一进来,发现这里竟是一处宽广大殿,而在尽头高台之上,有一个青年修士站在那里,一身水纹青袍,身旁趴伏着一头踏云白狮,面前摆着一只紫金香炉,青烟袅袅,异香扑鼻。

  率公子定了定神,上前一礼,道:“可是此地仙长么?”

  岑骁朗声道:“不敢当仙长之称,骁不过一修道人耳。”他向旁侧作势一请,“客人请安坐。”

  率公子谢过,就走上台去,在客位之上坐了下来,目光却不由往近在咫尺的白玉狮上撇去,有些坐立不安,面对如此庞大的异兽,任谁也不敢坦然处之,他身旁侍从也是一脸紧张,似乎生怕这凶兽扑了上来。

  岑骁笑道:“两位不必惧怕,此是我坐骑,无我之令,不会伤得外人。”

  率公子心下微微放松,夸赞一句道:“仙人可降伏此等凶兽,当真是法力广大。”

  岑骁一笑,他把袖一开,殿内有烟气腾起,便见两捧荷叶盏飘来,内有两只精致白瓷茶盏,过来之后,分别落于主客之前,并言道:“率公子请用。”

  率公子见识过呼弄风雨,这般小术却是从未见过,只觉颇为新奇,他一手端起,轻品一口,茶水先是无味,随后忽觉一缕甘香润透天灵,好似浸泡于温水之中,一时浑身舒泰。

  久久之后,他舒了一口气,赞叹道:“好茶。”

  岑骁道:“此是骁亲手栽种的灵茶,不是什么稀奇之物,客人若觉喜欢,临走前摘些去就是。”

  率公子谢过一声,或是感觉岑骁性情平和,不是不好说话之人,便试着问了一句,“仙长可是从上界而来么?”

  岑骁道:“亦可如此言。”

  率公子神情振奋起来,接着问道:“那不知仙长在神主之下居任何职?”

  岑骁摇头道:“我辈修道人,敬天地师长,却不敬奉神明,”

  率公子眼目微微睁大,人道诸部落如今除了祭拜天地及四位造世道尊,同时也是祭拜神主,他们此前并未曾接触过修道人。故是通常认为无论仙神,皆归神主统御。现在才知,原来彼此之间并无关联。他好奇问道:“那不知仙长之上可有主御之人?”

  岑骁道:“各派各道各有源流,一时难以说清,不过通常皆是以四位道尊为尊。”

  率公子道:“那不知仙长可曾见过四位造世道尊么?”

  岑骁笑而不答。

  率公子见他不说,也知趣没有追问,想了一想,又道:“两年之前,有一位仙长到得穹山之前,言称在枚山居住,不知那一位本事,比之仙长如何?”

  岑骁考虑了一下,道:“此一位神通广大,我不能及,不过此人所修,非是大道正传,我不取也。”

  率公子道:‘大道正传?’

  岑骁道:“此间玄妙,率公子恐是不明,只一言可告,这一位并不拜四位道尊,而是另有信奉。”

  “原是这般,”率公子神情一肃,他此次是怀有目的而来,原本还想着这里若是碰壁,再去那枚山试试运气,可此刻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不懂什么正传大道,但是知道不拜四位道尊之人,与自己绝然不是一路,若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再凑上前去,便就是对道尊不敬了,那极可能给部族带来灾祸。

  岑骁道:“客人到此,不知是为何事?”

  率公子斟酌了一语句,道了出来意,道:“今次来此,却为二事,一问长生,二问疾患。”

  岑骁暗暗点头,寻常人所求多半是这些,他对此倒也不意外,口中则道:“我这处确有长生之法,但并不轻授,公子若问疾患,错非命尽之人,倒也是有丹药可救。”

  率公子听他确认,精神大振,忙道:“率有一胞弟,生来聪慧,八岁时便被送到王京为质子,只是数年前,王京只中起得一阵怪风,不单是国公子不见,连我那胞弟,也是因此晕厥过去,十余日醒来后,不识亲友父母,不知自家名姓,至今药无可医。”

  说到最后,他也是叹气不已。

  岑骁心中微微一动,忖道:“不识亲友父母,不知自家名姓,莫非就是那失魂之人么?”可再是一转念,却是又想到一个可能,“听率公子之言,得此症之人,除了公子胞弟,似还有他人?”

  率公子想了一想,道:“部族子民之中有不少,率所知晓的族卿之中,也有两三人得此怪症,听闻其余诸部质子,也有类之事。”

  岑骁了然,看来这人未必是正主,但什么事都说不准,倒是不妨看上一看的,于是他道:“令弟到底是何情由,此刻尚难明断,唯有把令弟送到此地,待我看过之后,方能知晓。”

  率公子一听,激动站了起来,道:“仙长若能治好,率当倾家以报,但有所求,无有不从。”

  在得知胞弟有望治好后,他心不在焉地聊了几句后,就匆匆告辞下山,连夜奔回到王京,随后以重金相赂质所看守,将自家胞弟接了出来,再亲自送到山上来,

  此处距离穹山并不远,一来一去,通常情形下也不过是三天路程,再加他以快马相送,不过第二日午时,就把人送到,并抬入了大殿之中。

  岑骁看了一下,对方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看那模样,本来也是灵秀,可此刻却是斜靠在一个藤椅上,双目无神,口涎留下,四肢绵软无力,看着痴痴傻傻,倒像是伤了灵智了。

  他一观就知,这非是中了什么邪术,当是受了什么外气污秽,伸指一点,一缕烟气入内转了一转,心中已是有数,把手收了回来。

  率公子着紧问道:“仙长,如何了?”

  岑骁道:“令弟是被邪气淤塞灵窍,使得心识蒙蔽,待我炼得一枚丹丸,当可化开窍阻,恢复神智。”

  率公子大喜,道:“有劳仙长了。”

  岑骁转去洞府后室,取过一只小炉,拿了一些丹药碎末出来,洒在了其中,随后运化法力,以掌心之火锻炼。

  这却非是他糊弄对方,而是他手中丹药是给修士服用的,药力极大,并不能用在凡人身上,故需得重新练过,只半刻之后,他就转了出来,来至那少年欠身前,将一枚金色丹丸抓在掌心,再其眉心之上一按,便就没入进去。

  率公子在旁看得惊奇无比,很是不可思议,完全想不到这么大一枚丹药可以送渡人身之中。

  岑骁一探那少年气脉,道:“已是无碍了,率公子可带其在偏殿安歇,待一觉醒来之后,当可恢复清明。”

  率公子连连称谢,便命人将自家胞弟带了下来,随后坐了下来等候。

  两个时辰之后,一名侍从跑来耳语几声,他身躯一震,起得身来,弯腰重重一礼,激动言道:“我那胞弟已然恢复神智,率当在此拜谢。”

  岑骁道:“不过举手之劳。”

  率公子郑重言诺道:“此是大恩,回去之后,当有大礼呈上,今后仙长不管有何吩咐,只需言语一声,我契部之人将倾力而为。”他犹疑一下,问道:“仙长,我那胞弟尚不能离开王京,待他无事后,若有人问起,该当如何回答?”

  岑骁心念一转,那些遭受邪气侵染虽未必就是他所要等候的弟子,可若是这能解疑症的名声传了出去,却也是有好处的,不定可以将正主引了出来,于是道:“可如实以告。”

  而同一时刻,数百里外的枚山之上,一名中年道者却是一皱眉,他起指算了算,脸色一沉,冷笑道:“原本见你不受根本经教化,当是上道传承,不欲来惹你,不想竟然坏我大事,看来是留你不得了。”他一晃身,已然纵空至云上,化风往矮丘而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