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借来金链缚天禽

第一百二十九章 借来金链缚天禽

  中年道人寻气机而来,顷刻来至岑骁所居那处土丘之上,不过这里因被禁阵笼罩,望去迷雾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番茄小☆○△说网  w`w`他哼了一声,祭动法力,霎时气化实质,如高山倾倒,往下压了过来。

  他本以为自己出手,定然可以将这处地界一举荡平,为不波及人道疆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还刻意收敛了几分。

  然而法力压在气雾之上,却只有层层涟漪泛起,如水纹波荡许久,又是恢复如初,

  他诧异望了几眼,道:“阵法?”

  他本是昆始洲陆上土著妖物得道,此前曾听传法之人说过,人身修士擅长运持禁制阵法,可从未见识过,今朝才算是真正碰上了。

  据他所知,禁阵通常借用的都是地脉灵机,要想正面强攻,除非能一击破阵,否则只能设法将周围灵机耗尽或者尽量削弱,方才能够破去。于是作法推算了一下,觉得要想拔除此阵,难免要花费一些手脚,不过既然来了,不达目的,他就不会就这么轻易归去。

  冷笑一声,摆袖到了天云之上,随后口中开始念诵经文。

  他本来禽类入道,故是此刻这一开口,从天中经过的灵禽都是受经文所侵,顿时神智迷乱,一头头被吸引过来,而后无比疯狂地往阵禁上撞去,霎时血肉粉碎,满空飞羽。

  岑骁这刻正与率公子说话,后者听得外间隆隆作响,好似雷鸣之声就在耳畔,不觉一惊,道:“外间是何动静?”

  岑骁倒是镇定,言道:“这是有人在以法力攻打我这处洞府。”

  “什么?”率公子大惊,霍然立起,道:“何人敢如何做?莫非是荒原之上异类凶妖?”

  岑骁安抚他道:“率公子不必慌张,我这处有禁阵护持,不得我允准,任凭此人如何攻打,一时半刻也是进不来的。”

  他带来的玉桩可是溟沧派地火天炉之内祭炼而成的,本就是用来防备山海大妖的,就算对方象相层次的法力,也一样可以挡住,除非修为到得凡蜕这一层中,不过对方真要有这般法力,他现在也不会安然坐在这里了。

  率公子不知什么是禁阵,但见他神情自若,也是慢慢心安下来。

  岑骁道:“有外敌到此,骁要前去应付,一时恐无法招呼率公子了。”

  率公子闻言知意,他知道这等斗阵,乃是神仙打架,绝不是自己可以掺和的,连忙道:“无碍,无碍。”随即一礼,便告退出来。

  行至偏殿后,见自家胞弟果已是清醒过来,问了几句,也是口齿清楚,一如常人,不觉高兴,可同时也是担忧万一岑骁挡不住来人,到时己方这些人恐也要没了性命,可此刻也无力做得什么,只能忐忑不安地等着。

  岑骁虽此世修道才得百多年,可他却是有前身识忆在的,当年执掌涵渊门时,他一力撑起一座山门,当中不知经历了多少凶危之事,所以现在就算遇事,也是一点都不慌张,不慌不忙转至内室之中。

  在蒲团之上坐下后,两手虎口一对,便有一道水镜显现,只是一晃,就将外间景象照了出来,一见那来人形貌,登时认,没此便是那日所见念诵经法的中年道人。

  他自忖与其之间当无有恩怨,不过其人已然打上门来,那定必是有缘由,现下主要是先把此事应付过去。

  看对方驭使无数禽鸟撞击大阵,一望而知是想耗绝阵中灵机,不过这座禁阵可是当中山门大阵来布置的,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攻破,他又岂敢在此立足?

  可这里不无隐忧,眼下是可以应付,但对方若见寻常手段无法攻破,难保不会用出其他手段来,他不能不先考虑到最坏情况。

  他寻思了一下,因为功行相差太远,万一大阵被破,那就只有使出自家师长所赠法符躲避了。

  可他授师命来此,是为等到那有缘之人,用此法符,固然可以脱身,可也不能再留在此处了,可如此一来,师长交代恐也无法做到了。

  也就是说,若不想无功而返,此刻万不可退走。

  他心里明白,自家老师此回派遣自己下界,应是为找寻一件东西,同时为了洗脱未来可能牵扯到身上的因果,

  既是如此,此回或许就是自己所要经历的劫数了。

  一念及此,他神情慢慢严肃起来,自袖中取了一只石球出来,摆在阵枢之上,外来之力,借得此物,至少能多化去三成,这般就能支持更久。

  此时天穹之上,两尊神现身出来。

  居左那金甲神将言道:“于蝉星官,这修道人似是从玄渊天而来,说不定与玄元道尊有些渊源,是否要帮上一帮?”

  于蝉星官冷漠道:“此事人不在人道疆域之中,不归我等管辖,只能看其运数了。”

  金甲神将道:“我观这禁阵很是坚牢,那妖道当无以奈何,待他气力尽时,想来自会退去、”

  于蝉星官道:“禁阵虽坚,可也是死物,只要无有反制之法,那也只能任由敌手施为,这妖道既能召唤来这些凶禽,那也可能找来其余帮手,若是这修道人聪明,就该寻机避入昭原之中,那么或还可逃得性命。”

  金甲神将一怔,摇头道:“这却难了,两边修为相差太大,立边便跑得出来,又如何去往穹山之内?”

  于蝉星官道:“那便只能怪他运数不好了,此与我等无关。”

  中年道人在外催动万千禽鸟撞击大阵,一连数个时辰之后,他却发现禁阵并没有被削弱半分,灵机被耗多少,就又填补上多少,好似永无匮乏。

  见这办法似无用处,他皱眉一想,就掐诀凝化出一封符书,随后一弹指,其便化一道金光飞去。

  他有一个同道就在数十万里外修持,一人无法拿下这大阵,他却不信两个人也是无法攻破。

  在其到来前,只要不令此人跑出去就好了。

  岑骁通过水镜,一直在留意此人动作,看那金光飞去,他立刻警惕起来,猜测其可能要找到帮手到此相助。

  此时关键于他无有反制之法,对方感受不到威胁,可以一直这么攻打下去,甚至还可能再找的更多帮手过来。

  只是这么看来,似乎这已是一个死局了,除了展符逃遁,再无其他办法。

  他没有慌乱,仍是在那里冷静寻思对策,半晌,他眼前一亮,起得身来,自内室之中走了出来,来至偏殿之中。

  率公子一见他到来,上来施礼,道:“仙长。”

  岑骁道:“骁恐需劳烦率公子做得一事了。”

  率公子神情一肃,道:“我契部之人首重言诺,仙长救我胞弟,无论何事,哪怕去填海搬山,只要吩咐下来,我亦可去为,便是丢却性命,也无怨言。”

  岑骁道:“却也无需如此,骁先要问过一句,这穹山之外为何不是人道疆域?”

  率公子一怔,随即一叹,道:“穹山之上有隘口屏阻,而外间乃是荒原一片,无有地利形胜,更无天险以凭,难以与妖魔异类相斗,这才舍弃了。”

  岑骁点点头道,“那如何方算是人疆域?以何为凭么?”

  率公子毫不犹豫道:“驻卒,纳贡、设祭,此三者得二,再立碑定界,那便是我人道疆土了。”

  岑骁点点头,道:“如今我欲将脚下这山丘并入人道疆土,率公子可能为之?”

  率公子怔道:“仙长……这是为何?”

  岑骁道:“此稍后再做解释,公子可能做成否?”

  率公子沉吟道:“我乃下任族主,而此行带来了百多兵卒,可以算是驻卒,我等在此,纳贡却是做不成了,那只能是设祭了……”

  岑骁道:“这却容易。”他把一挥袖,烟气一卷,就有一座法坛自平地升起,并问:“如此可成?”

  率公子一见,连声道:“成了,成了,可祭祀天地及四位道尊,只有法坛不成,还需祭杀牲告誓,这处却是无有。”

  岑骁一笑,一转法力,摆开水镜之术,道:“这刻可是够了么?”

  率公子目光一落,见那水镜中有无数灵禽如雨而落,不觉瞠目结舌,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道:“此些虽非牲畜,可域外凶禽,反是更好,率这便开坛祭拜。”

  外间那两名神此刻仍在观战,倒是不着紧岑骁,而是这妖魔法力高强,要防备其动手时波及至穹山之内。

  只是这时,那金甲神人咦了一声,露出惊奇之色,随即赞了一声,道:“好手段,居然还能用得此法?”他一转首,道:“于蝉星官,你看眼下如何处置?”

  于蝉星官冷声道:“此处既已是我人道疆土,有大妖进犯,我自不能袖手旁观。”言罢,其一抖手,随着锁链声响,就有一道金光自天穹之中传出,往下方落去。

  中年道人本在攻打大阵,却忽然察觉不妥,望天中看去,一时神情大变,再顾不得这里,当即变化为一只三首金鹰,往远空遁走。

  只是未得多远,忽然天日之上一道金火洒下,浑身羽毛顿时轰轰焚烧起来,身形却是不由自主一顿,那两金光眨眼追了上来,在铿锵声响中将之捆缚中,随后一个拖拽,就带其天中去了。

  岑骁把这一幕都是看在眼里,此时此刻,他只觉心神之间一松,好似身上脱去了一层厚重湿衣了,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阵明悟,今朝不曾退去,并施计拿下此妖,自己已是成功避过了这一劫,此后行事,当暂无性命之忧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