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章 各落棋子缘法现

第一百三十章 各落棋子缘法现

  岑骁化解了危机之后,便与率公子言说一声,告知其已是可以下山了。

  率公子原本还欲讨教长生之术,但经历了这一场变故,一时却无有心思提及了,再度拜谢过后,就带着侍从及胞弟离去。

  而未得几日,契部质子得了仙人施法,神智恢复的消息传出,诸多同样得了失魂之症的贵卿公族之家亦是纷纷前来求拜仙人。

  岑骁来者不拒,凡是求到门上的,都是予以施援。他来此非是为了修炼,主要目的是为了那失魂之人,名声传扬出去,却是有利于他行事。

  而随着所有前来求情之人俱是恢复了神智,他名声也是越来越大,便连昭王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也是遣人前来相邀。

  然而却是回绝了此请,只是在山中坐等有缘之人登门。

  西北之地,掖山台。

  袁震坐于高台之上,观望星象,推算往来时变,虽此举耗费法力,可涉及周还元玉之争,他不敢不小心,每日都要到施为,此以免一个疏忽,错漏了什么。

  下方有侍从走了上来,躬身递上一封书信,道:“上师,有飞鸟传书送至。”

  袁震颌首道:“放下吧。”

  侍从告辞退下。

  袁震将那飞书拿起,打开一看,见这书信之中,说得乃是近来岑骁所谓之事。

  他不知岑骁出身来历,但不难猜出是从四大天而来修道人,心中忖道:“看此人盯在那些得了残神之症身上,莫非是与周还元玉有关么?”

  他觉得有这可能,现在诸方势力皆在找寻有缘人,哪怕有一点可能都要抓住,不能轻易放过,于是在飞书之下写了一行批句,要眼线设法盯着此人,有什么情况及时来报,但不要轻易动手。他认为现在初兆方显,不必急着入场,周还元玉可不是这么随随便便就会显现出来的,眼下虽能找出千千万万个有缘人,但到最后能引元玉显世的,也只有一个罢了,要找准很难困难。

  好在现在他已手握了一张最为关键的棋子。

  他往外台下看去,一个幼童正在那里嬉戏玩耍,身旁还有几个少年玩伴。

  此便是那昭王子嗣,丁灵将之生诞下来后,到半载之后,才寻得机会,用那神通法术将之送到了天穹之上,并以灵禽相接,一路送到了应部之内。

  这也是诸多神祇不曾干涉的缘由,因这算不得是妖魔生事,至多算是王家阴私。

  这小儿生具异象,只三岁不到却已是长得如同七八岁大小的孩儿了。

  在袁震推算之中,昭国不出十载,必有一场国乱,到时他可设法运作,遣应部之兵入朝相援,斩杀不臣,平靖叛乱,随后用这小儿代国取之,一举可把人道部落取至手中,而后再以王诏锁国,如此不说天下所有得缘之人俱入囊中,但至少可得有大半。

  要是这般还取不到周还元玉,那只能是天意使然,非是他不用心了。

  穹山西南之地,俄恍身穿厚重麻衣,披头散发,赶着数百只旱羊在荒漠之上行走。

  他乃是昭王祝晁异母之兄,若按年齿论序,本来上代国主该是由他承继,可是他母族势弱,结果被驱逐至此,替王室放牧牛马,并永不得回去昭原。

  与他一同被发落到此的,原本有母族之人千余口,只是此地水食稀缺,又有异类凶兽横行,只几年下来,就仅余有三百余人了。

  到了傍晚,他才回到了自家所居之地,入至帐篷内,跺了跺脚,就抖下一层浮土,这时他注意到帐内还有一人,抬头一看,却是一名白面道人。

  他一怔,随即露出喜色,执礼道:“是万仙长来了,前次在仙长指点之处,我等果是掘出甘泉,救了我族人性命,此事还未谢过仙。”

  万道人呵呵一笑,言:“此乃是小事耳,贫道前次给予公子的经文可曾看过。”

  俄恍道:“看过了,只此中有许多不解,正要请教仙长。”

  万道人言:“公子有何疑惑?”

  俄恍忧心问道:“此经文只能看不能食,便能通读,又如何救我部族?“

  万道人言:“难怪公子有此疑,此经文乃是概言经纬之述论,而非导理阴阳之正法,若得后者,不难救得公子子民。”

  俄恍眼前一亮,一抓那臂膀,急急问道:“何处可求那正法?”

  万道人正色言道:“不瞒公子,我原身乃是一头骡牛,只是某日聆听了一篇别传经文,从中悟得诸般玄妙,为求真法,徒步行至大尹原上,听天尊弟子灵谛上真讲授根本上乘大法,修持六十载,方才得以化形入道。“

  俄恍骤然听得非是人身,若是以往,他必定惧怕,可骤逢巨变之后,心志受过打磨,此刻却是能泰然处之,他问道:“大尹原?那处可以求得正法?”

  万道人言:“然。”

  俄恍急道:“请仙长告我如何去往那处?”

  万道人道:“我可告知公子,公子却需应我一事。”

  俄恍道:“仙长请言。”

  万道人把手划一圆,现出一面灵镜来,道:“公子请观。“

  俄恍探首看去,见内中现出诸多场景,却是一些生人奴隶在异类部族之下挣扎求存,被当牲畜一般对待,诸般凄惨场景令他不忍多瞧。

  万道人言:“公子只见得自家之苦,族人之苦,却不曾见得他人之苦,这些人皆是散落在异类部族之中的人道子民,公子此去,当将之聚集起来,带其一同前往尹原之上,聆听上法经传,开辟人间乐土。“

  俄恍深思许久,最后露出坚定之色,道:“仙长说得是,我乃遥干之后,此些皆我人道子民,岂能抛却?若能去往尹原,当携众同往。”随即他又看了过来,郑重言诺道:“我若能于尹原立国,自当世世代代供奉天尊,如违此誓,人神共弃。”

  万道人不断点头,欣慰道:“甚好,甚好。”

  在万道人指引之下,俄恍带领部族之人往西南方向迁徙。

  其一路之上解救那些被困于异类部族之中生人,经过艰辛跋涉,用时九载,终是带着部族子民来至尹原之上。

  到得此地那一日,天花纷坠,地涌甘泉,耳畔皆是听得宏大诵声,俄恍流泪跪拜之下,对着朝阳之下的巍巍法塔叩拜,身后众多子民亦是互相扶持,跪地膜拜。

  万道人也是同样伏地而拜,可在此时,他只觉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已是来至一处大殿之内。

  便听上方有洪大声音传下:“今有万摩者,接引人道部族北来,使尹原众修有子民供奉,功莫大焉,此授布渡法座,持右宗法节,授除难舍衣。“

  万道人只觉身躯一震,手中多了一根节杖,身上则是披上了一件玉色道衣,他心绪激动,再是一拜,道:“万摩拜谢上真。“

  因为妖魔元尊此前曾有约议,不但是自己,便是传法宏道,亦不可人道疆土之上,故是他此前他并无任何名分,哪怕当中被杀死,也不会有人为他出头,反而要设法撇清,今朝归来,终是得入门庭之内,完得夙愿。

  那宏大声音又道:“俄恍部众虽至尹原,然尚需渡化,此事交托于你,望你不负信重。“

  万道人恭敬道:“万摩遵谕。”

  而与此同时,万千里的昭原之中,却是生出了一场变故。

  昭王祝晁性情疏放懒散,常年不理国事,其母族月氏却是趁此窃取权柄,一连十余年下来,早是被上下架空。

  不仅如此,月氏还借昭王之名压迫族众,兴建宫室,暗中又散播童谣,败坏昭王之名,并在各地弄出各种异象,以此证明其乃无道之君。

  祝晁因早被闭塞了耳目,故整日除了饮宴狩猎,便是观赏舞乐,其身旁近侍之人俱是月氏所安排,便有一些敢于直言的族老提醒,事后不是被贬斥就是论罪定处,遭此胁迫,久而久之下,再无人敢言。

  而月氏经十五载布置,自觉时机已是成熟,于某一夜中,趁祝晁外出行猎之际,纵火焚烧行宫。

  待于废墟之中找到其焦尸,确认已是亡故,立刻又举兵杀昭氏嫡宗百余人,不过一日之后,月氏族主月巢拥兵登位,并昭告四邦,大赦囚徒。

  数日后,穹山外矮丘之下,来了一名年轻人,而其身后似有追兵追赶,其急于上山,但无法言出身份,故被守卒相阻,急切之下,他大声喊道:“我乃失魂之人,不记得先前所有,特来求仙师治疾。”

  岑骁本在持坐,闻得此声,却心下一动,便命人道:“将此人带上山来。”

  那年轻人来至殿上,执礼道:“见过仙师。”

  岑骁看他一眼,道:“你唤何名?”

  那年轻人不假思索道:“我名辰莽。”

  岑骁笑道:“你既是失魂之人,又怎记得自家名讳?”

  辰莽察觉到自己失言,一时脸色苍白。

  岑骁语意深长道:“你需知道,我便是治好了你,你届时亦需下山,躲得了一时,可躲不了一世。“

  辰莽怔了怔,随即福至心灵,躬身一拜,道:“恳请仙长收我为徒。”

  岑骁笑了一笑,道:“既如此,还不跪下叩首。”

  辰莽本是试着一言,不想自己真能拜入仙人门庭,先是不信,旋即大喜,跪了下来,叩首道:“弟子拜见老师。”

  岑骁点了点头,他现在已能确定,辰蟒当是那有缘人之一,未来周还元玉极可能出现在其身上,不过这势必会引来那些有心人的觊觎,心下转念道:“看来此地不可久留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