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符落青天截算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符落青天截算谋

  太一道人本来不想与白微二人谈及那先天至宝之事,他也是唯恐其等知晓之后,另起心思。火然可是考虑下来,此宝威胁太大,只凭他自己又无有能力寻到,而目前三人利益仍是绑在一处的,可以借托一二。况且那宝物还未曾真正成就,就是此辈拿到手里也没有用处。

  而要是能够提前寻到,那他完全来得及将之打灭。

  白微缓缓言道:“道友是明白的,我等门下弟子并无法去到人道疆土之上,而余下之人为找寻周还元玉。这已然调动了绝大部分力量,且这先天至宝,即便未曾凝成,也不是寻常弟子能都对付的,便是勉强寻,也未必能够找到。”

  太一道人见他推脱,怫然不悦道:“休来与我说这等话,便是昆始洲陆难入,虚空元海那许多异类,你等只要舍得元气为其提升功行,大妖凶怪要多少有多少,何谈缺的人手?左右是不肯下力气罢了。”

  陆离沉声道:“太一道友是错怪我等了,这是也是有缘故的。”

  太一道人冷笑道:“那我倒要听听你等解释了。”

  陆离道:“若是平常时候,确实可以如道友所言一般施为,可道友也当见得,我辈如今正受域外天魔侵袭,且每时每刻都有弟子门人亡故去,而为找那周还元玉,要面对人道元尊乃至无情道众,我等无法分心他顾,故是此前放弃了绝大部分界域,只退缩在此,如今也只能勉强维持守势,委实无有多余之力了。”

  白微道:“妙空界为根本重地,我等经营许久,乃心血所系,要是这里被破,下来恐是无力与人道元尊争锋,那般道友的恐也无法达成目的了。”

  太一道人冷冷道:“两位是在威胁我么?”

  陆离稍稍欠身,打个稽首,道:“哪里,此只是实情罢了,还望道友不要误会,就算我此刻造得徒众出来,那域外天魔只要不收回心魔,那也难保能活得多久。”

  太一道人盯着两人看了许久,陆离、白微皆是一脸平静,似乎很是坦然,半晌,他哼了一声,道:“域外天魔那里,我自会前去解决。”

  他站了起来,“下回再来时,我不希望再听到两位有推脱之言。”

  白微也是起身,打个稽首,道:“我等与道友有约誓在前,可谓一荣俱荣,只要魔物一退,我等自会尽力匀出人手,找寻那先天至宝的下落。”

  太一道人听得此言,神情稍稍缓和一些,道一声告辞,便一拂袖,金光一闪,已然不见。

  白微看着其离去方向,淡声道:“他已是急了。”

  陆离皱眉道:“只我等如此作法,会否惹他动怒?”

  白微冷静道:“周还元玉现世在即,不过数十载便要见得分晓,他便是再找人也来不及了,只能依靠我辈,这个时候若不提条件,又何时去提?”

  他顿有一下,又言:“至于其动怒与否,这却无需在意,其本来就存着利用我辈之心,此回要能寻得周还元玉,自不会来计较这些。”

  陆离追问一句,道:“若是寻不到呢?”

  白微平静道:“若我寻不到,便我对他再是恭顺,也是无用。只你我并非他之奴仆,何须听他驱使?我辈早前虽有立誓,助他夺取周还元玉,可若他先是对我等不利,那却是坏誓在先,那我自也无需再理会他了。”

  太一道人以往那态度,几乎是把他们当做了手下人使唤,这令二人十分不满,只是之前因情势所需,却不得不求其庇托,只能是忍耐下来。

  而方才他们说话之所以比以往显得更是强硬,那是因为这些年中两人采集了不少宝材,祭炼了一件专以用作挪遁飞跃的法宝。此物虽不及张衍手中那驾斗胜天舟,可却能够借此避开太一道人追击,真要打两边撕破脸皮的时候,也不至于没有退路。

  陆离转念道:“那先天至宝若能拿到手中,或能对抗此辈,也不知是否有拿机会……”

  白微摆手道:“不必去做此想,这宝物烫手无比,无论谁人拿到手,都会遭诸天大能围攻,我料太一道人找寻其下落,也只是为了在其真正成就前将之毁去罢了。”

  陆离叹一声,道:“可惜了。”

  这宝物也是生不逢时,似太一金珠那时,第一纪历的先天至宝早不见了踪影,而大劫之后残存下来的修道人为了能未来将之降伏,在其弱小之时也并没有选择出手,而等后来发现此宝十分难以祭炼时,纵是后悔,也已然是晚了,只能将之封镇起来。

  两人商议过后,便又回去传法授道。

  只数日之后,却发现原本源源不断侵入进来的魔物居然逐渐退去了,知是太一道人已然令天魔有所收敛。

  他们也没有违诺,立刻自虚空之中抓拿来三头强横妖物,以根本经渡化,同时以元气拔升其修为,待事毕后,便送得其等去往昆始洲陆。

  倒并非他们不愿派遣更多,而是他们未曾在布须天开天,要把生灵送渡入昆始洲陆内十分不易,以往一段时日内至多送渡一二人,同时还设法遮掩,以便不被人道元尊发现,现下一气送去三头,便是太一道人见得,也无法指摘什么。

  这三头妖物一到洲陆之上,便各自分开,往先天至宝可能存在的地方寻去。

  玄渊天,清寰宫。

  张衍自把意识转回来后,就起法力遮蔽了天机运转,这并不能完全蔽去智氏的形迹可加上他所赐予对方的法诀,却能往后推延一段时日。

  现下此宝处在最为虚弱之时,极可能被人镇灭,而若等其凝化成就,就不是他人可以摆布了,哪怕太一金珠也拿其没有办法。

  他正在那里观想太玄真经时,因是近日道法大又长进,却是察觉天机有了一许些微变数。于是起意推算了一下,模模糊糊感觉到了什么,他没有放过,而是穷追而去,许久之后,却是目光落在三头妖物身上,再是一算,顿知其是来找寻那智氏下落的。

  他心下一转念,虽太一道人与先天妖魔算不到智氏具体下落,可以此辈本事,却不难推断出大致方位,这入至界中的三头大妖,其中有一头所去方向之上正有那部存在,若任其而为,保不齐就会发现什么。

  想到这里,他起指一点,当即凝就出三道法符,随后一弹指,就各自化灵光飞去。

  碧洛天。

  澹波宗掌门通广道人正与师弟通海研论道法,忽见有一道符书顺水飘来,不觉有些讶异,拿来一看,神容微肃,与通海道人言道:“张上尊邀我前去昆始洲陆逐杀大妖,我料上尊是算到了什么,念在同脉情分上,顺势送我一些好处,看来需得走此一遭了。”

  通海道人言:“掌门师兄可需小弟相助?”

  通广道人言:“不必了,我离去后,门中一切就交托给师弟了。”

  通海道人拍着胸脯道:“门中有我,师弟尽管安心就是。”

  通广道人笑道:“有师弟在,我自是放心的。”交代过后,他便就乘动法驾,往昆始洲陆而来。

  而另一边,汨泽宗掌门郭举赢也是收得同样一封符书,他同样能领会得这里玄妙,明白若自己独去,说不定能得些什么好处。

  不过自从在墟地被困千年之后,他行事变得格外小心,不甘再肆意冒险。为确保此行功成,他不惜动用善功,请动两名同道助战。

  而那最后一道法符,却是直奔白芒山而来。

  水府之中,刘雁依正在此处修持,不久之前,她费了一番力气,方才将第二个因果纠缠之人斩杀。

  只还有那最后一个敌手,将是在四十余载之后现身,这个敌人功行更高,虽比不得最先那头老龙,可也是厉害异常,需得更为谨慎。

  她若是不能胜过对方,就算能够脱身,那将会前功尽弃,这一劫也就等若没有渡去,劫力积蓄之下,未来所要面对的难关将会更大。

  而若成功,便算洗脱了此番因果,可以放心回去山门修持。

  自然,不成真阳,外劫永不会断绝,不过是提前杀去一部分劫数,这般未来应对起来便轻松许多,也不至于上来便遭受那等难以抵挡的劫力。

  如今她初成凡蜕未久,经过这两战历练之后,对神通运转,乃至算定根果之法更是清晰了一些。

  不过仍是感觉自身欠缺一锤定音的杀招,否则上一战不必与对手拼杀这般许久,故是此段时日一直在洞府之中研修神通道术。

  此刻她把飞剑祭起,素手轻拂,剑光仿若皎月,随她掌缘过去一轮轮显现出现,并倒映照在下方水池之中,蓦然,水池之中剑光虚影亦是浮动起来,并汇入到那真实剑光之中。

  奇异的是,水中倒影同时消失不见。

  可过去只是百息,忽然一阵波动,那虚剑一个个如泡影破碎,那倒影又一次浮现出来。

  她自思道:“还是差得一点,究竟是问题出在何处?”

  正想之时,却见有一道灵光符书飘来,她眸光一动,“恩师?”起手轻捉,打开一看,已是原委,心下忖道:“正好借此妖魔磨我剑锋。”

  她拂衣而起,往外行去,只听铮铮数声,身后一轮轮剑光飞来,最后变化为一,再见一道清痕划过天幕,倏地又敛去无踪。

  …………

  …………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