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破城平隘入玉京

第一百三十五章 破城平隘入玉京

  只是七八日后,成部便等到了应部一行人到来。

  应部壮卒虽不过只有三千余,但随行巫祭却有八十余名名,除此外,还有三名出自应部之内的炼气士,更关键的是,比行其等还带来了诸多用以招募修道人的天材地宝。

  平常情形下,载驮这些东西,非同用上百余头牛马不可,想要横渡荒原运送过来,那几乎是不可能之事,也就是袁震赐下了一个亲手炼制的乾坤囊兜,方才得以携在身侧。

  应部为首之人名唤应关,在稍作整顿之后,便向成梁提议,趁着月氏不知他们到来,未曾反应来之前,尽快发兵征讨,或能打其一个措手不及,他愿率应部之人锋锐,先行在前,打开局面。

  此议正中成梁下怀,当即同意此言。于是应部之人先行一步,成部则率领族中大军及诸部使者随后跟来。

  应部此次乃是有备而发,每到一处城关,先命招募来的修道人唤阵,只要镇守妖修出来,就立刻祭出袁震赐下的那根金索,此宝一出,无论何人当面,只要一被捆住,都会闭气跌下,无法动弹。

  而这些妖修一去,凡人守卒自也没了倚仗,不是四散而去,就是下跪称降,应关也不理会其等,只留下少数人看守,自己则毫不停留往下一关去。

  后面跟来成部大军到来后,发现己方根本无需一战,轻轻松松就可把关城收入囊中。

  下来一段时日内,应部凭着手中宝物,一路东进,每攻必克,可谓势若破竹。

  不过三十天后,军阵已是推进到了郝关之下。

  此关乃是当年昭王遥干有鉴于昭原无险可守,故是调集了千余巫祭,搬山垒土,筑砌而成,可谓咽喉要地,从此过去,后面就是一马平川。

  负责镇守此间的,乃是一名唤作端由的妖修。

  月氏与诸部交战,虽请来不少妖修助战,可此辈通常不过是炼气、玄光一流,连化丹修士都少有出面,因为修行到这一步,通常都有门人弟子效力,已不必自己亲自去搜寻修道外物了。

  端由却是不同,其本是荒原之上妖,其原本神通之能,已是足以胜过寻常化丹层次的修士,后来无意中得闻一篇上乘经文,方才知道修持之法,。

  荒原之上有许多异类妖物都是听过根本经布道的,只是彼此领会各有不同,而他禀赋悟性极好,可以算得上是入了门的。

  就连金于岸也是注意到了他的潜力,若不是约议有定,先天妖魔门人弟子不得出现在人道疆土之上,而这里还需其另行出力,早是把他收归门下了。

  应关这一路过来,未有遇到一个敌手,也是傲气十足,他有意部之前露面,待后面兵卒陆续到达,便就立刻唤得一个修道人前去叫阵。

  无有多久,见天中金光一闪,出来一名道装男子,英眉朗目,大袖飘摆,一副仙风道骨之貌。

  应关有些意外,以往所有遇到的妖修虽也俱是化形,可神气却与人迥异,通常凶戾之气极重,一望而知是异类成道,而这一位却是格外不同,看去是一个有道之人。

  不过他仍是没有放在心上,见其出来,就迫不及待将那金索祭起。

  端由此刻见那金索飞来,目光之中露出冷嘲之色,早前他便知道对方有此宝物,又怎会不做防备?

  当即拿一个法印,于口中念诵经文,霎时声震大原,那金索落了下来,虽将他圈住,可隔着半尺之远,并无法将他拿下。

  应关一见,神色一变,知道遇上硬茬了,好在此来之前也预料到会有一些难缠对手,故也不是全无对策,他大声喝道:“请诸位全力助我。”

  随他一同到来的三名炼气士一听,俱是拿捏法诀,祭以气机法力相助。

  但即便如此,还是不足以对抗这名妖修,那金索只是稍稍一紧,下来又是如之前一般,怎么也无法收拢。

  应关头上不由急出了冷汗,他本就修为不深,此刻竟是渐渐感觉不支,那三名炼气士更是不堪,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而城关之上,随着那一声声诵声愈来愈响,这金索居然颤动起来,看着有挣脱之势。

  底下一众成部军将都是看得神色大变,大军能至此处,可全是凭借了此宝,要是这次受挫,那可不止是败战那么简单,不但先前占领的地界都有可能被月氏再度夺了回去,他们也未必保住性命。

  就在这等时候,众人却是不曾发现,天中飞来了一头白玉狮子。辰莽骑在狮背上往下看去,一眼便认出端由乃是妖修,而此刻明显是诸部一方处在下风,恐怕不久之后就要输了。

  他转了两圈,有心帮忙却无从下手,毕竟自己与那妖修功行修为差距太大,此时心下忽然想到那只香炉,心道:“只能试上一试了。”

  他把身上背囊解下,将香炉取出,往里灌入些许内气,再念动几句法咒,随后就把往此物往下一投!

  这香炉下去,倏地一翻,口沿霎时对准了下方,霎时自里照出一道火光,落在那端由身上,后者身上顿时皮肉焦烂,筋骨绽露,不由得发出一声痛呼,那念咒之声顿时中断。

  应关本以为此次将要落败,陡然见到这个机会,精神大振,狂喜无比,立刻全力祭动金索,这次却再无阻挡,但见光华一闪,端由已被牢牢缚住,霎时间便被闭了气窍,直挺挺往后倒去,再无半分动静。

  辰莽见状,一招手,将宝炉收了回来,轻轻一拍白狮,就往地面落去。

  成梁见得这头威武不凡的白玉飞狮,却是不敢小看来人,他走上前去,躬身道:“多谢这位仙长相救,敢问仙长如何称呼?”

  辰莽翻身下来,还礼道:“成公客气了,莽可不是什么仙长。”

  成梁一听他称呼,怔了一下,盯着看他几眼,惊讶道:“这不是季公子么?”

  辰莽苦笑道:“莽如今已是修道人,只望能早日手刃仇敌,往日身份,不必再提了。”

  论及身份,他乃是昭王祝晁之弟,当年月氏作反之时他恰好出外捕猎未归,这才逃得一命,不过月氏族兵一直在四处搜索他下落,若不是后来投到了岑骁门下,下场自不必言。

  成梁哈哈一笑,上前几步,抓着他臂膀摇了几摇,高兴言道:“天意啊,天意,季公子来得正是时候!梁本来还担心落在月氏手中的那定国大鼓,而公子你乃是昭王嫡脉,有你在此,却是无需惧怕了。”

  月氏手中掌握当年昭王征讨异类诸部时所筑大鼓,只要于战阵之上一敲,任你什么神通法力,立时无法施展。

  不过若是对面军阵中有昭氏嫡脉坐镇,那便不会生出这等神异,成梁以前一直为此担忧,而眼下既然有辰莽在此,那自不用再为此担心了。

  应关在后一听他身份,心下猛地一惊,他此行目的,就是要扶持国公子摄冲登位,做那昭国之主。可没想到,祝晁居然还有一个胞弟未亡,而且看去拜在了某个修道人门下。

  他目光闪烁了一下,心道若是此人觊觎王位,却可能与自家族长交代的大计有碍,这一瞬间,他却是生出了将之除掉的念头。

  由于端由被擒,郝关守卒再无丝毫士气,很快就被一鼓拿下,

  此关一破,王京已是近在眼前。

  成梁认为平复天下已是为时不远,当夜大宴诸部使者军将,并提议拥立辰莽为昭王。

  辰莽百般推辞无果,最后只得答应,言自己只是暂领此位,待灭亡月氏之后,可另选昭氏弟子继位。

  而另一边,郝关被破,月氏也是惊慌异常,召聚族卿商议下来,决定大开库藏,发诏延请天下妖魔异类助战,此举引得凶怪异类呼朋唤友,不断引来更多同类,一时之间,王京之上,妖气滚滚,黑云遮天,半点不类人间所在。

  不过半月之后,成梁率领兵卒杀到玉京城下,不过因此地城关坚固高大,还有月氏请得修道人布下的粗浅禁制,故他未曾急于攻城,而是在外扎下大营,准备等诸部大军到来,再一同发兵攻城。

  大尹原,万法塔中,金于岸一身白色舍衣,玉链在手,缚绳在足,正坐于法坛石莲座之上,

  他身后是一面两位天尊赐下的罗空画壁,璧上景物时时变动,演化乐土妙境。

  台阶之下,一道灵光乍现,他同门师弟帝屈罗来至座前,向上打个稽首,道:“师兄,昭原那边来书,月氏已然岌岌可危,是否要伸手帮衬?”

  金于岸摇头道:“不必了,妙法东传,本就为招揽有缘,广我道门,人间争杀,非我所愿,而今与我教有缘之人皆已渡来,余下之辈,就由得其去吧。”

  他早是看得明白,那应部落若无意外,当是无情道众所扶持的。

  而诸部背后,则是隐隐可见四大人道元尊,如今在两方徒众无疑无意地推动之下,月氏已然覆亡在即,这枚棋子已是可以放弃了。

  而按照两名天尊算定,下来什么都不必做,只需坐等元玉出世便可。若是此物未曾落入人道手中,不定诸天大能都会因此生出一场争斗,不过这便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