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灵踪不定易玄机

第一百三十九章 灵踪不定易玄机

  岑骁取得玄玉后,将法力一撤,任凭这物事落在了自己掌心之中,他能感到其中有一股很是玄异的力量,且在吸引着他不断往里探究。

  可他看了下来,发现这枚玄石虽也有些神妙之处,但却绝非自家师父所言那一枚,否则除了寄主之外,他人并无法直接触碰。

  此刻心中忽然有个念头浮现出来,这东西看去也是好物,既然是弟子奉敬上来的,那么收了下来似也没什么。

  只他随即就发现不对,吸了一口气,将这念头下,并将此物还给了辰莽,郑重叮嘱道:“你且收好,此石涉及到一桩大因果,日后莫要轻示人前。”

  辰莽听了之后,神情一肃,言道:“弟子记下了。”

  其实他本也没有示人的打算,昭国他已是不想回去了,荒原之上也没什么好游荡的,今后一段时日,他都准备在此修行,在没有一定自保之力前,他并不准备出去。

  岑骁再交代了几句话,便就令他退下,而后转身来到后府,对着供台之上画像一拜。

  少顷,上方有灵光映照出来,便再是一礼,道:“恩师,弟子已是察看过了,辰莽手中玄玉与恩师所言的那枚并不相同,只是其上似有些古怪,弟子心神被其吸引,忍不住想要留在身侧,也不知只是这枚如此,还是全数这般。”

  张衍颌首言道:“为师知晓了,这玄石方才显兆,诸天大能皆可望见,或许会有外敌找上门来,你与门下这段时日如无必要,莫要四处走动。”

  岑骁肃容记下。

  张衍收神回来,往昆始洲陆其余地界一望,与岑骁所遇到的情形一般,要是玄玉落在寻常人手里,那还无有什么异常,可若被修道人乃至妖修异类得去,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此物对此辈着莫大的吸引力,这其实并非是什么贪念,而是源自于生灵对一种能提升自身层次物事的本能渴望,心志稍弱之人,根本无法抗拒。

  这导致的情况就是,拿到玄玉的修道人,听得宗门要收去查看,却不是想办法交上去,而且要将之据为己有,甚至怕他人抢夺,远远避开。

  这等情形便是经历了上一纪历的旦易、乙道人二人都未曾都说过,但说来也只是小事而已,只要确定此辈手中非是那真正玄石,便是被其拿走也无关系,不过同样,由此带来的因果牵扯也需其自己来承担。

  袁震方才因为分心玄石之事,那一瞬间被刘雁依抓到了机会,一下被困在了剑锁神通之内,他蓦然发现,正常情形下自己并无脱身之法,不得已之下,只得再次祭动根果。

  这实际已是极为危险了,接连两次祭动根果,哪怕下来不再显露,只要对手推演之能不算太差,找到那落处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可尽管感到危机临近,他心思仍是不在斗战之中、

  眼见着玄玉现世,他认为只需及时拿得此物,借用两位道尊所赐牌符,却不难离开此地,那任什么对手也不必去多管了。

  此时玉京之中,他分身正往一百六十三处灵兆显动之地而去,可正行进途中,却忽有几名金甲神人出现在他面前,其中一人对他言道:“此我乃人道疆域,不可妄动神通,尊驾请回。”

  袁震神色一凛,知道自己若是不退,下一刻这些神灵就会对他出手,且不说能否胜过,只要被纠缠在这里,那就不可能再达成目的了。

  他考虑了一下,没有选择强硬对抗,立时将诸多化影分身撤了。

  那神人见他依言收了神通,就将身形一闪,又是不见。

  袁震哼了一声,自己虽无法去亲自搜寻,可如今昭王摄冲乃是他利用应部一手扶持上去的,亦是一样可以收缴此物,唯一可虑,这将耗时不少,可能引起变数。

  此刻在昭王明令之下,兵卒四出,挨家挨户搜寻,哪怕族卿族老也未放过,两个时辰之后,城内所有玄石都是被强行收了上来。

  可结果令袁震无比失望,这里面无有一枚是他所要找寻的。

  大凌山中,柎部。

  族中巫祭在收得了神谕后,立刻下令将拥有玄玉的部众召集起来,结果一共找了出来三十二人。

  应曦与另一名派遣到此神施在天中看过之后,发现没有一枚是与神主交代的相同,立刻如实报了上去。

  大尹原法塔之巅,金于岸口中不断念诵经咒。

  方才他已是命人看过了,那万数信众之中,尽管有些许灵兆显出,可得来只是寻常玄玉,并无两位天尊所需之物,现下就只能等另一边结果了。

  许久之后,天边金光凭空映现,倏尔之间,就来到了他面前,却是帝屈罗转了回来,其打个稽首,道:“师兄,小弟看过了,未有那物。”

  金于岸沉吟一下,看向东方,心下道:“莽荡山中亦无收获么,莫非真再人道疆域之内,亦或是在其他地界?”

  除了各方势力此刻大肆找寻地界,其实还有一些显兆之地不曾有结果出来,而无一例外,俱是存于荒原之中。

  先前其实还有不少修道士在无意中收得有缘之人为徒,其中一些并不喜欢人多之地,故是去了人道疆域之外开辟洞府,半为历练,半为找寻宝材。

  人道疆域北方,某一处山间洞府之内,丹士燕庶正在祭炼宝药。

  他乃是出身余寰诸天的散修,得善功之法,侥幸晋入了元婴之境,不过兴趣却是在炼丹之上,

  眼见面前这一炉丹药即将炼成,他正要挑拨炉火,这时忽听得外间有异声。他极为警惕,立刻放下手中之事,往外走来,却见有一道符书悬在洞府上空。

  “青碧宫符诏?”

  他一怔,将之拿来看过,面上却是露出好奇之色,“玄玉,这是何物?”

  似他这等散修,可不知道这里面的原由,只是那符书上言,可拿此物能换得海量善功,想了一想,就将前些时日收得两名弟子唤来,他随手点出一个玄玉虚影,道:“你等身上可等物事?’

  一个弟子双目倏地瞪大。

  燕庶注意到他神情,问道:“徒儿,莫非你曾见过此物么?”

  那弟子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摸出一块那虚影一般模样的玄石,道:“弟子这里倒是有一枚,乃是祖上传下的,也不知是否是师父所要找寻的那物事……”

  燕庶道:“且容为师看来。”

  他本待伸手上去拿,可却捞了一个空,仿佛那只是一个幻影,不由一怔,随即却是惊喜起来,此般情形,似和符书之上所言一般。

  于是转动法力,想要摄拿过来,可是法力上去,却如泥牛入海,仍没有任何反应,当即可以肯定,这十有八九就是宫中要找寻的东西,于是立刻按照那法符之上所示,默默念诵碧洛尊号。

  傅青名立刻心有所感,他言道:‘诸位道友,似是我余寰之下一名修士寻到了玄石。’他并没有直接去取,而是一挥袖,将那玄石所在之景展现出来。

  张衍三人都是转目观去,然而看了下来,却都是一皱眉。

  旦易道:“道友,此并非是真正玄石。”

  傅青名沉声道:“不对,傅某方才查看那道人过往识忆,此物方才当是那真正玄石无误,可我等观时,却又是变回凡物了。”

  三人一听,也是试着查看此人识忆,发现他所言果然不虚。

  乙道人诧异道:‘怪哉,莫非此物是会来回变化不成?’

  张衍目光微闪了一下,言道:“这未必无有可能。”

  正说话时,四人忽然心中又起感应,却是这下界之中,又有所发现了,这回所落之地却是在那成部落之内。

  可待四人再度看去时,发现这仍旧是一枚寻常玄石。

  但奇异的是,在成部落之人识忆之中,此物所展现出来的神异与玄石一般无二。

  张衍沉思一下,判断道:“此般看来,那玄石虽显于世间,但似并不是定于一处,而是在所有玄石之间来回寄托,而似我等有察看拿取之意时,其就会主动避去。”

  乙道人皱眉道:“这却有些难办了。”

  这般情形,意味着任何一枚寻常玄玉都有可能变化为那具备伟力的真正玄石

  因接连两次都是出现在人道这里,那么下一回就极可能出现别处,也就是说,所有搅动因果的势力都有机会夺取此物。

  且也不知道这等情形是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还是仅只眼前这段时间如此。

  若是前者,那就麻烦的很了,那就意味着唯有将所有玄石拿入手中,方才可能有十足把握得到此物。

  但其实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现在无论哪一方都无法做到这等事。

  旦易叹道:“上一纪历拿取玄石时,从未出现过这般情形。这般看来,或许每一纪历时,此物入世都会不同变化,却是我等是失算了。”

  张衍一思,道:“其实不碍,便我等拿不到,那他人也是一样,现下我等还有机会,况且就算便是真被妖魔或无情道众夺去,那也不过按照先前计议行事罢了。”

  旦易点头,无论事情如何发展,他们都是准备好了相应对策,事情还不到那最后时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