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虚空争定持玉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虚空争定持玉人

  旦易立刻接受了张衍建言,而且就算抛开这些理由不提,此事他们也必须在场,否则另外三家极可能联合起来共谋人道,

  他言道:“此事我等允了。”

  太一道人很是满意,又道:“那便将会面之地定在布须天如何?”

  旦易摇头,“无情道众与妖魔与我皆是有过定约,此辈皆不许入至布须天内,尊驾当是知晓。”

  太一道人无所谓道:“为今回之事,破例一次又何妨?”

  旦易对此毫不退让,沉声道:“如弃遵誓,何谈约束?此例断不能开。”

  太一道人略感不悦,不过想到方才人道这边算是卖了他一个情面,也就没有再坚持,顿了一顿,才道:“那约议之地,便定在虚空元海,时候一到,自会传告诸位。”

  旦易不言,只是打个稽首。

  太一道人未曾达成全部目的,心中仍是有一丝不满,既然事已说定,他自无心思逗留,一拂袖,转身化金光离去。

  乙道人冷笑道:“这四方定议,必是对我不利。”

  傅青名道:“该说是太一只想利他自己,不过他却未必能够如意。”

  旦易道:“到时见招拆招就是。”

  四人再商量了一阵,就各是回返宫城。

  很快又是百余天过去,周还元玉仍是周游挪转不定。

  这一日,天云之中金光显出,四人望了过去,见那光芒之后显露出来一方界空,知这处当就是太一道人所定下的各方商议之地了。

  四人同时见得这幕景象,俱是心意一动,借金光渡去,同时到了那一方界域之内。

  张衍抬眼一看,却见面前一条大河,往来匆匆,贯穿古今,无数过去未来景物在里演化变动,他稍作感应,顿便知晓,这只是一处效仿布须天的心意幻境,乃是造界之人凭借着心意所想塑造而来。

  不过太一道人虽是称得上伟力无边,但其本人非是修道人,并没有凭空开辟一方天地的本事,这里应当定是有那两名先天妖魔出力的,可见其为了今朝之事,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正思索之间,就有一朵朵金莲自云河之中升起,分别飘至四人足下。

  他们都是看出,此刻宴客之地,当就是藏于那云河内那表现出来的无数过去未来之中,若不通过这些金莲引路,任何人到此,都无法那找寻不到门径。

  实则诸天大能相聚,天地间无人可以来此搅扰,根本无此必要,但太一道人这般安排,分明就是有意显示出自己的手段。

  旦易道:“既然主人已来相请,那我等就去见上一见吧。”

  他当先踏至金莲法座之上。

  张衍三人也是同样迈步其上。

  少顷,四朵金莲一动,就承托着四人往条云河之中沉去。

  忽忽片刻,眼前水河如退潮一般缓缓降下,露出底下一大片湖滩卵石,远远蔓延出去,不见尽头。

  这金莲此刻正悬于半空,张衍往下一扫,这里每一粒细沙、每一枚石子,与布须天一般,皆是蕴藏有一片天地,只是所有这些皆是虚幻不定,存长不会长久,真要想塑造得与布须天一模一样,就算先天要妖魔四人齐聚也无这等能耐。

  这时远处氤氲云烟缓缓分开,天中露出一座雄伟宫阙,格局颇大,可内里却有无数经诵之声传出,不断萦绕耳畔。

  乙道人冷笑一声,道:“果是出自此辈妖魔的手笔,到了这等时候不忘卖弄自身道法,需知如今人道方是正教,其充其量不过是外道旁门而已。”他只心意一起,就将这些杂声尽数蔽去。

  旦易、乙道人也是如此作法。

  唯独张衍却是没有这般做,反而是凝神倾听。

  这些声音并不能动摇他这等真阳修士的道心,不过是令他们感到厌烦而已,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却是试图从中经咒之中探究,此辈如今功行修为究竟到了哪一步。

  只是对方似乎很快发现了他的举动,变得警惕起来,那立时声音低落不可闻,再是彻底消失不见。

  四人随那金莲飘动,不一会儿,就到了那宫阙之中,在穿过一道灵光屏障之后,随着座金莲齐放光华,已是稳稳落在一处法台之上。

  张衍目光一转,如今诸天之内所有真阳大能,皆已是到来。

  此辈却是分四方而坐,若定位他们人道所立之处为北,那么东面所在,便是无情道众,其坐下有别人道,却是坐于两朵墨莲之上。

  而西面那一处,承托白微、陆离两名先天妖魔的,却是两朵白莲。

  四方之中,以域外天魔最为现眼,三位魔主身下,各有一朵赤莲,鲜红夺目,犹如那赤陆之色,不过有意思的是,在三人之旁,却还有一朵赤莲空落。

  太一道人此刻则是身居中央,看其所在位置,分明就以诸方之首自居,不过是他请得各方元尊到来,算得上是东主,此举倒也不算太过。

  四方势力虽彼此争斗,但都是驻世永寿之大能,明面上仍给彼此保有脸面,此刻见了,都是相互道礼。

  太一道人也是与众人见礼,随后转身过来,对着迟尧等人言道:“当年天地之内,蕴有十二朵宝莲,恰好对应十二之数,你域外魔主本是有四人,只可惜今次只来了三位,不知还有一位在何处?”

  张衍闻听此言,目光却是微微一闪。

  其余元尊皆是不由得看向了空落所在。

  萧穆这时言道:“太一道友怕是算错了,现世之中,只得三位魔主,又哪来那第四位?”

  太一道人肯定言道:“敝人以道数天机推算,断然是不会出错的,定是还有那第四位魔主,只是诸位不知罢了。”

  白微心念转动,太一自自上一纪历初至而今,且自身早有灵性,懂得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只是之前未得他们接引,所以不曾显露罢了。他心下暗道:“太一当不会无的放矢,照其所言,莫非真还有一位魔主不曾显露么?”

  迟尧沉默片刻,才言道:“的确有一位魔主未至。”

  听他承认,在不少人心头一凛,若真是如此,那么域外魔物的真正实力当要在他们估计之上了。

  太一道人言:“那这一位又为何不来?”

  迟尧言道:“这位魔主乃天地间第一位魔主,如今正镇守那正反天地关门,为不使两界冲撞混淆,是不会轻离开那处所在的,平时也从不过问外间之事,故无论这一位在与不在,皆是一般。”

  众人听他这般说,也就明白了其中意思。正是有这位魔主存在,正反天地相融才不至于那么激烈,要是这一位离去或是干脆不再于那处镇守,那两方天地势必会有猛烈冲撞,到时恐怕又是一场劫难,而其人承此因果,必然也由此得益,既如此,想也不会轻离。

  太一道人这时一抬首,四方顾盼,道:“如何?敝人这道数天机,是断然不会错的。”

  张衍心下一笑,这所谓的天机推演,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了,因为所谓赤周魔主,与他本就是一体,并非两人。

  这很可能是因为正反天地交汇,导致其无法还归正数,这才有了纰漏。不过这结论对他而言,似也并无不利。

  乙道人这时却是开口问道:“太一道友方才说天地间蕴有一十二朵宝莲,却不知此又是何物?怎我等之前从未有过听闻?”

  邓章也是漠然言道:“恕我等对此物也从未有过听闻。”

  其实以真阳修士之能,哪怕从来未曾听说过的东西,只要有了物名,当也能顺势推演出其来历底细,现在听得这莲花之名,却仍是不知其为何物,要么这些东西已是臻至先天至宝这等境地,要么就是被大能有意遮去了。

  太一道人呵呵一笑,道:“敝人知晓二位乃是第一纪历余生之人,但世上之事,两位却未必能够尽知,这所谓先天莲花,乃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到,关于这十二朵宝莲自己其实并不知晓更多,至多只知其名讳,此物仿佛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识忆之中的。

  他心下一转念,却并没有深究。因为第二纪历早期,他在气机凝聚之前,为了躲避一些觊觎自身的敌人,有意斩去了些许气机,而少得这一部分,就会缺失去一部分识忆。

  故他认为,关于这的莲花一切,应当是在当时被斩去了,不过既然如此,说明这些也不是什么重要物事。

  是以他说至一半,他一摆手,改口道:“左右这些不甚紧要,也不必去提了,今唤诸位来此,却是为一议那周还元玉,这方才是正事。”

  恒景雁道:“我等正是为此而来,却不知道友是何意思?”

  太一道人笑了一笑,道:“敝人正有一个主意,这元玉如今避我气机,各家皆执载器在手,如此再这么纠缠下去,却是谁也得之不到,不妨诸位各退一步。”

  众人一瞥先天妖魔那处,见白微、陆离默不作声,猜测其当已是先一步被太一道人说服了。

  邓章在座上沉声言道:“倒要请教尊驾了,该是如何退这一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