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辟易诸敌玉承主

第一百四十六章 辟易诸敌玉承主

  张衍站立场中,神色从容,周围虚空生气,来回飘旋,引得玄袍鼓荡,浑身笼罩在一团流转不停五色光华之内,看去竟是分毫未伤。

  “竟然接下了?”

  此刻观战之人,包括心中有所准备的旦易三人,无不是心头大震。

  先天至宝乃具先天伟力,乃是天地之精所生,实难以想象,世上居然有修道人居然凭籍自身之力,就可以正面接下这等至宝的冲撞。

  尽管张衍此刻看去气机大降,显是消耗不少,可与眼前这结果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

  若是只消耗法力元气就能抵挡这等至宝,他们又何须如此忌惮,问题是这根本做不到。

  方才那等碰撞,仅仅是余波出来,就感应俱失,乾坤震乱,上去正面相抗,怕是立刻会幻灭一切,还化虚无。便是真阳修士元气之海不灭,不会立时消亡,可若斗战时被逼到这一步,下来结局也是可想而知。

  众人此刻盯着张衍,心中都在考量今后如果对上他时该如何做。

  白微此刻也是怔然以对,他乃是亲手祭先天至宝之宝,知道方才那一击中到底蕴含有怎样威能,在他设想之中,张衍被太一金珠正面击中,便是不亡,怎么也该是遭受重创的,可现下却是半分损折也无,这一幕简直是颠覆了他过往认知。

  还不止如此,他发现随着时间推移,张衍气机又是高涨起来,显然战力在逐渐恢复之中。

  实则他此刻出手是最好,可是他方才为祭动太一金珠,几乎是将全身法力元气都是灌入进去,若不是及时刹住,差一点点就伤及根本,此刻同样是气虚无力,非但无法发动攻袭,还要反过来担心张衍祭动斩杀秘术对付自己。

  张衍这回能接下这一击,却是有诸多原因。

  本来思忖好了该如何接下这太一金珠,可当此宝着落上身那一刻,他无端知晓该是如何应付。

  太一金珠打出来后,其巅峰之威也只有一瞬,这是最为重要的,只要能够顶住,待过去之后,下来余波就能设法再徐徐化解。

  现下回想,那等感觉这应是天机之转,在万般灭绝之中留下的一线生机,可实际上若没有他这等法力根基,就算知道这些也没法应付。

  此中也是极为凶险,便是有那三件道宝为后盾,也仅是堪堪抵挡住,若是多面之力再多得一分,那结果恐就未必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事先察看推算过了白微气机的变化,心中有了一定把握方才感做此选择,要是超出了自身承受上限,那也不会站在那里硬接。

  要是于转瞬间再来的一次,那只能选择退避,即便眼下,他元气损耗虽是慢慢被填补,可无有可能再接得一次了。

  “不过方才……”

  就在此宝打中他的一刹那,那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什么,隐隐有所领悟,但这一灵光却是倏尔不见,未能将之抓住。

  他抬起头来,望去对面。眼前敌手未退,还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可待回去之后,再作具体思量。

  两人遥遥对峙,各自调运气机,恢复法力。一时之间,场中又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白微心下略觉不妙,他能感觉到,自己虽是不断观想大咒,自元气大海之中摄取元气,可恢复起来却远不及张衍,只过去这么一会儿,对方就已是又回复煊赫之势。

  此时太一金珠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道:“此人绝然承受不了第二击,广胜天尊,你待气力稍有恢复之后,再发一击,必能胜他。”

  太一道人方才顺力而出时,本想一击将张衍置于死地,可没想到后者居然能够正面挡下,他心里也是又惊又怒,

  今天本是要一展威能,震慑众人,可要是让人看到了可以抵挡他希望,届时还有何人畏惧于他?

  白微也在考虑,是否接着发动第二击。

  在慎重思考下来后,他却是决定放弃,因为再来得一次,不见得能建功不说,却势必要动摇他自身道基。

  世上任何事,哪有比得上他自己攀登上境更重要,过去占据布须天,推演根本上乘经,都是为了求得大道,只因为一枚元玉,他是绝然不肯如此的,况且错过这次,下次不见得没有机会。

  而除此外,还有更为现实的考虑,照气机恢复来看,张衍当能先一步较他复的元气,到时若后者的发动秘法,他未必能再有机会。

  这个时候,陆离也于神意之中传言道:“广胜天尊万不可再动了,你若再祭动此物一次,那必然失了斗战之能,假设域外天魔与无情道众下来要于我不利,我一人万难挡住。”

  白微心下也是同意这一点,他道:“至观天尊放心,我心中有数。”

  他自神意之中退出,随后默默恢复元气,尽管太一道人频频催促,可他却是听若未闻,完全不予理睬。

  诸人见两人不动,都是凝神观望,在他们看来,白微此刻仍不肯退,说不定是不甘心,那极可能还会有第二次碰撞,这一回结果可就难料了。

  过去无有多久,张衍气机却是先一步恢复至顶点,两目之中顿时闪过一抹神光。

  白微见状,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动手,而是打个了稽首,言道:“玄元天尊,此一局是在下输了。”

  张衍倒是并不觉得意外。修士入了真阳之境,自是格外惜身,若是涉及自身道途之事,那更是如此了,没到无有退路时,却没有拼命之必要。他微微点头,他言道:“贫道说过,非是你我之胜负,今回并非道友输给了我。”

  白微却是摇头,借助先天至宝之力都不能压过对方,自己上去又有几分胜算?

  他似是急着离去,再是一礼之后,就退了下去,随后对陆离招呼一声,只见两人身影一闪,两朵白莲之上,已是空空如也。

  迟尧见得白微主动认输,略觉遗憾,本来照他谋划,这场争斗先天妖魔应该能夺得元玉的,不过其纵能胜利,也当是元气大伤,事后他们就可其虚弱之际动手,那说不定连元玉也能一并夺来。

  可没想到,张衍直接挡下太一金珠,这最不可能的结果出现,直接导致他的算计为之落空了。

  恒景传言道:“那位广胜天尊消耗当是不小,纵然斗战未尽,趁势将自身气机恢复,可也只是勉力支撑而已,我等是否要试上一试?”

  迟尧却否道:“不妥,还有那至观天尊在,其亦能驾驭太一金珠,现下最合适的出手时机已然不在了。”

  恒景道:“可惜了,本来有赤周魔主之助,我等当能说不定能料理了此辈。”

  迟尧笑道:“我辈驻世长生,这次机会无有,就再等下一次,况且我等请得赤周魔主相助,只说是对付太一金珠之时,可并未言是什么时候。”

  恒景道:“既无机会,那我等也不必再留在此处了。”

  迟尧点首同意。

  三位魔主对众人打一个稽首,随着脚下三朵赤莲轻轻一晃,便俱是不见了影踪。

  而邓章、殷平二人,则是深深看了张衍身上的五色光华一眼,也是悄然隐去。

  张衍见诸人皆是退去,起心意一召,将阴阳纯印唤了回来,收入了袖中。

  旦易这时上来问道:“张道友可是无碍?”

  张衍道:“贫道无碍,只是稍稍损去一些法力而已,”

  旦易放下心来,笑道:“如此便好,此番能守住元玉不失,全是道友之功,这一劫顺利渡去,不定到下一劫时,我人道又将

  多得一名元尊。”

  白微与陆离退去之后,没有去往布须天,却是转回了妙空界中。

  只方才在法座上坐下,见金光一闪,太一道人显身出来,其神情阴沉言:“广胜天尊,你为何认输?”

  白微叹道:“事不可为,莫非道友看不出来么?”

  太一道人冷笑道:“什么事不可为,无非是担心自身道基受损罢了。”

  白微平静言道:“我确有此等担心,不过若到必要时候,却也不会惜身,可今日天外魔物与无情道众明显有所算计,我疑其等另有布置,我实力若损伤过多,恐怕尊驾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太一道人心头微凛,他不得不承认,白微所言固然是借口,可也有一部分道理在内,这等可能是存在的,就是他自己,先前是一直对此心怀疑虑。

  他盯着二人看了许久,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哼了一声,身形一闪,已是化金光不见。

  张衍回得布须天后,与旦易等人别过,随后心意一转,就已是落在山海界天青殿内。

  此刻元玉之事要尽早安排,时间久了,谁也难知会有什么变数。

  只是他功行太过,无法直接拿取此物,甚至无法顾看此物,故需派遣门人弟子下去收取。

  按照此前推算,元玉现下所落,当是在莽荡山群妖聚集之地。

  白微、陆离二人虽不会再插手,可其以根本经渡化的妖物却不会这么容易让人取去此物。所以此去之人功行还不能太低,最好是连斩却过去未来之人亦能压住。

  他稍作沉吟,心中已是有了一合适人选,起指一探,一道谕令已往玄洪天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