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灵机混沌空遗府

第一百四十八章 灵机混沌空遗府

  赛安得赐一枚护身的法符,拜过两位道尊之后,便先离了此处。

  他回去稍作收拾,以法力炼化了几张法符用作护法,又收了十数个石人入袖,这才对天一揖,道:“两位道尊,弟子已是准备妥当。”

  话语方落,只觉一个恍惚,见自己已是立在一片荒山之中,知已是回到了昆始洲陆。

  他心思想法比袁震少了许多,一到这里,没有去管其余事,立刻就奔着成昌子那处遗府而去,并很快在这里找到了袁震留下的禁制。

  说是禁制,其实就是起到一个记号及警讯的作用,守御之能极其微小。

  他行事严谨,并没有立刻去动,而是围着整个遗迹转了一遍,并在四周都是布下一个颠倒阵法,以免他稍候入内有人过来打搅。

  他并不精擅阵道,此阵本来对付小卒子可以,对付大妖便不行了,可他明白,昆始洲陆之上灵机无限,知晓稍稍一引地脉,就有无穷灵机灌入阵中,却是不难将阵势提升了几个层次上去。

  待把所需一切都是如愿布置好后,他撤了袁震那处布置,站在那处地界之上,起得法力一指,霎时地动不已,片刻后,下方露出来一个洞窟。

  他稍作感应,发现那里似是通向一个未知所在,知此处就是自己所要找寻的地方了,方想跨步进去,忽然有一股难以言明的心兆冒了出来,不由得把脚步顿下,沉思片刻之后,自袖中掏出几枚灵符,往下一扔,权作探路。

  但是此物入内,却是瞬时熄灭,不见任何回应,他想了一想,再一挥袖,将那石人都是取了出来,令其入内探询。

  石人入内之后,也是很快就没了动静,甚至感应中也是空白一片,没有任何东西传来。

  见此景象,他愈发不敢大意,又遣了一具法力分身下去,可却遇到了同样结果。

  他神情严肃起来,他身负谕令到此,绝不可能再退了回去,既然这两个手段都没有用处,那就只能他自己亲身下去了。有两位道尊在后,他自信当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于是心意一转,纵光而下。

  此时此刻,虚空荒界之中,邓章、殷平二人都是从定中一醒。

  他们在派出赛安之后,为了防止其步袁震后尘,所以在其身上有过一番布置,但就在那方才一那刹那,却忽然对其失去感应。

  殷平皱眉道:“怎会忽然不见,莫非成昌子那地界之中有什么禁制阵法?”

  邓章算了一算,却没有得出结果,沉声道:“便有阵法,也不至于我连生死都推算不出,何况我等又在他身上种下了气机,就算有意外,也能及时遁空回来。”

  殷平问道:“可要再派弟子前去一探。’

  邓章考虑了一下,抬手作了个阻止手势,道:“我感得此事无有这么简单,还可以先等上一等,其实这般情形,未必不是好事。”

  殷平一思,也是点头。

  成昌子这里变数越多,说明里面所藏的物事越不简单,反过来可能对他们越是有用。

  左右现在周还元玉之争已是结束,局势并不似过去那般激烈,只要不是张衍突然杀来,他们还是有时间等下去的。

  山海界半界。

  张衍到来鲲府中后,随着自身心意所愿,再度来到了前次那座洞窟之内。

  如他所想,这里比之原先又是了有数枚玉简多了出来。

  之前他曾得有一枚金简,并得此启发,定立了太玄之法,不过当时主要是为了寻求对付太一金珠的手段,才落得此物下来,事实也证明的确也用,在与太一金珠对抗时,这门功法起了极大作用,五行还转,生生不息,才能得以将此宝死死抗拒于外。

  他觉得日后功法之变或许还有借重此简的地方,但要寻得三重境的机缘,却还需从他处另求。

  走过几步,就近拿了一根入手,意识入内探询,这根玉简内没有具体功法,只是涉及到一些道法玄理阐述。

  他微微点头,此虽不能直接用于提升功行,可长远来看,对于自己推演太玄真经倒是极为有用。

  修行越往上走,对道法的领会越是重要,等消化了这些,这门功法又可再度有所长进。

  他走过两步,在一蒲团之上坐下,用心精研起来。

  只数天之后,他就将里间所载推演完毕,彻底化为自己之物,自觉天地万物在眼前又是有所变化,明白自身道法又是有所长进了。

  这时他念头一转,却是准备趁着这个时机,试着推算下来局势变化。

  可这一推算下来,他却神情微凛,因为诸多未来之中竟是混乱一片,无法看到任何具体事机,此般情形,倒像是被某种伟力遮蔽去了天机。

  他以为天地之间什么变故,连忙一察,可却发现内外皆是无事,不觉微讶。

  元玉如今已得归属,寄托在智氏身上的先天至宝得他功法相赠,现下还在柎部之中不曾离去,并没有被人发现,另一头逃去的先天妖魔仍是不见下落,可以说没有事值得哪一大能去如此做。

  且就算遮蔽一时,也无法长久,事后过去所经一切他们仍可观望出来。

  他考虑了一下,眼前这情形有些古怪,不如待几日后再做察看。

  想到这处,于是将此事先是摆在了一边,又拿了另一枚玉简,这里所载却是以往从未见过的,竟是讲述镇压真阳修士之后,如何从其身上取炼精气之法以化他用的法门。

  他不由来了几分兴趣,似他手中那盏琉璃莲花就是如此来的,

  要真能镇压得了一位真阳修士,他自认也不难做到这一点,可不同不是的,这一篇中所讲显然更为齐全详细,不但各种封禁之法,如何最大限度利用对手元气,包括如何时时遮绝其神意转动,如何不被他人感应推算,件件桩桩,可谓都有讲述到。

  他此时有一种感觉,传下此法之人,似是不止一次做过这等事。

  待把这枚玉简他看过后,又去观览其余,时不时还坐下修持推演,不知不觉间,已是过去半载。

  这一日,他自定之中出来,想起此前天机被蔽之事。又再次试着观望未来,可发现未来仍旧是混沌一片,且越往后推演越是模糊不清。

  他目光微闪,接连遮蔽天机半载之久,没有哪一个修士会如此做,也无法做到,所以这里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现世之中发生了某种不可预知的变化,方才如此。

  他目光一转,落到最后一枚玉简处,此一枚格外不同,微微泛着金光,而且方才冒出来未久,显是最为重要的一枚,不定能使得他得到更多启发。

  若是半途离去,怕是会将此错过,还不如先看过这一枚,回头再去理会此事。

  于是他走上前去,将金简拿下,起意往里观去。

  成昌子遗府之前,清光一闪,消失半载的赛安再度出现在了入口之前,只是他神情却与进去之时大不一样了。

  那时严肃谨慎,此刻脸上却多出一抹古怪笑容,实难以知晓他这段消失时间内到此经历了什么。

  就在这同一时刻,不管是妖魔人道,诸天大能都有种莫名心悸的感应浮现,只是试着推算,却发现天机模糊,仿佛被人搅乱遮蔽也似,并不能从中窥看到什么。

  妙空界法塔内,太一道人忽然化身出来,他适才也是感到一阵烦躁,可他非是修士,没有推算之力,不知方才到底发生了何事,恐怕只有问过白微、陆离二人才知,只因为此前之事,却又拉不下脸来。

  再是一想,若真是有事,这两人定会来求助自己,倒也不必主动去问了,此刻忽然觉得,无论妖魔人道,座下都有无数弟子替自己奔走,而他看着强横,实际却有些势单力孤,要做得何事,只能通过两名先天妖魔。

  要放在以前,或许也不会怎么放在心上,可在张衍接下那一次冲撞后,却感觉世上之事并非皆在自己掌中,其中更有一些远远脱离了预计。

  他忖道:“看来也当做些变化。”

  思定过后,他就往昆始洲陆上观去。

  君无启此刻正在地陆之上漫无头绪的游逛着,此前哪怕争夺元玉最为激烈的时候他也没有参与进去,而仍是试图找寻那先天至宝的下落,可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这时面前忽一个熟悉声音响起,并唤得他名字,他浑身一颤,赶忙一拜,道:“弟子拜见尊者。”、

  太一道人问道:‘又过去如此长久,那先天至宝可有下落?”

  君无启惶恐道:“回禀尊者,弟子无能,尚不能找到。”

  在经历一阵长久沉默后,太一道人才又言:“此事你可慢慢搜寻,只你一人又能行走多少地界?便是做事也不方便,你可在洲陆之上立下宗派门户,教授弟子,寻得更多人一起来助你。”

  君无启这么长时日下来毫无进展,本以为自己将迎来一顿训斥,或者干脆被从世上抹去,可没想到太一道人居然一反平常,一时倒反而有些惴惴不安,只得诺诺称是,待回过神来后,却发现太一道人已然退去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