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意迷识难知真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意迷识难知真

  邓章、殷平二人想到这里,都是一阵悚然,因为他们根本不知,到底何人有这手段,竟然能够搅扰到他们过往识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好在他们毕竟功行深湛,本身又修持的是无情道法,很快便就冷静下来。

  邓章言道:“暂不必将这此等手段看得太过厉害,若真有篡我等识忆的本事,那如今也不会被我等发现了,说明这里也不是无迹可寻。”

  殷平连连点头。

  实际现在他们也只能如此想,要真是遇到那等可以随时影响他们认知识忆的东西,那他们反抗也是无济于事。

  邓章道:“现下却需找到那根由究竟出自何处。”

  殷平想了想,道:“第一纪历时,我辈斩断所有现世因果,方才能避入虚地之中,是以此般因由当不是那时所留下。记得我等方才出来未久,就忆起了这成昌子之事,如若无错,这应是重回现世后方才被乱了忆识。”

  邓章沉思许久,缓声道:“未必见得,也有可能是我等遭便中了谋算,只是到了虚地后不得发作,现下重回现世,方才又牵连上了。”

  殷平心下一惊,他迅速将当年那些大能对手在脑海过有一遍,却发现没有一个相符,他摇头道:“当年现世之中似无人有这等神通手段。”

  邓章道:“世上秘术神通众多,谁人能够尽知?就如那正反天地,若不现我面前,谁知乾坤变化竟是这般模样?”

  识忆之中凭空多出一人,并还让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人存在,这虽看起来不可思议,可也难保一些法宝或者利害秘术不能做到,譬如张衍那斩杀真阳的秘术,他们之前也是闻所未闻。

  两人也是心有余悸,因怕再出得什么问题,又是自我查视了一番,暂且未再发现什么异状,这才稍稍一松。

  殷平顺势又查看了那具化身,虽是提前断开了因果,但却可以确定,这分身这会儿当已然彻底消弭了,只是没有牵连到正身而已。

  想起这个,他发现自己似忽略了一事,道:“不对,赛安!”

  那遗府里面有此厉害布置,甚至连他化身多无法回避,那这赛安又是躲过的?若是不曾躲过,那么出来向他们回禀之人又是谁?

  他急忙起意查看,可却发现洲陆之上竟已是找不到赛安行迹了。不由得心中一凛,这里面固有昆始洲陆无法如意观望的原因在内,但更可能的是,此人有回避他们感应之能。

  他神情凝重道:“道友,与我说话之人,或许非是赛安了。”

  邓章考虑了一下,道:“此时尚还不能下定论,赛安出来那时,我等能重又有所感应,说明其正身尚在,此中或许另有缘故。”

  殷平道:“道友是说,其识忆可能受得外物侵染,似如域外天魔那般?”

  邓章道:“有此可能。”

  殷平再是一想,推测道:“那此事会否与那天机混昧有关?”

  邓章算了算时日,天机变动之时,差不多也是那段时候,他道:“尚难知晓,许也有所关联。”

  殷平道:“那道友以为,此事是听之任之,还是找出赛安下落?”

  邓章断然道:“此事不可不查,若是能寻得赛尔,不定可以就可查知到其背后之事。”

  这件事与他们大有牵连,要是真有事,想来第一个就会落到他们身上,而且今次识忆受扰,那保证下回没有,所以这是避不开的,怎么也要弄个清楚明白。

  殷平叹道:“只是赛安本就是我徒众之中功行最高之人,我若不出面,无人可以拿他。”

  邓章语声低沉道:“那便再塑造一个化身前去。”

  殷平一转念,认为也只要这般做了,至于能否将赛安拿住,这却不用多做考虑,其人若有真阳之能,那人道修士第一个不会将之放过,要是没有,他们化身足够将之收拾了。

  唯一妨碍,就是此身造出之后,恐怕生出更多未来之变,不过赛安才是眼前最大变数,这里间轻重他们自是能够分得清。

  两人议定之后,同时转运法力灵机塑造化身,这一次不再是刻意压制其能,故是顷刻之间便就造得一个魁伟修士出来。为了不致失手,两人不惜给了其数件法宝乃至百来张法符随身。

  待一切准备妥当后,殷平问道:“这回可要遮掩?”

  邓章否道:“不必了,让人道知晓更好。”

  殷平点头,他知道邓章这句话的意思,若此事真与天机混淆有关,他们两个怕是未必可以拿定此事,要是人道找上门来,正好可以与之分说,若人道元尊一起加入进来查证,相信这件事就有较大把握了。

  两人待是议妥,立刻转挪法力,将这修士往洲陆之中投入进去。

  而他们这里方才又穿渡举动,人道众修立时有所察觉。

  旦易从定中出来,目光一落,立时看到了那一名方才破入界中的修士,他一观其气机,却不难辨出其来历,他皱眉道:“是无情道众门下,元玉已得其主,此辈又做这般大动作作甚?”

  傅青名道:“竟是丝毫不做掩饰,可能里间另有缘故。”

  旦易本待推算一下,可是旋即又放弃了,因为天机混昧,难以算定其真实意图。

  张衍这时言道:“此辈这番作为,看去反倒希望我等能察觉。”

  旦易转念一想,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他道:“既是这样,那便当面一问。”他一挥袖,立刻发了一道飞书出去,而后与张衍等人一同摆动法驾出行,来至虚天之中相候。

  等有不久,便见天外之一闪,邓章、殷平各踏灵兽,出现在四人面前。

  邓章上来一个稽首,并言道:“四位道尊有礼。”

  旦易还有一礼,也不与他绕圈,开门见山道:“自元玉得了归属之后,各方各归其位,两位道友却无故派遣法身入得昆始洲陆,不知可否给个解释?”

  殷平叹道:“我二人也是迫不得已如此,还望诸位道友见谅。”

  旦易道:“贵方可否告知缘由?”

  殷平认为到了眼下,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将此事详情经过说与旦易等人知晓。

  旦易听罢,神情也是严肃起来,能够无中生有,使得真阳修士的忆识受得蒙蔽,这般手段极是令人心惊,他考虑了一下,道:“这么说,两位所谓,只是为追拿那弟子了?”

  邓章道:“不错,唯有找到此人,才可从其处找寻到真正情由,还望诸位能以成全。”

  旦易起神意与张衍等人商量了几句,皆是认为此事既从无情道众身上起,倒也不可能完全抛开二人,于是他言:“两位那分身可在洲陆之上行走,但却不得作出侵害人道之事,若得结果,当需告于我等知晓。”

  殷平打个稽首,道:“多谢几位道友,若有具体消息,当会告知诸位。”

  张衍这时出声问道:“那成昌遗府在何处?”

  邓章起袖凭空一抚,面前出现一道灵光,上方浮现出一座遗迹,他指着言道:“便是此处了。”

  殷平道:“我等以为,现如今天机变动,或许也与此有关。”

  张衍目光微微一闪。

  旦易看有一眼,记下了此处,既在昆始洲陆上,那必要查个明白的。他道:“既已分说清楚,若是无事,两位便请回吧。”

  邓章道:“诸位且慢。”

  旦易道:“道友还有何言?”

  邓章道:“听闻第二纪历中修行无情道法之人亦能在布须天中开天立驻,不知可有此事?

  旦易看他一眼,慎重回言道:“确有此事。”

  邓章道:“我等明白了,诸位告辞。“言毕,他打一个稽首,便与殷平一同离去了。

  旦易神情微动,考虑了一下,道:“这两人最后一句话,莫非是有意效仿当年无情道众所为么?“

  乙道人道:“这不无可能,张道友接下太一金珠冲撞,此辈定是骇惧,怕是在谋求后路了。只是现如今,恐怕他们自家也未拿定主意,只是试我口风罢了。”

  傅青名道:“他们便愿相投,碍于局势,我等现下也无法接纳,傅某之见,暂不用给答复,就这么拖着便好。”

  张衍点首道:“贫道亦赞同傅道友之言。若是收纳无情道众,虽可签契立约,可这定然会迫得先天妖魔与域外天魔联手,眼下时机并不合适,不过也不必堵死了这条路,。”

  乙道人笑道:“其若不提,我亦不必去提。”

  旦易点点头,随后看向三人,肃容道:“此事可先放去一边,只似邓章、殷平所言,世上竟有物能侵同辈忆识,这不可不慎重以待,该当设法查明此事。”

  傅青名道:“恐怕只能去那处遗府一看究竟了,此处就在洲陆之上,若那里有事,我等恐怕是首当其冲。”

  张衍也感觉此事大不简单,现在他正在参悟三重境之秘,虽已有了一点头绪,但迟迟不见进展,而若无情道众所遇问题却是诡异非常,远在常理之外,说不定能从探观得一些得以启发东西,于是他言道:“既是这般,不如就由贫道往那处一做查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