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立禁封隙断牵因

第一百五十五章 立禁封隙断牵因

  张衍思虑了许多,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将这处地洞守稳。

  因为不管这两具化身要再度显身,那势必会与现世发生交际,而这里是其消失所在,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地方,必须要控制起来。

  除此外,还有一个需要防备的,地渊出口远不止一个,这是当年前人为了放一些魔头上来,可要是这化身在未来某日再度出现,见此路走不通,或许会从他处钻出。

  这要解决也是简单,可作法尽量将出入所在之地梳拢起来,再派人加以镇守就是。

  只是这般,几处地界短时内出来的魔头必是数目大增,并且都是聚于一处,极可能入世为害,要是交给灵门来做,却反能化弊为利。

  有了这番思量后,他本拟就此退出,不过再是一想,下方而今也不知如何了,既至此处,也不妨下去再下去一观。

  于是法身往下一沉,很快到了地渊深处。

  起初还好,四周空空荡荡,可许久之后,随着浊阴灵机愈发浓厚,就见无以计数的魔头在里相互侵吞。

  被逼的走投无路,才会往地表上去,那些道行稍长一些的,不是被屏障挡下,或是被其上附着的禁阵消杀,只有少数才成得那漏网之鱼。

  他游走一圈下来,发现这里面倒的确有几头厉害魔头,可一如此前所判断的,此辈不得周还元玉,无有一个能达至真阳之境,并他们并不能构成什么危害。

  可两个化身要往这里来,必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未来会有什么变化也是难说,所以必要的防备还是需布置的。

  坐下细细感应,看是否有前人留下之物,但百余天下来,并没有什么发现。

  他想了一想,天机混昧之下,就算这里有东西,短时内也看不出来什么,故是决定委派一合适之人在此搜寻,便起心意一召,过去片刻,随着一道阴晦灵光闪过,彭向就出现在了身前,其上前一礼,道:“见过上尊。”

  张衍一点首,道:“你看这里如何?

  彭向望有几眼,道:“对吾辈而言,乃是灵华之地。”

  张衍道:“你下来可在此修行,只你需尽量留意这里是否有异物留下,若是见得,只需报我知晓,不可随意摆弄。”

  为了方便行事,他又将一些方便言说之事告于知彭晓知晓,只一些涉及更深层次的并未多谈。

  彭向听罢,心中略微有数,他并不知真阳层次的谋划,看到张衍如此重视,却也不敢轻忽以对,回道:“小人记下了。”

  张衍交代之后,就转了回去,又是将此行经过与旦易等人说了,并言明了自己一些看法。

  傅青名沉吟道:“假设是背后有人利用了布须天伟力,那么除非我等也是参悟了其中缘法,否则极难查了出来。”

  旦易深以为然,因为这猜想是真的话,找不到关节,强行去做就是与布须天本身对抗了,就是眼下所有大能联手,恐怕也没有这等能耐。

  乙道人若有所思道:“张道友所言,那化身过去经历缺失了一部,好似被人抽离而去,乙某在想,此般缺失,究竟只是那两具化身,还是整个布须天都是如此?”

  众人都是神情一凛,尽管这只是一个猜测,却也令人惊悸不已。

  要真是那般,那就意味着连他们都有一部分过去被抽离了,而且自己还不知情。

  张衍却是不认为这个可能存在,与别人不同,他有气、力二身,力道之身更长久是沉浸在天地屏障之内,要想影响到他,那势必要连力道之身一并牵连进来,实际上他并没有感得丝毫异状。

  而只要他一人不曾有碍,那所有人都不会有问题。

  他言道:“这里当是诸位多虑了,贫道这里自有秘法可以判断,当是无碍。”

  旦易一思,也是点头,他实际也是有办法辨别的,此刻也言:“张道友所言无错,人道之中并无任何不妥。”

  乙道人言:“乙某以为,这多半是与无情道法有关,否则不会只是此辈门下受了算计,但眼下无事,却不等若往后无事,此般下去,到底会如何,还猜不透,只能尽量小心了。”

  这两名化身虽是主动去了地下,可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完结,甚至他们也并没有干涉到多少,难说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

  傅青名沉声道:“此言不错,有无情道众前例在,我等无论如何也要有所提防。”

  四人商议了一阵过后,先是施展法力,将那通行魔头的地洞出口尽量都是挪转到了一处,随后又将此事传告无情道众知晓,并言若是再发现异状,还请其等及早传信相告。

  待是事毕,张衍与三人别过,回得玄渊天内。

  此回虽未能查出真情,但最后所见之事却对他有了一丝启发。

  布须天内的有无盈缺,其实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的。

  他心中有一个猜想,真阳修士若到必要之事,能从未来借取伟力,可假若一样物事,比如说昆始洲陆,未来只有一种变化,并且最终能臻至恒定唯一的地步,那么无论怎样从未来借取,都无有关系。

  实际上此物若是勾连到了这等未来,那么其本身已然是亘古永驻了,不管处在过去未来哪个时间段都是如此,所以现在无论怎么变化,都是无关紧要了。

  知道了这些,表面看去没什么用,可却能从更深层次去理解此中玄妙,再更进一步的话,说不定能将之加以利用。

  当然,这一切只是出自他的推断,是否为真,目前还无法进行证实。

  他感觉自己已是隐隐接近了某个答案,但却始终有某个关节不曾窥破,若得过去,想来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很快又是数月过去。

  洲陆之上,挐首若隐若现的身躯埋在地底之下,只有一个头颅露出外间,他望着前方一处地洞被禁阵圈占起来,神色显得有些阴郁。

  域外魔物虽是全力侵袭虚空元海,可布须天也未有放弃经营,他这大弟子一直在昆始洲陆之上。甚至之前连争夺元玉也未加入进去,就是为了避开人道耳目,能够发展壮大的机会。

  开始他只地表生灵之中做文章,可后来无意发现了地底之下冒出的魔头,却是如获至宝。

  这些时日着实以此炼化了不少堪用魔物,再这么下去,到下一劫时,当可积蓄起一个极为可观的实力来。

  可谋划才方开始,就有人修道人来不断占据那些地渊入口。

  本来他还喜出望外,准备以心魔侵入,如此这些人表面看去与往常一般,一旦发作起来,立时可以要其性命,甚至可以从心性上对其加以影响。

  可不久之后,他却发现,这些修士根本无惧于此,其等功法,好像天生就能与心魔相抗衡,纵然一些弟子受得侵染,也很快会被门中修为高深的长辈发现,并出手将之清除。

  他本来还以为只一处地界是如此,可连试了几个地界下来,发现俱是这般,登时觉得不妥了。

  要是这些人不走,那么自己计划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除非他发动前强攻,

  可就算能成功,那也没有意义,因为这些修道人背靠一个乃至数个大宗门,便被杀去一些,可以也继续派遣过来,并且下一回会有修为更为高深的修士出现,那不说无法达成目的,连自己也有可能因此暴露,所以只能选择其他办法,

  他想了一想,却是有了一个主意,自己不出手,但却可以利用无数异类妖物,在这般侵扰之下,要是忍受不住退去,则自己又可继续行事了。

  实际上若无那无情道众两个化身之事,他这个计策是十分有很可能成功的。

  因为灵门最初占据这些地界是为了利用魔头进行修炼,似一些魔头不多的地隙,带来的利益并不多,要是还有妖魔侵扰,那是宁可将之放弃。

  可而今不同,灵门弟子在不仅是为了修行,更为了监察那两个化身动静。现在几乎所有地隙之上都是压有禁阵,所以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让开的。

  下来半载之内,挐首不断以心魔之法催动荒原之中的大妖进攻此地,可是数十次下来,这些修道人都是寸步不让。

  这等景象,也让觉得此中或有古怪,猜测这地渊之中说不定是隐藏有什么。

  在深思之后,他将此事上报至幽界之中。

  三位魔主得报之后,却是来了兴趣。

  恒景道:“人道为何如此做?莫非是已然发现了地下魔头已被挐首利用,所以干脆将那地隙堵塞么?”

  迟尧玩味一笑,道:“没那么简单,最近未来天机变得混沌一团,什么都推算不出,说不定与此有关。”

  恒景道:“哦,那该如何做?昆始洲陆我等可进不去,只靠挐首可成不得什么事。”

  迟尧道:“能搅乱天机这般长久,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要能探查清楚,说不定为我所用,挐首那处不要紧,我等可给予支援,不过人道势盛,这件事只靠我辈去做的确有些力不从心,倒可去找一人,想必他定是对此感兴趣、”

  恒景一想,已知他想找谁,赞道:“此法极妙,那一位听闻之后,定然是坐不住的,若能挑动他去打头阵,那是最好不过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