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寻法当由我心来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寻法当由我心来

  张衍坐观修持,功行不停在长进之中,不过眼下还未能找到那突破之处。

  不过他仍在思考那天机变乱之事,看还有什么自己疏忽的,后来发现,自己可能漏去了一事。

  在无情道众出现之前,太一金珠曾有过数次出手。

  若是不提第一纪历时那消失无踪,甚至不知名讳的至宝,那么这应是先天至宝第一次在人前显威。

  此宝几能撬动天地根基,今次天机变动会否也与此有关?

  或者本来没有必然关系,只是巧合之中成了其中推动助力。

  巧合的是,就在他思索之际,却忽然心中有感,往外往观去,心中也是微讶,却是没有想到,自己方才念及此僚,其便现身出来了。

  他把心意一转,霎时之间,一道分身已然出现在了虚天之上。

  旦易三人此刻也是同时到得。

  旦易出来一步,稽首言道:“道友今回到来,不知有何见教?”

  太一道人把双手负后,昂首言道:“近日天机被一股莫测之力所蒙蔽,布须天外一些道友俱是觉得不同寻常,故请得敝人来一问。”

  先前域外魔物来找他时,他也不难看得出,这是在怂恿他与人道相斗,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算计,故是答应下来,顺势来与人道元尊见上一面。

  旦易道:“天机之变,与我人道并无关系,我等也在查证原委,待有了结果之后,若是方便的话,自会相告道友。”

  太一道人却是摇头,语含深意言道:“说与人道无有关系,却是未必见得吧。”

  旦易见他神情略显认真,倒不像是讥讽之言,皱眉道:“道友道友莫非知晓些什么?”

  太一道人悠悠言道:“敝人以为,天机变化,乃是布须天少人镇守之故。”

  说着,他看向四人,同时伸手往上作势一指,道:“布须天中,当年十二位有真阳修士合天与此,任什么意外变动都可被镇压下去,可如今只有诸位四人,自不免会有些异变出现,若是放开门户,由得诸天道友也是入主布须,就不难避免此事了。”

  旦易道:“道友此言,其实也不是不可,但诸位可愿认同我人道么?”

  太一道人言:“道友说笑了,若是诸天大能皆愿入得人道,敝人又何必来诸位道友谈这些?我与一众道友所属意者,无非是诸法共演天地,同参妙境,如此无论何人皆有通向上进之门,也可避免那生死争斗了。”

  旦易听他这话,却是摇头。

  乙道人、傅青名都是冷笑不已。

  如今人道主宰天地,他人要想加入见来,并在布须天中开以立,那要么自身本来就是人身修士出身,要么完全认同于人道。

  譬如乙道人就非是人道修士,可他真身乃是由人道炼就而成,自身又道法与人道一致,也无创立他法代替之意,所以仍可归入人道之中,未来照此修行,一旦遇得机缘,也未必不能修成上境。

  而似如先天妖魔或者域外天魔那般,意图自立道法,若是他们主宰了布须天,那么除其等道法之外,任何非其先天精灵出生的生灵都无法成就大道。至于那域外妖魔,亦是如此。

  按照太一道人之言,任得此辈合身于天布须,那么首先人道就要从天地主宰之位上退了下来,再由得诸法共治天地,这是他们绝然不可能同意的。

  旦易针对太一之言,沉声反驳道:“在第二纪历时结束时,先天妖魔曾占据布须天达百万余载之久,因其非是人道,所以并无合天之举,可一样不曾有任何异变出现,可见得这与多少人镇守布须天并无关系。”

  太一道人却不同意,言道:“这却未必见得,道友当知无为无过之理,第二纪历人道元尊尽数被斥于布须天外,显然遭天所弃,后来这些恶果,说不定就是人道又重占布须,才将之引动出来,而由诸方大能合力,就算不能避免,也能镇压天机,又何乐而不为?”

  张衍心中有数,太一道人这是见用之前手段夺取元玉希望渺茫,故是换了一个策略。

  虽然他们不可能被这三言两语所动摇,可是其余势力却极有可能被这一点所打动,甚至因此而联手。

  其今日之言,既是建议,也是隐含有一丝威胁。

  只几方势力心思各异,又彼此相互警惕,何况其也未必愿意听从太一金珠牵头,而若太一无法成为主持大局之人,他自也不会那么卖力,再则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所以此事看去可成,实际做起来绝不容易。

  他思索过后,这时也是开口道:“人道既能重据布须,那自也在天道运转之中,是以尊驾之言,不过是妄加揣测罢了,贫道以为,天机变动,并非是少人镇压,反还可能与尊驾脱不了干系。”

  太一道人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笑道:“哦?那倒要听一听玄元道尊的见解了,此事又如何与敝人有关?”

  张衍言道:“尊驾伟力宏大,每次发动,乾坤必为之震荡,可也正是因此,极易使得天地内变数增多,需知我辈入布须之后,并无异常,恰恰是在尊驾出手之后,方有了那天机混淆。”

  太一道人哼了一声,其实在自己心中,也有如此猜想,不过他没有反驳,反而顺着口风道:“这么说来,此乃是敝人之过了?”

  张衍淡声道:“贫道只言推断,未必就是真实。”

  太一道人眼眸一转,道:“天机混淆变乱,此事若不解决,怕会愈演愈烈,既然可能敝人引动,那敝人愿出手相助,早将此事消弭。”

  张衍眼神微动,就在这时,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只是非他一人所能决定,于是在神意之中与旦易三人做了些许商议,待三人都是同意后,便又自里退出。随后抬眼看去,道:“既然道友愿为,那却正好不过,不过也不必道友出得什么大力,只要做得一事便可。“

  太一道人呵呵一笑,心下却是起了提防,道:“那要看何等事了,玄元道尊可先说来一听。’

  张衍把声音略略提高,道:“天机既已被搅乱,那不妨再加一把力!”

  现在天机虽是乱,可其实乱中有正,可若将之真正混淆起来,那么天地间所有物事都会产生某种动荡。

  同样,那般异状也要受此影响。

  假设那抽离过去之法是借助了布须天伟力,可若是布须天整个都被搅乱,那么其也未必再会在原来正轨之上。

  既然眼下他们摸不着头绪,与其看着慢慢酝酿,到最后还是要发作,那还不如提前将之引动!

  太一道人一听,脸上笑容却是收敛起了起来,露出几分思索之色,因为他也觉得这有几分可行。

  许久之后,神情略略郑重了几分,开口道:“诸位道友当是知晓,若只是我凭空施为,而又无物阻挡的话,最后结果恐怕不是诸位所想看到的。”

  张衍微微点首,他自是知晓这一点的。

  要是任由太一金珠之力在外冲撞,而不加阻拦,那不知要毁去多少物事才会抵消其力,期间震动之大可谓难以想象,恐怕诸天万界都会受此牵连,所以定要将在其威能发挥出来的一瞬间就将之压挡住才好。对此他早是有所准备了,他言道:“可由贫道再来接一次伟力冲撞。”

  太一道人略显吃惊,看了看他,道:“玄元道尊不是玩笑?”

  张衍正声道:“自非玩笑。”

  自上回过后,他就有意再次领教太一金珠威能,看能否以此找寻通往上境之门,既有眼前这个机会,还能借此引动天机之变,那正好是一举两得。

  太一道人盯着他看了片刻,确定他此言非虚,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他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心中却是窃喜不已。

  上一次虽未能拿下张衍,但他认为知是自己太过大意了,对张衍之能也是估计不足,并且还有白微不肯全力配合的缘故在内。

  可若是他有了准备,且且与白微商量妥当,那却还可发挥出更大威能来。

  本来他就已是觉得,随着张衍功行越来越是深厚,自己能够拥有优势会越来越小,只是找不到出手借口。

  可现在有这个机会,说不定就能借此将一举张衍击杀,而且还是光明正大行事,这正是求之不得。

  他迫不及待问道:“何时?”

  张衍道:“越早解决越好。”

  太一道人道一声好,并言:“此事就如此定了!”随后他怕张衍会反悔一般,对四人打一个稽首,就匆匆遁身离去了。

  旦易叹一声,道:“张道友,你需尽量小心了。”

  他们心下中其实都有所担忧,虽张衍上回接住了一次冲撞,可却未必次次过去。

  张衍点首道:“贫道有数,诸位道友放心便是。”

  他认为自己此刻只是差得临门一脚,只是那推动关门的那一线玄机迟迟不曾出现。

  若不冒险,那只能慢慢等待机缘,这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或许是千载、也或许是万载,但也可能更久。

  可看布须天内的诸多异状,却使他认为,越早拥有强横实力越好,若是等候下去,那是将未来交予机缘天数,而若主动去争取,结果却可由得自己来选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