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虚天借力筑恒功

第一百五十九章 虚天借力筑恒功

  张衍在对方鼓动气机之时,就察觉到了其远远不同于以往,法力似如倍增一般,显然对方为了这一刻,做足了准备,发挥出了远超此前的威能。

  而太一金珠一旦发动,就无从躲避,除非气机涌动之时就提乘动天舟离去。

  不过为窥真道,他并就没有回避之意。

  霎时之间,他只觉那一股滔天威能骤然着落到了身上,并于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任何法宝,完完全全凭借自身之能去抵挡。

  而今气、力双身虽是落在不同之地,可是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并没有什么远近距离之分,也无需刻意合于一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体,只要他不去分隔,那么神意一举,自然而然便就能浑还如一。

  自双身皆入上境后,此是他第一次气、力同合迎敌,可尽管如此,当那一股开天辟地都不足以形容的伟力冲撞上来,无论气道法身还是力道之躯,都是在同一时刻崩解之中,但是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完全摧毁。

  此刻他神意凌驾于一切之上,仿佛抽离出去,自穹宇之上,冷静观望着这一切。

  他法身这时完全化作了一团五色神光,将这股力量接去了一部分,而其中绝大部分威能,却是被力道之身承受过去了,此身立刻不受控制的破碎裂塌起来,可是因其存在两界屏障之内,背靠着天地之反,有莫名之物源源不断填补进来,弥补修合,维系着身躯不坏。

  他曾面对过一次太一金珠,知道这上来冲撞最是紧要,只要能承受住,那么下来余波却是不难对付过去。故是全力运转法力,自元气之海中抽调元气,将那一线生机被牢牢牵住,尽管其在汹涌狂猛的力量之中被反复拉扯,可始终没有断开。

  而随着那巅峰之力过去,就在这一刹那,上次的感觉又一次浮现出来。

  他知道机缘不可错过,神意一转,万事万物骤然一顿,仿佛停滞在了这一刻。

  他能感觉到,这天地之中仿佛什么东西少去,同时又有什么东西多了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了一股庞大无比的气机,其源头竟是来自于布须天本身,他先前虽与此天相合,但却从未能察觉到这些。

  心中忽有一阵明悟,若是把布须天比作大湖,那么过去所观望到的,只是最为浅显的地方,可现下,他却是看到了那深处。

  而望见了这里,也便等于他神意到达了其内,过后只要轻动灵机,就可以使那一部分伟力为己所用。

  他能感觉到,若是神意足够,还可以去往那更深之地,但窥见到那里玄机,恐怕收获将是更大。

  可惜的是,为了对抗太一金珠,全身元气法力几乎全是调动了起来,分出这一丝来维持神意已是极大冒险,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在真正进入到真阳第三层之前,这等机会恐是少有了,除非是太一金珠自家愿意配合,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知在真正生死斗战之中,御主可不会再在乎什么道基元气,肯定会不顾一切将这先天至宝祭动,到时面对的不可能再是一次攻击,而会是接连数次了。

  在这神意耗尽之后,他不得不从中退出,全力抵御那层层冲涌上来的余波。

  不久之后,此力终于开始消退,那一片弥漫周宇的金光也是随之黯淡下去。

  众人看着金芒退散,也俱皆起意观去。

  此刻他们无不是迫切想知道结果,但是目光落下,却都是神情一震,多数都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张衍立于虚空,周围五色真光包裹,这情形与上回几乎一样,竟是又一次接下了这次冲撞!

  少许不同的是,由于这回纯粹凭借其自身之力来承受,没有依靠什么法宝外物,故此刻他称得上是气机虚弱无比。

  这等情形,实际极易引动敌手撕破脸皮动手,但是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所以根本不在意。

  场中一片沉默。

  若是张衍第一接下太一金珠时,还可用此宝发挥不足来说,可一次却是无从找寻借口。

  对于他们而言,实难想象还有伟力能够正面击败此人。

  幽界之内,迟尧看着这一幕,心中既是震动,又是感慨不已。

  他是知道的,太一金珠此次是动了真格的,就算张衍此次能够接住,怎么也要受得重创,可最后居然仍是分毫未损。

  他摇头道:“这张道人太过厉害,有此人在,只凭我三人,就算占据了虚空元海,也无侵夺布须天之望。”

  恒景神情一动,建言道:“这张道人此刻气机低弱,我等若是联络诸方大能,合力出手,能否将他拿下?”

  迟尧一摆手,道:“这无有可能之事,人道敢做此事,哪里可能没有准备?只要以无羁天舟躲入昆始洲陆,我等还能如何?待回复之后,又有谁人是他对手呢?”

  恒景露出可惜之色,随即幸灾乐祸道:“此次太一道人可是威信尽失了。”

  素忽然出声道:“那也只是对人道而言,其对我等仍是足以压制,甚至为了维系自身威严,可能比之前更为凶狠苛刻。”

  迟尧道:“素魔主说得有些道理,不过也无需惧他,太一若是不曾犯糊涂,就该知晓现在人道才是第一大敌,为了对抗人道,他定会竭力拉拢我等,甚至会不惜给我一些好处。”

  荒界之内,邓章、殷平在乾坤动荡恢复平静之后,看到张衍仍是完好无损,不难知道太一金珠的打算再次落空了。

  邓章沉声道:“稍候可往布须天去得一书,言明我愿归入人道。”

  殷平道:“邓道友定下了么?”

  邓章缓缓点头。

  殷平叹一声,道:“可是那张道人初时或许难以察觉,可事后仔细分辨,凭那法力气机,不难判断出这背后有我等出力,这等情形下,未必会再接纳我等了。”

  邓章面无表情道:“只是试上一试罢了,若不同意,那就与太一联手共抗人道。”

  而布须天中,陆离眼底全是震骇,此次他自己虽没有使出全力,可是他敢确定,四人法力所合,哪啪发动时耗去了一大半,已是超出自己所能使出的极限了,就算他不惜代价,也绝然无法将太一金珠运使出这般威能,可居然仍被张衍当下。

  这一瞬间,他几是怀疑对方可能已经站在了更高层次之上。

  他强压下翻滚心绪,镇定下来,打个稽首,半是无奈半是佩服道:“玄元道尊神通高明,领教了。”

  白微道:“此番冲撞过后,天机更是变乱更多,想必诸位道友当能找出那混淆之因了。”

  张衍道:“贫道的确看到了一些端倪,当会尽力一试,若得结果,会尽早告知诸位。”

  旦易这时出声道:‘既是如此,那张道友,我等不妨早些回去解决此事为好。”

  他也是见张衍此刻处在虚弱之时,怕有人忍不住有所异动,故是不愿在此多留,想着早些离去。

  白微默默一察,太一道人居然难得一声不出,心中明白,此番已经没有机会了,他道:“那我等便就告辞了。”他招呼了陆离,两人打个稽首,便就遁身离去。

  旦易这才稍稍放松,上来道:“这次情形凶险,所幸道友仍是安然渡过,不知道友察看到了什么?”

  张衍笑了一笑,道:“有些许收获,不过目前尚无法吓得定论,还需再做查看、”

  旦易点了点头,道:“道友不必急切,此事可回头再言,待得法力恢复之后,再谈此事不迟。”

  张衍欣然应下。

  四人再言说几句,便就各自回转洞府。

  张衍回得玄渊天后,就在大殿法座之上落坐下来。

  如他所言,此次有些收获,不止是窥见了布须天些许玄机,还有功法上的提升。

  经历了先天至宝前后两次冲刷,他自身五行真光似乎经历了一洗练。

  这是理所当然。

  这五行真光虽是由他观想而出,可并不是说他自身伟力多大,就能观想出多大威能的神通了。若是这样,世上真阳修士,只靠法力便可区分上下了。

  实际修士需得长时间观想修炼,观想功法之威才能逐渐发挥出来,其实除此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受得外力威压,生死危机之下,使得神通威能被迫提升。

  在一般情形下,这是无法用到的,因为真阳之间斗战,很少遇到一方完全无有反抗之能,就算真是遇到,也很难在此情形下存身下来。

  说起这个,倒是陆离仗着道宝,在他斩杀秘法下几次还生,可那是他知晓自己不会被真正杀死,所以根本道法并没什么长进。

  当然,此次收获最大的却并不是这个。

  他略略一思,先是入定持坐,调运元气,使得法力逐渐恢复,待得气机完满之后,他抬起手来,运转法力,霎时在外开辟了一个又一个界天。。

  在不知多少界天开辟之后,他法力又是耗去了许多,当即一转神意,沟通深藏于布须天中的那股气机,霎时之间,他便观望到了一幕奇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