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章 寻觅玄机取无尽

第一百六十章 寻觅玄机取无尽

  张衍此刻眼中看来,布须内天过去未来仿若一根根纠缠不清的乱线。

  他先前在承接太一金珠冲撞之时,已然明白了其中玄妙,只要有手段恰当,那么便能将自己不需用的那一丝抽去。

  也即是说,他用去法力之后,可以将这一段经历单独从时河之中拭去,就又可回到那最初未曾动用法力的时候。

  由于此法只能作用在自身之上,于现世无碍,所以这等若就是省略了过程,只要给出一个起始,便直接能够得到结果。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因为他本身已是主动融到了布须天中,所以只需借用其中伟力便可。

  他心意一转,立时就方才那一段过去抹去,似是一个恍惚,又好像什么变化也没有。他默默一察,自己又回到元气法力完满的那一刻,而周围开辟出来的天地仍是存在。

  有得如此手段后,只要利用的好,那斗战之时元气法力永远不会耗用干净。

  只是可惜是的,这其实借助的是布须天自身伟力,非是他本身所有。

  并且唯有与布须天合天之人才能借用,也只能是在布须天内运使,要是到了虚空元海之中,那便无有这等本事了。

  而这里也不是没有隐患,这其实就是天机变乱的根源所在。

  此等方法运使越多,则未来愈是混淆,若是无所顾忌的运使,他认为恐怕会引发一些难以预料之事,不到生死斗战之时,没平时却需慎用。

  现在他可以确定,那两个消失的真阳化身,应就同样借用了此等方法。

  不过他现在虽是知道了这里源头所在,可却还看不透背后之人如此做的真正原因。

  因为表面看来,除了把天机弄乱,这几乎是毫无意义之事。

  或者说把天机弄乱本身就是其目的。

  他心下不禁思索起来,莫非背后之人主要是想隐瞒什么?只是不让现世元尊能够推算出正确结果?

  凭着此前线索,仍还无法推断出什么来。

  所幸现在布须天中正序已被搅乱,那布置就算再是高明,也不会再按部就班出现了,等日后再有动静,若能及时将之处置了,那说不定就可将隐患可以提前灭除,

  就算千百年再有什么东西浮现出来,也是有了一段时间作为缓冲。

  他在想明白这些之后,神思又回到了自家身上,而今他自身法力,在某种意义上称得上是用之不绝,取之不尽,似乎拥有无限可能。

  可这并不是真正的第三重境,正确来说,此应该视作通往这一层次的铺垫,借用这等方法,或许能得以迈入此境之中。

  现在他已是有了一点头绪,那进一步机缘应该就藏在布须天更深处,要想见得,就需要有那倾天之能,譬如太一金珠那无穷伟力,用其动摇天地根基,就可得此机缘。

  现在他若是愿意,也可以设法将自身法力堆叠推高到这等层次。

  毕竟他能挡住这先天至宝的冲撞,就意味着压已然有着与之相当或者相接近力量,再加上此刻不惧耗用法力,应该也可以达到此般程度,从而打开冲向此路的门户。

  只是这里有个问题,他法力放出之后,需得有人承接,方能引发天地动荡,要是空落下去,不但无法达成所愿,还易造成极大危害。

  所以走这条路的话,最为直接的方法,就是设法挑起一场斗战。

  他眸光微微闪动,先天妖魔、域外魔物、还有无情道众,皆是人道大敌,此回他接下了太一金珠再一次冲撞,想必此辈当会走到一起,谋求共同对抗人道的办法,所以下来哪怕他不主动去求,其也应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正在思索之时,却觉旦易神意到来,便就起意回应,道:“道友何事相唤?”

  旦易道:“无情道众方才来书,说是愿意归于我人道门下,只求合天能与布须之中,不知道友是何意思?”

  张衍没有多去说什么,只道:“太一金珠此番所展威能,其中有无情道众助力在内。”

  旦易一听,肃容点了下头,他已是明白张衍的意思了,道一声打搅,神意便就退去了。

  而另一处,白微二人自布须天退走之后,又是回到了妙空界内。

  两人方至殿内,但见灵光一闪,太一道人已是现身出来。

  陆离打个稽首,叹道:“道友,此回我等已是尽力了。”

  太一道人摆了摆手,沉声道:“我知此非道友过错,这次是敝人错估了的那张道人的本事。”

  陆离有些诧异望去,太一主动承认失机,这倒是少见。

  太一道人神情阴沉,道:“张道人法力之前更显精纯,若不早些除去,将来必成大患。”

  他隐隐能感觉到,张衍此次不但功行有所长进,且似乎从中还得到了什么好处,未能除去对手,反而助长了其本事,这点令他格外烦闷。

  白微与陆离对视一眼,随后言道:“此人来历莫测,又掌有不少厉害手段,连道友之能也难以撼动此人,我辈更是无能为力了。”

  殷平道:“正是,尤其人道背靠布须天,万一见得不对,只要躲入昆始洲陆,我等也无法追入进去。”

  其实只要太一金珠愿意被他们祭炼,那么一切问题都好解决,因为此前表现,并不是这先天至宝的真正力量,其若真受人执掌,大可以一瞬间打出数次,那么就算正反天地内所有真阳大能一起上前也抵挡不住。

  但是他们也知道,太一金珠绝然是不肯如此做的,这就如他们不肯为此动摇道基一般。

  太一道人沉声言:“人道得此胜场,气焰当比之前更盛,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不再满足于安坐一隅了。”

  白微思索片刻,太一此言是没有错的,如果太一金珠威对人道无有了威慑之力,那么他们就异常危险了。他抬头道:“道友意思如何?”

  太一道人言:“先前我曾提议,我三方合力,诸法共演天地,假若两位道友能合天于布须之内,那么人道也就无法独占昆始洲陆了。”

  白微道:“要说服无情道众还好,但要说服域外魔物,恐怕不易。”

  太一道人言:“敝人会去说服此辈,我等任何一家都无法单独对抗人道众修,唇亡齿寒的道理,其等当是知晓。”

  正说话之间,白微忽觉有异,往外看去,却见妙空界外有两道金光显现出来,随那光华飘散,却是现出身影,此回来者,却是那邓章、殷平二人。

  白微道:“原是有客到来。”他与陆离略作商量,就一同迎了出来,打个稽首,道:“两位道友今日怎到我处?”

  邓章还有一礼,道:“来得此处,是欲与诸位共商一件大事。”

  白微稍作沉吟,心意一转,霎时开辟出一片界天,又随手从妙空界召来一盏灯烛,化禁遮蔽此间,道:“有什么话,两位可以直言了。”

  邓章道:“我之来意,想必两位也能猜到一二。布须天外那一幕,我等也是望见了,那张道人能接下太一道友几番冲撞,世上能对付他之人已然少有,我辈若不抱团,恐会被其各个击破,故今朝来问过两位道友一声。是否愿意与我互相帮衬,以应不测?”

  他们方才去书布须天,想试一试能否归入人道之下。

  他们认为,人道若愿意回应,那么当很快便就会有结果,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消息道来,便就知道此事难成。

  二人也是果断,怕人道过后找寻自己麻烦,立刻往妙空界这里来寻求援手。

  白微略一沉吟,才道:“太一道友如何看?”

  随着灵光一闪,太一道人浮现出来,邓、殷见他现身,俱是稽首见礼。

  太一道人看着二人道:“两位对诸法合演之议如何看?”

  邓章此来便就想好了,当即道:“道友此议实则上好,现世之内,不可独独由得人道主宰天地,否则长久下去,必是纷争不息,各方势力若能并天与布须之内,想来所有祸端都可消弭了。”

  太一道人见他同意,精神一振,觉得局势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感觉未能拿下张衍,现在也不全是坏事了,至少能让无情道众和域外魔物认清楚,凭借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对抗人道的。

  殷平道:“不过只我两家合力,至多也只是守御,难以对人道造成什么太大威胁。

  太一道人高声言道:“诸法共演布须,对那些域外魔物也有好处,若其不愿,也就错过此次机会了,此辈当无有这么目光短浅。”

  邓章摇了摇头,他对此并不好看,道:“道友莫要忘了,在那两界屏障之中,还有一位魔主,想来神通也是不小,且此辈不死不灭,未必会遂我之愿。”

  太一道人看去却是极有信心,道:“我亦知此辈有自家算计,甚至做着坐收渔利的打算,不过此一回,敝人却有办法说服其等,只需两位稍作配合。”

  邓章道:“若是道友能说动域外魔物,那我等当附从其后。”

  太一道人连声道好,随即加重语气道:“待做成此事之后,我三方便可一同去往布须天,向人道施压,迫其允我合天化气,共演大法于布须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