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观幽心明可见清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观幽心明可见清

  张衍再是一扫,发现昆始洲陆上已找不到其踪迹,那这魔头要么是脱离了他感应,要么就是真正消失了。

  他思考下来,认为后一种可能更大。

  因为这魔头除非到了真阳层次,否则绝无可能上一刻还在他感应之内,下一刻就脱离了视线。

  至于其过去未来不存,现在他已是不觉奇怪,这肯定是被人刻意抹去了。

  如无意外,这当就是那背后之人的布置了。

  应该是之前他与太一金珠的对抗,使得天机被大大搅乱,这才使得这些东西提前入进了现世之中。

  所以这非是坏事,乃是好事。,说明他的策略生效了。

  只是地表之上,由于突然冲出了大量的魔头,灵门各派坐镇长老一时有些措手不及,还好防备一直未曾疏忽,不致将这些魔头冲了出来,待上报过后,宇文洪阳立刻从山海界中调派人手下界坐镇,很快稳住了局面。

  张衍心中有感,这事情不会这么容易过去。

  但不管那人是如何布置的,只要有目的,那就应该会有一个条理顺序,现在爆发出来,其实打乱了其步骤,只要此刻只要应对及时,就能消弭这些未来隐患。

  不过已经有一个布置被引动,那么过后可能还会出现更多。

  事实证明他判断的很是准确,在接下来数月之中,又有数次魔头异动,因为防备得当,全部被截杀了下来。

  可又有数月,情形却又发生了变化,那些涌现出来的魔头并不再是胡乱冲涌,反而似如有了指挥一般,只往最为薄弱的地方突破。

  张衍微觉意外。要是平常魔头,在几度吃亏之后。做出这等举动并不奇怪,可这些魔物应当只是顺从那背后之人的排布而动,现在居然能趋吉避凶,若不是摆脱了控制,那或许就是背后之人察觉到了不利变化,所以又主动重作梳理。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傅青名曾猜测,是故去真阳,这是有可能的,就算亡故了,也可以凭借残留神意精气继续指使身后之物。

  他思忖道:“要此事为真,那么其可能躲藏在什么地界之中。”

  假若只是一个同辈在背后摆弄手段,他实际上并不畏惧,可能借助布须天伟力,那就大不一样了。

  他立时坐定下来,目光一转,便于霎时之间观遍诸天万界,可仍不见此人踪迹,说明十有八九是得布须天伟力遮蔽。

  他目光微闪,心中深深知晓,两边角逐,完全脱离了功行上的较量,就是看谁人对布须天玄机领悟更为深刻了。

  实际这虽是看去隐患不少,但他对来说也并不全然是坏事。

  因为此人既然可以做到这点,那么只要他寻到门路,也一样可以做到。

  眼前姑且把这一位算作一个对手,可也不妨视作一个引路人,与之交锋的同时。也可从其身上借鉴到更多东西。

  这些时日来,所有异动都是局限在地底之下,这不禁令他有了一个猜测,对方自己并无法直接引动一切,所做之事都需要有通过某个外力来引动,譬如那两个化身,而无这些,对现世的干涉就十分有限,要是这里迟迟不得突破,会否从他处找寻门径?

  这个猜测很快又验证了。

  又是十多天后,他忽然发现,那地底裂隙陡然凭空多了出来不少,这却是清浊屏障之中的自发变化,而且极为突然,事先没有半点先兆。

  张衍见这一幕,立时明白过来,此前魔头异动,原来并不是为了冲突出去,而是为了营造出这等后果。

  地底那屏障乃是无有灵性的死物,但偏偏又按照一定规律转运,只要察觉到有超出正常数目的魔头往地陆上去,就会认为地底下魔头规模变得更为庞大,那些缝隙就会自发增加,以疏泄魔头,而这不是原来那布置之人无法阻止,至多事后再进行弥补。

  这事情他事先是不知道的,典籍之中没有任何记载,由于设布之人同样是真阳大能,所以也无被提前观望到。

  于是立刻命灵门再往下增派人手,但是这个办法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因为那背后之人大可以继续鼓动魔头,所以这时最为合适的做法,就是派遣弟子入内剿杀,提前将此势消杀在初始之时。

  可他心中再一转念,却没有传令如此做。

  他认为或许这就是其目的之一,这些灵门修士一旦下去,就很可能如无情道众那两个化身一般,被那背后之人在身上做文章。

  这里就算派遣司马权与彭向前去亦是无用作用,连真阳化身都遭了算计,那么他们下去,也必定无法幸免。

  可这不代表他无法解决,至多费些手脚而已。

  以往前人既然设布了屏障,那他大不了再在上面再设布一层,只是如此做会耗费大量法力。

  现在三方势力随时侵压过来,要是以往,或许要考虑一下,好在现在掌握了法力恒续之法,自无这点顾忌。

  当即起意一转,一道分隔清浊两气的屏障凭空生出,无边无沿,无涯无际,瞬时之间,便盖压在原来那屏障之上。

  同时他法力元气不断耗去,但他不断抹消过去,使得法力始终维持在完满那一刻。

  他算了一算,发现此中所耗倒是略略超出估计,当年应是有数位真阳大能合力做得此事,而且当时还用了其余禁阵配合。

  严格来说。他此番塑造的屏障并没有原来那一道来得精细繁复。

  但他也没有必要如此,此中目的只是挡住控制魔头出来的通道,做到这般地步已是足够了。

  做完此事后,他并没有因此放松关注,继续留神察看布须天深处变化。那背后之人不会这么就静止下去,下来就等其继续出招了。

  而对方所用手段越多,他越有机会看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只是此后一年当中,下方再无任何动静,似是沉寂了下来。

  张衍却是一点也不急,他很是清楚,那背后之人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现在由他与太一金珠掀起的天机动荡纷乱还远未到平息的时候,还不知要什么时候才会过去,其若放任不为,那么可以预见所有布置都会被搅乱,唯有提前发动,才能减少损失。

  昆始洲陆,幻尘宗驻守之地。

  此派其在镇守缝隙的上百个灵门宗派中位居中下游,门中仅有一名元婴修士,此刻除了一派执掌,皆已是到了山海界中修行,因堪用的弟子并不多,因此只负责镇守一处缝隙。

  这一日,一名弟子正巡守之时,忽然发现禁阵异动,可是查看之下,却是什么东西也未能望到,便在这时,忽见一只魔头被阵禁所囚,须臾之后,破碎而亡。

  但是他却发现,地面之上却是多出了一枚墨玉,看去光泽玉润,莹莹有芒光溢出。

  这弟子顿时被吸引住了,心中认为或许是地底之下的什么宝物,他迟疑了一下,左右见得无人,便将之摄拿了出来,暗暗放在了身侧。

  待得一日巡查过后,回到了居住,将此拿了出来,里面却是一篇功法,教人如何吸引魔头上来,又如何从中吞吸功法,而且此中不需要任何外物,可惊喜同时,又觉沮丧。

  身为一个值役弟子,平日可以分到手的魔头极少,每月仅是一头而已,这还是到了昆始洲陆上才得如此,要在山海界内,要年许才得一头炼法。除非借着巡查之便,将那些魔头都是私自扣下。

  这念头一生出,便再也控制不住。

  要是大宗派,监察甚严,这等事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幻尘宗人看顾地界不小,弟子却是不多,却是给了他漏子更钻。

  他能被选出做此差遣,在同门之中也算不差,心性亦是坚稳,可如今却完全被此好处吸引,丝毫没有去想如此做得后果。

  第二日趁着巡查之时,这弟子将那墨玉祭出,并悄悄吸引了几只魔头上来,并藏在了此玉之中,并准备带了晚上回去炼化。

  当天夜中,他成功使得功行长进,这一得好处,便再也无法停了下来,可事情做多了终究会被发现,数月之后,他事败泄露,杀了想要上报长老的同门,连夜逃出宗门,自此下落不明。

  这虽是一件小事,可涉及魔头泄入地表,幻尘宗知是隐瞒不住,选择立刻上报。

  张衍这里很快得了禀告,他冷笑一声,若无意外,这应当就是那背后之人的后手了。

  要是以往,这事情还未曾发生,或者说稍有异动他便会有所发现,可是如今天机混淆之故,不刻意去查探,却是同样被蒙蔽,况且这里面恐怕还有这一位做得手脚。

  这弟子是从山海界到来,之前和布须天没有任何牵连,所以这一位若不在现世之中,那就只能是利用了布须天伟力干涉,否则法力痕迹必会暴露出来。

  他这些时日来一直盯着布须天深处,而这番苦功没有白费,就在弟子异动的某个时段,抓到了一丝异动轨迹,纵然因为一段过去未来被抹了去,无法知晓详情,可对方此中手段运用的方式却是暴露了出来。

  他眸光陡然幽深了起来,此线索一出,那么距离此人当又近了几分,若是下来应对妥当,相信不久之后,就可将其找了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