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诸势合流威人道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诸势合流威人道

  迟尧送走太一道人,化身重归原身,但他此刻却并不如方才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反色神情沉凝,不知在想些什么。

  嫮素道:‘迟尧魔主在思量何事?莫非有什么不妥?”

  恒景同样也是不解望来。

  迟尧缓缓道:“两位当是知道,先前我竭力拖延时日,那是因为感应有危兆在前,可是近来这危兆却又有渐渐隐去,代替而起的,却是错过此次,就会漏过一个绝好机缘。但我观之,人道之中这些年来没有什么太大变故,这里恐怕另有缘由,故还是有些顾虑。“

  恒景不以为然道:“那半载之后直接回绝他便是,左右无有我等,只靠无情道和那些先天妖魔也无法压倒人道。”

  迟尧摆手道:“无有那么简单,我能感觉到,太一此来已显不耐,若再回绝,固然不可能立刻与我翻脸,可其一定会记恨上我等。”

  太一金珠虽然压不过人道,可不是说对付不了他们,毕竟其真真切切有着镇压他们的威能,要是真是撕破脸皮,难说其会如何做。

  嫮素道:“这等事既是迟尧魔主拿不定主意,何不再去一问赤周魔主?”

  迟尧略所考虑,道:“也只好如此了。”

  原本他不准备去做得此事,可现在问题出在感应之上,这却是涉及道行了,这点明显求问他们之中道法修为最高的赤周魔主更是合适。

  他当即动身往两界屏障而来,这一次却只单独一人前往。只转眼之间,就到了地界之上,打个稽首,道:“赤周魔主有礼。”

  张衍这一尊正沉浸于修行中的力道之身顿时醒转过来,他睁开眼目,幽深眸光俯视下落,道:“迟尧魔主可是又遇到什么难关了?”

  迟尧道:“正一事拿捏不住,想要请教赤周魔主。”

  张衍道:“迟尧魔主请说。”

  迟尧将太一道人谋划说了一遍,又顺便说了自己顾虑,并言:“感应之中变化难知缘由何来,亦不知我如此选择是否合适,故来赤周魔主处求问。”

  张衍目光闪动了一下。

  他猜测太一金珠上在回退走之后,当不会死心,多半会以人道威胁为借口,鼓动三方势力联手,如今借迟尧之口,却是得到了证实。

  其实这三家若是愿意找过来,那是最好不过,他亦是求之不得,只要再度与太一金珠交手,说不定他就可以窥望往布须天更深处。

  他没有去告诉迟尧该是如何做,只是道:“若抛开那感应不提,迟尧魔主认为诸方合力可是合适?”

  迟尧沉吟道:“只眼前来看,算得上是正确之选,太一金珠对抗那张道人失利,我三家若不做出任何反应,人道或就会择一而攻,与其等到那时候再联手,那还不如先一步为自己争取利益。”

  张衍意味深长道:“当下天机混乱,迟尧魔主感应未必是真,与其相信渺茫预兆,还不如相信自家心中判断。”

  迟尧缓缓点头,随后他半是试探半是感叹道:“可惜,赤周魔主若能出手相助,局势将是大不一样,我亦当有更多底气,甚至连那太一金珠也不必顾忌了。”

  然而他这句话说出后,却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知是无可能让这一位出面了,心下一叹打个稽首,就离了此处。

  张衍看着其离去,却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迟尧所遇感应变动,令他不禁想起了无情道众无缘无故多了成昌子识忆这一事来。

  两者之间差别虽有些大,一个是识忆造了改换,一个只是外感被搅乱,可都非什么正常情形,因为其本人俱是未能察觉到这实际上受了外力影响。

  他认为,有极大可能是那背后之人借用了布须天伟力左右了其等判断。

  他之前一直有一个提问,那背后之人既然能对无情道众进行识忆篡改,那为何不以同样手段对其余大能施加影响?

  后来猜想,之所以不曾这样做得缘故,或许由于某种限制而无法做到。

  念及此处,他心中隐有所悟。

  从迟尧口中得知,其感应出得变乱,乃是这几个月中产生,而在开始那段时间,恰恰是那叛宗弟子被镇压的时候,直到现在,那可能逃了出去的魔头仍不知去了哪里。

  此后无论是在先天妖魔这里,还是人道这边,都没有任何异状传出,他当时就认为,此魔头或许是去迟尧门下那里搅风搅雨了。

  如此这条线就连起来了,那背后之人应该是通过某种因果牵连的方式,才能对现世大能加以影响,若是布置中断或者出错,那么就无法达成目的。

  他不知先天妖魔有无受到影响,至少人道这边,还没有出得问题,说明手脚还没有伸到这来。

  而无情道众一开始就受其摆布,或许是第一纪历时与那背后之人就有所交集,所以才导致了这番结果。

  他笑了一笑,没想到此僚并没有直接选择在昆始洲陆上与他继续缠斗,而是用了这等方法。可能是其发现在此间出招占不了优势。所以绕了一个圈,直接利用先天魔物乃至诸方势力对人道的矛盾,借助外力来攻,这至少要对现世之内的大势有所了解才可。

  由此能看出,这背后之人不是先前所觉那般刻板。

  可在早前时候,其行事分明就是一板一眼,只会遵照某种既定下来的规矩行事。

  说不定随着借用布须天伟力次数多了起来,才渐渐生出了变化。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其本来灵智被禁锢,只是由于天机变乱,反而使其觉醒过来,所以有意识的加剧这里变化过程。

  好在此僚应该还有缺陷在内,因为其若真洞悉内外一切,那么就应当他知道他和太一金珠的对抗,会使得他进一步窥看到布须天真正玄机。

  他抬头望去布须天外,不管如何,眼下恐要先应付完三方联手,等处置之后,再回头来理会此间之事了。

  半载时日一晃而过,太一道人按照约定之时,再度来至幽界之外,而这一次,无情道众及先天妖魔也是一并到来。

  太一道人沉声问道:“半载已过,不知诸位考虑的如何了?”

  语声一出,便见光华一动,有一方世界在面前展开,少许片刻,迟尧就出现在诸人面前,他打个稽首,道:“我三人道法已是堪堪成就,愿意与诸位道友一同前往。”

  太一道人闻言,哈哈一笑,连声道好,他看了看左右,并言道:“三家道友既是都在,不妨就借此机会议个章程出来,迟尧道友以为可否?”

  迟尧知晓具体对付人道,不可能一拥而上,而是要做一番详细定计,于是点头道:“就如道友之意。”

  太一道人见态度不再如前两次那般强硬,似是服软,颇为满意,便对白微一点头,后者一挥袖,顿有层层禁制自这方天地升起,将内外隔绝。

  太一道人提声言道:“此次我三家联手,目的旨在要人道允我等同样入主布须,共演道法,敝人这里与邓、殷两位道友先前已是有过几回商量,却不知迟尧道友这边可有什么高见?”

  迟尧一想,道:“我辈此去,是以势摄人,争取利益,所以不得万不得已,不必启得斗战。”

  陆离这时却是出言道:“道友此言差矣,若是带着此念前去,人道绝无可能因此退让!”

  恒景却摇头道:“道友此言却是太过,与我三家对抗,人道便有张道人那等人物,胜算也无有多少,我等只要不是过分相逼,相信其当会审时度势,做出正确选择。”

  迟尧这时看向太一道人,“道友当日曾言,我等前去是为壮势,若见不对,可随时撤走,不知此言诺是否算数?”

  太一道人毫不犹豫道:“自是算数!”

  迟尧打个稽首。

  他意思很是明显,要是你们定要斗战,那他们就只能选择退出了。

  陆离沉声道:“我却要请教迟尧魔主,人道愿意相让,那是最好,可凡事都有一个万一,若其执意不退,又该如何?”

  迟尧没有说话,要到那个时候,他也不可能当真带人离去,因为三家在此,终究胜算较大,不过也别指望他出多少力。

  太一道人却是高声音道:“那也很是容易,张道人虽可接下一次冲撞,但是不见得能接下两次、三次,乃至四次,到时就要倚仗诸位出力了。”

  这时白微、陆离、邓章、殷平四人俱是打个稽首,皆道:“自该如此。”

  迟尧见此,尧表面不动声色,心下却是一叹,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太一道人分明就是表示,此次要是无法谈妥,那不单单会把伟力借给先天妖魔运使,还会借给无情道众。

  他本以为先天妖魔为了自己利益考虑,会竭力反对这等事,没想到最后还是如此,看来是太一道人也是被逼急了,不再顾及其等想法了。

  要真是这样,那张道人本事再大,法力再高,也没有办法抵御,而此人一除,人道余下之人要是不亡,就只能躲入昆始洲陆之中。

  而他们到时若站在一边,固然是不涉危局,但很可能就得不到任何好处了,甚至可能被两家反过来打压。

  片刻之间,他念头数转,反复盘算权衡,最后还是做出了决断,他道:“若是诸位允准,此中我等亦可出得一分力。”

  太一道人露出满意之色,道:“好,既然诸位有愿如此,那也不必再等,稍候就一同前往布须,威迫人道让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