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诸空伟力撞天机

第一百七十一章 诸空伟力撞天机

  旦易神情凝重地看着两界通道那处,下来无疑就是双方对面接战了,这是最为凶险的争斗,也不知此番过后,到底有几人留此世间。

  好在他也不会一次将底牌用尽,此刻手中还有数个阵法,但这些不是用来阻挡敌手了,纯粹只能用在斗战之中。

  在准备之前,他们还不曾把张衍的手段考虑进去,但现在既然知道,就抛弃了原来较为保守的想法,而是准备采取积极的进袭的策略。

  张衍看着外间,眼神隐动幽光。此辈一旦进入布须天内,那他就可借用布须天伟力了,若无其他干扰,那么胜算当是不小,可那是在一切如己所愿的情形下,这等时候,那背后之人可未必会安忍不动。

  三方大能见前方已无阻道之物,正要往里去,可这个时候,心中忽然却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危兆涌现出来,仿佛将要去往之地乃是一个极为凶险的所在,

  所有人俱是动作一顿,彼此交流了一下,发现无一不是都有此感应。

  这定是不会没有来由的,所以一定是人道在下面设布了什么厉害布置,或者有什么东西足以威胁到他们性命。

  太一金珠此时也隐隐有一股不好预感,他在思量这里面是不是有自己没有算计到的东西,可不管里面有什么,怎么样也不可能连挡数次伟力冲撞,除非人道同样有先天至宝抗衡。

  他想了下来,这个可能极小,因为先天至宝气机凝成不是一蹴而就,这一纪历以来的时间尚且不够,而且哪怕真是凝就,人道想运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同样也需耗费极多的元气法力。人道不过四人而已,他们这边乃是七人,要是以这等手段对拼,怎么看也不占优势。

  虽有危兆浮现,可到了这一步,众人怎么也不可能就此停下,势必要见一个结果。只是出于谨慎,七人并没有立刻往里穿渡,而是各是起得分身先入内一转,以此查看内中是否有其他厉害布置。

  分身在正面争斗中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不过只需入内一瞬,他们就能了然布须天内的大致情形。就如当年张衍遣分身查探先天妖魔底细,也是如此施为。

  众人分身方才入得布须天内,只是一瞬间,就被法力杀去,半分不存,不过各人想看的也都是看到了。

  迟尧笑了一笑,道:“诸位道友可有收获?”

  邓章于心中推算片刻,沉声道:“此中当再无阵法阻挡。”

  白微默默点首,显也是同意此见。

  太一道人言:“人道道行最高,实力最强之人便是那张道人,只要将此人灭去,就再无有实力与我放对,所以上来只要诛灭此人,则大局可定!”

  众人点头不已,俱是认同这一点。

  白微这时出声道:“太一道友虽伟力无边,可短板却在于难以追索敌踪,道行高深之人,只需察觉到太一道友气机激烈变化,是可以乘动无羁木法舟提前遁去的。所以唯有尽量将此人牵制住,使之不得撤离才可。这里有两个办法,一是我等先前准备好的困拘之法,待将此人拿住之后,再发动此术,但那张道人能正面力抗太一道友伟力,便此举能建功,其人也有极大可能存身下来,若其借得无羁木舟逃去,待得法力完满再是回来,却也是极大麻烦,所有另一个办法才最为稳妥……”

  他稍稍一顿,才继续道:“最好办法,莫过于以某位道友为饵,那张道人为对付我辈,定会施展那门斩杀秘术,而在他出手之际,势必会顿在原地片刻,那时正是我辈出招的大好时机,只是这人选么……”

  说到这里,他转首看向迟尧等人,其余人见得他如此,目光也是一同了望过来。

  迟尧眼神一凝,原来太一道人非要邀请他们到此,还有这一层用意在内。

  身为域外魔物,他们称得上不死不灭,就算被斩杀,也会回得反天地内,所以此辈把主意打到了己方身上。

  他暗自冷笑一声,就算此举的确与众人有利,可又为何要顺从其意做得此事?若以为他前面退让便就软弱可欺,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面带嘲弄道:“诸位莫非是要我辈做那诱饵么?”

  白微一笑,道:“道友误会了,我等并非此意。”

  迟尧微怔,随即一皱眉道:“哦?那却是何意思?”

  白微打一个稽首,正色道:“几位道友乃是不死不灭之躯,那张道人若要出手,也不会先对着贵方而来,届时若此人对我施展秘法,那当拜托三位借用太一道友伟力攻杀此人了。”

  迟尧听得此言,若有所思,又看了看几人,便就明白了,这当是无情道众与先天妖魔早就商量好的,不过他却也不好回绝,既然不去作饵,那么此事自然落在他们头上了。

  他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可应承诸位,假设有此机会,必不会推脱。”

  白微笑道:“有道友此一言足矣。”

  太一道人此时不耐道:“那就不必在此耽搁了,诸位快些杀入布须天中,若是人道识趣,或还能早些了结此事。”

  邓章这时道:“入界之后,人道元尊定不会令我太过顺利,若到万不得已时,或要借道友伟力一用了。”

  太一道人哈哈一笑,挥袖道:“只要道友有求,敝人必不吝惜。”他又看了看诸人,“诸位也是如此。”

  七人这一议定,就把气意一转,霎时穿渡两界通道,往布须天落来。

  布须天内,傅青名这时自座上站了起来,沉声道:“此辈已至,当先由傅某上前迎敌。”

  他乃是道神之身,而今用那善功的修道人已然在昆始洲陆上立足,所以他不惧与任何人放对,唯一顾虑就是怕被太一金珠镇压起来。

  虽可能不大,但对面真是要如此做,他也可以设法躲避。

  旦易郑重道:“道友小心了。”

  傅青名打个稽首,一感七人气机落处,当即默念法诀,刹那间,整个人也是轰然粉碎,却是以身祭法,以此凝结出一个大阵出来!

  此与当年寰同老祖所为略有相同,不过灌入元气有所差别,故是无法持续百万载,至多只得数日,但有些时候,胜负输赢只需短短片刻就能决定。

  七人虽是发觉不妥,可却无法及时作出回应,这是因为布须天乃由人道主宰,非是他们主场,方才入界,气机尚需加以调和,这便给了对手机会。

  这时他们只觉一个恍惚,却是发现,彼此被从阵中分隔开来,神意之中再无他人存在,似只有自己单独一人。

  傅青名此时又是在张衍等人身侧重聚出来。

  旦易问道:“傅道友可好?

  傅青名道:“无碍。”

  旦易道一声好,言:“那便依计而为。”

  各人把手中道宝一转,同时落去那阵中,这一次却不是涵盖三方所有大能,而是着重针对某一人。

  这是他们事先商议好的对敌策略,若能趁机斩杀一人那是最好,便是不能,也要尽量逼得此辈多露出一些底细来,最好能令此辈祭动太一金珠破阵。

  需知对方入界这短短片刻,便是他们上来面对对手时的唯一优势了,若能抓住,则下局面有所改观,但要是没有任何战果,则必会变得无比艰难。

  张衍这时正如白微所判断的一样,没有先去打域外魔物的主意,因为此辈自身道法未曾寻得,而且身上没有什么厉害法宝,再则他身为赤周魔主,此辈对他威胁也极为有限,所以心中优先铲除的乃是无情道众和先天妖魔,在权衡了一下后,他仍是把目标放在了邓章、殷平二人身上。

  这并非随意选择,之前交手,他能感到先天妖魔对自己无比重视,就算经过六十余载推演,他已是推算出了如何破解陆离所用法门,可仍感并无法一气拿下此二人。

  反而无情道众虽对他虽也不曾小觑,可彼此交手仅只一次,对他的了解其实并不多。

  此刻他目光骤然落下,凝注在殷平身上。

  此前邓、殷二人分别使动的神通他都找到了破解之法,要是再没有什么护命之术,却不难一鼓破之。

  而在阵中,殷平心中猛然一跳,骤觉一股危险升起,哪还不知道人道准备拿自己动手,此时三件道宝皆是跃至他顶上,并同时发力。

  乾坤颠倒葫芦和吕元金钟都有搅乱气机之能,再加上有阴阳纯印在侧,他几乎无法自在转运法力,不由心中转念,这刻要是张衍祭得斩杀神通,自己十有**是逃不过去的。

  起神意百般权衡之下,发现这个时候唯一办法,就是依靠太一金珠伟力保命,将面前一切都是冲撞开来,那么或许对手因顾忌而收手。但如此做后,短时间内就没了自保之能,需得及时从斗战之中撤走才有生望。

  他心中这一思定,刹那间,万事万物好似凝固下来,一枚湛湛金珠已然是浮现于身前,不由得气息一滞,但这时已没有什么好犹豫了,便就起意上去一推。

  轰然一声,伴随着此举,一道照彻诸天万界的金光闪起,身上法力就如奔洪一般流泻涌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