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意渡行忽生变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意渡行忽生变

  张衍这回仍是盯上了先天妖魔,此辈对他算是最为警惕的,剪灭起来并不容易。

  但从道行上来说,白微、陆离二人其实都是不如邓章。

  这里不如不是指法力上差距,只论斗战之能,排除道宝,难说谁强谁弱,可在道法之上,无情道众却是更深一筹,这就意味着其等神通道术更不容易露出破绽。

  要都是推算道法的话,无疑从先天妖魔这里下手显得更是容易,

  而具体来看,白微和陆离二人之中,以陆离道行略浅,所以当即选定其人为下一个目标。

  当然,要是这里也是无法短时拿下,他自不会盯着不放,定是转头去找域外天魔。尽管此辈被杀死后会快又会重生回来,看去这么做无有意义,但能暂时先剔除一个战力的话,对他们也算有利。

  陆离此刻登时感到了一股深重危机来临,这次比上回更为强烈,他也是有过数次与张衍对抗经验的,哪会不明白对手再是寻到自己头上了。

  他忙是口中念诵大咒,霎时就将方才堪堪及身的气机排挤在外。

  张衍见他又用出这等法门,目光微微一闪。此法只是单独抵御他一人,称得上是简单粗暴,可偏偏这种方法,就必须要以法力来压,以他现在法力,从道理上来说,也能一瞬间迸发出不亚于太一金珠的力量,但这不是说先天至宝能做到的事他也能做到。

  他与此宝毕竟有着根本上的区别,能将之挡下并不意味着能弄出同样的冲撞之力,而且他若使力太过,很可能许多力量都会被周围禁阵所承受,万一将之打破,这就有违他的初衷了。

  所以他必须对此加以收敛,将法力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使之既能压倒对手,也不至于波及到其余。

  在他心思转动之间,一层层伟力从虚空之中诞生,自四面八方朝着陆离挤压过去。

  陆离很快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厚重水浪所包裹,需得不断运转法力才可抵御。

  随着双方力量不断在排斥与迫压之中抵消碰撞,他渐渐察觉到了不妥,心中也是愈发不安,这不是说这个时候他就坚持不住了,而是局面如无改观,只要持续下去,就可以预见到自己的败亡。

  所以他只能指望能在法力耗尽前这禁阵得以破解,可要是看不到这个结果,他也不会坐以待毙,自会拼尽一切祭动太一金珠。

  张衍这边法力压上,却发现禁阵略略震动,他敏锐感觉此阵似是出了某些问题,便于神意之中问道:“诸位道友,此禁阵还可维系多久?”

  傅青名这时声音响起道:“张道友,此阵恐是无法支撑长久。”

  太一金珠之力虽然都被张衍接了下来,阵法虽是没有真正被破,但也是接连两次受了伟力震动,本来可以坚持数日,现在能有一二时辰便不错了。

  这不是因为禁阵力量不够,而是因为这先天至宝有浑还一切之能,阵中气机流转之妙极可能被轻易泄露出去,这无疑会使得对方推算破阵的速度更快,这实际这也是避免不了的,若不是如此,傅青名只需在对方破阵时再一次以身祭阵,那就又能多困对手几日了。

  张衍微微点头,斗战时任何意外都是有可能的,只能不断再加以调整布置了,他道:“最短可坚持多久?”

  傅青名算了一算,道:“大约一刻左右。”

  张衍思忖了一下,要想在一刻之中将陆离杀死,很难做到,除非他不顾一切加**力,可对方必然也会拼命,要是导致阵法先破,那最后未必能成功斩杀此人。

  傅青名这时又道:“道友若是需要继续隔开众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傅某只需将乾坤颠倒葫芦祭出,当可拖延一段,唯一顾虑,就是此宝要是受得太一金珠之威,恐是此回再不能用于斗战之中了。“

  当年寰同祖师连同他与另一位真阳大能杀入进来,就是被此宝挪转分隔,导致诸人无法形成合力之势,

  而这一次,之所以没有一上来就拿出运使,就是因为顾忌那太一金珠,此宝伟力一发,轻易可以将这震破道宝。

  就如方才殷平祭动太一金珠时,三件道宝可都是提前避开的,可就是这样,上面气机也被震散了不少,要稍作温养才可再拿了出来。

  张衍心思一转,迅速做出了决断,这个时候,能斩得一人便能削减对方一分战力,若是因为顾忌太一金珠而退缩,那是绝然不可取的,而且要是这回能成功杀死陆离,那么对面就只余下五人,双方力量就极为接近了,届时就算少了一件道宝,那也不算什么了。

  他道:“傅道友尽管施为,不必顾忌太一金珠,只要再斩一人,便无此宝也是无碍。”

  傅青名郑重道:“傅某知晓了。”

  方才他们可是把张衍连接三次冲撞,最后还斩杀了一名敌手的情形看在眼里,不止如此,张衍此刻看去气机法力仍是完满,那么下来要再能除去一人,也的确无需畏惧正面相斗了。

  傅青名默默一转法力,将乾坤颠倒葫芦一祭,无声无息之间,这法宝已是覆盖在了在禁阵之上。

  而在阵中,邓章方才感得张衍气机离己而去,知晓暂时转去另寻目标了,但也知只要身处阵中,后者随时可能找了回来,于是在那里继续找寻出路,指望能够早些出去。

  正如傅青名所预料,因为接连两次震动,此阵气机转运的关节很是容易就被他找了出来,并理顺此中门道,而破阵也是近在眼前之事。

  可他心下一转念,却是没有去这一步。

  这是他认为人道不可能这么容易让他们过关,自己可以找到这里出入之法,想必其余人也可以找到,既然张衍没有盯着自己,那么也不必太过急切,等到其余人破阵之后再行出去也是不迟。

  而另一边,陆离在张衍不断逼压之下,法力元气损折极快,但是他也能感应到,外间禁阵似有松动迹象,这是有人即将破阵之兆,精神不由得一振,拼命压榨法力,以求可以坚持到那等时候。

  张衍则是缓缓逼压,他表现得并不如何急切,因他清楚知道此阵就算被破,还有乾坤颠倒葫芦为凭,剩下六人别想轻易聚到一处,自己还有足够时间对付此人,此刻正可一步步将此人法力元气压榨出来,如此到了最后,此人便是发现不对,那也没有多少法力来驾驭太一金珠了。

  陆离在坚守许久之后,却发现禁阵迟迟不破,而自己身上压力却是越来越重,他也是反应了过来,人道可能是另有布置,登时明白,指望同道破阵,自己再挣脱出去是无有可能了,下来唯有趁着还有几分法力,以太一金珠破阵。心下不由暗叹道:“到头来唯有借用到这一位。”

  他这里意念一起,太一金珠便骤然浮现眼前。

  若不是下定决心祭用此宝,是绝然召不到此物的,换言之,一旦唤来,那就是箭在弦上了,不得不发了,哪怕你想这时收手也无可能了。

  张衍第一时间察觉到阵中气机波动,他伸手一张,一只五色大手向下拿去,随即一道金光闪现出来,伴随着一股伟力轰击其上,他感受着如浪潮般的力量层层涌上,尽管乾坤因此震动,而仍不能使得他身躯摇晃半分。

  他转念之间,法力瞬时恢复完满,目中幽光一闪,顿将陆离气机捉拿住了,随即将秘法一转,顷刻间已是斩断元气之海,将此人法身杀灭于现世之中。

  而笼罩禁阵的乾坤颠倒葫芦此时却是受不住这股震动,仿佛受了重创一般,骤然退去,大阵也是随之告破。

  傅青名忙是一招手,将此宝受了回来,发现这道宝灵光黯淡,怕是要过段时日才能恢复了,不过这等时候,哪怕此宝起不了作用也无任何关系了,因为场上局势已是大为不同。

  白微等人这一出阵,立刻发现,感应之中竟然只剩下了五人,也就是说,方才那短短片刻之内,已经有两人败亡,不觉一阵悚然,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是萌发了退意。

  太一道人马上察觉到了不对,疾声言道:“诸位,此刻若退,莫非等着人道追杀上门么?张道人连杀二人,看似势大,实则法力定然耗损不小,还不如趁真其力弱上前一搏,说不定还能镇杀此人!”

  迟尧一辨,见得张衍气机丝毫无损,心中猜测,人道定有什么办法能够持续不断提供法力,此刻上前恐已无有胜算,不过他也是认同旦易之言,眼前还有一线机会,要是这时候退了,那将来取胜机会只会更小,于是起神意言道:“恒景魔主,素魔主,我当请动太一道友助我,可若无法一击建功,那就由两位接替继续,勿要将此人除去!”

  交代过后,他立刻心意一转,将太一金珠召来,随后鼓起一身法力,毫不犹豫朝着张衍轰了过去。

  张衍没有丝毫躲闪,五色神光张开,生生将此冲撞之力接下,然而那余波还未得全数消尽,却发现又是一股气机针对自己而来,分明有人又一次祭动了此宝。

  迟尧方才乃是全力施为,他此刻法力耗去不少,于是心意一转,准备借助布须天伟力,想要回到法力完满那一刻,可方要如此做时,却忽然感觉有一股与之相悖的力量浮现出来,竟使得他无法完成这个举动,不由一挑眉,而就在这个时候,太一金珠那宏大伟力已是着落上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