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未见莫名难明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未见莫名难明因

  ♂

  张衍能感觉到,此中气机其实并不纯粹,假设此物真正完满无暇,浑然如一,那么他应该连感都无法做到。

  也即是说,真正达到这等程度的物事,连他都无法望见,根本就不会存于眼前。

  而只要有迹可循,那终究是可以接触的,之所以现在无法做到,那只是因为他没有找到正确方法。

  而且他还发觉到了一个细节,方才他之所以一上来便感觉无从下手,与此物其实并无关系,而是因为其中有一股微弱到几是难以察觉的外在力量在妨碍自己。

  按理来说,布须天本身无所谓喜恶变化,而且他早已合天于此,更不可能对他有所排斥,所以这里所见异常,很可能就是出在背后那人身上。

  他心下不由转起了念头,这般看来,应该是对方先一步占据了此物,而自己若要寻找缘法,那就要与此人争夺统摄此物的权利。只要能将将之驱赶出去,或就能达成目的。

  光从表面上看,对方能借用此物之能,肯定是势强于他,这般一做对比,似没有半点胜望,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从以往几次交锋来看,对方并非是修士,而可能过往某一位大能残余下来的精气化身。

  或许此人曾经探看到布须天深处,所以在身死之后借用此间伟力继续存生。

  不过此人就算能通过布须天伟力对付他,也不可能接连不断的出招,因为要想做到这等事,首先是自己要有一定程度的力量。

  这一点不管对方是何状态,哪怕当真是一个还生过来的真阳修士,在法力元气的层面上也不可能胜过他,所以只要他能保持自身不失,那坚持得越久,胜算便就越大。

  只是他有一点,此僚早期表现得很是刻意呆板,到了后来,才渐渐灵活起来,对于此他心中倒是也有几个猜测,只到底怎样,还有待验证。

  他决心先用一个最为简单的办法,就是于神意之中观想此物。

  凡真阳大能所思所想之物,若是愿意,那都能照入现世中化为真实,只有对超出自身层次的物事方才无法做到,但是对这等东西,却可以通过感应存思了解其中玄妙,更能够借之以提升自身道法。

  只是这里有一点却是注意,这里面因有那背后那人的力量融合在内,所以他需得将之有所区分,若是一并接纳进来,不但可能受其搅扰,还有可能因此走上岔道。

  这里旁人无法相助,只能依靠他道法修为来做分辨判断。

  打定主意后,他心思一凝,就试着观想起来。

  虚空元海之中,已是六载过去。

  反天地内,迟尧三人从最深沉处觉醒过来,其等开始只是一缕意识,可随着返还现世之中后,那驻世之躯也是一并重塑出来。

  似只一瞬间,又是重立于虚空之内。

  恒景感应下来,见没有敌手在旁窥伺,稍稍放松,便就问道:迟尧魔主,下来我当如何行事,是固守不动,防备人道侵袭,还是继续侵压先天妖魔之地

  他此回虽被杀了回去,可因自身不死不灭的特性,所以并没有邓章那般信心丧失,就连再与人道斗战都是不敢了。

  迟尧没有立刻作答,他察看了一下,发现先天妖魔把原先大多数占据的界天都是放弃了,里间弟子也尽数撤走,除了妙空界外,只有寥寥几个界天尚存,不过那些所在被根本经侵染甚深,生灵稀少无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白微这般做,明显是主动退让了一步,他若再要强攻,除非是彻底摧毁妙空界。这样做其实弊大于利,因为一个抛开一切的真阳元尊若真要与你为难,那是很难应付的,他们可没有张衍那等于瞬息之中斩杀同辈的本事。

  他转了转念,道:暂且罢手吧,眼下情形,亦友不亦为敌。

  现在难知人道元尊下来会如何做,假设存有剿灭他们的心思,那么白微和邓章那边就是可以争取过来的盟友,

  恒景看出他的顾忌,道:迟尧魔主,要再与人道交手的话,其等也至多将我送去反天地内重生罢了,又何须惧之

  迟尧摇头道:无有这么简单,人道坐拥布须天,有昆始洲陆上无穷无尽的宝材,假设舍得花费气力,祭炼一些用以镇压我等宝物也是不难。

  恒景本想说这些宝物祭炼出来,通常还要长时间孕养,要能达到镇压他们的层次,那至少需得数千乃至上万年之功,现在不比惧怕,可是话到嘴边,却是没能说出来,因为他忽然想到,这并非是不可能。

  张衍明显是掌握了一种能够快速恢复法力的秘术,要是此人祭炼出这等宝物后,不惜代价观望到万千载之后,那用不了多少时候就可将这等东西拿出来。

  想到那等后果,他心中也是一阵悚然,道:人道之中,属那张道人最是厉害不过,也不知有何办法对抗此人。

  迟尧沉声道:办法自然是有的,要是太一能够为我等所用,那么世上将无人是我敌手。

  嫮素直言道:这事甚是难为,几无成功之望。

  恒景又问:除此外,可还有他法么

  迟尧叹道:那就是找到这一纪历中流落在昆始洲陆上的先天至宝,只要能找到此物,设法将之收服,

  恒景嫮素二人听罢,都是叹气,此法同样困难,甚至不比第一个容易。

  人道元尊可以随意出入昆始洲陆,他们却无此能耐,最后便能找到此物,人道那边只要稍有感应,就能将此物截夺了去。

  迟尧道:只要有一线希望,便值得一试。

  三人再此说话之时,忽有所感,抬首看去,却见金光闪过,一名金袍道人出现眼前。

  迟尧打一个稽首,道:太一道友无事不会来寻我,还请说出来意。

  太一道人还了一礼,他呵呵一笑,道:也罢,鄙人便就直言了,不瞒诸位道友,敝人此来是为三家定盟。

  三家定盟

  迟尧一笑,不以为然道:前次定盟攻打人道,我三家合力,却也依旧被击退,还有两位道友败亡,此等事当真有必要么

  太一道人神色一正,道:自是有的,越是这等时候,越当抱团合力,敝人并非乱言,三家此刻若不抱团,莫非等着被人道各个击破么

  迟尧沉吟一下,道:要我等答应这条件也可,但却一个条件。

  太一道人精神一振,道:请讲。

  迟尧道:我需广胜天尊门下为我在昆始洲陆上采摄一些宝材。

  太一道人不解道:贵方要这等物有何用

  域外魔物通常修炼所用乃是反天地内来的莫名之物,就是他们彼此神意交言,也有一种格格不入之感,而这等东西与灵机可谓天生不容。而昆始洲陆上的宝材大多数是灵机孕育而成,只要一近其等之身,恐怕就坏去了,就算得去了也无用。

  迟尧淡然道:这却是我等之事了。

  他们事先命弟子查探过,也并不是所有宝材都无法近身,有一些特殊灵物,甚至可以带入反天地内继续孕养,但他无需对其做什么解释。

  太一道人也没有继续追问,道:这不是什么难事,鄙人可以说服广胜天尊。

  迟尧道:待第一批宝材到来,便是我等定约之时。

  太一道人道一声好,这里目的达成,他还要去说服邓章,故也不作停留,告歉几句,就转身遁走了。

  景恒道:迟尧魔主可是要用这些宝材祭炼道宝么

  迟尧道:此只其一,这回我等虽是斗败,可也得悉了以往一直忽略的短处,两位魔主当是见得,现世这些元尊,尽管法力予我相若,可道法修为却是远胜我等。

  恒景和嫮素二人都是点头。

  张衍斩杀过来时,尽管那时已无什么反抗之力,可他们也是试着用自己推算出来的法诀进行回避。但最终证明这并无任何用处,反而先天妖魔和无情道众在被斩杀之前都是有来有回,最少没有一照面就被击溃。

  迟尧神情郑重道:我等需尽快完全自身道法,还需有自家之法宝,否则不足以与现世元尊相抗衡。

  恒景叹道:此举甚难。

  就算先天妖魔弄出根本上乘经之前,也曾拜在人道门下修习,他们全然靠自身感悟推演,那不知要用去多少时候。

  嫮素这时道:若是我等向赤周魔主讨教呢

  迟尧不由一皱眉。他每回在面对这位魔主时总有些不安,所以本能之中,就想离得这一位远些。

  嫮素幽幽道:便是迟尧魔主不用赤周魔主的道法,但也可向其求教,现世元尊为提升道法,无不是互相交流印证,那又为何要把赤周魔主隔绝在外呢。

  迟尧沉默片刻,才缓缓道:嫮素魔主说得亦有几分道理,待过去一段时日,我当再拜访这位一次。

  三人正在商量之时,忽然之间,迟尧神情一震,因为他发现,自己眼前陡然浮现许多未来景象,只是都是支离破碎,看不太真切,但只所见这些,却也令他惊凛不已。他忍不住道:两位魔主可曾见到

  恒景嫮素都是点头不已,而二人神情之中,仍是残留着些许震动。

  迟尧重重言道:若真是如此,或许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