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借得血灵刻玉谱

第一百七十九章 借得血灵刻玉谱

  韩定毅端坐在一间素雅静室之内捧卷细读,他身裹色泽华美的羽织大氅,手腕上系着饱满圆润的朱玉长串,旁侧黑沉木几之上,摆着一只龙吻青壶,壶嘴之中冒着氤氲水烟,到了上方,聚拢成一团三尺祥云,平添了一股出尘飘渺之气。

  一晃之间,他到了这里已是一载有余,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谈吐习惯,他已是与此世之人一般无二了。

  当然,他这是为了融入此间而刻意如此。

  当日他随那大舟到来这个名为岳镞海城的地界之上,方才知晓,此地属于一个名唤离明血宗的辖界。

  这个宗派规模也是不小,治下有六国八十五州,在录弟子百万,算得上是庞然大物了,而每年春时,其都会恩许一批血引下来,为未能开觉血脉的大族弟子种下。

  他所救下的覃氏之人便是这等大族出身,许是因为救命之恩,也或许是因为敬畏他身上所谓血脉,覃氏一族对他颇为礼遇,不但赠了一座此间庄园予他,并还遣了不少仆役与美貌侍女过来服侍。

  他也没有推辞,一概收下。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通过对方观察了解这方世界。

  如今结合一些上古传说和零星记载,他方才知晓,自己脚下所在地陆称之为芎陆,如这般相似所在,这方天地内,大约还有十来处。

  然而这并非便是那全部天地,传闻之中,此方世界好似一粒星沙,而在天外,却有无数星沙盘旋,当这所有一切汇聚一处,则称之为万阙星流。

  他最早得知之后,也是暗自吃惊,要是这些记载传闻为真,那么似乎自己是到了一处不亚于虚空元海的地界上,

  他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自己一定要设法搞清楚这些,以便将来回去之后可以详细的报于宗门知晓。

  这么做并非无由,似是虚空万界,也是攻杀频繁,弱小者随时可能会被外来之人侵吞。他认为自己既然能到这里,那说不定有朝一日此间之人也可去到自己那边,要知这里可同样也是有一些强横大能,不能放松警惕之心。

  只是这一年过去,并没有任何人来找寻他,令他怀疑是不是那个崖缝只能经过自己一人。

  不过他还未曾放弃希望,碧羽轩或许无能为力,但若求助到溟沧派上宗之中,却未必没有办法,尤其他在昭幽天池修行,因为有着韩佐成后人这一层关系,与同门关系甚好,相信其等一定是会千方百计找寻自己的,到时只要能求得大能推算,那一定可以发现端倪。

  可惜的是,他是外来之人,天生不被信任,若再想更深一步了解证实这些,除非加入宗门之中,但这里却有一个前提……

  正在他思索之时,忽然有人叩门,他道:“谁人在外?”

  外间传来仆役之声,“韩先生,覃少宗方才遣人了过来说,说新捉了一头海中珠女,想请先生过去驯服。”

  韩定毅一想,便道:“你去告诉传信之人,说我稍候便到。”

  海城大石台。

  这里居于断海大崖之上,皆以大石垒砌,地面打磨修葺平整,足可容纳万人,

  此刻这里来了百十人,簇拥着两名年轻男子,俱都是意气飞扬,衣饰装束皆是透着一股华贵之气。

  靠左一个,乃是此间地主,覃氏少宗覃陌,而他对面所站之人名唤宋擅,其人出身锦海城宋氏,这也是一个不下于覃氏的血裔大族。

  此刻两旁侍立之人俱是对着脚下趴伏着一个光润莹白的大贝指指点点。

  覃陌笑言道:“待得韩先生来此,当不难此珠女降伏,这珠女向来性烈,少有人能降伏,少宗若能带她去宗门之中,必可让缘海那些土僚眼红。“

  宋擅哼了一声,道:“那几个土僚,上月向我炫耀几匹赤鬣马,这回我得了珠女回去,我且看他们拿何物与我相比!”说到这里,他又有些不放心,忍不住道:“那位什么韩先生果然可以做到此事么?”

  覃陌笑道:“这位韩先生可大不简单,宋少宗放心就是。”

  宋擅好奇之下打听了几句,听得覃氏为拉拢其人不但赠了一座庄园出去,还月月供给血药,不禁惊讶道:“此人不过是有一个可以驯服异兽的血脉,类似血裔也是不难寻到,怎值得覃氏如此看重?”

  覃陌笑道:“宋少宗莫要小看了这一位。”他把声音略略压低,道:“我父曾言,这一位极可能是双脉,当日可是轻易就收拾了那蛭龙。”

  宋擅神情动容,惊道:“双脉?”他也收起了玩笑心思,惊叹道:“要真是这样,来历却不简单了,可曾查出此人出身是哪一上族么?”

  似他们这等人,都是拥有异妖血裔的,血脉异力虽有各种各样的能耐,甚至一生都无法尽明,但通常都是由同一种血脉衍生出来的。

  但是有些人却是拥有两种甚至更多血脉,所具备的潜力可不是寻常血裔大族可比的,

  可这些人多是出身上家,甚至可能是王裔,绝然可不同于他们这些地方宗族,血脉源头通常是来自神怪。

  覃陌摇头道:“海陆无边广大,各种血脉数之不尽,前些年白怪入掠,破灭的血裔大族实在太多,哪里查得清楚。”

  宋擅还想说什么,这时有下人来报,“禀少宗,韩先生到了。”

  覃陌忙道:“有情。”

  不一会儿,宋擅就见一名身着羽织大氅的俊伟男子来至近前,其人目不旁顾,冲着覃陌一点头,道:“覃少宗。”

  覃陌堆起笑容,抬手为礼,道:“韩先生,今又有一事劳烦你了。“

  韩定毅看了一眼地上那大贝,言道:“小事。”

  他并没有驯养异兽的血脉,但是有碧羽轩所传法诀,这些异类身上没有灵机,对他法力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轻而易举就能降伏。

  他伸手在那贝面之上一点,一道灵光如滴入水中,顷刻荡起一团涟漪,同时又是一抓,似拿了什么入手。

  过得一会儿,便见那大贝翕开一个缝隙,再缓缓张开,里间站起一个小巧玲珑,五官精致可人的少女,正用怯怯目光看着所有人。

  宋擅两目放光,身躯前倾道:“当真成了。”

  少女似乎受了惊吓,又一下躲了回去,贝面也是紧紧合拢。

  宋擅一怔,“这……”

  覃陌不由拿眼去看韩定毅。

  韩定毅淡声道:“少宗不必担心,只是这珠女胆小而已,”他摊开手掌,那里有一滴精血转动,“谁人执掌此物,珠女便会对认谁为主,但切记这等生灵胆小怯弱,主人若所做之事有违其心意,很可能自绝而亡,需得慎重行事。”

  覃陌连声言称明白,随后又笑了一笑,“此回多谢先生帮手。请先生暂待片刻,陌稍候有事与先生商量。”

  其将那血珠讨来,交给宋擅,将其送走之后,不久转了回来,便请韩定毅去了一座庄园观舞,这才借着气氛热烈之时说出此行目的,原来是宋氏有意他与联姻。

  韩定毅并未立刻应承,只言回去考虑一二。

  覃陌说过一句之后,也便不再提及此事。

  待宴饮结束,韩定毅坐覃氏马车回到居处,只是他一路之上,都在思考此事。

  其实他有降伏异兽的名声已是传了出去后,有不少血裔大族都想与他结亲,他也是认真考虑过这等事,若是在此联姻,那么可以更好融入这里,也方便他四处行走,从而了解这方天地。

  但这里同样也有弊端,他一个外来者,没有什么根基,等若绑在了某一个族门之上。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是了解到,每一个大族血裔的后人,都有一个传脉玉碟。上面描述了自身族传源流,乃至祖上有过联姻的各个家族。

  他若是答应了覃氏,那么必须将此拿了出来,以证明自身地位,而他实际没有这等东西,到时必会露馅。

  而且麻烦的是,在此世之中。这东西印刻于每一人的血脉之中,不可能忘却,就算原物损毁,也可随时随地再默写了出来,所以冒称遗失都无可能。

  就算假造,也极为困难,通常血裔大族后辈,不可能凭空冒了出来,而且历代必然会与外族联姻通婚,到时只要一查姻亲对象,看其有无相同记载,立刻就知你所言真假。

  他开始也想冒称一个谁也不识得的外来血脉,再编一套血脉谱录出来,可操作起来很是困难,因为鉴碟之人若是见得熟悉血脉,通常只在几代之间核对,可要是完全陌生的外来血裔,那就要上溯源流祖尊了,这回呈于王室上族鉴别,若是还是无法看个明白,则会继续上呈给离明血宗查看。

  要知血脉传承并非是混乱无序的,而是有一定规律可寻的,便他当真由异地而来,也不可能脱出这等变化,若是胡乱编造,老道之人一眼就可看出破绽。

  有鉴于此,他决定冒一个险,借用自家曾祖传下的一件物事,设法弄一个出来似是而非的东西出来,要是事败,大不了离开此地,另去他处落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