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章 借得血种攀真龙

第一百八十章 借得血种攀真龙

  韩定毅拿出几面阵旗布置在了四周,因无地脉灵机借用,所以只能将自己法力灌入进去,好在他也不需要用得多久。

  待得禁制一起,内外隔绝,他就将一只瓷瓶拿了出来。

  拿手一晃,便见这里有一团精血滚动来去。

  此是龙蛟之血,乃是韩佐成转生之前费劲万般辛苦炼化的,可以说,为了此物用尽了一生所学。

  传闻当初祭炼此物之时,瑶阴派掌门魏子宏,清羽门掌门陶真宏,归灵派掌门审峒,还有几位不知名的同道大能,都曾于其中出过力。

  此物当初共是炼有百数滴,因他是韩氏之中较为出色的子孙,故是传有一滴在手,而他自小以精血祭炼,所以此物早已与他相融契合,若别人得去,并无用处。

  这精血一旦吞服下去,他就可以变化蛟龙,且能借用龙蛟所具备的一切神通本事,若是不用,还可再吐了出来。

  其神异之处在于,御主若能小心蕴藏祭炼,这精血的威能还能继续提升,并且能融汇其余生灵的神通异力,这就相当于是一件法器了。

  因为此方天地内便连妖物也有血裔传承,而人、妖界限也并不明确,所以他所打得主意,就是在炼合此物入体之后,再融入一头此间生灵,并将这血脉刻印下来。

  血脉传承只要符合一定规序的,不是凭空造出就行了,所以他才不得不如此做。至于对方能否认出,却不用考虑这些,假设不妥,他直接离开就是,先前表现出来的能耐,还不值得此间之人兴师动众。

  并且他先前一直留了一手,出外从来都是乘坐青鹞,可实际他却是能纵玄光飞遁的,此间除了那些真正神怪血裔,可以自如飞遁的其实不多,所以他要走,几乎没人拦得住。

  唯一顾虑,因为这是龙蛟精血从山海界带来的,却不知能否融入此间生灵血脉。

  他一招手,自远处挪来一只丈许大的琉璃盆,内中有一条游鱼,其不过小儿巴掌大小,通体透明,头上生有短短小角。

  此是“玲珑鱼”,虽也珍贵少见,但众人平常只是用来赏玩,可传闻其也是龙种之一,韩定毅详研下来,发现确实如此。并且由此可以肯定,这方天地之中亦有真龙存在,也是由于这个缘故,他才有此信心。

  他按照法诀一运,再伸手一指,那玲珑鱼倏尔失去生机,所有血液飞了出来,霎时聚为一滴血珠,并汇入那团龙蛟精血之中,随即此物便沸腾滚动起来。

  现阶段他若融入神通太过厉害的龙种血裔,不见得成功不说,动静反而可能极大,而这玲珑鱼却正是合适。

  过去好一会儿,那精血渐渐变成了淡金色,并且平息了躁动,静静悬浮在了那里。

  韩定毅心下一松,知是成功了,于是不再迟疑,一张口,就将这枚精血吞服下去。

  传脉玉碟他形制他未曾见过,只是融入琉璃鱼的血脉之后,稍作探究,心中却自然而然多了许多以往不曾知晓的东西,可偏偏又觉此是与身俱来的本事。

  他将自身血液逼出,随后顺着冥冥之中某种感应推动,就在事先准备好的玉碟之上写下了许多弯曲文字。

  他认得这些文字,此是龙文,寻常人未必能够认出,不过若是龙种见到,却是可以识得,这般其实更好,可以方便他瞒过那些鉴师。

  做过这些之后,他自觉法力耗损不少,于是自袖中取拿了一只玉匣出来,将盒盖掀开,底下锦帕之上,衬着一枚核桃般大小,形如琥珀的晶玉。

  这是被此世之人称为玉砂子的东西,有取暖明神,提聚精力之效,可若是服用了多了,被里间杂质所染,又不懂化解之道,却是极有可能上了瘾头。

  但此物对他来说却是不可或缺。

  因为此方天地不存灵机,所以方才来时,他是依靠吞服丹药保持功行法力的。

  可丹药终是有用尽一日,所以他一直在找寻其他办法。

  最后他便发现了此物。

  这东西其实灵华凝精,只要稍加祭炼,就可代替那丹药之用。

  将此物取出,在丹炉之中炼有片刻,就将之炼化成气烟,再徐徐收入全身窍穴之中,过去片刻,那失去法力又填补了回去。

  他心意一转,将四周阵旗收起,将那玉碟放入锦盒之中,而后找来了门外等候侍从,指着此物道:“你将此物送去覃少宗处,他当知我的意思。”

  侍从小心上前拿过,躬身一礼,就退了出去。

  韩定毅站了起来,看着外间绚烂灯火,他要想深入了解这个世界一切,就需要加入大宗大派,然而非是血裔大族,根本不可能加入这等宗派,除非有大族推举。

  在与覃氏联姻之后,就可得其举荐,入得离明血宗,不但能达成原来目的,还能借此获取更多玉砂子,可谓是一举两得。

  覃氏庄园之中,覃陌很快收到了韩定毅遣人送来的玉碟,他立刻明白,后者这是答应了联姻之举,心中十分高兴,但是首先,他要确认韩定毅身上血脉源流,下来才决定拿什么态度去对待其人。

  他立刻命人道:“去把恽鉴师请来。”

  不久,一名雄健老者昂首阔步而入,上了见了一礼,道:“见过少宗。”

  覃陌与他客气打过招呼,随后道:“恽老,来看一看这枚传脉玉碟。”

  恽老沉稳应下,他知半夜将自己请来,所鉴血脉定不简单,然而拿起,却仍是吃惊,道:“这是……”

  覃陌急切问道:“如何?”

  恽老放下玉碟,道:“少宗,恕老朽冒昧问上一句,不知这是何人血脉玉碟?”

  覃陌神情一动,道:“有何问题么?”

  恽老郑重道:“看着血谱,此人母族很可能是一位龙女。”

  “什么?龙女?”

  覃陌不由睁大眼,吃惊不已。

  通常上族王室,都是神怪血裔,其中龙种血裔也是不少,但龙女却只可能是真龙之后。

  也就是说,若从韩定毅母系往上溯源,很可能就是一头真龙。

  他忍不住心绪激荡,“可能确认么?”

  恽老肯定道:“有此龙文为证,当是不假,只是老朽限于学识,难以辨明龙种具体谱源,也不敢如此做,否则恐怕触怒那位龙君,少宗最好呈送至离明血宗。”

  覃陌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之中不断盘算得失。

  原来他以为韩定毅是双脉,现在看来竟然是龙种血裔,不过价值却是更高,他一时有些拿不准该如何对待后者了。

  恽老看他模样,劝说道:“其实少宗不必太过惊讶,血脉是血脉,但不见得定能开觉。”

  覃陌冷静下来,一拍桌案,道:“有理。”

  龙种血裔一旦开觉,确实威能神通不小,可甚少有人能做到,因为炼化过程中所需要的血药简直是海量,他们族中可供应不起,唯有送去离明血宗才有前途可言,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必拦着。

  他现在佩服自己有先见之名,只要韩定毅与族中联姻,那么就将能这一份极有价值的血脉留在族中。

  他想了一想,唤了一个亲信进来,道:“代我送百份血膏到韩先生居处。”

  那亲信吓了一跳,道:“百份?”

  血药能够为血裔助长血脉之力,通常一份能用三四十日,若是百份,却能用上十年了。

  覃陌十分确定道:“就是百份,你照做便是。”他敲了敲桌案,又道:“你再告诉韩先生,我当会举荐他去离明血宗。”

  亲信只得奉令,忐忑不安地下去了。

  韩定毅那里,很快也是收得消息,他得知没有露馅,便放心下来等候。

  大概半月之后,覃氏族递上的荐书得了离明血宗允准,韩定毅便就整理启程,与覃陌一同乘舟出海,离了岳镞海城,往此宗派山门驰去、

  昆始洲陆。

  就在韩定毅失踪之地,一名三十上下,神貌沉毅肃严的道人正凭空站在那里,周身自有龙蛟之相盘旋,身后则恭立着几名老道。

  此是碧羽轩掌门韩孝德,他无论资质心性,都是远远胜过自己父亲韩佐成,乃是溟沧派诸多下宗之中,唯一一个成就洞天之人。

  韩定毅失踪之后,门中弟子怎么也找寻不到其下落,韩孝德这才亲来查看。

  他经过仔细查看,发现韩定毅最后气机就是在此处消散,然而对面只有一片山壁,其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是没有,就算往山中望去,也只是寻常岩石而已。

  经过推算之后,他发现那等情形极不寻常,韩定毅不像被什么妖魔凶怪掳掠了去,倒似是进入洞天小界之中一般。

  他沉吟许久,若真是像他猜测一般,说不定是哪位前辈大能所做布置,却不是一个碧羽轩可以处置得了了。

  他对身后长老言道:“此事不简单,我稍候会去求见璇霄上真,看能否请得上真出面,你等在此看好此处,不要让人坏了此处。

  诸长老诺诺称是。

  韩孝德交代过后,就化一道清光,往白芒山水府而来,不久到了地界之上,他打个稽首,道:“璇霄上真可在?小侄韩孝德请见上真。”

  片刻之后,听得一清美悦耳之声传出,“原来是韩师侄到访,师侄入府说话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