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使无畏劫自平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使无畏劫自平

  布须天深处,张衍通过观想,已是将那精蕴造化所在大半映于神意之内。

  因他在此过程中也是不在断参悟妙道,这意味着等到此物完全凝成之时,他差不多也就通晓了其中所有运转变动之理,到时就可试着炼化此等所在了。

  只是越到这个时候,他越是警惕,实在难言,到得功成那一日,那背后之人会否趁着这个机会做出什么举动。

  然而他似是多虑了,直到他真正功成那一刻,其人也没有出来作乱。

  而随着此物凝就,似是触动了什么,倏尔之间,诸多道理玄妙清晰浮现于心神之内。

  许久之后,他神意一定,此刻再观那精蕴造化之所,心中自有一种了然之感,明白下来只要将此炼合入身,就可登至那真阳第三层次之中。

  不过他并没有当即如此施为,而仍是在审视自身,只因他觉得,这里似仍有不妥,。

  他心意一转,自里退了出来,反复推演查看,只是这一回却始终找不到错漏之地在何处。

  深思长久之后,他忽然想到,若这根本不是此物有问题,而就是那本来缺损呢?

  这一念升起,他感觉自己当是找对了路数。

  万物有缺,若是穷究到底,只会陷入迷障之中,怎么绕不出来。

  其实这不是没有原因,那背后之人先前几番出招,他要是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所以警备之心始终不曾放下,其人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让他自己把自己阻挡在了门外。

  这里更高明的是,通常来说,到得此关门前之人,就算想到了此节,在无法完全确定自身判断之前,也不会不顾一切的去冒险。

  而若不敢,那么永远迈不出去这一步。

  其实无论谁到这里,都是很难下得决心。

  张衍此时却是若有所思,随着道法提升,他看待此事则更为透彻。他认为这些其实皆是来自于“心神之累”,这里最大的阻碍当就是他自身了。

  对面之物乃是顺心而变,他认为有碍,那便一定会有碍,哪怕原来无碍也会生出这等变化来

  但他并不说他认为无碍便就当真一切无碍了。

  这里诸物转变之势都是朝着衰退一方而去的,所以要去往于己有利一面,那必须做出数倍之努力,反而一旦有所松懈,那必是不利于己的方向滑落。

  在此之中,任何迟疑顾虑都将成为神意负累,使得他无法完满容纳此物。

  哪怕借用残玉也是不可,因为这举动本身就表明了不敢直面此物。

  到此一关,必须抛开所有顾虑,以大无畏之心面对这造化精蕴之所。

  念及此处,他心神再次沉入进来,随后毫不犹豫撬动布须天伟力,展开无边法力,一气将此物吞纳进来!

  刹那间,他只觉浑身一震,无量金光自元气大海内照了出来,自身法力元气变得无穷无尽,轻轻一转,就可动摇天机之基,就算太一金珠在此,也不过如此了。而到此一步,看去已然是踏入真阳三层境界之中了。

  然而张衍此刻心中却是一片冷静,与所表现情形出来的相反,他并不认为自己已是达到这等境界。

  因为他感觉到,眼下所有一切,并非是他自身之力,仍然是从布须天而来。

  有所区别的是,以往是他刻意去借,而现在却只需意念一动,自然而然就可调动,这看去无有分别,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一旦布须天有变,那么他立时就会被打回原形。

  这并非是他所求,他神意内观,发现那精蕴造化之物虽驻体内,可仍是单独相存,所以这还算不得全功,唯有把其完全炼化,才可能真正将之据为己有。

  只是他没有选择立刻去做,直到此刻,也未看见那背后之人影踪,甚至连一丝一毫痕迹也没有,很可能是其所掌握的伟力层次比他现在还要高上一层,所以无处寻觅其踪迹。

  他不信对手会如此轻易让自己炼化这造化所在,说不定还有什么布置在后面等着自己,很可能就是在炼化此物之后。

  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应对之法,方才不可用残玉,现在却是无碍了,正好用此推算一二,

  当下他又退了出去,随后心神一转,却是往残玉之中沉浸进去。

  差不多经过半载推演之后,他重新睁开了双目,同时法力一转,顺着某条线索往未来观望而去,虽然天机混淆,可是在他现在法力无穷,自是不必在乎损折。

  在他不惜法力之下,终是被见到了一幕景象。

  待看罢之后,他不由冷笑了一声。

  果然如他所料,对方的确在这里等着他。

  这里布置不可谓不高明,他一旦迈出这一步,固然是可以成就,可法力会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扩张过程,这等情形下,无数界天因此生灭,也有诸多界天会因此诞生出来,并贯穿所有过去未来。

  不过万物有始有落,这里第一个开辟并灭去的界天尤为重要,以后诸多变化就由此延伸而出,这就如同众多枝节都是由主干之中生长出来的。

  若是这一步被拦头截短,或是被引偏了去,那么他不但将前功尽弃,而所宣泄出来的伟力或可能被他人所借取利用。

  而先前韩定毅陷于莫名界天一事就是与此有关。

  韩定毅乃是他弟子后辈,彼此之间也算是有些因果牵扯。当然,要想凭此这一点就牵连到他头上,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没有哪个真阳修士可以做到,可若是他自己一头撞了上去,那就极其难说了,尤其是在对方还会借用布须天伟力情形下。

  他思索了一下,自己要想彻底炼合那精蕴造化之物,那就必须先将这个隐患消除了,首先一个,就是要找到此等所在,好在对方引得韩定毅入内,虽可借此算计于他,但却也同样留下了一条线索。

  离明血宗之内,韩定毅通过几次试手,已是稍稍弄明白这张金页功用。

  总的来说,这金页只能映照出倒影所见之物,若是将整个一瓶丹药放了上去,那组多只能是照出一只丹瓶。

  而且只有单独一物摆上之时才会被照显出来,若是同时放置数件,此物将无有任何反应。

  在每照显出一件物事后,金页之上的金色便会消退,只是随后会缓慢恢复。

  第一回他一只是试了两次,金色便全数耗尽。待得一夜过去,到了第二日正午,金色又恢复完满,他又试了一回,在依次映照出三件物事后,其就又再次褪去颜色。

  同样,次日正午,又是变回了原来色泽。

  在此之后,他做了个第二个尝试,就是先映照出了某个祭炼丹药所用的宝材,将之祭炼为丹药,然后再摆了上次,这一次却仍是成功照出。他在试着吞服下去后,发现其仍能保持原先效用,说明映照出来的东西完全与实物一致,不会有任何改变。

  只是当他试着放上法器飞剑之类的东西后,这金页却是毫无反应,故是心下猜测,可能只有人身可以服用炼化之物才会被金页所接纳。

  若不是他那丹瓶也是某种药末所炼,关键之时可以直接连带丹药一起吞下,恐怕同样不会照显出来。

  可这等情形已是令他振奋不已了,虽是每日只有三次机会,可这个东西若是利用好了,定能带来极大好处。

  尤其一点,这东西只目前看来,不论你摆放之物的层次高低,只要是得其承认之物,似都是能够映照而出。这般来说,他若是寻到什么天材地宝,再祭炼成此界所需的丹药,就可以大量换取玉砂子,用以提升自己功行。

  他在这里反复尝试着,忽然外间一缕光芒升起,才是发现,不知不觉间,已是到了第三日了,那韦氏之人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到来。

  他想了一想,将金页妥善摆放,不再与他物混在一处。

  随后盘膝一座,调息理气。

  大约过去一个时辰,三天积蓄下来的颓气已是一扫而空,神气再度恢复完满。随后他拿了数枚玉砂子出来,一把捏碎,将其化作烟气都是吸纳入窍穴之内。

  稍候因可能要与来人动手,所以他必须保持一定法力。

  又是过去许久,门外有下人来报,说是两个人来寻他。

  他顿时知晓,应是对方找上了门来,便道:“叫两人在下等候,我稍候便至。”

  言毕,稍作整理,便自榻上下来。缓步来至楼下。

  那两名中年人已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此刻见他出现,其中身躯较为健硕的一个猛然站起,阴沉着脸道:“韩定毅,三日之期已到,快些将那丹丸秘方拿出来。”

  韩定毅站在楼阶之上,问道:“你们是韦氏之人?”

  另一人正坐在椅上,慢悠悠道:“既然你已是知道,那我等也不想多说,早些交出,早些了事。”他看过来一眼,见韩定毅不动,仿佛明白什么一般,嗤笑了一声,将一面牌符取出,扔在案几上,“既然拿你东西,将来拿这符牌过来,一些小事也可帮你说上两句话。”

  说完,他捧起茶盏品了一口。

  韩定毅看了看二人,平静道:“两位请回吧。”

  坐着的那一人有些意外,动作一顿,抬头看他一眼,随即露出了一丝讥笑之色,转头看向另一人,轻描淡写道:“动手时小心一些,只要不是变得太过痴傻就好。”

  那壮硕之人顿时露出了狞笑,同时眼瞳变作了幽蓝之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