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夺血转脉替生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夺血转脉替生死

  芎陆之上,凭空出现一道道波荡,而后两名修士进入了此方天地之间。

  其中一人身着青衣,眉目文秀,此是玄阴天宫门下高鉴封,而另一人则是丹辰派卢化安,此人初看去其貌不扬,但一双眼目格外明亮,内外透着一股精明。

  这两个都不是溟沧派弟子,这是因为张衍顾虑派出之人与自己因果牵扯过近,极可能会被那背后之人所察觉。

  高鉴封看了一下四周,道:“卢道友,可要找寻到韩道友么?”

  卢化安同样在观察这个世界,口中道:“不急,有这位在此,便是我等暴露出来,也能再派人手前来,先弄清楚此处大致情形再说。”

  高鉴封道一声好,他拿出一只青铜小鼎,稍稍运法,再把顶盖一开,霎时有数十头无形无影的魔头飞出,往四面八方去探查情况。

  与韩定毅不同,他们是有备而来,再加上魔头四面窜动,可谓无声无息,所以差不多一月之后,二人就对此间情形大致有了个了解,

  高鉴封这时却是发现,有几只魔头却是不曾回来,不禁神情略凝,这里虽没有浊阴灵机可供吸纳,但是魔头吞吸神魂一样可以存活下去,只能说这里并不缺乏对付魔头的手段,他皱眉道:“不简单啊。”

  卢化安笑道:“无事,我等来此也只是来此探路而已,其余事不是我等能做的,只要占住了脚,便我不成,也会有合适之人到来。”

  这个界天不是随随便便就可入内的,需得先行之人以做定锚,他们是玄光修士,那么下回到来之人,也只能是差不多此等境界,若是功行超过太多,那么只会于失陷虚界之中。

  但他们也不是没办法了,二人皆是玄光三重,差不多到了破境之时,若在此处突破到化丹境界,或是达到化丹层次,就可有足够力量引动同辈。

  只是他们到了这里后才发现,这里没有丝毫灵机存在,要想破境,就变得十分困难了。

  更为困难的是,此处界天既不在虚空元海之内,又不在布须天中,每次都需要张衍推算感应,方能寻到下落,诸如两界仪晷和通天晷等物都是无用处,所以他们到了这里,就与宗门无法交通了,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离明血宗之内,事情与韩定毅设想的一样,宗门一来人,那黑袍人只好收手。

  他不知宗门结论如何,但事后没有什么人来为难他,这足以证明他的确已是入了上面某些人的眼中,否则凭韦氏的势力,要动些手脚很是容易,不会让他这么容易过关。

  由于他与比斗时身躯化为烟气,这足以证明他已是达到开觉的层次,所以宗门没几日,赐了一枚牌符下来。

  离明血宗共是分为障、传、任、全四道,凭借此物,他就可去往传道之中

  牌符之上正面写了一个“传”字,背后则是一个“障”字,他试了下来后,发现这同样一个地界,当他把牌符“障”字朝外时,面前只是一座寻常阁楼,而当他把牌符转过,将那“明“字朝外时,却是身处在了一条大街之上,然而自身在城内的位置却没有任何改变。

  他不禁意识到,整个血宗之人虽都是身处在一个大城之内,但因身份有差,彼此所处空域也是截然不同,这就好像是把多个天地嵌套在了一起,可不同阶层之人相互之间却是无法望见,也无法交流接触。

  他也是由此推测,那些神怪血裔显然也是如此,不到一定地位,不是其等主动出现,那么自己根本接触不到其等的。

  他心下寻思,这等手段,也不知是那神怪自身所具备,还是靠大能手段施为,要是后者,以他修为,还很难判断出此等人物的实力。

  又是过去几日,宗门来人打听起那秘药一事。

  因是他目的已然达到,所以也不需要什么秘炼丹丸了,很是爽快的将配方交了出去。

  宗门来人也是满意而去,临去时还将一本修炼秘载留给了他,并告知他,要修习更为精深的秘载,则可去回山经筑找寻。

  韩定毅待其离去,打开来看过,发现这可不似初时所得那本秘载简陋,显得更为详细。

  宗门弟子血脉一旦开觉,便能够自主挖掘血脉之中所蕴藏的威能了,通常表现就是身体某个部分会出现血脉异化。

  可开觉这并不等于其人实力会就此上升,还需通过长时间的刻苦修行打磨,方能将血脉之中潜力挖掘出来,同时还需修炼与之相匹配的秘载,而要是秘载修炼的好,甚至能一定程度上掩盖血脉不足。

  只是血脉不同,彼此差异也相当大,如神怪血裔,一旦开觉出来,哪怕不曾修习秘载,所能发挥的实力却是比之通常大族凶兽及邪妖血脉强横的多,这也是为什么离明血宗所有弟子至少都是大族出身,此是为了保证了其等血脉不会太低。

  不过血脉较好也只是带来的一个较高的起点,过去也不乏只是纯靠修炼秘载就此成为强横大能的人物,这便是宗门的作用了。

  韩定毅在想,在吞下那蛟龙精血之后,他也相当于是一个真正龙种,不知自己是否也能利用其中法门修行,

  他并没有忘记自身功行道修,只是碍于现在玉砂子不多,不足以支撑他的修行,而现又迫切需要自保之力,就只能从这方面下手了。

  在参研数日后,他记起了宗门来人所言的回山经筑,于是翻开牌符,乘动飞筝行往那处。

  他本来以为此地只是一座寻常经阁,没想到得地界一看,却是足足占据了一座山丘,高台大楼林立,经卷藏书不计其数,顿时感觉来对了地方,有了这些,能够更为快速的知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只是在迈步入里后,却发现不少前来观书之人对他指指点点,并窃窃私语,他起运法力听了下来,却发现众人所议论的,却是他杀死韦氏两名弟子之事,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他本是就是碧羽轩掌门嫡脉出身,对这些事情的认识远比一个普通弟子来得深刻。

  这次事情,实际上是让韦氏落了面子,对方遮掩还来不及,绝不会主动向张扬,可现在却好像弄得人尽皆知,这背后一定有推手存在。

  他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或许是为了打击韦氏声望,可不管怎样,他这作为其中最为弱小的一方,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他心中此刻有了一些不好预感,但随后神情又恢复如常,不管如何,唯有先利用这段时间壮大自己,能吸纳多少东西就吸纳多少,大不了一走了之,莫说万阙星流,只芎陆也广大无比,他离了这里一样也可以存身。

  此刻宗门四道之一的任道之中,一座华丽宫室之内,床榻之上正躺着一个纤纤弱质的少女,其正在不停咳嗽,脸颊上是病态的嫣红。

  一个身披凤翎大氅,额头挂有一滴银泪的女子正坐在榻边,伸手按上她的额头,好一会儿,少女才安稳下来,其声音虚弱问道:“阿母,女儿这怪病是不是好不了了?”

  女子柔声道:“弦儿莫怕,阿母自是有办法的。”她再是一按,少女沉沉睡去,只是眉宇间还是带着一丝痛楚之色。

  她叹了一声,自己这女儿天资横溢,不到五岁就已是能够开觉血脉,九岁二次开觉,如今到了十五岁,已然是三度开觉了,同龄之人,无一能比,本该是一飞冲天,可是没想到,三度开觉之后,却是染上了族中流传的一种血裔怪病,才导致眼下这等模样。

  此病族中百人之中才有一个会得,可她没想到落在了自己女儿头上,通常此病无药可医,但是有一个办法,若将他人血脉攫夺过来,再种入她女儿身躯之中,这样不但可以治好此疾,运气若好,还能使得开觉出来的血脉威能更为强横。

  可这里有一个困难,所选对象的血脉必须要能压过少女自身血脉,凌氏乃是青女血裔,就算宗门之中的三十三家神怪血裔也不能相比。

  当然,能高过的不是没有,可拥有这等血脉的族门,无一不是拥有强横的背景实力,却不是她所能觊觎的,贸然下手,也只会惹来灭顶之灾。

  然而这个时候,韩定毅却是入了她视野,真龙血脉却是压过青女血脉不止一筹,而且其人看去背后也无甚背景,正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这样做虽是对那被夺取血脉的人来说不太公平,但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有的只是弱肉强食。

  那女子安抚好了自家女儿,转了出来,对一名等候在那里老者言道:“这段时日你替我看好此人,他需要什么都给他,不要吝惜。”

  老者明白,韩定毅现在还达不到掠夺血脉所需的条件,这般作为只是令其尽快进入二次开觉,待养熟了之后方可拿来一用,只是他仍是存有一丝顾虑,道:“血脉被夺之人必死无疑,此人可能背后有真龙,主母当真要这么做么?”

  那女子淡淡道:“若真是有,哪会让他到得此处?早便收入龙宗了,你也不必多言,此事我已决定了,任何后果,自有我来承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