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章 或见灵光照异天

第一百九十章 或见灵光照异天

  司马权先是放出魔头,去往四面探查。一看 书  ?  

  他曾数次为张衍效力,去过不少陌生地域,可谓经验十足,该做什么事,又该如何做,心中十分清楚。

  只是几天之后,他就差不多弄清楚了周围大致的山川地理以及诸方势力构成。

  而且这一番转动下来,他也是有了一个判断,认为这方天地之人,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应该至多只能到得象相这一水准。

  这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这里半分灵机无有,就算有什么奇宝精华之物,也不足以推动人上得凡蜕层次。除非有人能遁出天地之外,或者有天外生灵入界,但数目绝然不会多,说不定还是各大宗派的暗藏杀招。

  要是这般,他认为提升境界与建造法坛这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

  修筑法坛不是简单之事,不但要聚集起原先到来这里修道人,最好还要能利用起此界生灵的力量。

  他不禁往一个方向看去,方才他已是找到了先前时昼等人留下来的痕迹,不过发现其等却在不停移动之中,看去似是遭遇到了什么麻烦,想了一想,他心意一动,就已身化阴风飞去。

  离明血宗朝东而去,乃是一道半藏海水之中的狭长山脉,由天中往下望去,有如一条露出水面的龙脊。

  此山实际高阔非常,除了少数拥有飞遁能力的血裔外,少有人能凭空翻越,而过去这一处,就是那龙宗辖界所在了。

  因为隔着这条龙脊山,兼之所收弟子又只是龙种血裔,再加上背后势力背景都是颇深,故是此宗在六大宗中最为中立,但若是有人欺上门来,却也不会有半分手软。

  此刻有一驾法舟正由西往此而来,韩定毅站在舟首,看着前方,道:“翻过这里就是龙宗,凌氏如果不想引得两宗开战,绝对不会发疯追来。”

  时昼看了看,虽是那龙脊山看去已是很近,但实际上是由于那座山脉过于庞大的而造成的错觉,此刻距离那里至少还有一日路程。

  他心下暗想,只这一日时间,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忽感一阵气滞,知晓是法力耗用过多了,这里没有灵机,依靠的只是他们自身法力,他将手中牌符递给骆知同,道:“骆道友,接下来由你操持。”

  骆知同接了过来,郑重道:“真人放心交予在下便是、”

  时昼一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只丹瓶,倒出一把丹药,尽数吞服下去,随后便在那里打坐调息。一 看书  

  大概过去半日,他才稍稍恢复了一些,可心中却忽然升起到一股异样之感,转头看去,不禁心下一惊,只见一个巨大青影出现在了天边,竟是那个青肤巨怪再一次追了上来。

  他心下大惊,”怎么这般快就追了上来?”

  本来他们遭遇到这头巨怪时,是在离明血宗西面,后来靠了转挪法坛来至到了东面,那么此怪要想过来,至少要走上双倍路程,可现在才过去三四天而已,对方除非也拥有转挪之术,否则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他知情况紧急,要是此物追了上来,这里所有人都无法逃得性命,不顾方才有所恢复,立刻站了起来,将牌符从骆知同手中接回,一激法力,飞舟以更快遁速往前冲去。

  他虽拿此怪没有办法,可只要过去了龙脊山,此巨怪必然不敢再追了过来。

  此时天穹之上,一道阴风吹来,司马权出现在了半空之中,他正好见得此景,不过没有立刻出手相救,而是先往那青妖望去,却是诧异发现,这头巨怪身躯之内没有任何腑脏骨骼,整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一块青色玉石。

  不止如此,此物甚至连神魂都没有,完全是被一股莫名力量扯动着前进,这极像是一具被人摆弄的傀儡。

  凌氏主母放出这头青妖,自是也不想将真正的天外凶怪引来,那样事情可就闹大了,只是其一直以为宗门中有人在与自己作对,只是以此举表达不惜鱼死网破的决心,但她毕竟还没有发疯,所以还留有余地,早是将青妖的另一股力量封禁了起来,没有完全放出。

  司马权最擅长的乃是神魂攻袭之术,但是这青妖显然没有神魂,推动此物的是一股他现下还无法明了的力量,但他不仅具有天魔之身,身为冥泉宗长老,同样却还有其他手段。

  心下一动意,已是化一道阴风,绕着那青妖转了几圈。

  被此风一刮,此巨怪好似一瞬间经历了千万年,表皮被不停侵蚀剥落,随后大块大块的掉落下来,不过片刻,上半身就折断下来,轰隆一声落在海水之中,继而两条腿也是崩裂倒塌。

  正当司马权以为已是解决此物时,咦了一声,却见青妖居然又一次出现了海面之上,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损伤,好似方才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

  他不禁有些诧异,再是一观,凭着丰富经验,顿时有了一个猜测,此物当是一半是存于现世,一半是存于心想,只要不是两方面一同下手,就难以消杀。

  他判断的大差不差,青妖通常会沉陷在自己梦中,只要梦境不绝,就不会被人打灭,凌氏主母为了方便控制,所以将其另一半力量封禁了起来,只要她不放开,此怪无论如何不会醒来。

  只是这般一来,其在梦境之中就毫无抵抗之力,要知在虚空裂隙之中,有一些喜欢食梦的神怪同样也会把青妖当作食物,所以若在外停留太久,也有可能会出得意外。

  司马权对付过许多难以对付的敌手,更诡谲的神通都是见过,眼下此物虽然诡谲,可他也不是没有办法,最为简单的,就是将之封禁起来。

  他只要在此开辟一个小界,将之扔了进去。其便有办法出来,那也不知是什么时候。

  而且这里虚空缝隙尤其多,开辟起来并不困难。

  只是方要如此施为时,却是发现有一丝不妥。

  与在原来天地不同,这里虚空缝隙之中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随时准备入到现世之中,要是他这一动手,很可能会因此引来更加难以对付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随手将放开引动的虚空缝隙抛弃,准备换一个手段,可就在他要这般做时,那青妖身体忽然变得模糊起来,随后就突兀消失不见了。

  他嘿了一声,看来这是对面发现危险,自己把这头巨怪收回去了,这般也好,省得他花费太多气力,心意一转,就已然落在在了法舟之上。

  高鉴封上来一拜,恭敬道:“掌门真人。”

  时昼道:“原来是司马掌门,晚辈有礼。”

  韩定毅等人也是一齐上来见礼。

  司马权道:“此处不是谈话所在,随我来。”

  他直接带着众人一个挪遁,便已跨越一日路程,来至那龙脊山上,随后在脚下种入一个事先炼造好的玄罐,过得片刻,便于众人面前凭空生出升起了一个巨**阵,将方圆数里都是笼罩在内。

  司马权道:“现下当时无人妨碍我等了,你等入界这般久,当也是查探到了不少东西?”

  时昼道:“的确有不少。”

  当下众人将自己所知消息都是详细道出。

  司马权听完之后,稍作梳理,才道:“此次我来此间,需得筑造一座法坛,要能成功,就能把张上尊分身接引进来,那么一切事情皆可解决,这里需得你等一同出力。”

  时昼等人皆是肃容道:“我等必当尽力。”

  司马权对着韩定毅道:“韩定毅,你若在此,凌氏可能不会罢休,所以你言投入龙宗,的确是一个上好选择,可以凭借龙宗之力护持自身,我等也不至于暴露人前。”

  韩定毅道:”真人说得是,晚辈稍候便往龙宗去。”

  司马权点点头,又看向众人,道:“我等要兴建法坛,需得占下一处地界,你等所选之处并不合适,我决定另择他处。”

  时昼道:“全凭真人作主。”

  司马权点点头,本来最好办法莫过于窃夺一个宗门,但在见过青妖之后和虚空裂隙,认为真正做起来并不容易,还不如自己开辟一处地界。这里还有两名玄士,其等能力与此方天地之中的血裔有几分相像,他认为可以将这两人推到前台来,为他们存在加以遮掩。

  虽然芎陆之上的地盘早被六大派瓜分殆尽了,不过此辈根基实际是在诸多血裔大族,区区无用地界,不会触动此辈太多利益,就算当真来攻,只要他们能展露出足够实力,此辈也当知该如何选择。

  清寰宫中,张衍自将司马权送入那一方天地之后,就察觉到那扰乱自身感应的伟力一阵阵袭来,而且越来越是频繁,他不得不时时刻刻不这此相抗衡,以免彻底失去了此界所在。

  可也因为这个缘故,他也无法往里渡送去更多人。

  他猜测这许是对方对自己的举动有所察觉了,所以干脆和他来个对耗,这样彼此谁都无法奈何谁,而其下一步,很可能就会推动那方天地之中的力量对付先前送入界内的那些弟子门人。

  不过背后那人要是一直与他这么对抗下去,同样也无可能去做其他事了,若那方天地内只有一个韩定毅,那说不定真是要输,现下却是十分难言了。

  他此刻有种感觉,这背后之人对那方天地所能造成的影响恐怕也是有限,否则不必要如此做,这或许就此僚的最后挣扎了,只要自己这次能够顺利降下分身,当就能做一个了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