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虚空呼名落感应

第一百九十八章 虚空呼名落感应

  遥星上宫这两人方才到来,就被阵内诸人察觉了。

  墨隽见二人只在外间说话,却没有什么其他动作,便低声道:“蝉真人,看来这二人是来探我底细的。”

  张蝉大咧咧道:“只要他不来进袭,那就不去理他,若是动手,那有劳两位道友出去一会,顺便宣扬一下我宗派的名头。”

  墨隽当即道:“自当由我二人出力。”

  江吾、凤栗二人此刻仍是在那里商量对策。

  凤栗道:“江长老,看来这里虚实难明,非是一个好去处。”

  江吾慎重考虑了一下,他也感觉下面大不简单,在不明底细的情形下,冒冒失失出手,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可既然到了这里,又什么都不做就回去,那却是有违此来初衷了。

  凤栗则是另一种态度,他一直认为自己二人很可能是被俨朝所利用的,况且这里又不是他所在界域,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

  至于魔神传言,就算底下真是与那魔神有关,他也不想冲下去,传闻之中魔神拥有滔天威能,谁又知道其信众拥有什么的本事。

  江吾却是没有思虑太久,他一抬手,臂膀上有密密麻麻的鳞甲扬起,由肩至下,顿时化作一只指节粗大的幽兰巨手,通体有丈许来长,根节部分的经络肌皮勾连在尚算人身的躯体之上,看着诡异凶狞。

  将某一部分血脉异化,开命层次的血裔都能做到,不过似他这般举重若轻,且还能保持威能不减,那却知有少数人可以做到。

  他这一身血脉来源于“婴吞”,此乃是虚空之中赫赫有名的神怪,不过他到了开命之后,却并未走那神通秘载之路,而是追求返溯祖身。

  如今他道行尚还差得一些,只要炼去最后一丝后天人身血脉,就能彻底成为这等神怪了,但与虚空之中诞生的神怪不同,他具备人性理智,所以不会遵循本能。

  不过这一步是艰难无比,以往大半血裔因为诸多原因而顿止在此。

  这刻他把手臂向下一挥,霎时整个化为一道气光向下方冲去,所经之处,大气劈裂,云层洞开,无论下方有什么,似乎都是可以被一击粉碎。

  同时他与凤栗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很想先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再阻挡自己视线。

  然而还未等那气光落下,底下却是腾起了一股血气,内中隐隐可见有一个身形臃肿的树状凶怪,很难辨认出那到底是什么,只是把顶上树冠一张,裂开一个空洞,观去好若一口,直接就将那气光生吞下去了。

  江吾不由神情一肃,化光飞去的手臂又渐渐长了出来,他凝声道:“凤长老,你见多识广,可能认出这是什么血脉么?”

  凤栗仔细看了看,皱眉道:“看去不似已知任何一个神怪啊。”

  现如今出现在人前的神怪,他不说全数了解,但大多都是有所听闻,相信出现面前,一定可以辨认出来,但是对方血脉却是令他摸不着任何头绪。

  不过虚空之内神怪无数,真正为人所知的仅只是沧海一粟,还有许多不曾有见,甚至传闻之中,还有一些根本无法为人察觉的神怪,从天地之处开始,便就静静看着现世所发生的一切,谁也不知其目的是什么。

  似眼前所见,只能更进一步证实对方不是此间土著,而是自天外而来的。

  两人方才言语,就见又有一道血光冲天飞起,变化为一只金翅大鸟飞腾上来,站在那树怪之旁,与二人遥遥对峙。并开口言道:“你等何人,为何来犯我藏幽血宗?”

  “藏幽血宗?”

  江吾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发现从无这个名字的印象,芎陆之上此前应该也没有这等门派存在,若不是对方胡诌,那么应该是方立未久。

  这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实际上神怪血裔只要有实力,或是自家祖脉源头的神怪足够强横,那么立下一个血宗也不算什么,关键能否为四边大宗所承认,若是你没有实力,那是根本无法立住脚的。

  凤栗这时站了出来,道:“我等乃是瑶星上宫长老,因此间有大宗上禀,说有海域上有魔神信众游荡,所以我等特意来此查问,方才因见底下有异,十分惹人怀疑,故而才出手试探,事先并不知贵派在此。”

  “原来如此。”

  公池似乎相信了他的解释,神情缓和了下来,他心中却是暗暗警惕,他不知瑶星上宫是哪里,但听得出来,其等地位似是凌于几大宗派之上,这两人到来,说明已有更大势力盯上了这里。

  江吾这时发声道:“我等对芎陆之上血宗都很是熟悉,可此前并未听说过藏幽血宗,不知诸位是从哪里到此?”

  公池冷冷回道:“我等并不归贵方管束,似不必回答诸位疑问,”

  凤栗呵呵一笑,道:“诸位误会了,江长老并无他意,只是为了查证此间是否有魔神信众停住,若能把事情说清楚,那么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想来贵方也不想因此惹上什么麻烦吧?”

  公池似是认真考虑了一下,抬首望来,道:“那两位想要如何?”

  凤栗道:“却要请教一句,诸位所奉的是哪一位神怪?”

  公池似显不悦,道:‘此与两位口中所言魔神有关么?”

  凤栗道:“尊驾当知,虚空之中神怪无数,一些凶残之辈,喜好杀戮,其中更有一些尊奉魔神,若这些神怪血裔一旦落于世间,那是非是祸害苍生,故我不得不问。”

  公池沉默一会儿,才似逼不得已道:“我等血脉之祖乃是仓收。”

  这是早就定好的,可是就在他说出这这神怪之名时,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仿佛虚空之中有什么东西苏醒了过来,盯在了自己背上,顿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目光一转,看去墨隽方向,发现其眼中似也有一缕惊异凝重,显然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有此感觉,不过现在还有两个对手在前面,还不是追究这些时候。

  “仓收么?”

  江吾皱起眉头,世上虽然有这个神怪存在,可这位恰恰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貌的神怪之一,很难查证彼此关系,但他知道,今天若不能直接拿下这个所谓“藏幽血宗“,那么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看了凤栗一眼,后者马上理解了他的想法,对着公池、墨隽二人歉然一笑,道:“两位,今天冒然打搅了,我等还要去他处探查,就在此别过了。”

  公池、墨隽二人也未阻拦,由得其人离去,随后也是往阵中落去。

  两人本来记得方才那等悚然之感,准备好好探查一番,可古怪的是,当二人回去之后,竟是不约而同把此事遗忘了。

  此时江吾、凤栗二人正在回程途中。

  江吾似在深思什么,一路上无言无语,直至快到离明血宗时,才开口道:“凤长老,你可曾见过仓收血裔?”

  凤栗摇了摇头,道:“从未见过。”

  江吾沉声道:“这么说来,两人之言是无法证实了?”

  凤栗沉吟一下,道:“除非其等愿意拿出传脉血碟,但这是不可能的,若拿了出来,就等若交代了自身底细。”他

  江吾又是沉默了下去。

  凤栗道:“方才我以为江长老会立刻与他们动手。”

  江吾面无表情道:“这两人有恃无恐,显然另有所恃,能在六大宗眼皮底下立派,要说没有一点实力是不可能的,凭我二人尚是力薄,唯有找来更多人手。”

  凤栗不由一怔,道:“江长老是准备向上回禀么?”

  江吾肯定言道:“自是如此,且刻不容缓。此辈若真是魔神信众,那么这刻极可能在设法接引魔神过来,我等要尽快加以阻止。”

  两人回到离明血宗之后,立刻发书信去往遥星上宫,言及这里的确如俨朝所言,发现了疑似魔神信众之人,但迫于两人实力不足,请求派遣更多人手前来相助。

  在等了十多天后,终是又有两人到来,其皆是相貌古怪,白发黄眉之人名唤问谯,长手垂足之人名唤东恕。

  江吾对两人迟迟才来感到很是不满,他道:“两位长老,我呈上书信已是过去许久,怎么两位才方到来?”

  东恕叹了一声,道:“江长老怕是不知,自颁下上宫谕令之后,各处界天都有传书上来,言说发现了疑似魔神的痕迹,不得不四处下去查看,故是如今人手很是不足,能在半月之内,已是在看在两位江长老的情面之上了。”

  江吾一听,才知情形到了这般地步,问道:“那可曾发现魔神信众的下落?”

  东恕道:“据我所知,至今一个也无。”

  江吾点点头,神情异常郑重,道:“而我这处所遇到的,极有可能便是那魔神信众。”

  东恕听得此言,也是不由得严肃起来,江吾走得是神怪之路,此等血裔都有一种先天感应,若是其执着认定一事时,那么往往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他眼神变得无比凌厉,道:“只我四人是否足够?”

  江吾道:“或许还差上一点,但只要召集起这里六宗之人,便当是足够了。”

  他们四人任何一个的实力,都与一派宗主相当,再加上他们还可以以遥星上宫之名唤动这里所有宗派,相信这么大一股势力,足以覆灭那处疑似魔神信众聚集的所在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