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五章 吞引神元祭冥空

第两百零五章 吞引神元祭冥空

  瑶星上宫到得芎陆的共是十位长老,在所有人都是同意后,就表明了决断已然做出,其余不在这里的九人再是反对也是无用。

  不过由于隔着虚空,不可能去到别处做此事,而且时间上也不不允许了,说不定稍有迟疑,虚空魔神就会降临世间,所以在这里众人又做出了一个选择。

  那就是直接祭献这方天地内的九成以上血裔生灵。

  若是可以,他们宁可把整个天地都祭献了出去,因为不同的祭品,所得到的回应也是不同的。其中以一方界域为最上,最能取悦虚空之母。

  实际上不是他们不愿意如此,而是他们被固有原因所束缚着。

  或许由于沟通对象根本上的不对等,导致祭献的物事越是庞大繁杂,这个过程就会越是缓慢迟钝,所以瑶星上宫通常只祭献神怪等生灵,这样数日下来就能得到结果。

  可要是涉及一个界域,那动辄千万年,那显然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而这么长时间,魔神恐怕早就降临世间了。

  在粦烛主持之下,众长老当即举行了法祭,只用了一日时间就完成了所有繁琐仪规。

  司马权在外却是意外发现,自方才开始,自己无法听得此辈具体在说什么,似乎是被一股宏大力量遮蔽住了。

  在祭献结束后,芎陆、榷陆、治陆乃至十几处岛屿之上的神怪血裔,除了眼前海域上站立的这些,余下谁都是没有逃脱,俱是被虚空吞去。

  六宗宗主和族主虽然心中不情愿,可没有办法反抗瑶星上宫做出的决断,只能选择顺从。

  所幸他们只要还在,去到别处,用不了千百年,仍能拉起一个血裔大宗,而且此番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等挫败魔神信众,了结这个事端后,相信上宫也不会亏待了他们。

  在举行法仪之后第四日,所有参与之人忽然一震,他们自己脑海中莫名多出了一段莫名意识,正是关于如何对付那流光法宝的。

  粦烛看向众人,道:“诸位长老,虚空之母已是给出了答案。”

  众人都是点头,这个东西似是来源于之手,可由于彼此差距太大,以他们的力量无法将之消灭的,甚至可以说是无能为力。

  好在此物有一个缺点,就是在把一个目标彻底化为玉石之前,是无法对另一个生灵下手的,而且对象层次越高,则变化玉石所用的过程就越长。先前看到那流光往来之处,所有神怪都是顷刻化为玉石,那只是因为其等层次太低,所以只沾上一点,就即刻败亡了。

  被此点醒之后,众人发现这个缺陷其实很是容易发现,可无人觉得不值。

  要他们自己去为,那恐怕要用上十天半月,甚至死上诸多宗老才有可能验证出这个结果。

  余慕离道:“这般看来,只需要一头足够强横生灵去代替我等阻挡此物,就能化解眼前威胁了。”

  有长老言道:“仓促之间,去哪里找寻?”

  余慕离道:“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去虚空之中引得一头堪用神怪过来,另一个办法……”他语声稍顿,“那就是我等之间出一人吞化冥空神精,踏出那一步了。”

  第一个办法立刻就被众人否决了,因为时间上根本不允许,先是这般神怪不好找,就算找到也不好对付,让其乖乖听命就更难了,若不经过详细谋划,那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至于第二个办法,神怪血裔在参与过祭献虚空之母的法仪后,若上献上祭品足够多,就会得赐一道冥空之种,凭此就可以如自己的祖脉源头一般,轻易沟冥空神精。

  平时慢慢汲取,使得身躯缓缓炼合,待的完全适应,就可驾驭这股力量,这个过程需得极为长久,只靠自身寿数是不够的,所以需要借用常长生火维持性命,过去超脱之人,早已不在瑶星上宫之内了。

  冥空神精若是一气灌入体内,而不是缓慢引导,那却是能在短时内将自身斗战威能大幅提升,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提升一个层次,往昔本事手段根本无法相比。

  不过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因为进入这等境地的时间若是过长,此人有可能变成真正神怪,甚至有可能会被神怪的本能欲望搅乱自身,再无法变回人身。

  可以想见,不遇得生死危机,一般血裔是不会这么做得。

  余慕离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沉默下来。

  就算变化成了神怪,其实还有一线希望恢复原有理智,可要是被敌人杀死,那是什么都没有了。

  那玉石的厉害他们也是见到了,只要被沾上,那就没有幸免之可能,献上自己性命来解救他人,当然没有几个人愿意如此做。

  粦烛也是知道必然如此,但他心中已是有了一目标,目光众人身上一一转过,最后落在一人身上,道:“俨宗主,记得你的祖脉源流乃是来自于神怪‘茂窟’?”

  俨朝被他盯上,心中一紧,可面上仍然保持着一派宗长的气度,只眼神之中略略带了一丝警惕,故作淡然道:“正是。”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这是人尽皆知之事。”

  粦烛以最是平常不过语气道:“‘茂窟’一旦变化,身形堪比大昼界陆,这足以拖延那流光侵蚀,所以此事由你来做最是合适。”

  俨朝神情微微一变,随即质疑道:“粦烛长老,莫非说笑,此事我如何做得?我又未曾参与过上宫法祭,更未曾得了冥空神精,想要做也是无能为力。”

  粦烛一脸平静,看着他道:“俨宗主过于自谦了,你虽然在上宫之中未曾参与过法祭,但是私底下却是做过此事的,你虽然遮掩的好,可问一问这里长老,有哪个不曾察觉到你身上的神精气息?”

  俨朝看了看左右,见所有人都是望向自己,心头直往下沉,他的确是通过某种手段,瞒着上宫,暗暗祭献了虚空之母,并汲取到了冥空神精,这是准备日后如万圣塔中的十九人一样,也成为那上宫长老,这次他是巴不得这些长老多死上几个,自己才有位置坐上去。

  可怎么也没想到,把这些人请了过来后,居然把自己给陷了进去。心中不由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又何必把此事报了上去?现在若是强行违抗,那绝然是死路一条。

  他吸了口气,挣扎道:“方才祭献过后,俨氏族人多亡,若是我也亡了,岂非一脉断绝?我绝不愿意做得此事!”

  粦烛道:“这也不难,俨宗主只要现在留下一丝精血,我等可向虚空之母立誓,自会助你繁衍后辈族众,只要我等还在,就可保你族门兴盛,这般如何?”

  余慕离道:“俨宗主,你一人牺牲,却可保得诸界不失,却又为何犹豫呢?”

  俨朝冷笑道:“那余长老怎不去为?

  余慕离叹道:“祖脉源头不同,我便是运炼冥空神精,也做不到俨宗主这般地步。”他诚恳劝说道:“你以一人救亿万众,我等都是承你之情,我等可立誓言,待解决了魔神,只要库藏一有富余,便祭献虚空之母,设法为你重塑体躯,复生回来,你看如何?”

  众长老也是纷纷出声赞同,现在他们都想要俨朝顺从此事,也不想把其逼死,否则他们自己就要替代上去了。

  俨朝虽然知道这话不能太过相信,可眼下也是别无选择,他固然可以自绝于众,这这般做没有任何好处,现在总还有一丝可能。

  他看向众人,语气沉重道:“我应了。”

  粦烛为怕变故,当即与众长老一同对虚空之母立下誓言。

  俨朝既然做了决定,也就没有再推诿,与众人商议过对策后,把积蓄起来的冥空神精一气吞炼,随后一股惊人气势从其身上蔓延开来,一时间,所有人眼中都是露出了惊悸之色。

  大阵之内,张蝉等人看去上方,却见一个巨人立在天地之间,那一座盖陆巨城在上,好似被其肩抗托起一般,过有一会儿,缓缓伸出手来,向着大阵拿来。

  彭向积蓄了五天,法力完满,此刻见敌方攻势再来,立刻御使那玉板化作流光,向着那大手迎去。

  两边之人此刻都是盯着这一幕,只见那流光与大手一撞,开始没有什么,此手去势不止,可过得片刻,却是微微一顿,随即一股玉色由手指尖端顺沿而上,先是手掌,随后是手臂,一路往全身蔓延。

  然而因为这具身躯实在是太过庞大了,这个过程看似很快,可谁都能辨别出来,要等到其完全化为玉像,照此情形,至少也要二三日的功夫。

  瑶星上宫这边诸长老一见,都大是振奋。

  粦烛言道:“诸位,那东西暂时对我已是无有威胁,请一起合力破开下方幻障!”

  几乎就在出声同时,众长老纷纷出手轰击,因为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俨朝,所以这一回都是下了死力。

  彭向见那流光与那巨怪纠缠在了一起,知是短时内不指望上此物了,只能凭借自身之力与这些神怪血裔纠缠了。

  其实这里并非是这法宝不妥,而是他自身根底尚不足以驾驭此物,若是他法力再强盛一些,或者能够祭炼合一,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瑶星上宫这边在强攻两日之后,终于把张蝉等人用在阵中的玉砂子积蓄耗尽,大阵被彻底掀开,笼罩此间的迷障一散,底下海岛也就整个暴露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距离法坛到那真正修成,却还差得一日之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