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七章 幻域侵夺执死生

第两百零七章 幻域侵夺执死生

  玄渊天中,张衍把意识收回,方才意图送渡一件法宝过去,但是却被背后之人所阻止,这已不是此人第一次如此做了。

  随着法坛修筑日渐完好,他对那方天地感应日深,不难察觉到现下那日已是到了关键时刻,距离他分身降临只有一步之遥。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拼命阻止他为那方天地添加人手和助力。

  他淡笑了一下,这等局面其实也是他刻意造成的。

  对方力量虽是在不断涌现,但却掩饰不住那一股根本上的衰退,其本来已是没有了驻世之身,现在越是加大力量,将来败亡得便越快。

  可是这个时候,此人明知道他在借此消耗自身最后一缕存世精气,却也不得不被他逼着继续下去,否则前面所做得一切口都没有了意义,

  而且两方纠缠许久,牵连已紧,其也是唯恐这么一退,很可能会被张衍顺势而进,跟着他一举侵入到布须天更深处,从而掌握此间更多权柄,真要到那等时候,那就连最后一点倚仗都要失去了。

  张衍此刻能够感觉到,法坛那边的确有危险存在,但只眼前看来,还没有到不能应付的地步。

  而且退一步言,就算法坛被毁,彭向和司马权二人乃是玄阴天魔之身,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只要人还在那里,哪怕只有一个魔头分身存驻,那他就可以继续派遣人手前去,重新把法坛造了起来,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

  说到底,他如今可进可退,哪怕一二次失机,也不会动摇根本,而那背后之人却不可能和他无休止的耗磨下去,因为拖得越长,其本质损失越多,若是坚持和他比拼,那可能用不着他出手,就先是把自己耗尽了。

  法坛之内,彭向分身此刻正守在法坛出入口上,见刍衡过来,却是没有阻止,而是任由他入内。

  这么做是原因的,若是在外面动手,那等于是告知这些遥宫长老法坛里面有问题,而到了法坛内,只需单独对付其一人,还能继续把这里面的动向遮掩下去。

  至于两人斗战的余波会否破坏法坛,玄阴天魔与人相斗,却是从来不需要正面相争。

  他把灵机一转,就往刍衡那身躯之内侵入进去。

  只是他魔气方才潜入其中,却与司马权一般,也是察觉到了此人神魂之中有一股一团隐晦意识,其如虚空浩大,看去竟是早就有了主人,而不再是归属于自己。这意味着就算侵夺此人心神,也无法将之杀死,甚至不能动摇其分毫,因为最后负担都会由那股意识的主人承受过去。

  此刻他也是发觉,刍衡身上有一股魔气缠绕,正不断削夺刍衡生机寿数,只是后者尚不自知,要是不去干涉,那么只消半日之后,就会被这股气机杀死,这当是司马权的手段。

  可现在他等不了这么长久,需得立刻将之降伏。

  实际这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以功行法力镇压,毕竟双方层次有所差别,但与司马权相同,他也是看出,其等身上寄存着一股惊人力量,若是受到远超自己的外力逼迫,很可能就会如那离明血宗的宗主一般,破开那一层制约,要是这样,反不如让此辈维持现在状态来得好对付。

  尽管神魂无法夺去,但大可让其陷入幻境之中,再慢慢收拾。于是心意一转,整个法坛之内便起了一丝微妙变化,似是无甚改变,但好像又有什么地方有所不同了。

  刍衡在过去门户后,便见面前一个向下阶梯,就沿此往下行去,可到了最底下之后,发现只是这里面空空荡荡,方才进来的所有六宗长老都是不知去了哪里。

  他十分诧异,这时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猛地转头一看,发现进来的门户竟然完全消失了。

  他想也不想,回头就是一拳,但见血具之上光华一闪,一蓬烟火霎时炸开,轰击那严丝合缝的玉璧之上,准备直接将这处法坛由内而外摧毁了。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声音在此间回荡不绝,然而一切散去后,那上面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哼了一声,大喝道:“你等只会玩弄这些小花招么?”

  当下胸腹一鼓,待得一口气蓄满之后,就哈的一口吐出,霎时有一条火龙飞出,往玉璧之上冲去,他却不信这里也是坚固如外间,否则这些魔神信众就不必要守在这里了。

  果如他所想,在这番努力之下,那玉壁渐渐被融出一个孔洞来。

  他见是有用,哈哈大笑了一声,又加了一把劲,过去多久,就化开了一个一人高的出口。

  可是就算如此,也没有人出来干涉,他觉得十分古怪,想了一下,转身又迈步出去,然而一出法坛,不由得一怔。

  外间一片平静,不管是上宫长老,还是六宗之人,甚或是顶上那座巨城,都是消失不见,面前只有那汹涌起伏的海水,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一人。

  这时他似想起了什么,又飞身往回走,却见有一个黄袍人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不由眼瞳一缩,方才这里明明没有任何人存在的,便喝问道:“你是何人?”

  那黄袍人缓缓转过身来,然而待看到对方面孔时,他却悚然一惊,那赫然就是他自己!

  待要出手,却见其人对他古怪一笑,就又消失不见了。

  他这刻终是意识到了不妥,不过由于思维受阻,他并没有想到自己陷入了幻境之中,而是认为这里是一处迷障,就似方才在攻破的那一座。

  转目四顾,过去片刻,他心下一阵发狠,这等迷障,不外是出费些力气攻破罢了,他有上乘秘术在身,却是不信此间能困得自己,念至此处,稍作积蓄,便一鼓力,自身上放出大团明火,向着四面八方灼烧而去。

  正如他所愿,随着火焰过处,整个场景出现了晃动,似随时可能被破开,见得此景,他更是努力。

  此刻若有人站在刍衡他身旁,就可发现,其此刻正一动不动站在了原地,只有紧闭双目之下的眼珠不停转动,显示出其心绪在不停波动。

  实际上,自其踏入法坛一瞬间,就已然入了幻境之中了,在此中运用秘术,虽不会在现实显现出来,但是心神却是在不停耗用,而在看不见的地方,那原本缓慢侵蚀的魔气却是势头大涨,正不断侵夺精血生机,肌皮之上已肉身可见的速度多出一丝丝皱纹。

  不过半刻之后,身上原本饱满血肉就枯萎了下去,只余一层皮贴在了骨头之上,眉发变作了灰白之色,看去无比枯槁,可他自己却是丝毫不觉,仍是在幻境之中不停施展秘术。

  阴风一卷,彭向分身显现出来,他知此刻已是差不多了,再等下去,恐怕会生出什么变数,当即拿指向着其眉心点去。

  在这生死危机的关头,刍衡身躯之中忽然有某种莫测外力觉醒了过来,他不禁浑身一震,终是清醒过来,在发现自身情形后不觉大骇,想也不想,顿把冥空神精一气吞炼,想要化身祖源神怪,彻底避过这一劫。

  若他身躯完好时,此举自是无碍,可现下生机精血都被夺尽,已然是承受不住,神精一入,好像朽木撑巨梁,轰然垮塌,整个人瞬间爆散开来!

  因是他身驱之中早是空空如也,骨肉腐朽不堪,所以无数残肢断体一落地,就砸散成了满地飞灰烟尘,什么东西都未曾留下。

  彭向一挥袖,那些灰白粉末被尽数卷了出去,他能感觉到,此人虽死,神魂并没有消失,而是彻底回归了那一团晦涩意识之中,只是稍稍窥望,就觉得是自己仿佛要跟着陷入进去,顿时明白,这背后可能涉及到更高层次的大能,连忙收住,不敢再看。

  法坛之外,粦烛见刍衡进去后,半晌没有动静传出,皱眉问道:“余长老,刍衡长老那边会否有什么问题?“

  余慕离也是感觉不对,道:“现在看来,那里说不定有什么了得布置,我等不能希图侥幸,为今之计,只有先将眼前这些魔神信众扫除干净,再是进去一查究竟了。”说到这里,他又加了一句,道:“为得稳妥,我建言当请其余九位长老到此相助!”

  粦烛诧异道:“有此必要么?是否太过?”

  余慕离认真道:“粦烛长老不可小视,先前诸位长老只是因为难以确认此事,故才只我等前来,现在既已能肯定这是魔神祭坛,怎么重视都不为过,要集中全力才好。”

  粦烛没有立刻决定,而似是慎重思考什么,片刻后,他抬头道:“余长老说得有理,那就有劳你起得秘术,通传诸位长老了。”

  余慕离道:“我这便去为。”

  粦烛则是看向下方张蝉等人,一招手,道:“诸位,于宫中坐镇的九位长老随后便至,他们到来之前,且随我一同剿杀这些魔神信众。”

  其余长老同时喝声一应。

  张蝉见上方忽然有了动静,知道对方忍耐不住要动手了,嘿嘿一笑,道:“各位道友,方才彭上真传言,他已是将那闯入法坛之人斩杀了,那处已然无忧,下来便有大能出现,他与司马真人也会设法阻住,而这里就看我等本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