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循引天意动气兆

第两百一十三章 循引天意动气兆

  张衍在安排好之后,就回到清寰宫,在玉座安坐不动,随后便开始用心推算此回最为合适的出手时机。番茄○☆小说△网 ☆ .`.-com

  在他看来,世间一切事物,过往未来,乃至因果牵连,都如长河波浪一般翻涌不休。

  要是能把握到其中窍要脉络,那么就能顺势而为,对敌之时,如大势压来,仿佛整个诸天万物都是你的助力,届时敌手不但无处可逃,也无处可避。有时甚至不必你出得什么大力,只需轻轻一拨,就可牵动重重因果结连,而当此势积蓄到极点时,就可致敌于死地。

  以往他虽也是能够见到这些,但非是自己,那些对手也同样身在其中,彼此相互干扰,故便是知道这些,也无法利用起来,

  可现在却是不同了,真阳三重境一成,他已是从此中跳了出来,等若立在岸上俯瞰这条长河。

  推算有许久后,他已是在未来天机变化之中找到对自己最为有利那一刻。

  于是用心调息,等待其时到来。

  在过去月余时日后,他见天机已至,便于心下发了一道意识出去,随后继续安坐。

  智氏自从那日听了张衍吩咐之后,整个人便又没了这些时日以来的舒适惬意,他心中想尽快结束此事,可是消息却是迟迟不来,在等待之中,心中不免逐渐变得焦虑起来,

  所幸部如今已无需他来教授弟子了,而且平日他也是深居简出,除了少数长老,少与外人接触,否则部族之人见得此刻模样,多半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这一日,他自定中出来,忽然有所感应,抬目看去,便见一枚玉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他浑身一震,随后颤抖的手伸出,将至近前。

  这么多天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现下取到,反是没有太多想法了,心绪慢慢镇定下来。

  意念入内一转,已是把其中内容罢。

  他将玉符收好,对着天中拜了一拜,道:“多谢玄元道尊赐法。”

  送来玉符之中还有一篇法诀,他不难看出,只要照此修行,自己就能加快凝定气机,在较为短暂的时日内就能有所成就。

  不过玉符之上也是提到,只要他开始运功,太一金珠一定是会在此他功成之前出来阻止的,那时此僚自有人道元尊出面收拾,而他事后是否真要凝成气机,真正成就,也可随他意愿,并不强求。

  他松了口气,幸好玄元道尊不曾逼迫自己,若是可以,他宁愿自己不去上去此般境地,这样或许还能有个安稳,否则必然牵扯到诸天大能的博弈之中,那时更是身不由己了。

  按他玉符中言,收得此物后一二日内就可以进行修持,不过他怕给部族带来劫难,不敢在此修行,所以出了树屋,到得部族老处告知一声,说近来闭关潜修,勿要相扰。

  而今族老也曾是他学生,自无异议、

  待交代过这些,他就往应曦所在庙宇而来。

  两人这些年中乃是近邻,彼此也算熟悉,常常走动来去,待见了面,智氏本来想编造个理由,应曦却是抢在前面开口道:“君上来过法谕,说智老若来我庙宇修持,要好生招待,不必过问理由,所以在我这里安心修行就是啦。”

  智氏一听,感激不已,道:“那就叨扰神君了。”

  他一猜就知,此事无疑是玄元道尊安排的,能小事如此注意,说明此次应该有了稳妥安排,不会是把他单纯做饵,用过就扔,想到这里,他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

  其实他是长久以来的躲躲藏藏,习惯了伏低拿小,太过小看自己了,就算他还未真正成就,自身也抵触修持,可气机仍是在不知不觉中凝结,就算时日漫长,可将来有一天终归要化成先天至宝之身,哪怕张衍也不可能不加以重视。

  他在应曦安排的洞府中待下,见着周围无数阵法禁制,尽管知道太一若至,这些没有什么用处,可总是觉得安心不少,便闭起眼目,就照着玉符之上所描述的法诀上修持起来。

  不一会儿,原本沉寂僵滞的气机竟是逐渐开始升腾,他不由吃惊起来,因他能够感觉到,只要自己照此修持,若是顺利,半载之间就可彻底成为与太一道人一般层次的存在,心下暗道:“玄元道尊非是我等出身,却能知晓此中变化,这等手段着实了得。”

  可他又敬又畏的同时,也是苦恼了起来,叹道:“只望太一能早些到来,莫要等到我功行成就之后再至,那时可就来不及了。”

  而另一边,太一道人与白微不欢而散,又回到了居所,只是烦躁之心未去,所以也没有如往日一般陷入沉睡,而是观察虚空元海及布须天,看能否找出令自己不安的源头来。

  没过多少时日,他突然察觉到了一悸动,由于先天至宝之间的因果牵连,他立刻明白了天的不安到底源自何处。

  他心惊道:“看这气机精进之速,其用不了多久就可化身如我一般了。”

  这等情形是他绝不容许的,此宝一成,不用多说,一定会被人道元尊得去,更有可能的是落入张衍之手,后者本来就可以与他对抗,要是再得了这宝物,那恐怕不久之后就要来收拾他了,那时将毫无反抗余地,所以怎么样也要设法阻止。

  可这里却有个难处,他一身威能固然浩大无边,可若是无人驾驭,就算回去布须天也是无用,白微与他有约定在前,算是一个选择,可即便其愿意前往,人道元尊察觉之后也会前来阻拦,也不见得能够过张衍那一关。

  且他更担心的是,白微得知此中情由后,说不定还会趁此来拿捏他。

  他想来想去,发现自己若不走那最后一步,竟然没有办法。

  “莫非要在此地坐以待毙不成?”

  他不甘心如此,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先姑且一试,要是实在不成,再寻其他对策,于是一转之间,再度来至白微修炼所在之地。

  白微见他到来,面上仍是客气,起来一礼,道:“这几日天机似又有变化,我料道友必来。”

  太一道人沉声道:“广胜天尊,多余话我就不言了,只说一事,我感得布须天中气机动静不下,这当是此一纪历之中的先天至宝有凝成之象,道友当知若是此宝成就,后果会是什么。”

  白微也是一惊,他当然这意味着什么,本来他们已不是人道对手,唯一能够加以威慑对方的恐怕就是太一金珠,可是随着张道人功行日涨,连这一点优势也在渐渐失去,要是再得了一件先天至宝,人道地位恐怕将再也无可撼动。

  太一道人上前一步,加重语气道:“现在唯有请道友与我一同出面,入至布须天中,助我坏得此事。”

  白微想了一想,摇头道:“此事请恕在下无法相助了。”

  太一道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道:“为何?”

  白微看着他道:“就算我愿随道友去,也过不了若能道元尊那一关。”

  太一道人怒道:“谁言无法过不了?我有一法,只要做足准备,可以无声无息绕过人道感应。”

  白微叹道:“可那又如何呢?”

  太一道人一怔。

  白微道:“便我做了此事,也仍旧无力对抗人道,反使人道深恨于我,既是如此,又何必去为?”

  太一道人冷笑道:“笑话了,广胜天魔莫非愿意把自身性命托付给人道元尊怜悯之上么?

  白微摇头道:“不然,我以为,人道实力本已在我之上,得了此宝之后,反而不会对我等动手,因为我若有异动,随时可将我灭杀,且他还需我等在此搅动因果,好让元玉早些显世,所以留下我等比除去更是有用。”

  太一道人一时无言以对,因为事实确实如此,自前回三家合力与人道一战,大败而回之后,人道元尊并未再找了过来,其实就是没有将三家尽数剿灭的心思,只要白微等人老实待着,不再妄动,至少在这一纪历结束之前不会有什么大碍。

  可是这与他的根本利益极是不符,要是三家都是不敢面对人道,那他如何自处?到时人道压来,难道他就束手就缚不成?

  他看了看白微,眼前之路显然是行不通了,要想说服,必须另找理由。

  他加重语气道:“莫非广胜天尊就不想把其余几位天尊复生回来?莫非就放弃了根本上乘道法?莫非就不再想着求取上境大道?”

  白微承认道:“这的确是我欲为之事,可需合适时机,现下明显不合适,还需再等待下去。”

  太一道人冷笑道:“等待?要是这时不动,你等永远没有机会!”

  白微大有深意一笑,道:“未必见得。”

  “嗯?”太一道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道友此是何意?”

  白微把袖一挥,便一幕幕场景在眼前闪过,道:‘道友请观。’

  太一道人往此看去,神情也是变得惊异起来,道:“此果是当真?”

  白微道:“至少已有一部分验证了。”他看了太一道人一眼,沉声道:“道友所言之事,非我一人能为,只要道友能说其余几位道友,我可助道友一回,但是事后,不管成功与否,道友也当应我一事,若可,则我应下,若不可,则便作罢!”

  …………

  …………